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休掉皇上爬出墙>

更新时间:2019-04-20 11:01:07

完整版免费小说休掉皇上爬出墙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连载中

休掉皇上爬出墙

影视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依依美步分类:影视

“你说什么?真的吗昊天?”诸葛流云一脸的不可置信的看着颜昊天,对于他刚才说出的话,似乎还带着费解与疑惑。 颜昊天垂头,继续看着手中的走着,其实他并不奇怪为什么楚凝萱

精彩章节试读:

“你说什么?真的吗昊天?”诸葛流云一脸的不可置信的看着颜昊天,对于他刚才说出的话,似乎还带着费解与疑惑。

颜昊天垂头,继续看着手中的走着,其实他并不奇怪为什么楚凝萱走了以后,他就掌握了实政要权,反而感谢楚凝萱的所作所为。

但既然是恩人,就要派人保护,万一有个什么善事,他就是后悔也来不及。

“你刚才听的没错,如今朕想要的皆已得到,昌岗稳固,百姓民心,但暂时朕还不得离开皇宫,故而派你前往。流云,你是朕最相信之人,朕知道你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办好,是吗?”从百忙中抽出时间,颜昊天一副相信的样子盯着诸葛流云,如今他能相信的人也只有他而已。

诸葛流云兴奋不已,他这几天一直在思索着该以怎样的借口出去呢,这下好了,省去了诸多麻烦。

“是!昊天,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嘱托,我一定会找到楚凝萱,一定会随身保护她的安全!”当然,自己还会做什么,他也不能控制。

颜昊天点点头,“如此甚好。”

在楚凝萱离开的第三天,刘太后突然找到他,和他说了很多真心话,说了这么多年的愧疚和抱歉,说了她其实一直把他当作亲生儿子,只是为了给她们刘家一个更好的未来才会如此。

刘太后和他说,楚凝萱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女人,既然缘分走到了一起就要好好珍惜,千万不可任性而为,其实楚凝萱是爱着他的。

刘太后还对自己说了她曾经以楚凝萱的家人做要写,让她监视自己的事情。

虽然这话他已经听了三遍,但每一次都为楚凝萱感动,为那个自强不息的小女人,为那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小人感动!

“放心吧,我一定不负众望,楚凝萱那边我会照顾好的,你就在宫里头好好处理国事,相信有你这个皇帝在,一定会天下太平。”当然,不要阻止他的行动才好。

诸葛流云暗自想着,若此时颜昊天不再面前的话,他一定或高兴到蹦起来。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

似乎看出了诸葛流云的私心,颜昊天勾唇一笑。

放下手中的奏折,刚才的话他说的的确很对,但却不够完整。

“朕一定会做一位仁君,并且做好,但前提是你,不要背叛我。”多年的兄弟,一旦反目成仇,那多年的信任便不复存在。

诸葛流云放下微笑,表情变得格外认真严肃“昊天,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我之所以让你守在楚凝萱身边,是因为充分的相信你,信任你,她是我的女人,我爱她,你看的出来,我决不允许任何男人靠近她,我希望你能带着我的想法与守护陪在她身边,保护她完好无缺,我不希望在我得到了一切以后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如果说从前他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国家,是皇位,那么现在楚凝萱远远超过了这些。

诸葛流云沉默不语,他不是笨蛋,听得懂颜昊天话语中的含义,他怕是已经知道他对楚凝萱有心了。

那么既然如此,他不能在萎缩了不是吗,他不是乌龟,不是蜗牛,他是堂堂正正的男人,既然伪装了太监那么久,该是复原的时候了。

“昊天,我同样不允许贵重在你我之间失衡,但若我有任何对不起你……”

“没有对不起!”

当诸葛流云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颜昊天快速打断,他几乎以怒吼的声音咆哮出声,双眼怒视,直直的看着诸葛流云“流云,你我之间,没有对不起!”

不允许有对不起,也不可以有对不起。

诸葛流云见状,显然吓得不轻,脸色惨白。

颜昊天似乎不想让自己说出那句话,那么这个话题就永远都说不开。

“昊天,你……”

“你先去吧,陪在萱儿身边,好好保护她,我不想她受伤、受到任何委屈,我知道你有你的办法去找到她,希望你能尽快,希望你能看在我们兄弟的情分上,好好对待你这位嫂嫂,拜托了。”

丢下话,颜昊天埋头苦读奏折,那认真的样子直接将诸葛流云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堵了回去。

他刚才是特意唤楚凝萱为萱儿,也是特意在诸葛李云面前称呼楚凝萱为他的嫂子,是想告诫诸葛流云,朋友妻不可欺,哪怕是喜欢,请留在心底。

诸葛流云几乎是木讷着走出了房间,显然没了刚才那份喜悦。

垂放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青筋紧爆,若刚才对他说那番话的人不是颜昊天,那么他想,他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哪怕是让对方死。

嫂嫂?

呵,真有意思,但是他诸葛流云绝对不会念出这两个字,永远不会!

“怎么样,想好去哪里玩儿了吗?”经过南宫影同意,楚凝萱接连几天都心情大好,不是这儿转转,就是那儿瞧瞧,日子过的好不快哉。

当然,每次除去,都有人背后跟踪滴。

楚凝萱敲着二郎腿,左手端着葡萄,右手一个个往嘴里传送,惬意十足。

问着一旁的两个贴身丫鬟,每一次除去都是她们做主,当然,春秀也只是听小桃子胡诌。

一会儿说这里美男多,一会儿说那块美食多,楚凝萱也懒得和小桃子争斗,因为整个京都没有她第一女霸不知道的地儿!

“小姐,这几天大大小小的地方咱们都去了,这一时半会儿好像没什么可玩儿的了。”春秀坐在一旁顾着嘴,似乎很不满意这短短几天就将京都逛了个遍的行程。

“哦?那小桃子,你这个活地图,说说还有哪儿是咱们没去的?”楚凝萱连头都没抬一下,便问着一旁的丫头,可谁知,等了半晌也没人回应。

“咦……小桃子呢?”这会儿睁眼了,才发觉春秀正捂着嘴在一旁偷笑,而小桃子的身影又不知道调皮到哪里去了(liao)。

“呵呵,小姐,您真有趣儿,桃子姐啊早出去了,您这会儿才发现,呵呵。”

悦耳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内室,楚凝萱心情大好,不想计较,可看这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不整治看来是不行了。

“好你个春秀,现在知道嘲笑你家主子了是不,还不快把嘴巴凑过来。”看她不好好伺候伺候她这张能说会道的小嘴儿。

春秀见状,立刻起身离开。

话说出了宫,这日子过的阵势潇洒,不用像以前一样走路都要低着头,见到人就要弯腰鞠躬,在这里,楚凝萱根本没把自己当作奴才使唤,而整个凤舞阁的人也对她们毕恭毕敬,她第一次尝到了做主子的滋味。

“哈哈,小姐你来抓我啊,抓我啊,哈哈。”春秀满屋子乱跑,楚凝萱显然只想两个人能玩儿的开心,并没有使用任何功夫,没想到这小丫跑得还很快。

“好你个小蹄子,看本小姐捉到你后如何生吞活剥!”楚凝萱双手叉腰,显然气的不轻,按照她逃跑的天赋不练习轻功白瞎了啊。

“呵呵,小姐很慢哦,抓不到,抓不到。”春秀在一旁做着鬼脸,记得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觉得凤舞阁的格局不好,现在看来是大大的满意。

“你给我等着……唔。”‘瞧’字变成了‘唔’,楚凝萱捂着额头吃痛“MD,谁啊,敢撞姑奶奶,不要命了是吧?”

就在她要越过这个障碍物的时候,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身影,因为奔跑急速,楚凝萱并没有来得急躲开,两个人对撞跌倒,倒不是因为屁股要开花,而是对方的额头太过坚硬,当真是痛。

“啊,小姐,你们这是干什么呢?痛死我啦,也不能在房间里头闹啊。”

原来突然走进来的丫头是小桃子,她同样坐在地上捂着额头,哀怨。

“你还埋怨起我了是不是,这小日子给你过的惬意了吧?让你无法无天了是不是?”楚凝萱起身,装作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看着小桃子。

很显然小桃子委屈不已,撅着嘴似乎都可以放茶壶了。

“好个没良心的小姐啊,小桃子我这个做奴才的可是千辛万苦打探来的消息要告诉小姐呢,你竟然这样说,哼,小桃子我不说了,什么都不说了!”

看到小桃子委屈的模样,楚凝萱‘噗哧’一声笑了,赶紧走到她身旁,摇晃着她的小胳膊“好桃子,好妹妹,告诉我吧,啊,什么消息啊,很重大吗?关于我的?”

小桃子见状,于心不忍,咬着嘴唇中重点头,“倒不是关于您的,而是姑爷。”

姑爷?

“颜昊天?”

小桃子再次重重点头,楚凝萱焦急不已,“颜昊天他怎么了?”

见楚凝萱焦急的样儿,小桃子立刻嘲笑道,“小姐既然这么舍不得,当初干嘛还出来啊,看吧,现在知道心疼了。”

“……”楚凝萱不语,表情更加严肃。

小桃子知道,若自己在耽搁下去,她朕有把自己举起来再重重摔倒的冲动。

“是南宫阁主,刚刚小桃子路过他的房间,意外听到他与什么人在对话,好像秘密安排什么,具体内容小桃子不知道,但他们说要对付姑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