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丑女重生:倾尽天下>

更新时间:2019-04-20 10:05:29

免费小说丑女重生:倾尽天下全文阅读 丑女重生:倾尽天下全本小说 连载中

丑女重生:倾尽天下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虞雅枫分类:历史

因为岳璃歌的眼前又出现了更多别的东西,楚泽天和岳璃歌的第一次相遇,楚泽天和岳璃歌第一次交谈,楚泽天和岳璃歌第一次亲吻...... 这些原本十分美好的东西再次出现在岳璃歌眼前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岳璃歌的眼前又出现了更多别的东西,楚泽天和岳璃歌的第一次相遇,楚泽天和岳璃歌第一次交谈,楚泽天和岳璃歌第一次亲吻......

这些原本十分美好的东西再次出现在岳璃歌眼前却变成了一种折磨,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在提醒着岳璃歌,她和楚泽天曾经有多么的美好。

岳璃歌看着自己和楚泽天第一次亲吻,是在城郊的山上,那次岳璃歌为了帮何朝云去岳璃珠被管着的尼姑庵去找岳璃珠的罪证,就是那一次,楚泽天跟着岳璃歌上山,两个人在山上,在花海里第一次接吻。

那段经历对于岳璃歌来说十分的珍贵,不仅仅是和楚泽天的开始,对于岳璃歌来说这段经历更是代表着了岳璃歌重生以来,第一次对一个自己以前从来都不认识的人展开心扉。

岳璃歌和别的姑娘不一眼,从生之前被楚霄玉那样狠狠的伤害过,要岳璃歌再次敞开心扉接受别人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但是楚泽天做到了,可是这个唯一做到了的人,也做了一件让岳璃歌这辈子都没有办法谅解的事情,岳璃歌不想再去体会第二次看到楚泽天和宁嘉珂抱在一起亲吻的时候的心情了,那种感觉对于岳璃歌来说就好像是毁灭一般,把岳璃歌整个人都摧毁了。

岳璃歌也不知道自己在地上坐了多久,她也没有什么时间观念,只是呆呆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画面,无数的自己和楚泽天出现在岳璃歌面前,不断在岳璃歌面前重演着两个人曾经一起经历过的美好,每一次对岳璃歌来说都好像在心上狠狠的扎一刀,鲜血淋漓之时,有百般折磨。

岳璃歌最开始的时候,还十分的心疼,到了好来,岳璃歌就已经习惯了,衍生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任由心在滴血。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的一幕幕才慢慢的消失,诺大的空间里只剩下岳璃歌一个人,岳璃歌就那么瘫坐在地上,漆黑的空间慢慢的传来一束光,声音也渐渐的传了进来,“璃歌,璃歌,你怎么还没好啊,璃歌,你快醒来啊。”

岳璃歌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熟悉的床顶,慢慢的合上,再次睁开,岳璃歌看到了守在自己床边,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的何朝云,初初和瑾儿站在何朝云身边。

岳璃歌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哑得不成样子了,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岳璃歌费了好半天的力气才说出来一个字,“水。”

初初连忙去给岳璃歌倒了一杯茶水过来,和瑾儿慢慢的把岳璃歌扶了起来,把水喂到岳璃歌的嘴里。

岳璃歌用茶水润了润喉咙,嗓子才感觉好受一点,“朝云,你怎么在这儿啊?”

何朝云看着岳璃歌说道:“我都在这儿三天了。”

“三天?”岳璃歌十分惊讶的看着何朝云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不过就是睡了一觉怎么就过去了三天。”

何朝云看着岳璃歌说道:“你这一觉睡的,整整睡了三天三夜,不省人事,怎么叫都叫不醒,你倒是消闲,在床上躺着就行了,可怜我和初初还有瑾儿三个人在这提心吊胆了三天三夜。”

岳璃歌看着何朝云说道:“朝云,难为你了,不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初初说道:“小姐,就是三天前,安......”

何朝云说道:“不记得更好,那种人不记得也罢。”

岳璃歌这三天以来一直被楚泽天和自己曾经的事情折磨着,怎么可能不记得楚泽天,初初只是说了一个字,岳璃歌也知道初初在说的是谁,岳璃歌看了一眼何朝云,何朝云没好气的撇撇嘴,岳璃歌说道:“好了朝云,我和他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本来没有什么大师,你看看你何必这么严防死守呢?”

何朝云看着岳璃歌,心中有好多话想说,怎么可能没事,楚泽天刚一离开,你就晕倒了,整整躺了三天三夜才醒过来,要是这样都没事的话,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有事的了,但是话到嘴边,何朝云又咽了回去,没有人比何朝云更了解岳璃歌,岳璃歌既然这么说,那就是真的放下了,但是感情这种事情最惹人讨厌的事情,不是你断不干净,是你发誓忘了它以后,在以后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它总是能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出现,让你难受,岳璃歌愿意放下,何朝云又何必去找这个不痛快了。

“好了,你刚醒来,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情了,璃歌,你说你睡了这么长时间,吃汤药也不好使,刚才我还和瑾儿,初初她们两个商量要不要去给你找郎中施针,你这醒的可是太及时了,免去了皮肉之苦。”何朝云说道。

岳璃歌问道:“不知是哪家的郎中啊。”

初初那边留了一个心眼,没有说话,但是瑾儿不知道其中内情,一下子就秃撸出来了,“就是上次来的那个林老。”

岳璃歌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之前自己第一次去见林老的时候,在林老的无杏园里碰见的楚泽天,初初十分担忧的看着岳璃歌,岳璃歌停顿了一下,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语气说道:“是林老啊,说来倒是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最近身子骨好不好。”

何朝云看着岳璃歌说道:“你还管着别人身体好不好呢,瑾儿,璃歌既然醒了,你赶快去吧林老请来给璃歌看看。你先看好你自己的身体吧,璃歌,你知不知道,林老来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说你本来只是受到了刺激,只要稍稍施针就能醒过来,哪里用得上在床上躺这么许多时候。”瑾儿躬身行了个礼就退下了。

岳璃歌问道:“那是什么缘由?”

何朝云十分不高兴的看着岳璃歌说道:“你还敢问,璃歌,我问你,你怎么能这么糟蹋你自己的身体,要不是林老说我都不知道,林老来给你把了脉说你的身体十分虚弱,就连施针你都受不住,要是贸然施针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更可怕的事情,这才开了药方,让你每日喝点等身体好一点,他才来给你施针,璃歌,你今天要是不醒,我就要去找林老给你施针了。”

岳璃歌却好像是不知道自己身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似的,“不会啊,我觉得我最近还是挺好的呀,没什么大事啊,我最近还特意每天练武,强身健体呢。”

何朝云白了一眼岳璃歌说道:“我的大小姐啊,您可快省省吧,还练武,林老说了你的身子啊虚不受补,连好一点的药都不敢给你吃,练武?可别把自己练出什么毛病来了,你这两天好好休息,等什么时候身体好了再说也不迟。”

岳璃歌听着何朝云好像是老妈子一样的语气,十分识趣的没有在这个时候惹何朝云,“嗯,我知道了,以后一点上心,绝对不会再叫你们担心了。”

何朝云看着岳璃歌说道:“这是不让我们担心的事情吗,你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珍惜着,璃歌,你以后再这样,我们两个有的说的。”

岳璃歌看着何朝云的脸色,点了点头说道:“嗯嗯,我知道了,以后绝对不犯了。”

何朝云瞪着岳璃歌说道:“嗯?还有以后?”

岳璃歌连忙做小伏低道:“没有了,绝对没有以后了。”

得到岳璃歌这般保证何朝云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一点,初初给岳璃歌好好地收拾了一下,等着瑾儿带着林老回来的时候,岳璃歌已经坐在床上慢悠悠的用膳了。

说是用膳,其实不过时端着一碗白粥在喝,当然岳璃歌也声泪俱下的要求过初初给自己加一份小菜,但是被初初义正言辞的给拒绝了。

岳璃歌没有办法,在两位大神的看管下,岳璃歌就算是生了三头六臂也休想从初初和何朝云手上得到任何不利于修养的东西,岳璃歌只好作罢。

林老进来的时候看到眼前这一幕,一下子乐了,“小丫头,你这刚醒过来,怎么就好像是一脸的不高兴啊,何少爷,小丫头醒过来您不高兴啊,看您脸上怎么还有些生气呢。”

在岳璃歌生病的这三天里,何朝云和林老建立了良好的友谊,虽然林老不是天天来,但是架不住何朝云每天去啊,何朝云担心岳璃歌,每天中午肯定快马加鞭的往林老的无杏园赶去,和林老交流一下岳璃歌今天的情况,通常来说除了今天,情况都一样,岳璃歌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林老的回答也都是一样的,看情况。

何朝云就这么三天两头的跑,成功的给自己结交了一位忘年交,何朝云看着林老说道:“林老,璃歌太不听话了,本来身体就不好,还非要吃那些腌的东西,对身体一点都不好。”

何朝云一边说一边给林老让座,林老笑呵呵地坐下,看着岳璃歌说道:“小丫头平时看你一脸严肃的样子,没想到你私下里还是这般可爱的模样。”

岳璃歌看着林老说道:“林老,您就别打趣我了。”

林老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把手搭在岳璃歌的手腕上,一只手捋着胡子,不时的摇了摇头,眉头一直紧紧的皱在一起,过了半晌才把手从岳璃歌的手腕上拿了下来。

岳璃歌看着林老问道:“林老,我身体怎么样?”

林老十分严肃的看着岳璃歌说道:“小丫头,你怎么把你的身体弄成这个样子了,前些时候我给你把脉,你的身体还没有现在这般空虚啊,你这些日子都经历了什么啊?”

岳璃歌看着林老说道:“林老,我没什么事情的,就是前些日子去京郊游玩的时候不小心被贼人所劫持,受了点伤,在山上,深山老林里的,没什么条件,就那么将养了半个月才回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