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重生:兽妃宠不得>

更新时间:2019-04-20 12:25:13

重生:兽妃宠不得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重生:兽妃宠不得全本小说 连载中

重生:兽妃宠不得

科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锦儿分类:科幻

霄祈满意地抬头,半蹲在她面前,目光溢出水样的温柔:“有没有觉得,嫁给本君其实也挺好的。” 妤音吃惊地伸出手探了探他的脑袋:难道魔君也会得风寒? 霄祈的脸黑了黑:“真

精彩章节试读:

霄祈满意地抬头,半蹲在她面前,目光溢出水样的温柔:“有没有觉得,嫁给本君其实也挺好的。”

妤音吃惊地伸出手探了探他的脑袋:难道魔君也会得风寒?

霄祈的脸黑了黑:“真是不解风情。”

是你突然这样诡异我很不习惯好不好?

妤音白了他一眼,莫名对她这么好,非奸即盗。

“本君对你好难道不是好事?”

别人对我好呢,也许是好事,可你……

妤音摇摇头:那可就说不定了。

“你这女人……真是!”霄祈仰着头瞪她,瞧着她散漫的模样,因为心情放松,她的眼底有笑意掠出,微微歪着头,唇角轻微勾着,这模样与脑海里久远尘封的记忆融合,让他忍不住愣在原地。目光渐渐变得灼热,神情带着缅怀与思念,两人之间的氛围变得微妙。

妤音发现他的不对劲时,他已经直起身,上身前倾,一张俊脸几乎贴着她的。她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拂在脸上,是温热的。她脸色蹙然一变,就要推开他,对方却先她一步,长臂一揽,把她整个禁锢在怀里。

下一刻就要低头。

妤音头一偏,霄祈的唇落在她的腮边。

她忍不住挣扎:霄祈,你疯了?这模样你都下得去口?

只是偏过脸对方完全看不到她的口型,自然也没有听到她的话。

脖颈上突然一软,对方的唇吸允着她的肌肤就要向下,妤音是真的吓到了。浑身发抖地僵在原地,周围死一般的沉寂,脑袋一片放空,她的挣扎在对方的眼里根本就像是挠痒痒一般。反应过来,她的手死命抵着他的胸膛向外推,下一刻,只觉一阵天旋地转,霄祈已经整个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睁大着眼,惶恐不安:霄祈,你……

可在真正看清对方的面容时,愣住。

霄祈怔怔地看着她,眼底有浓烈的哀伤滑过,指腹滑上她的脸颊,再抬起时,指尖有晶莹闪烁。妤音呆呆地看着他手上的水珠,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落了泪。

“就这么不愿意?”

霄祈的声音带着沙哑的低喃。

妤音的嘴颤抖着,半天,才摇着头紧闭上眼:你明明说过……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可……”

“咣当!”

身后的门突然打开,两人同时一愣。

同时偏头,看到门口站立的身影,妤音的脸瞬间变了。

房门外,颀长的身影看不清面容,可只一眼妤音就可以认出,是墨非离。

他……

妤音怔怔看着他眼底的冷漠,心一刺。想到什么,突然偏头看向自己身上的霄祈,想到此刻两人暧昧的姿势,一把推开了霄祈。霄祈一个踉跄从她身上翻了下去,站好,才瞪了她一眼:“你这女人!真是粗鲁!”

要你管!

妤音满脸都是委屈,忍不住吼出来,可因为没有声音,少了些气势。

霄祈刚想发怒,可看到她脸上的泪,嗤了一声:“真不经逗。好了好了,别哭了,本来就够丑了,一哭就更丑了。”说完,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一方绢帕就要往妤音脸上抹。

她一把扯过,坐起身,垂头胡乱地抹脸。

心里却是七上八下。

墨非离……他会怎么想?

随即一愣,嘴角溢出一抹苦笑。

自己真是疯了还以为他会在乎吗?自己如今这模样,他又怎么会认得?更何况,他的记忆早就被霄祈换掉,自己此刻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一个奴隶。

不知是不是幻觉,妤音总觉得墨非离此刻的视线一直落在她的头顶。

直到许久,才慢慢收回。

“魔君。”

墨非离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两人:“不知属下可否把人带回去了?”

“飞羽殿下客气了,本君也只是看她伤了才带回来治疗。既然你亲自来要人,本君自然不会说个不字。”得体的说完,霄祈走到妤音面前,把她拉了起来,妤音想躲,可他突然朝她笑了一声,背对着墨非离用唇形告诉她:一个月,本君等着你重新回到本君的怀里。

妤音就那样傻在了原地,霄祈嘴角莫名勾了一下。

竟是弯腰抱起她,回到墨非离的面前,把人递到她的眼前:“飞羽殿下,本君就把人先寄放在你这里一个月,她受了伤,要替本君照看着些。”

寄放?

妤音刚回过神就听到这么一句。

难以置信地回头看他,后者朝着她眨了眨眼,竟当着墨非离的面要亲下来。

妤音头一偏,他的唇落在脸上,可妤音还是被刺激到了。

一脚踹了过去,被他握住了脚踝:“又不乖了。”

表情温柔,是绝对的宠溺。

妤音却觉得霄祈从未这么可恨,他在墨非离面前故意说这么暧昧的话,故意做这么暧昧的动作。指明了告诉墨非离:这是我的女人,你好好伺候着。

这样一来,哪个君臣敢跟君上抢女人。

她忍不住浑身发冷,死死盯着霄祈,怒意在眼底灼烧。

霄祈抬手想摸摸她的头,被她躲开,头直接扭到了一旁,霄祈,我跟你没完!

从被抱出魔殿,墨非离就没有再说话。视线落在前方三步远处,脚步很稳,看不出有任何不舒服的样子。即使心里难过,可看到他无碍,妤音稍微放下心。仰头盯着他的下巴,长长地叹息一声。

“怎么?伤口还痛?”

墨非离站住,垂眼看她。

妤音一愣,倒是没想到他突然会开口,傻愣愣盯了他许久都未出声。

墨非离脸上倒也没有出现不耐烦,只是任她看,半晌,视线从她的头扫到尾,才又复又抬起脚步,稳稳地向前走着。路上不时遇到魔卫,都停下来朝着他恭敬地称呼“殿下”,他冷着脸颌首。不似她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痴傻,不似她认识的无赖,只是冷着脸,威严、尊贵。妤音突然发现,这样的墨非离是她不认识的,或者,她从未真正地认识他。墨非离,当初叱咤风云的铁血王爷,他怎么会是那个缠着她不放的痴傻之人。

只是她看不清事实,只记得眼前,忘了最初。

墨非离。

她在心里默默唤了一声。

墨非离眉头轻微一皱,突然低头看她。

妤音心口一跳,他能听得到吗?

可随即,墨非离也只不过是看她一眼,腾出一只手解下身上的大氅裹在了她的身上。动作娴熟自然,在妤音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做完。只露出一双眼傻乎乎地盯着他看。他替她裹好,就看到她这表情,嘴角突然莫名勾了勾。又很快移开,大跨步地向前,目光望向前方。

妤音痴痴地望着他嘴角的笑意,突然觉得,这样一直走下去也不错。

觉察到她的视线,墨非离低头,视线落在她的脸上:“怎么了,我看起来很奇怪?”

妤音死命摇头:不,一点也……

话说到一半,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她突然像是呆在了那里。半晌,才颓败地闭上眼,眼角的刀疤即使只露出这么一点肌肤也很明显。她想,当一个人想说的,想要表达的思念都说不出口时,那种感觉,真的很痛。

哪怕,她仅仅想对他说一句:我没事。

四周很静,静得出奇。

过了好久,她才感觉头顶传来很轻的一声喟叹:“放心吧,没事的。过些日子等魔君消了气不打算惩罚你就会把魔蛊的解药给你的。”

很轻的声音,温柔缱绻,可听在妤音的耳边却让她难过。

她把头朝他的胸口依偎过去,不肯让他再看她的脸,即使是眼睛也不愿意。

霄祈并没有生她的气,他只是再等待。等自己慢慢耗尽最后的希望,转过身,一步一步重新走进他的怀抱。可她最不愿会误会的那个人,还是误会了。

她想解释,却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她想说,可根本发不出声音。

霄祈,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妤音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她睁开眼,是一间陌生的房间。她歪了歪头,想这里应该是霄祈带她来过一次的飞羽殿了。眼睛有些肿,酸涩不堪,她抬头想揉眼睛,门在这时“吱呀”一声推开了。进来一个同样和她一样被下了魔蛊的人,女子看到她醒了,先是一愣,随即看到她的动作,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快速跑到她的面前,握住了她的手:“你不能乱动的。”

妤音愣了下,这声音有些熟悉。

歪头想了想,惊喜:是你啊。

张嘴,想到自己不能说话,笑了笑,是那个叫赤的魔侍。

墨非离当时要让她们两人去飞羽殿,看来她先自己一步来了。

“姑娘还认得我?”那魔侍有些高兴,看妤音没有再揉眼睛就走过去端来自己刚刚放下的东西--一个白釉瓶子,拿过来,放到床沿边,又掏出一方锦帕倒了些瓶子里液体,才向妤音眼睛上敷去。

妤音倒没有躲,贴在眼睛上,凉凉的,可眼睛的酸涩感少了不少。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赤把锦帕拿开,又重新拿了另外一方干净的帕子替她擦了擦眼。

这才笑着解释道:“姑娘昨个儿睡梦中哭了很久,眼睛都肿了。殿下说你醒来定会难受,就让奴婢拿来这药水前来。”

诶?

妤音怔愣,不自觉地摸着已经消肿的眼,自己竟然哭了么?

她有些不自在,甚至可以想象得出自己昨日盯着这张丑陋至极的脸哭得一塌糊涂的样子。

啊,她心里悔恨不已,自己怎么就睡着了?

赤看她懊恼不已的模样,安抚道:“姑娘不要担心,殿下没说什么的。殿下昨天还担心你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还叫了魔医前来,谁知道姑娘只是睡着了。对了,昨个儿……”赤犹豫了一下,像是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说,最后,还是低喃一声:“姑娘哭得稀里糊涂的时候,魔君也来了呢。”

那还是她在魔殿百年第一次见到魔君那么紧张的模样。

那样的魔君是她没有见过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