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阴嫁诡事>

更新时间:2019-04-20 12:24:18

完整版免费小说阴嫁诡事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连载中

阴嫁诡事

玄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权谋败北分类:玄幻

也只是满房间的,都是那些赤身裸体,神情呆滞的木头。 是木头,也就是被困在这里,等着给寒霜子活活打死的人。 是好多,等所有木头房子里的人都给放出来以后,密密麻麻的站满

精彩章节试读:

也只是满房间的,都是那些赤身裸体,神情呆滞的木头。

是木头,也就是被困在这里,等着给寒霜子活活打死的人。

是好多,等所有木头房子里的人都给放出来以后,密密麻麻的站满一院子,看着得有好几百人。

“作孽啊,作孽!”看着眼前密密麻麻,赤裸身体站立着的木头,寒冰子喊了一声作孽。

而我,则又反身,奔着那一间间古朴房屋而去。

十三跟张神人没有找到,还得接着找啊。

可是等我又把这十几间的古朴房屋里给找寻个遍,也是不见十三跟张神人的影。

“不对了,寒冰子,难道十三他们,已经被刘焕臣给带走了!”看着实在是找不到人,我转回院中,对着寒冰子喊道。

“嗨,劫数啊,一山,我去把这些人给安排送出去,然后再说。”听着我说并没找到十三跟张神人,寒冰子叹了口气,说要把这些个木头先给送走。

我一想也是,这么多被禁锢都不知道多久了的人,也该把他们给送出去了。

就这样,寒冰子一直忙活着,而我,也就转身,回到寻烟所在的房间了。

此时的鬼见愁,已经好很多了,脸色也过来了,正缓慢起身,照顾着悦儿。

“怎么样,悦儿见好转了吗?”随着进来,看到鬼见愁已经没事了,在照顾着悦儿,我问道。

“还是不行,她伤得太重了,怕是这条命,不容易捡。”听着我问,鬼见愁说道。

“你是怎么到的回狼谷的,另外你用小周天帮我,就是为了能让我得到上寒门的秘密?”听着鬼见愁说,我看了看依旧没啥起色的悦儿,回头问鬼见愁道。

鬼见愁来的也太是时候了,不早不晚,偏偏就在那寒霜子从那顶神秘的轿子里滚落以后,骨碌到我脚边的两仪向心阵里时候,他就到了。

而且人还没等着到,黑暗中就大喊我的名字,这说明鬼见愁,早已经知道我在那里。

“不是我在帮你,是小周天,关一山,你别忘了,小周天可是个认主的灵物!”听着我问,鬼见愁说道。

“小周天?”我一听,怔愣住了。

小周天认主,这我知道。

可是这小周天,不是已经回到鬼见愁身边了吗,并且还从那道观的地下,救出了鬼见愁。

可以说是又回归前主人了,怎么又跑来帮我了。

“对,就是小周天,关一山,要是我猜测不错的话,所谓的上寒门秘密,其实是一条奎龙!”

听着我怔愣叫喊小周天,鬼见愁紧接着说道:“我是一路顺着小周天的指引前来的,就知道是你遇到了什么不可解的事情,所以才会及时赶到的。”

“奎龙……”我一听,又怔愣住了。

奎龙,这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三河塘村后的泥塘里,就有奎龙。

而且还是跟我,也可以说是寻烟,有莫大关系的奎龙。

可这里怎么又出现奎龙了。

奎龙,神一级存在的圣物,一条都已经是传说了,这里咋也有?

“怪不得寒冰子会出现在三河塘村!”一想到这里,我叨咕了一句,怪不得寒冰子,会出现在三河塘村。

原来他上寒门的秘密,就是一条奎龙。

可还是不对啊,寒冰子不是跟我说过,他并不知道上寒门的秘密是啥吗。

还有这个奎龙,会不会就是三河塘村的那一条?

再说奎龙属于上界神物,怎么就会跟鬼王的炼狱之火,扯上关系了。

要知道我可是在梦境里,很真实的看到那炼狱大火了。

并且寒霜子也说了,谁得到了上寒门的秘密,谁就可以召唤那炼狱之火。

“世上从此,不再会有护主的小周天了!”这时候,鬼见愁悲叹了一声,从衣兜里,掏出一些个铜色碎块。

是铜色碎块,并且已经散碎的没啥模样了,颜色上也有些发黑。

“这就是小周天,已经被罡雷咒给击碎,不过那恶贼,确也是被小周天反噬之力,给伤得不清,估计不死,也得落下个半残!”随着一声悲叹的掏出那些散碎铜块,鬼见愁不无伤感的说道。

“小周天!”听着鬼见愁不无伤感的说,我伸手把那些碎铜块给接了过来。

这玩意,可以说是死物,确囊含了三界之灵气。

不但能倒反乾坤阴阳,还能灵性到护主。

可以说比任何一个人,都讲情意!

如今它为护主,被罡雷咒给击碎了,心中无限惋惜的同时,我找来一块布,给很小心的包裹上了。

“你留着吧,算是个念想,另外谢谢你这一次相助,也谢谢你保护了寻烟!”随着包裹好已经散碎了的小周天,我把那个小布包,递给了鬼见愁。

许久的沉默,一直沉默了好久,鬼见愁才起身,去看了一眼寻烟。

“你接下来要咋办?”随着走到床前,看了几眼寻烟,鬼见愁问我道。

“带寻烟走,找到刘焕臣!”我一听,很肯定的说道。

就是要带寻烟走,然后找机会告诉她一切真相。

不管她能不能接受我,亦或者说是原谅不原谅,我都认了。

“嗯。”听着我说,鬼见愁也只是嗯了一声,再没言语。

就这样,我跟鬼见愁两个,守着昏睡不醒的寻烟,还有重伤的悦儿,一直等到了将近半夜时候,十三跟张神人,突然间出现了。

“关一山,你没死,我靠,那我师父呢,你见到我师父了吗?”随着满身尘土的闯进屋子,十三一眼看见我,很惊喜的喊叫起来。

“你师父没事,去送那些被囚禁的木头了。”一见十三跟张神人回来,我也是很高兴。

正为这两人担心呢,两人好模好样的回来了。

“送木头……”听着我说,十三扭头,看了看鬼见愁,跟地上躺着的悦儿。

“他们是……这咋还血糊涟啦的了?”随着看到地上躺倒的悦儿,十三一声喊。

“他们都是我的老熟人,是被刘焕臣给打伤了!”

我一听,拦住十三的话头问道:“十三,你跟张神人是咋回事,难道你们两个没被抓?”

“抓了,咋没有,只是这张老头太聪明,我们两早早的就逃出去了。”十三一听,喊着张神人太聪明。

“额?”听着十三说,我看了一眼张神人,张神人始终没有说话,而是直立着吊梢眼,抱膀仰望棚顶。

“逃出去以后,老头带着我,去寻找出口去了,这才大半夜的赶回来。”看着我看不言声的张神人,十三又接着说道。

“寻找出口……不就是咱们来时候的那个吗,还找啥?”我一听,一声很不解的问。

那出口,就在这连排房子的正南方向,这怎么还需要寻找。

“是另一个!”张神人一听,这回说话了。

“另一个……这里还会有另一个出口?”我一听,刚这一声惊疑的问,门开了,送那些木头的寒冰子回来了。

不但寒冰子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可人。

谁呀,正是在我古风村家里,侍候师父秦半仙的凝胭。

是凝胭,一见到我,一改往日里那娇媚模样,是匆忙而又惶乱的走到我面前,在我耳边,耳语了起来。

“什么……你是说我娘亲回去了?”听着凝胭的耳语,我惊喊出声。

这太让人激动了,娘亲回来了,回古风村了,这可是天大的喜事,简直比任何事情,都让我感到振奋。

“所以师父才会让我来找你,相主,咱们快走吧,师父说了,这事延误不得,必须在三天以内,赶回到家里!”听着我惊喊,这凝胭拉起来我就走……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