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天价通缉令:总裁夫人别想逃>

更新时间:2019-04-20 11:58:04

天价通缉令:总裁夫人别想逃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价通缉令:总裁夫人别想逃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天价通缉令:总裁夫人别想逃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我爱黑曼巴分类:言情

粉色的倩影就坐在角落那自享其乐,看着手中的酒杯里的香槟色晃啊晃的,不知想到什么捂着嘴偷笑,苏赋阳眼神柔和的看着,原本还在因为那张离婚协议书感到不满瞬然都消失而散了

精彩章节试读:

粉色的倩影就坐在角落那自享其乐,看着手中的酒杯里的香槟色晃啊晃的,不知想到什么捂着嘴偷笑,苏赋阳眼神柔和的看着,原本还在因为那张离婚协议书感到不满瞬然都消失而散了。

从以前就是这样,每当看到她的笑容苏赋阳便缴械投降,一点怒气都气不起来,随后便也跟着弯着嘴角,现在也是如此。

苏赋阳柔和下来的脸庞透过天花板上水晶吊灯打照下来的光线,看起来更加温润更加平易近人。

在一旁看到失神的女子,一时鬼使神差的将手挽了上去。

手腕上突然出现陌生的重量,苏赋阳皱起眉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转过头去看向来人,是昨晚叫阿翰临时找来当女伴的人,似乎是叫什么碗?

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心里的想法,林晚脸色尴尬的自我介绍着: “苏总,我是林晚,今晚担任您女伴的人。”

苏赋阳皱着眉点点头,继续往楼下观看着,原本在眼底下的女子不见了,他四处探望依然没有看到那粉色俏皮的倩影。

“苏总在找什么吗?晚晚可以帮忙。”娇憨语气中又带点女儿家的可爱,林晚将青春活泼的脚色扮演的非常好,跟前天在商场里的人判若两人。

苏赋阳听着那娇憨的语气觉得有些倒胃,摇了摇头转过身准备下去会场,走了一步却是想到什么又回过头来,林晚以为苏赋阳这是要牵自己的手,打算伸出手去挽住他,却不料……

“我不喜欢与别人有过多的接触,妳待会别碰到我,不然我还得花时间上来换衣服,妳赔不起。”苏赋阳说完不顾眼前的林晚有没有听懂变径自先下了楼。

林晚愣在原地,苦笑着:是啊,苏赋阳的时间一分钟就能赚进百万元的钱财,岂能是她这种平凡人能够耽误的,她还真的是赔不起。

昨晚接到阿翰的电话后,她兴奋地整夜都没睡,一直在检查自己的脸蛋是否有瑕疵,就怕不能完美的呈现在苏赋阳眼前,她天真地以为是苏赋阳亲自点名了自己来陪他参加晚宴,却没料想现实总是那么残酷,他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得,哪有可能亲自点名。

提早一步下楼的苏赋阳,已经在会场寻找柳诗雨的踪影了,在中间的自助吧区找到了那抹粉色,却不急着过去,苏赋阳好心情的跟其他几位商场上的人士热烈的交谈一边用余光扫着那抹倩影。

柳诗雨似乎是有些无聊,垂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浓密的睫毛挡住了她的神色,让苏赋阳摸不清她此刻的想法。

一个穿着笔挺的西服男子坐到柳诗雨隔壁,柳诗雨原本兴致缺缺但那男子偏过头去朝她说了些什么,柳诗雨那微开的嘴泄露出她的情绪,是震惊。

两人便开始交头接耳的起来,苏赋阳握住杯缘的手紧了紧。

“萧市长想不到你竟然会问我怎么讨女孩子欢心,这可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柳诗雨语气调侃,尽管面具遮住她的眼神但萧文不难想象她此时欠揍的表情。

“苏太太,我这是真心实意的请教妳,妳就别再笑话我了行吗?”萧文老早就知道柳诗雨是京城柳家的的人,此时拿出来的说嘴,柳诗雨没有过多的意外,到是更加看好他日后的政途发展,正派的政治人在现今社会可是股清流,难得可贵。

柳诗雨一向知道适可而止便收拾脸上的玩味神情,开始正色的说着:“你跟沈恬到哪一步了?一垒?二垒还是三垒?”

柳诗雨直白的语气让萧文突然招架不住,喝在嘴里的香槟硬生生的卡在喉处上下不得,呛辣的口感冲到鼻间,他猛烈地捂着嘴干咳没好气的瞪向柳诗雨,后者不以为意的耸耸肩。

等到他咳的差不多柳诗雨才盯着他继续说着:“我猜你们大概是全垒打跑回本垒了,我就只提醒你一句,沈恬她不能再经历失去人的滋味了,不然后果将不堪设想。”

“其实她没什么跟我提过,是我自己无意间看到的,她老公,恩就是她过世的丈夫是出车祸去世的,车祸当时沈恬就坐在副驾驶座上,对向直直冲过来的车子冲向沈恬的那个位置,他老公为了救她,倾身护住了。”

“结果就如你现在所看到的这般,沈恬依然好好地活着而她老公去世了,去世前还遗留大爱将心脏捐给了一位需要救急的男子,而那男子正是当年需要紧急换心脏的萧文,也就是你,现任的S市市长。”

柳诗雨收起刚才的说笑脸色,一脸严肃的望向萧文,正确的来说是望向萧文的胸口,正在活跃跳动的左胸口。

萧文还没从柳诗雨刚才话中的震惊里清醒,他下意识的捂着心脏,这伴随自己多年的心脏竟然是当年沈恬丈夫的,那他会对沈恬动心难道是因为……萧文不敢往下想下去。

但柳诗雨没有给他躲藏的机会,她继续盯着萧文说下去:“所以在你做出任何决定前,请您先思考究竟是你在爱着她,还是你那颗心脏的主人在爱她;还有沈恬你也看清楚,她究竟是爱你,还是爱上笼罩在你身上那颗心脏的影子。”

“我没有要拆散你们,也没有说你们不合适,我比任何人都希望沈恬能够幸福但我希望是真的幸福而非如泡沫般的海市蜃楼。”

萧文不知道失神了多久,才从柳诗雨话中的震惊清醒过来,他一直觉得跟沈恬在一起有很独特的感觉是跟别人相处时所没有的,如今才明白原来都是这颗心脏在作祟吗?

但他真的是因为这颗心脏的主人才爱上沈恬的吗?萧文陷入了沉思。

跟萧文说完心灵煲汤之后,柳诗雨又再度独自一人的坐在角落玩着酒杯,看起来心情有些低落。

苏赋阳将此时的低落定义为那男人走后柳诗雨感到空虚而产生的低落,苏赋阳越想越觉得不悦,准备走过去询问清楚,却被后头的阿翰给叫住了。

“总裁,要准备上台致词了。”阿翰说完便被苏赋阳扫了一眼横记,他还没弄明白自己错在哪就听到苏赋阳说了声:“知道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