您的位置 : 主页 > 武侠 > 江湖有点潮>

更新时间:2019-04-19 11:28:03

江湖有点潮小说免费阅读 江湖有点潮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江湖有点潮

武侠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余下的晨曦分类:武侠

老将军老当益壮,仪表不俗,带着神机营的人,出言嚣张,沈玉良被他气势镇住,虽心生不满,却也不敢造次。 “敢问老将军究竟是何人?” 老将军见他依然将脚踩踏在楼天城身上,

精彩章节试读:

老将军老当益壮,仪表不俗,带着神机营的人,出言嚣张,沈玉良被他气势镇住,虽心生不满,却也不敢造次。

“敢问老将军究竟是何人?”

老将军见他依然将脚踩踏在楼天城身上,很是气愤。“这些你无需知道,老夫专程为他而来。还不放人?”

言毕,见沈玉良还没动脚,当即冲出一步,欲将扯开。沈玉良虽然不敢乱来,但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内力一沉,脚似生根。老将军纵有一身力气,也不能移开一丝,于是大怒。

“来人!”

四下军士端着黑黝黝的火器,围将过来,只等射杀命令!

那沈玉良面不改色,心不跳。沉稳道:“老将军不说明身份,就让一个正为朝廷立下大功劳的二品官员放人,怕是说不通吧!”

老将军知他言语暗指‘出使辽东’一事,但这也是老将军最反感的事,对待辽东女真,老将军一贯主张‘还以武力,收复失地,绝不能妥协让步!’所以,每每想起这事,便气闷不过。

“你少在这里给老夫打官腔。老夫在朝中见过的权贵多了去,就算是那最得势的魏忠贤见到老夫,也得礼让三分。你算个什么东西?”

沈玉良心中一愣,盯着胸前火器,忙的思索一番。“要我放他,可以!只要老将军说出身份来,我自当斟酌!”

老将军见他软了口气,也只好让一步。

“孙承宗!”

当沈玉良听到这个名字后,暗暗一惊。魏忠贤曾说过,朝中谁都可以惹,就这个老头不能惹!他颇有能耐,更是当今皇帝老师,地位尊贵,而且皇帝警告过魏忠贤:‘如朕的老师出了意外,就拿你是问!’。眼下大事临近,更得低调行事,多年来,他一向如此。当即撤去腿脚,有礼拱手。

“原来是孙将军,得罪了!”沈玉良紧瞥了一眼楼天城,加快脚步离去,心中却疑惑不已。

孙承宗见楼天城吃了一嘴枯叶,身体在地上磨动,神形憔悴。

“你就是御前侍卫楼天城?”

楼天城见对方一身戎装,定是奉命来抓自己,死命站立起,递上金剑。

“正是!”

孙承宗瞧在眼中,并没有接过,浑厚吼道:“带走!”

三人为孙承宗所获,但奇怪的是并没押回京城处刑,而是带着三人,径直去了行军营帐,又命人叫来随军大夫,要为三人治伤。

楼天城实在不解,坚决不受。“老将军可知。我当着皇帝面袭杀翁彤,定的可是谋反大罪,能活、能救吗?”

“能活、能救!”

楼天城愣神,见他胡须张开似戟,毫无畏惧,不似戏言相弄。

“孙老将军何人?”

“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督蓟辽事。”

“那又如何?可改皇帝御旨。”

“不能。”

“既如此,请押我进京,赴死!”

孙承宗并没听从,急转话锋道:“你认为当今皇上如何?”

“小人区区身份,贱命一条,岂敢对皇上评头论足。可以肯定的是,皇上乃是当今大明朝木匠技艺最精湛的木匠。”只是不知对方何来此问?

孙承宗仰息一叹。“昔日楚庄王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楼天城一惊:“这与皇上何干?”

“你可知老夫所来受何人所托?”

楼天城摇头,自己既没封侯拜相,也不是元老功勋之后,谁敢替他翻案?“你不会告诉我,是皇上吧!”

“实话告诉你,就是当今皇上。”

“啊?”

“老夫曾为帝师,知皇上聪颖乐学,好察边情。宫墙之内,好些事鲜为人知,只道皇上酣好木工,致使阉党窃权,忠良惨祸,但谁又明白皇上苦衷!当日,有人为杀你,请求调神机营,却被皇上拒绝。这一切实属有意为之。”

听到这些话,楼天城僵住神情,说不出一句话来。

孙承宗:“在苏州,皇上便知你尽职尽忠,而且机灵过人,对付那些滋事的江湖人很有一套。你有什么重大发现,可全部诉来!”

楼天城很是气愤,皇上给他受了太多委屈。“我不懂,为何要等到现在。当初我夜闯皇宫,就为此事,害我落得如今这般凄惨,却又来要我相助。为什么要这样做?”

孙承宗马鞭一挥,浑厚声音喝道:“住嘴。自古没有不是的君主,做臣子的就算有再多委屈,也得忍着。国家可以对不住你,但你绝不能对不住国家;君主可以负臣子,但做臣子的绝不可以有负君主。这便是做臣子的本分,你好好掂量吧!”

“是!你说得对。”楼天城噗通一声跪下。

“当初我也是看走了眼,被沈玉良的表象迷惑,更没想到他一身假正义的皮囊下藏着巨大祸心,亏公主那么信任他,不惜一切代价助他坐上盟主之位,又保奏为官,出入庙堂。可到头来,谁又会想到他才是朝廷埋下的最大祸患!”

孙承宗想辽东女真强大后,一直在边境虎视眈眈,还有谁比这更为祸患。紧道:“如何为患?”

“早在辽东,我就探到他勾结辽东女真,本想回宫揭发,却差点被他杀死在辽东,幸好有袁崇焕保护,才没有得手。养好伤后,他早先一步回到京城,通过公主和魏公公帮助,骗来圣旨,令我回不了宫,见不到皇上,同时又派出无数杀手阻扰!无奈之下,我只有带着这个秘密一路逃亡。”

“原以为他勾结辽东,杀了薛宗麟只为统一整个江湖。后来发现,这只是他目的之一。也多亏他追杀我,才让我得知他另一真实身份。”

孙承宗:“什么身份?”

“浪人之后!”

孙承宗也是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他并非我族人?”

“不错!”

孙承宗:“那有何目的?”

“他既然是浪人后代!那么真正意图不言而喻,无非是推翻朝廷,趁机侵占中原,掠夺财富,奴役这片土地上的民族。曾经倭寇肆掠东南沿海,就是不争的事实,更是他们本性。”

“兹事体大,你可有真凭实据。”

“如今他出使辽东,真正意图更加明显,可见并不是将薛宗麟取而代之那么简单。依我想,这个计划可能很早就在他胸中萌发,所以才会以捕头身份隐藏着,暗中一步一步实施。”

“因为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江南衙门从事,虽觉察到朝廷混乱,但大明帝国毕竟是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还镇守着庞大军队和少批肱骨之臣、正义之士。他的先辈和几年前的白莲教之事,就是例子,让他有了借鉴——单凭一股力量决然翻不起大浪。于是,常觉时机不到。”

“萨尔浒之战,朝廷惨败,建州女真崛起。他和凌小七看到了苗头,遂将目光投到辽东。在此之前,他必须攒出足够实力。所以,一面挤入朝廷勾结魏公公,一面加快统一江湖的步伐。到天下盟成立后,辽东的薛宗麟就必须死。他死,得益最大的人便是他,既除掉了强力对手,又顺利的与辽东女真扯上交情。”

“但朝廷和辽东的关系恶劣,如水火之态,怎会突然想起派人出使?我想,如今除了他有这个能耐,便再无别人。”

“这又是为何?”这也是孙承宗一直不解的原因,只因辽东事起,朝廷吃了败仗,他一直在边境一带巡守,除了辽东,还得提防正背边的蒙古鞑靼。

“老将军不知,只因那糊涂公主在苏州就看重了他的秉公执法,后来名人榜之争,他又不负所望,再次施展一番能力。也是多事之秋,公主自然会对他十分信任。有此,他若以朝廷之名提出出使建议,公主当然不会拒绝。而掌握司礼监的魏忠贤本就与他相勾结,也不会反对。而大臣们早已被辽东打怕,烦心劳累不已,巴不得早日化干戈为玉帛。”

孙承宗点头不已:“原来如此。”

“做成这一切,就该他这个幕后黑手隆重登场了。凭借之前建立的交情,出使辽东的重任还非他不可。他和辽东女真有着共同目的,自然会成功,带来短暂和平后反而回更加得势,但谁又能想到这短暂的和平只是他和辽东营造出的假象。”

“他们之所以要这么做,一定是在等待时机。他曾对镜心月说过,女真正在收服蒙古。到时,辽东兵戈动于外,他再率领浪人乱于内,朝廷岂不危险!”

孙承宗面色大变。“真是狼子野心!”

楼天城思索一番后又道:“只怕现在危险的不只是北边,还有江南一带。他名义上是一个小小捕头,但暗中里却用摘星楼名头豢养着各色人等,还有浪人一直在蠢蠢欲动。更兼他久事江南衙门,深知府衙赋税丰盈,是朝廷粮饷重要保障,也清楚仓廪库银虚实,若得知辽东举大兵侵犯关隘,他必定会先乱这一带作为响应。”

孙承宗不由听得一身冷汗。“没有粮饷,便无法打仗,边关危险,皇城则难保。后果不堪设想!”

“正是如此!虽无真凭实据,但亦不得不防。”

“既如此。”孙承宗思索后道:”老夫身为兵部尚书,得尽快召集朝臣商议派将去江南整备一事。既然你眼下还不能进京,何不替老夫传达命令给袁崇焕?让他‘安抚哈刺慎部后,兵出八里铺,收复宁远!”

无圣旨诏告,楼天城仍是戴罪之身,只得权且如此。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