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我的供养鬼男友>

更新时间:2019-04-19 16:08:25

我的供养鬼男友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我的供养鬼男友阅读推荐 连载中

我的供养鬼男友

科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姜稔知.QD分类:科幻

“呀!我差点儿忘了,快递小哥还在那呢!”于是我狂奔到快递小哥旁边,快递小哥吓得直哆嗦,然后我帮他把绷带解开了,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恐怖的事情:原来这个可以手动解开啊

精彩章节试读:

“呀!我差点儿忘了,快递小哥还在那呢!”于是我狂奔到快递小哥旁边,快递小哥吓得直哆嗦,然后我帮他把绷带解开了,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恐怖的事情:原来这个可以手动解开啊,为什么还要让快递小哥等这么久呢?醉了……

这时马希钊也来了,我叫马希钊抹去快递小哥的记忆,我怕他心里有阴影。

……

回了家,我抱着木像算了算,原来我跟孙少白才认识不到两年,但是我感觉就好认识了一辈子一样。真是没想到我也能有为了男人的抛弃一切的时候!

“没想到我们认识已经这么久了。”我笑笑,对着木像喃喃低语的说;记得第一次见面,当时我怕他怕的要死,后来我踩到东西摔下楼,他飞过来接住我,我当时就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鬼?哎,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花痴。

“好了,准备开始。”马希钊说。

“好。”

这时,我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大洞,而这个洞越来越大,最后停住的时候差不多有一平米。

马希钊说:“抱着孙少白的木像跳进去你就可以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你一旦进去之后,你的气运就会急速的流逝,等到你所有的气数跟运数都钻意思到孙少白身上之后,你就会死。”

“这些我早就知道了。”转念一想,我说:“不对,那我死了,你怎么办?你不是也跟我一起死了?”

“我是不会死的,我的灵魂注定要遭受劫难,无法进入地府也无法转世投胎,没了你,我哈可以附身在别人身上。不过,你到底是我的子孙后代,我可真舍不得你去送死。”

我咋了咂嘴:“谁舍得啊,我也留恋红尘俗世,贪恋人间好景啊。”我叹了口气:“要不是孙少白出事,我也不可能用自己的命换。这都是命,命。”我低下头抚了抚胸口,喃喃的念着。“如果出事的是我,孙少白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你死了之后连魂魄都没有,就算孙少白会立即苏醒,可是他醒了之后却再也见不到你,啧啧。我那老兄弟一定很痛苦!”

老兄弟,老兄弟?我靠啊,他要不说我都快忘了孙少白的真实年龄了,一百岁,他比我大了整整一百岁耶。咦,想起来都浑身打激灵。

“……我说咱能商量个事嘛?要是还有以后的话,你能提什么老兄弟,老同事,老战友之类话题吗?他穿越了整整一百年,一百年耶,我可没什么信心承担忘年恋。”

“没有以后了。”

我眼中的光辉消减,黯然盯着孙少白的木像。“是啊,没有以后了。”

“快点吧,要是想好了就跳进去,我不知道等会儿会不会改变主意。”

我嘿嘿的笑了两声,“马希钊,虽然我挺讨厌你的,不过你也挺可怜的,投不了胎,转不了世不说,还要在人间受罪。你啊,以后少做点缺德事吧。虽然说没有你我也认识不了孙少白,可是说到底都是因为你他才会落到这步田地的。你有没有想过,老天爷不让你们俩各自投胎转世可能是想给你们一个重归于好的机会呢?”

马希钊沉默了一会,他说:“太长远的事我已经忘记了,人生在世,年轻的时候贪嗔痴妄样样都有,每一样都好像是看的很重,嫉妒,欲望,愤怒,仇恨……人的感情总是复杂的。不过有一点,当年有的我现在一样还有,回不了头。”

我深深的呼吸,摸了摸鼻头道:“你真是太可悲了。”

“这是我自己的事,我是永远也不会像你一样笨的,只要让我吸足了阳气,我就可以重塑魂魄,我可以继续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个世界灭亡。”马希钊又似想起了什麽,道:“对了,你如果气数多的话,也可以借给我。我保证不会让你的生命浪费。”

哼了一声,面色如霜的呸了一口∶“我警告你,我的气数跟运数我要都交给孙少白,你一点也别想沾,你要是沾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马希钊长长得谈出了一口气,笑了笑道:“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你要是能不死的话该有多好,我们爷孙俩两个可以一切共生,你帮我,我帮你的倒也不错。”

我摇了摇头,吐出了胸中的一口闷气,愤愤不平的说:“你这么想是你的事,我可不这么想。你的命是命,难道比人的命就不是命了?虽然我帮你吸光了范程的阳气,可是我总觉得我自己就是个杀人犯,现在死亡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可怕,算是赎罪了。”

夜色如墨,冰冷透骨。我走到到了黑洞的旁边,最后流了几滴泪,泪水顺着脸盘滴答滴答的落在木像上,发出珠子一样的声音。再见了,这个世界!

想着,我纵身一跃,跳进了黑洞。

等不了一刻钟,我便感觉自己跳进了火坑,一股又一股的热流不断的从洞底窜涌而来,我的心脏此时像要窒息了般,下意识的紧捂住苏少白的木像,呼吸开始越来越急.促,心跳也跟着越来越快,心似乎就快从胸口跳出,紧接着眼前突然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满满的醒了过来,醒来的第一一件事就是,我还记得我应该抱着孙少白的木像,此时已经不见了。看着身旁陌生的女子,一瞬间兴奋的以为我还没死,我拉住一旁的女孩儿,迫切的问道:“我没死?我没死?我怎么会没死的?苏少白呢?我这是在哪儿?”

不知是我的话吓到她了还是因为别的,她用力扳开了我的手,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身体不断向后退,最后转身匆匆开门离去,剩下我一个人在屋子里发呆。

这屋子里透着一股木头的香气,所有的家具都是木头的,不过造型都挺古朴的,鸡翅木雕床,黄花梨木书柜,盘龙的房梁,碧玺的水瓮,琉璃蟾蜍,鎏金香炉,所有的摆设都从里到外的透着一股子古香跟古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穿越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