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鬼夫不饶人>

更新时间:2019-04-20 13:21:52

鬼夫不饶人小说免费阅读 鬼夫不饶人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鬼夫不饶人

玄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花之樱kiss分类:玄幻

我赶忙转头看过去。 白楚恒站在不远处,正满眼怒气的瞪着我和贺轩皓。 贺瑾和苏念一左一右的跟在白楚恒身后。贺瑾看到我和贺轩皓抱在一起,嘴角闪过一丝得意的笑。 苏念赶忙走

精彩章节试读:

我赶忙转头看过去。

白楚恒站在不远处,正满眼怒气的瞪着我和贺轩皓。

贺瑾和苏念一左一右的跟在白楚恒身后。贺瑾看到我和贺轩皓抱在一起,嘴角闪过一丝得意的笑。

苏念赶忙走过来,把我和贺轩皓拉开,“璎儿姐姐,你你这是要干嘛!幸好是被我们撞见,要是被府里的大人撞见,你就惨了!”

我才回神过来,我和贺轩皓是抱在一起的!我向后退了几步,与贺轩皓拉开距离,看向白楚恒,慌乱的解释,“白少爷,不是那样……”

“璎儿,不用解释!”贺轩皓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轻挑眉头,从上而下倨傲的盯着白楚恒,“白少爷,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会对璎儿负责的,璎儿会跟我回北阳城,我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谁同意了!”白楚恒低吼一声,小胸脯气得剧烈的起伏着。

“反正不用你同意,她是在苏府长大的,我只要开口跟苏爷爷要她就行。白少爷,你是要继承白家家业的,以后不是要娶苏家小姐就是要娶我贺家小姐,你还是对璎儿放手……”

“我的事用不着你来管!”白楚恒握紧拳头,挥拳就冲了上来。

贺轩皓身体一侧,躲开白楚恒的攻击,同时伸出手,握住白楚恒的手腕,“白少爷,今天白府大宴,我不想跟你动手,你……啊!”

贺轩皓话没讲完,白楚恒抬起另一只手,一拳打在了贺轩皓的鼻子上。

贺轩皓松开白楚恒,向后退了几步。痛苦的用手捂住鼻子,眼泪止不住的向下掉。

白楚恒冲上去还要打,我上前一步把白楚恒拦住,“别打了,你都把他打哭了!”

白楚恒紧蹙着眉头,一双眸子燃着怒火,“你让开!”

“不让,你冷静点啊!”我毫不退让,与白楚恒对视。

白楚恒看出我的坚持,气愤的点头,“好,你护着他,你要跟他走是吧!苏念!”

苏念吓得一哆嗦,赶忙跑过来,“楚恒……”

白楚恒拉起苏念的手,举到我眼前让我看,“青璎,我以后不想见到你了。”

说完,拉着苏念的手就离开了。

贺瑾转身要走时,狠狠瞪了我一眼,讥讽道,“青璎,好本事,一个转身的功夫就勾搭上我弟了,不过,你想嫁进贺家,门都没有!你要来贺家当丫鬟,扫茅厕的倒是缺一个人。哈哈……”

“姐,你闭嘴!”贺轩皓喊道。

贺瑾冷哼一声,“你是贺府长孙,跟个丫鬟搂搂抱抱的,也不怕失了身份!”

他们走后。我走过去看贺轩皓的伤,“你没事吧?”

我把贺轩皓的手拿开,鼻子被打得发红有些肿,贺轩皓的手一拿开,鼻血立马滴下来,弄脏了贺轩皓的衣服。

“快昂头,用手捏住鼻子!”我道。

贺轩皓听我的话,昂着头,用手捏住鼻子,才道,“我没事。还有,我只是流眼泪,并没有哭,是鼻子太酸,眼泪控制不住,不是被白楚恒打哭的。”

我忽觉得贺轩皓有点好笑,都这幅样子了,还在意面子。

我点头说知道了,催着贺轩皓去找人看一下伤。

“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你还是跟我走吧。你留在这里,白楚恒对你也不会好的。而且他还小,不明白他自己肩膀上扛着的担子有多重,等他长大了,你们两个不会有结果的。”我跟贺轩皓一路往白家前厅里走,贺轩皓一边劝我。

我越听越觉得可笑,“你比他大两岁而已,你也才十岁,怎么说出来的话,这么成熟!感觉你比他大二十岁似的!”

我明明是一句玩笑话,也是笑眯眯的在看着贺轩皓。谁知贺轩皓听了,神色快速的闪过一丝慌乱。

我也跟着一愣,用随意的口吻问,“你怎么了?我刚刚说的话有什么不妥吗?”

贺轩皓摇头,“我先去找大夫止血,一会儿再来找你。”

“好。”

我看着贺轩皓离去的背影,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像是他在刻意的隐瞒什么。可他一个十岁的孩子,心里能有多大秘密……

我正琢磨着,一个人突然撞了我一下,把我撞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哪来的小丫头,走路没长眼啊!”一个粗矿的男人声音传来。

明明是他撞的我,他还骂我!我被白楚恒骂的还一肚子火没地撒呢!真都当老娘好欺负!

我抬头看向男人,男人穿着一身道袍,不胖不瘦,不高不低,身材没有特点,还长着一张大众脸,就是往人堆里一扔,马上找不见的那种。

可就是这样的一张脸,我却有一种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的感觉,而且感觉十分的强烈。

我不由看着男人愣住了。

男人厌恶的踢了我一脚,“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啊!”

我头突然疼起来,像是要裂开一样,脑子里一个个画面闪过,模糊的,清晰的,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全部快速的飘过,像是一叠打乱了的照片。

我抱着头,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大众脸道士被我吓坏了,估计怕我碰瓷,转身融进了人群里。

“啊!救救我!啊!”

我痛苦的哭喊。

这时,胡五爷分开人群跑了过来,一脸紧张担忧的把我抱起来,“璎儿,没事了!有爷在,你不会有事的!大夫,给爷把大夫叫来!”

我被胡五爷抱在怀里,视线渐渐模糊。

等我再醒来,我发现我一个人躺在房间里,身边没有大夫,也没有胡五爷,房间外面很吵,有喊打喊杀的叫声,还有孩子和女人的哭声。

我心猛地一紧,心头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推门出去,才发现我竟然在白家内宅的后院,后院里有座白塔,是白家禁楼。胡五爷带我在白府玩的时候,告诉过我,后院除了白家族长,其他人哪怕是白楚恒的父亲,都不可以进来。

看到白家禁楼,我不由愣了一下。就算我疼昏过去,胡五爷也不用把我带来明令禁止的后院啊!

而且情况很不对劲,白家禁楼的大门竟然是开着的!

“不要杀了,不是我们……啊!”一个女人的哭声戛然而止,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女人被杀了!

声音是从院外传进来的。

我紧张的腿肚子都在打颤。我不会睡了一觉,白家提前灭门了吧!

我边走边低头看自己的身体,没有长大!衣服也没有换,还是在白家设宴的当天。

那,在白家杀人的到底是谁?

我哆哆嗦嗦的走到院门旁边,身体趴在墙壁上,偷偷看出去。

后院外面是白府的后花园,白家禁楼建在后花园的一个角落里。此时后花园里鲜花绽放,颜色刺目,但比鲜花娇艳的颜色还要刺目的,是人血!空气中飘荡着混合了血腥气的花香,有丝丝的甜味,好像令血腥气都没那么难闻了。

我用手捂住嘴巴,防止自己吐也防止自己大叫。

十几具尸体倒在地上,方向和位置都很整齐,因为死前他们是排成一排跪在地上的。而在尸体后面还跪着近一百来人,这些人有男有女,但都穿着道袍,都是今晚来白府赴宴的修道人士。

一百多号白府家丁手拿武器,将这些修道人士包围在中间。而在这些修道人士跪着的正前方,白族长负手而立,面容严肃,“老夫再问一遍,是谁动了十里摄魂炉?”

“不是我!”

“白族长,冤枉啊!”

“俺不知道,俺就是来赴宴的!”

修道人士纷纷说不知道。

白家族长眸光中闪过杀气,被火把映红的苍老的脸,此时看上去再没有往日的慈爱,而是充满了杀戮,“诸位,若没人肯承认,那就只能委屈诸位全部上路了。敢来白家打十里摄魂炉的主意,这个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是要阳间大乱!老夫也属无奈,毕竟不能放虎归山!”

“白族长,饶命啊!”

“白族长,真的不是我们啊!”

求饶声夹杂着临死的哀嚎声,一时间白家后花园犹如人间地狱。白家家丁们手起刀落,人头滚落一个又一个,鲜血喷溅,将杀人的人染成了一个个行走的血人,一个个比地狱的鬼还要可怕!

我恐惧的瞪大双眼,仁慈的白家,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这时,我看到一个拿刀的家丁在砍死一个人之后,露出了一抹邪恶的浅笑。那个家丁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大众脸长得毫无特点,属于混进人群里就找不见的那种。

我一愣,是他!

我撞见他的时候,他穿的是道袍,现在他摇身一变成了白府的家丁,他肯定是有问题!

“是他!”我大喊一声。

“璎儿?璎儿!”胡五爷焦急的喊我两声。

接着就听啪的一声,我脸颊猛地一疼,我倏地睁开双眼。眼前是胡五爷放大的一张俊脸,胡五爷收回手,“睡癔症了?都开始说胡话了!”

我赶忙四周看看,胡五爷抱着我在前院,院里有道士打扮的人在走动。我没在后院,白家也没把道士都抓起来屠杀。所以,我刚刚只是做了一个梦?

“胡五爷,我刚才是不是昏过去了?”

“你把爷吓死了!大夫来看过,说你只是睡着了,爷说,你到底有多困?苏家天天使唤你,不让你睡觉?”

这么说,我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梦,莫名其妙的做那个梦是什么意思……不对,那不是梦!我见到的那个大众脸道士是真的,梦里出现的人也都是真的!那不是梦,是青璎的记忆!

我后脊背发凉,双手紧紧抓住胡五爷的衣服,结结巴巴道,“胡胡胡五爷,有人要偷十里摄魂炉,就在小后院,在白家禁楼,你快去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