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狐仙大人你别跑>

更新时间:2019-04-19 15:12:23

狐仙大人你别跑小说免费阅读 狐仙大人你别跑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狐仙大人你别跑

科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氿团子分类:科幻

我不敢妄动,放出冥花戒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只手掌。细小的手指用力抠进土中,一双黑洞洞的眼睛,从坟坑后面露了出来。鬼婴的脑袋上满是血污,眼睛里尽是怨毒的光芒。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敢妄动,放出冥花戒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只手掌。细小的手指用力抠进土中,一双黑洞洞的眼睛,从坟坑后面露了出来。鬼婴的脑袋上满是血污,眼睛里尽是怨毒的光芒。

陈一帆率先出手,韦陀杵朝着鬼婴的脑袋狠狠砸去,鬼婴的脑袋猛地一缩,又缩回了坟坑里。韦陀杵砸在地上,咚的一声闷响之后,坟里没了动静。

我与陈一帆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的靠近坟坑,薄薄的棺材盖已经破裂,福子趴在棺材上,脖子上有个伤口,像是被什么野兽撕咬开的,血还在往外冒。

我连忙用冥花卷住福子,一下就将他扯了出来。然而福子已经没气了,脑袋以诡异的角度耷拉着,双眼不甘的瞪大。

我心里忍不住发沉,突然,鬼婴从棺材破掉的盖子里跳出来,直扑我的脖子。冥花迅速将我护住,鬼婴重重扑在冥花上,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

陈一帆见机抖开墨斗线,手腕一甩,墨斗线迅速缠上鬼婴的身体。鬼婴剧烈的挣扎,我立刻用冥花再将鬼婴缠上几圈,一张黄符“啪”的拍在鬼婴头顶,鬼婴身子一僵,不动了。

“死掉的居然是个孕妇。”陈一帆朝坟坑里望了一眼,微微叹了口气,“这家伙破开母体而出,那个女人的鬼魂,估计已经被它吃掉了。”

我也往坟的方向看了一眼,明明鬼婴已经被抓住,那坟坑里面依然在往外飘着红色烟雾,烟雾极淡,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怎么还有红雾?”我皱了下眉头,“是不是福子的魂魄?”

陈一帆摇头收起韦陀杵,拿出张黄符在红雾上荡了一圈,黄符立刻像遇到了火星的干柴,噼啪爆响着燃烧了起来。

“是煞雾。”陈一帆松手扔掉已经烧了一半的黄符,顺着红雾飘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我们跟着它走,看它要飘去哪儿。”

“这……”我有些犹豫,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抓应恒的。应恒现在还没露面,说不定就藏在哪里窥视。池瞑他们还在琥珀里等我想办法,我只想快点儿抓住应恒,救池瞑他们出来。

“动静闹得这么大,应恒也不是傻子,不会露面了。”陈一帆拿了收魂袋出来,将鬼婴纳入其中,又给福子的脸上贴了张符,“走吧。”

说完,陈一帆又对我使了个眼色,虽然我依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我还是跟着他走了。

“你刚才什么意思?”走出坟地范围,我低声询问陈一帆。

陈一帆指了指山那边的方向:“看,煞雾往山上飘去了。”

陈一帆的回答驴唇不对马嘴,我怔了怔,朝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应恒就在附近,你小心点儿,我觉得他会偷袭。”陈一帆说的飞快,我立刻回头看他,他的眼睛已经看向山那边,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对我说。

我赶紧低下头,眨了眨眼睛,装作什么都没听到,若无其事的和陈一帆继续往前走。

应恒的耐心比我想象的要足,我们跟着煞雾爬上了山,最终走到了那个陷坑旁边,应恒也没露面。红雾顺着君墨炸出的洞飘进了陷坑里面,我皱了下眉头,这下面除了些乱七八糟的碎骨已经没有别的东西了,煞雾为什么会飘到这里来?

“就是这儿?”陈一帆看我一眼,“你确定下面空了?”

我点了下头,冥花已经搜索过洞底方圆十五米的范围,除了那些碎骨,什么都没了。

“我下去看看。”陈一帆将收魂袋交到我手里,“帮我照下亮。”

我带了手机,打开手电照向洞里,竖直的洞并不好攀爬,陈一帆四肢撑在洞壁上,慢慢往下挪。

“用冥花给我借个力呗。”陈一帆仰头,朝我挤了挤眼睛。

这一次我总算开窍了,连忙放出冥花,花枝迅速纠缠成一根粗藤,伸入洞内。更多虚化的冥花从粗藤上伸出,插入洞壁,返回我脚下,悄悄形成了一个简易版的冥花阵。

一层淡淡的灰雾,贴着地皮偷偷爬到了我脚下。我强压着冥花的反应,依然装着尽心尽力的打着手电帮陈一帆照亮,还不忘提醒他小心点儿,别摔下去。

灰雾越来越浓,但是并没有攻击我,而是顺着竖洞的边缘往陈一帆的方向溜去。我心中暗骂应恒狡诈,已经是偷袭了,还奔着身在空中无处借力的陈一帆去。

当所有的灰雾全都进入竖洞,无数冥花的花枝根须破土而出,天罗地网般将灰雾完全笼罩在里面。灰雾立刻知道上当了,左突右冲企图从冥花的包围之中冲出来,差点儿把刚刚结在一起的冥花冲散。我哪儿能给他机会逃跑,层层叠叠的用花枝将灰雾裹得严严实实,一丝缝隙都没露。

一个直径三十公分的藤球被我从洞里拽了出来,藤球之内,应恒愤怒的咆哮不断冲击着我的耳膜。我开心的不得了,享受的听着应恒的怒码骂,你骂吧,随便你怎么骂,反正你已经落到我手里了,这一回再把你放跑,姑奶奶就不姓莫!

陈一帆从洞里爬了出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的斜我一眼:“你也不说拉我一把。”

“行了,应恒到手了,我们回吧。”我朝陈一帆嘿嘿笑了笑。

“就说你心大,血煞还在往这洞里飘呢,不管的话,万一里面崩出个尸煞来,又是麻烦。”陈一帆拄着韦陀杵站了起来,“你再好好想想,下面真的什么都没了?”

那副大白骨已经被池瞑打碎了,连上面包裹的阴气都尽数逸散,就是些普通的白骨而已,真的没什么了。就连白骨之前坐着的那张椅子都被落下的泥土压碎了,还能有什么?

“那个头骨呢,君墨说的那个冰肌玉骨的头骨。”陈一帆不甘心的追问。

“没发现啊,可能已经被应恒捡出来了吧。”我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想的全是快点儿回去让应恒把那个琥珀打开。

“你傻啊,应恒之前还是个人,怎么可能爬进石土里把头骨拿出来。”陈一帆狠狠杵了一下我的脑门,“再想想,你肯定有什么地方漏掉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