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妃常嚣张:王爷,我不要你了>

更新时间:2019-04-20 12:25:06

妃常嚣张:王爷,我不要你了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妃常嚣张:王爷,我不要你了在线全目录推荐 连载中

妃常嚣张:王爷,我不要你了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萌萌哒啾啾分类:言情

柳兰溪微微的笑了笑,“而你决定先查探一下情况是不是像太子所说一般,然后再回来做决定。” 褚云傲看着柳兰溪露出了笑容,“有妻如此,真是我的幸运。”说完,就轻轻的抱住了

精彩章节试读:

柳兰溪微微的笑了笑,“而你决定先查探一下情况是不是像太子所说一般,然后再回来做决定。”

褚云傲看着柳兰溪露出了笑容,“有妻如此,真是我的幸运。”说完,就轻轻的抱住了柳兰溪。

柳兰溪并没有反抗,把头靠在了褚云傲的肩膀上,心里心事重重。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褚云傲一走,她就会有危险一般,不知道是她想多了,还是……

就在褚云傲离开的那日,有宫女来传话了,说是太后要见她。柳兰溪听了之后就觉得肯定不是好事,但是还是带着春连去了。

“臣妾见过母后。”柳兰溪乖巧的上前给坐在椅子上的太后行礼道。

太后却不吭话 ,柳兰溪只好这样跪着,不敢起身。却见太后对着身边站着的两个人使了使眼色,柳兰溪觉得不祥的预感越加的强烈。

果然,只见两人朝着柳兰溪扑了过来,柳兰溪忙起身一闪,那两人并没有抓住她,太后对于柳兰溪会武功并不惊讶,这是她早就知道的,只是没想她的武功会那般的高。

“母后,你这是要干什么?”柳兰溪质问道。

“自然是要你的命。”太后冷冷的道。

柳兰溪冷笑了一下,“难道母后不怕等皇上回来时看不到我,皇上会如何吗?”

“那就等你死了再说吧,皇上就算怪本宫,本宫今天也要那么做。留你在皇上身边,哪一天,皇上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柳兰溪看着眼前这两个高手,凭她一人力是打不过眼前的两个人,难道她今天就真的要死于此处了?

就在柳兰溪发楞的时候,她被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夹攻,整个人被其中一人一脚给踢摔到了地上,嘴角里流出了一丝的血。挣扎着要起来却被人给押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想跟本宫斗,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死,一是生不如死。”太后起身,走到柳兰溪的面前,伸出了一只脚狠狠的踩在了她的手上,觉得还解气,还要用脚狠狠的捻了几下。

柳兰溪紧紧的咬着嘴唇,怒视着太后,没有求饶的表情也没有一兰溪的害怕表情。

“还挺能熬的,本宫看你能熬多长时间。”太后冷笑道,转而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宫女道:“来人,准备油纸。”

所谓油纸,就是那种密不透风的纸,在后宫里就有那么一种杀人法,把油纸沾了水,一层层的敷在人的脸上,让人窒息而死。

柳兰溪脸色微微的变了变,手不由颤抖了一下,死亡的感觉明显的来临了。

没一会,就有人把油纸拿来了。柳兰溪被人拉到了一张贵妃椅上躺着,手脚被人压着,另外有一个人开始把油纸敷在了她的脸上,第一张,第二张,柳兰溪挣扎着,可惜没有用,第三张,渐渐的原本挣扎着的柳兰溪动作反抗缓慢了。

“再放,再放!”太后兴奋的叫道。

这时冲进了一个人,挟持了太后。因为众人都在忙着看柳兰溪了,没人保护着太后的安全。

“你是谁?”太后还没看清楚身后的人到底是谁,只是满肚子的火气,她堂堂一国太后,居然在自己的寝宫里被人挟持,简直就是可笑。

“快把皇后娘娘放了,快点。”说完,身后的人把匕首靠近了太后的脖子,太后明显的感觉到了脖子处传来的凉意。

太后虽然不甘心,但是现在是自己有危险了,而且以后她有的是时间收拾柳兰溪,于是她喊道:“快放了她。”

就在柳兰溪快要窒息的时候,大量的空气进入了她的鼻腔,整个人从晕眩回过了神了。在她还很诧异太后怎么会突然放了她的时候,她看到了太后被人挟持着。

“春连!”

“那不是皇后身边的宫女春连吗?”

“怎么会是她?”

……

众人看清太后身后的人之后都惊讶不已,就连太后自己知道了都惊了一下,在她的印象里,这个春连的胆子虽然大,但是却懂得分寸,现在居然敢做出挟持她的事,简直就是奇怪。

“放皇后娘娘走!”春连狠狠的道。

柳兰溪看着春连,眼里闪现了一丝的惊异。

“放那个贱。人走!”太后无奈的道。

见柳兰溪还楞着不动,春连着急的道:“娘娘,你快离开这里啊。”

“那你呢?”柳兰溪担心的问道。

“别管奴婢,只要娘娘安全就好,奴婢要保全娘娘的安全,这是皇上的旨意。若是娘娘出事了,奴婢也活不了,那不如用奴婢的一条贱命换娘娘的命。”春连认真的道。

柳兰溪一听,原本一点泪水的眼眶顿时润了起来,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娘娘,快走。”春连大喊道。

柳兰溪提起裙角就跑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春连,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头也不回的一直朝着跑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柳兰溪停下了脚步,她累了,太过慌张,居然忘记了自己会轻功。

春连,服侍了她那么多年的春连,却为了她……柳兰溪紧紧的握着拳头,她若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春连觉得柳兰溪应该跑很远了,这才放了手中的匕首。

保护着太后的人一把把太后拉到了身后,一脚就把春连踢飞到了墙壁上,又从墙壁上掉落到了地上。

“来人,把这个贱婢给本宫给抓起来。”太后怒吼道。

“是。”话一落,春连就被人从地上给拎了起来,丢在了太后的面前。“请问太后如何处理?”

太后冷冷的回答:“梳洗。还有,马上派人寻找那个贱。人,不要让她出了宫。”

众人一听,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有些胆子小的宫女听到这个话就直接晕了过去。

有人拖着春连去行刑了,其中有一个新进宫的宫女不懂什么叫梳洗,还认为是太后是要给春连梳洗,心里觉得这个太后平时看起来很凶狠,没想到人还是个好人。于是便要跟着去,行刑的人问:“你不怕?”

“怕?”那宫女不明白的问。

“看来你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行刑的人冷冷的道:“所谓梳洗,并不是女子的梳妆打扮,而是一种极为残酷的刑罚,它指的是先用开水浇人,再用铁刷子把人身上的肉一下一下地抓梳下来,直至肉尽骨露,最终咽气。实施梳洗之刑时,先把犯人剥光衣服,裸。体放在铁床上,用滚开的水往她的身上浇几遍,然后用铁刷子一下一下地刷去她身上的皮肉。就像民间杀猪用开水烫过之后去毛一般,直到把皮肉刷尽,露出白骨,一直来说没有几个受刑的人等不到最后,一般到一半时早就气绝身亡了。宫里已经多年没有行这样的刑了。”

宫女一听,整个人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紧接着,春连被处已梳洗的事传遍了宫里,就连躲着的柳兰溪都知道了。

柳兰溪飞身来到了关押玉浅浅的地方。

“跟我走吧!”柳兰溪说道。

玉浅浅看着眼眶红红的柳兰溪,心里很是担心,这个已经早已无情的人怎么会哭?“你怎么了?”

“你走不走?”柳兰溪不回答玉浅浅的问题,转而问她。

玉浅浅点了点头,小心的跟着柳兰溪出了门。

“太后不会来吗?她每天都会来此处好几次。”玉浅浅担心的问道。

“她现在可没有心情来此,她现在正着急的四处抓人。”柳兰溪回答。

玉浅浅诧异的问:“抓人?谁?”

“我。”柳兰溪直接回道。

玉浅浅更加的诧异了,本想问什么,却见柳兰溪已经走到前面走了,忙小心四下看看跟了上去。

“抓住我!”柳兰溪冷冷的道。

玉浅浅紧紧的抱住了柳兰溪,柳兰溪一个跃身,跳出了院子,一路飞着,她紧紧的抱着柳兰溪,不敢睁眼朝下看。

终于柳兰溪停下了脚步,却发现有很多侍卫朝她这边跑了过来,看来很不妙,突然想起了褚云傲临走前给她的一个信号弹,嘱咐过她若是遇到了危险就放出信号弹,她忙从怀里拿出了信号弹并拉开了。若是现在没有救兵的话,她和玉浅浅可就真的死定了,毕竟单凭她一人之力要救玉浅浅出去不是那么的简单,就算是她一个人也不敢保证能全身而退。

就在信号弹飞上天空时,柳兰溪和玉浅浅两个人被团团围了起来。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见到本宫不行礼。”柳兰溪镇定的朝着众侍卫吼道。

侍卫们既不行礼也不回话,只是直直的看着柳兰溪,突然在众侍卫的身后缓缓的传来了一个声音,声音越来越近,侍卫让出一条道,才看见原来是太后。“这是本宫的命令,谁敢不从。你之前确实是皇后不假,只是你居然勾结乱党行刺皇上,罪该万死。”

玉浅浅看了一眼柳兰溪,只见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悲没有喜没有怒没有哀,再看向太后,只见她怒火冲天,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兰溪,你是……”

“你别自作多情,我可不是为了你才落得如此的,而是老妖婆早就想要我死了而已。”柳兰溪看了一眼玉浅浅冷冷的道。

“你居然知道。”太后看着柳兰溪气恼的道。她没想到柳兰溪居然知道她藏玉浅浅的地方,而且还把玉浅浅给救了出来。“你们两人还真的是姐妹情深啊!”

就在这个时候,有十几个黑衣人从天而将。

“什么人?”太后惊异的叫道。

“太后小心,这些人个个都是武林高手。”其中有一个侍卫上前护着太后道。

“娘娘,快走!”有一个黑衣人朝着柳兰溪喊道。

“你们是……”没等柳兰溪说完,黑衣人点了点头。柳兰溪感激的看了一眼他们,转而拉着玉浅浅就朝着宫门的方向跑去了。

“别让她们跑了!”太后着急的喊道。

“太后,这里实在太危险了,还请移驾回宫里。”保护着太后的侍卫担心的道。这几个人的武功个个都很高,只是还好他们都只守不攻,像是在推延时间让柳兰溪她们离开而已,并没有要杀人的迹象。

柳兰溪带着玉浅浅跑出了皇宫。

“好了,你安全了,快说,陌离的病怎么医治?”柳兰溪担心的问道。

玉浅浅疑惑的问:“太后怎么会明目张胆的要杀你?大哥人呢?”

“那是我的事,你不用管,我救你出来了,你告诉我方法。”柳兰溪固执的道。

“你现在准备去哪?”玉浅浅问道。

“你管不着。”柳兰溪白了一眼玉浅浅道。

玉浅浅说道:“是去找大哥吧!”

“他去了江国,我去哪干什么。”柳兰溪脱口而出,话出了才觉得自己说得太多,忙捂住了嘴巴,只是又想,就算玉浅浅知道褚云傲去了江国那又没事,玉浅浅又不是奸细。

“江国?”玉浅浅听到江国两个字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你说大哥去了江国,他去那做什么?”

“你放心好了,他不知道褚云夏在江国,我半个字都没有透露过。”

“那他去江国干什么?”玉浅浅追问道。

柳兰溪不与回答,突然两人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咕咕咕咕响了起来。

“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吃完东西再说。”玉浅浅说道。

柳兰溪只好同意,她的肚子确实很饿了。

两人走在大街上,居然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同一家饭馆的门口。

两人走了进去,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刚一坐下来,就听见身后一桌的人在聊着天。

“你们听说了没?江国在内战呢!”

“不是吧?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了,谁拿这样的事开玩笑呢,我有一个亲戚是江国的,他们才刚刚传书信给我们说的。”

“怎么回事?”

“听说是两个皇子争夺皇位,还有人说是为了一个女人,我觉得为了女人的说法定然的莫须有的,争夺皇位倒是真的。”

“那会不会影响到我国啊,之前的时候江国还准备跟我国开战呢,该不会内战完了之后就要和我国打起来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