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人间诡事>

更新时间:2019-04-20 13:20:00

人间诡事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人间诡事全本小说 连载中

人间诡事

都市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花菲惜语分类:都市

自前不久我们推断出来,我在林中遭遇的那个绿衣小女孩很有可能是幻鲲后。‘幻鲲’这俩个字,就缄默的成为我们之间的禁忌话题。 眼下,老龙忽又将话题带到了这上边,瞬间让我心

精彩章节试读:

自前不久我们推断出来,我在林中遭遇的那个绿衣小女孩很有可能是幻鲲后。‘幻鲲’这俩个字,就缄默的成为我们之间的禁忌话题。

眼下,老龙忽又将话题带到了这上边,瞬间让我心底莫名一寒,紧张的看了看宁静的海面,压低声音说:“老龙,这话可不能乱说。鬼知道这怪物现在有没有注视着我们,要是一个不高兴,在作妖弄鬼的话,那我们麻烦可就大了!”

老龙点头道:“我明白,这不就跟你小声商议商议嘛!你倒是说说,有没有这个可能性啊?”

我想了下,无奈的耸肩说道:“有没有对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吗?若真是这怪物做的手脚的话,那我们就只能吃个哑巴亏了。难道你还有办法宰了他不成?”

老龙哑口无言,心知我说的不错,即使消失的狼尸以及忽然出现的假谭飞他们是幻鲲捣鼓出来的,我们对此也是无能为力。

我们两个的小声嘀咕,大概是被阴煞听去了,这个时候她突然说:“莫凡,话也不是这么说的。我相信人定胜天,以前你能想到老龙会被一枚炸弹炸的尸骨无存吗?”

她的话立马吸引了我和老龙的注意,俩人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直愣愣的看着她。

阴煞看了眼旱魃,又说:“就和我们第一次遇到旱魃姐姐的时候,那个时候谁又能想得到,厉害如斯的她居然会怕水?有句话叫人无完人,我认为这句话适用于所有事物身上。我觉得,这头幻鲲身上必然有某个我们所不知道的弱点。诚然,要想杀了它万分艰难,但一定是有法可取的。”

阴煞的话让我和老龙不禁身体一震,惊讶过后的我们,埋头一想认为她的看法或许真有几分道理。又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被幻鲲的体型吓怕了,导致畏畏缩缩连想法也被禁锢在了有限的圈子中。

良久,老龙咬牙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弟妹,你知道老龙我一直为什么会服你吗?不是因为你实力有多高。而是你这份胆量气度,在老龙我见过的人中都算时少有的!”

阴煞被老龙一夸,脸上罕见的露出了羞涩,但很快又一闪而过:“少拍马屁!既然我们都怀疑到这头幻鲲身上了,再加上方华可能还被它捉了去。不如先讨论讨论,这头幻鲲身上的弱点可能在什么地方?”

众人当下背靠巨石,转动脑筋议论起来。

不多时,便达成了统一意见,阴煞总结道:“据老龙说的这头幻鲲的来历,以及我们下来时的巨型漩涡,可想而知,此兽身体构造必然和鲸类相仿。身体坚如顽石,但却必须得要呼吸,那它的换气孔便极有可能是它身上的致命缺点!”

“所以,我们最好从这点下手,找出它的换气孔将其破坏,阻绝它氧气的来源,就算杀不死它,也足以让它遭到重创!”

众人有了突破口,当即又对幻鲲换气孔所在的位置展开了讨论。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座岛应该是在幻鲲身体最高部位的颅骨之上,普通的鲸类换气孔也大多在这个地方。

因此,幻鲲的换气孔距离我们脚下的这座岛绝对不会太远,在附近的海域内。

其次,当时拉我们下来的漩涡正下方是在海滩这个方向,换气孔很有可能就是在这个方向。

最后,便是众人秣马厉兵,拟定计划的时间。

阴煞看了下幽影和旱魃,对我们说:“我建议,让幽影和旱魃姐姐留在海滩上守株待兔,看看能不能等到和谭飞一行人碰面。寻找出气孔的话,还是由我们三个去,这样行动也能方便些。”

阴煞的提议很快得到了我和老龙的赞同,幽影和旱魃,一个是身手相对有些不足,一个则无法沾水,让他们下海非但不是助益,难听点更有可能是我们拖累。

但是,她们俩留在这里以她们的能力,万一真遇到茅老他们,很轻松的就能将他们制服,这个安排是目前最合理的安排。

不过,在下水之前,我们还有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再次确定一下,这座岛上的幻境到底有没有消失。

实验的方法依旧和之前一样,在岛上做一个很明显的标记,众人退出来在同时进去,发现了标记。

之后,老龙又自告奋勇留在岛上,让我们去海滩重新确认了一下。

这次根本不用确认,他那么大一个人杵在那里,瞎子都能看见,幽影摆手把他喊了过来。

我说:“看来,岛上的幻境是真的消失了!可谭飞他们去哪儿?”

阴煞皱眉道:“会不会是我们之前的判断失误了?他们已经找到了时间之城的位置,离开了这座岛?我们来来回回出入了这么多次幻境,要是他们还在岛上的话,怎么都会遇到一俩次的。”

老龙气急败坏的叫到:“不会吧!姥姥的,要被他们抢了先,拔了头筹,那我们可就亏大了!老龙我的洛书该怎么办呐!”

洛书对老龙的意义非同一般,我本来许诺过一定帮他找到洛书,可现在有可能被茅老他们抢了先,心里异常愧疚。

可是,我们目前连时间之城在什么地方都不了解,只有张猛留下的一段似是而非的话,这么长时间仍旧没有破解。只能暂时先压下这件事,把手头的事情做了再说。

有了之前数次的教训,我们下水后没敢分开,在老龙的建议下,三人下水后就沿着直线向前方搜寻。

海水起初不深,脚下是幻鲲坚硬的身躯,立足其上温和的海水仅仅能勉强没过我们的膝盖,三人边走边留心着脚下以及四周的动静。

走了十几分钟,我们能清楚的感觉到海水蓦地变深了很多,前后的起伏落差让三人立足原地。

老龙跺了跺脚,奇道:“咦?水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深了?好家伙,刚还不到小腿肚子,这就淹到脖子上了.......”

这家伙仗着个头高,说话倒也轻松,可就苦了我和阴煞,海水已经漫过了两人的头顶,只能勉强在水下蹬着双腿,保持自己浮在水面上说话。

先是我没好气的骂道:“姥姥的,这幻鲲莫不是被砖头砸过?身上有个坑,恰好就是这里?”

“你才有坑!”阴煞没好气的嗔道。

随后,她面露愁容的看了看前方的海面,忽的脑袋钻入水下消失了片刻后,又浮出水面郁闷的说:“再往前水面还会下降,依我看前方很大的一片海域,应该是这头幻鲲的喙部。鲸类的换气孔一般是在后脑勺部位,我们应该是找反方向了。真正的换气孔,可能在小岛的另外一端.......”

我和老龙一听这,先是觉得不可置信,随后又不信邪的往前游了好几百米远,直到水面距离海底幻鲲的身体足有二三十米后,才不得不信。

当下,三人只好垂头丧气打道回府,准备穿过小岛去另一头的海域看看究竟。

老龙这家伙没事找事,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我的机会,在路上挤兑我:“莫小子,我说你刚才一板一眼说的挺像那么回事,感情也是连蒙带猜的!要不是弟妹发现的及时,你他娘的还不得带着我们跑到人家嘴巴前,给人打了牙祭!”

我一听这话,登时怒不可遏的骂道:“姥姥的,好你个老不修,这话亏你能说得出口?他妈的,那时候只有你狗日的蹦哒的欢实,拍着胸口信誓旦旦的说换气孔在这方向,现在倒打一耙想把锅甩给我,你他娘的还要不要脸?”

“谁不........”老龙腮帮子一鼓,刚说了两个字,突然从岛上的方向传来了一道巨大的爆炸声,让他生生的憋回去了下半句话,大叫:“卧槽!又他妈的是什么东西爆炸了?声音咋这么大,震得老子耳朵差点都聋了!”

爆炸声响过不久,我就看见身边的海面突然泛起了一圈接着一圈的涟漪,打眼看过去,以小岛为起点,海面出现了一道道波纹,越积越高,隐隐有变成浪头的趋势。

当下吃了一惊,忙道:“糟糕!别是旱魃她们还当真等到了茅老他们,双方发生了冲突,那群疯子又引爆了炸弹吧!”

老龙大声靠了下,担心旱魃她们的安全,二话不说拼命向小岛赶赴。

我和阴煞也连忙跟上,但等我们回到岛上后,才发现幽影她们屁事没有的在海滩上站着,背对着我们盯着森林的方向。

老龙箭步冲过去,这时候旱魃她们也察觉我们回来了,掉头过来俩人就是脸色有点发红,身上并没有什么伤。

“你们没事啊!”老龙关心的打量了她们几眼,确定她们没事后,大松了口气,又挠了挠头奇道:“小弟妹,刚刚发生什么了?咋突然来了个那么大的声音?”

幽影一脸茫然,呆呆的看着老龙,揉着耳朵大声喊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我和阴煞这时也走来了,一看这小妮子的样子,就知道她被爆炸声震伤了耳膜,我哭笑不得的让阴煞给她揉了揉耳朵附近的穴位后,她总算恢复过来。

这时,幽影告诉我们她也不知道刚刚发生什么了,只是突然听见从森林那边传来了一道爆炸声,可又看不见半点火光也在迷茫中。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