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谋一时,爱一世>

更新时间:2019-04-20 12:53:09

完本小说谋一时,爱一世推荐 谋一时,爱一世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谋一时,爱一世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墨月红镜分类:言情

梁秋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她与南宫景灏分房睡,仔细观察没有监控之类的东西以后,梁秋拨通叶子的电话,想询问贺听澜的事情。 时间过去这么久,叶子不回信息,也不主动与她联系

精彩章节试读:

梁秋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她与南宫景灏分房睡,仔细观察没有监控之类的东西以后,梁秋拨通叶子的电话,想询问贺听澜的事情。

时间过去这么久,叶子不回信息,也不主动与她联系,梁秋不免担心。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梁秋的耳边回响着这句话。

不好预感涌上她的心头,她跑下楼向保姆借了车钥匙,开着保姆的车子出去,直奔叶子的住所。

晚高峰时期正赶上大堵车,梁秋花了一个小时才到叶子的住所。

灯光昏暗,她下车走到门口去敲门,屋内有响声,说不定在家,她欣喜的想着。

“你找谁?”开门的是一个顶着鸡窝头的男人。

梁秋愣住,缓缓之后她问:“你是新搬来的吗?”

“搬来一个星期了。”男人说完,又问:“你来找以前住在这里的人吗?”

“是的,你认识吗?”

男人不理梁秋的问话,他走进屋内,然后又走了出来,手中多了一个信封。

“你是叫梁秋吧,这是她留给你的信。”

梁秋点头,接过男人手中的信,冒着寒冷,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叶子家里出了变故,她回家处理事情,信中只字未提贺听澜的事情。

带着满心的疑惑,梁秋开车离开,夜幕中有人得意的看着梁秋,而梁秋都不曾知道,叶子所遇到的变故是什么。

叶子不是一声不吭就会离开的人,梁秋对信的内容很怀疑,她拨通熟人的电话,让他帮忙寻找叶子的下落,只需要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很快就能找到叶子的下落。

梁秋开车回家,在路上便做好心理准备,面对南宫景灏的质问。

走进家门,迎接她的不是南宫景灏的冷脸,而是孩子热情的拥抱。

“你爸爸呢?”梁秋抱着英子。

“刚刚还在这里的。”英子说道。

“找我什么事?”南宫景灏从楼梯上走下来,锐利的目光落在梁秋的身上。

因为孩子在,给她带来快乐,梁秋脸上有了些许笑意,她道:“没什么。”

见她这么说,南宫景灏也不继续追问,眼神说明了一切,他想理会梁秋,只要梁秋主动与他说话。可是谁都不愿意先开口找个话题。

一家人还算融洽的吃完晚饭,英子拉着梁秋去开电视,可她根本不会开南宫景灏家里的电视,遥控器都找不到。

“景少,去给你女儿开一下电视。”梁秋很客气的请他过去。

南宫景灏不说话,身体行动起来,找到遥控器,给英子打开了电视,孩子一个人去看电视,留下父母像两个呆子一样傻坐着。

梁秋熬不住气氛的尴尬,她准备起身去陪孩子一起看动画片。

“我们应该好好聊聊。”南宫景灏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搁在沙发靠背上,一副家里他最大的样子。

“聊什么?”梁秋心情不佳。

“你的心没有在这里。”

梁秋嗯了一声,她承认自己想着别的男人,也承认自己并不爱南宫景灏,甚至于有时候依旧向以前一样,是恨他的。讨厌他倨傲,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样子。从他口里说出的话,总会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命令,没有温情可言。

“不管你想着谁爱着谁,你以后爱的人一定是我,他们是过客,只有我才能陪伴你一生一世。”他双眼迷离,似乎在憧憬以后的日子,早忘却梁秋现在的冷淡。

有时候男人的畅想未来,就像是在许诺,梁秋心里很清楚,不能信他的话。南宫景灏虽然不会对其他女人说这样的话,但是他的话至少掺着一半水分。

“我能把握的只有现在,这段时间你帮忙照顾一下孩子,我得离开一段时间。”梁秋说道。

她心情平静,把个中利害看的一清二楚。权衡感情就像在权衡一件商品价值。在南宫景灏拿出实际行动以前,她保持观望态度。

南宫景灏听出她话中有话,似乎意有所指。他留的住她的人,但是留不住她的心。

他道:“好,我帮忙照顾,你忙完以后再回来。”

这样的回答,梁秋很是诧异,南宫景灏还是那副高傲模样,她却感觉他多了一丝柔情。定然是她眼花了。

梁秋第二天离开了南宫景灏的住所,她回到自己家里,打包了几件衣服,开车去了唐顿庄园。

在唐纳最后的生命时光中,她要伴随在他的左右,不然会一辈子都有遗憾,梁秋放下种种顾虑,来到唐顿庄园。

她想过很多种可能,来唐顿庄园会引起很多麻烦,舆论上面的压力,还有南宫景灏带来的压力。但这些都比不上唐纳。她彻底想清楚了。

梁秋带着行李箱,出现在管家的面前,管家惊讶的看着她。

“梁小姐这是要去哪里?”管家问。

“我来这里住下,哪里也不去。”

听完,管家眉眼里有了笑意,她没有看错梁秋,唐纳更没有看错人。敢顶住压力,来唐顿庄园住下,真不简单。

“你帮我安排一下住处,就在他的身边,箱子给我放在我以前住的那间房。”梁秋将箱子交给管家,然后自己朝唐纳的房间走去。

她的手里握着一枚戒指,那枚戒指应该戴在唐纳的手指上。是他们昔日没来得及交换的结婚戒指。

唐纳躺着,身体很虚弱,听觉却异乎寻常的敏锐,他远远的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知道是她。

“秋。”他唤了她一声。

梁秋加快步子朝他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手触摸着他消瘦的脸,泪一下滚落。

“我陪着你,再不离开。”梁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怜惜超过了痛苦,她不忍看他受病痛的折磨。

“好。”他笑了。嘴里再说不出赶她走的话。

生命时日无多,索性放纵一回,不理会世俗的目光。

梁秋拿出戒指给他看,“我们结婚吧。”

他胆怯了,浑浊的眼里一片不忍,“秋,现在就很好。”

“这是我的愿望,我想嫁给你。不行吗?还是你嫌弃我嫁过一次。”梁秋想改变他的想法。

唐纳摇摇头,“说什么傻话,怎么会嫌弃。”

“你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吗?一旦我过世,你将背负上,为了骗取我的财产,才与我结婚的名声,这对你不公平。”

她早想过这些,梁秋说道:“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唐纳轻声说着。

他苦心维护的人,怎么容得下别人去诋毁中伤。他明知道自己要死了,绝对不会让她嫁给自己。

“为什么这么固执。”梁秋不甘心的说道。

她代表升粤去与唐纳商谈合作的时候,便知道他是个原则性非常强的人。现在这么做,触及他的原则问题,他不会答应。梁秋刚开始还以为自己能说服,现在从他斩钉截铁的回答中,才知道自己无力改变。

“你能来陪伴我,我已经很开心了,结不结婚于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他停顿一下,缓口气,又接着说道:“来,过来抱抱我。”

梁秋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明明那么有活力,为什么却是这样一副病躯。她没想过,有一天会以这样的姿态靠近他。梁秋忍着泪,哽咽的说不出一句话。

“秋,别哭。”唐纳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对她说道。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梁秋起身飞快的跑出门,一个人跑到花园里面,大声的哭泣着。这样嚎啕大哭,她只在母亲的葬礼上哭过,时隔十多年,她又要面对心爱之人的离去。

生命无常,有时候总会夺走一些不该夺走的东西。唐纳比她母亲年轻多了,一样也要离开她。

梁秋蹲在树下,抱头痛哭,她强装坚强。努力的面对一切,为了复仇权衡利弊,做着一个女人不该做的事情。她以为自己堕落了,为了金钱和权利。直到遇见唐纳,她才算明白,维持本心非常重要。可现在已经晚了,回不去了。

“梁小姐,外面冷,进屋去。”

管家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后,手中撑着雨伞,为她遮雨。

梁秋抬头,“下雨了啊?”

“我扶您起来。”管家低身用手扶住梁秋的胳膊。

梁秋头重脚轻,加上没有吃东西,她低血糖的毛病又犯了。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举目一片洁白,她知道这又是在医院。

管家很快出现在她的视野,梁秋很抱歉的对她说道:“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她是要去照顾唐纳,现在倒好,给别人添麻烦,梁秋觉得自己很不应该。心里的悲伤消退,她感觉自己像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梁小姐,你身体不好,严重贫血。要多加休息。”管家叮嘱梁秋。

“是啊,我要多保重,不能也病倒了。”梁秋说道。

管家陪在她的身边,等她用完药以后,两人一起回唐顿庄园,梁秋远远的便听到唐筱歇斯底里的声音,不好的预感涌上两人的心头。她们加快步子朝屋内走去。

唐筱披头散发的站在客厅中间,正拿手指指着唐纳。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