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掘地三尺>

更新时间:2019-04-20 14:17:21

掘地三尺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掘地三尺在线全目录推荐 连载中

掘地三尺

玄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海里的虾分类:玄幻

丁磊说道:“眼再拙也能瞧出来,这是块人工建造的石台。咱们先前不是见到有个都是象牙的殉葬沟吗?八成这也是什么摆放贵重不寻常物品的地方。”说着话就拔出铲子,动手把石台

精彩章节试读:

丁磊说道:“眼再拙也能瞧出来,这是块人工建造的石台。咱们先前不是见到有个都是象牙的殉葬沟吗?八成这也是什么摆放贵重不寻常物品的地方。”说着话就拔出铲子,动手把石台上的湿苔铲掉,想看看下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我和青阳道长见丁磊已经不管不顾地动上手了,只好帮他照明。不远处那些大蟾蜍还在大肆吞食蠓蚊,搅动得水声大响,看来一时半会儿也完不了事。

丁磊出手如风,转眼间已经清理出小半块石台,只见下面没有什么机关石匣,而是一幅接一幅的浮雕,构图繁复,但是只看一眼便会知道,这些浮雕记录的是古代某种秘密的祭祀仪式。这是个我们从未见到过的,十分离奇,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古老仪式,仪式就是在这葫芦里进行的,而这块石台,是一处特殊的祭台。

人类的祖先在鸿蒙初开的石器时代,便有了结绳记事的传统。随着文明的发展,石刻与岩画、浮雕等直观的表现形式,成为了传承文明最有效的途径,在一些举行重要祭礼的场所,都会遗留下大量的图形信息,给后人以最直接的启示。

古代先民们在漫长的岁月里运用写实或抽象的艺术手法,在岩石上绘制和凿刻图形或者符号,它记录了古代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我们在这这里下的葫芦洞中所发现的化石祭台,就记载着古人在这里祭拜山神的秘密活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片祭台上保存最完好的一幅,说是完好,只是相对而言,岁月的侵蚀,很大一部分雕刻都已经模糊不清。石刻图案采用的是打磨工艺,就是先凿后磨,线条较粗深,凹槽光洁,有些地方甚至还保留着原始的色彩。

大致还可以看出,这块石刻的图形中有一个身材高大的黑面神灵,全身长满了钢针一般的刺,刺上扎着一颗颗的野果,口中也衔着一颗野果,简单奇异,令人过目不忘。

丁磊指着化石祭台上的黑面神祇说道:“哎,这黑脸儿像不像在入口处山神庙里供奉的神像?只少了两个跟班的夜叉恶鬼。原来这葫芦洞是他的地盘,不知道这孙子是什么来路。”

神庙那边我没注意看,但我总感觉这黑面神更像刺猬,这黑面神应该就是五大家仙中的白仙!但青阳道长在这里,我又不好说出来。

丁磊用铲子继续清理其余的石刻,他清除一部分,青阳道长便看一部分,但是大部分都已经无法辨认,而且顺序颠三倒四,令人不明所以。看了一阵,竟没再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我心中也暗自焦虑,一边举着手电筒为丁磊和青阳道长照明,一边警惕着四周的动静。现在不当不正地停在山洞中间,不知道潜伏了多少危险。

正如青阳道长所说,昆虫是世界上生命力和杀伤力最强的物种,它们之所以还没有称霸这个地球,完全是由于体型过小。

如果我们在山洞里照这么走下去,那些飞虫只消再大上三圈,倘若不走运被它们叮上一口,就必然会一命呜呼,任你是大罗金仙也难活命。

而且这些只是些小萝卜头,它们后面可能还有黑面山神,也就是白仙的存在,我心中隐隐不安。

我们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这处古祭台,如果能从祭台上找出一些线索,就可以决定是要继续冒险前进,还是必须原路返回,另外再想其他的办法,寻找进入王爷墓的通道。

丁磊实在等不下去了,便对青阳道长说:“我记得唐代风水宗师袁天罡的《兖天论》中,曾经描述过古人向山神献祭的情形,与此间颇有相似之处。这山洞里的石头祭台,很可能不只一座,咱们不妨在附近找找,也许还会有所收获。”

青阳道长让我看他和丁磊刚清理出来的一面石刻,对我们说:“这是最后的部分,是连在一起的两块。感谢上帝,还算能看清楚个大概,你也来看看。”

我见青阳道长的脸色有些古怪,看不出是喜是忧,似乎更多的是疑问,于是把狼眼手电筒和“剑威”气步枪交给丁磊,伏下身子去看那祭台上的磨绘石刻。

我定下心来仔细观看,那是一幕诡异无比的场面,在化石森林的水面中,一群头插羽毛的土人,乘坐在小舟之上,手中都拿着长长的竿子。那些竿子和木舟,我们在之前都曾经见到过,当时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只是那些木舟中捆绑着很多大蟾蜍,可能大蟾蜍都是被这些土人在附近捕获的,用绳索捆扎得甚是结实。

那些大蟾蜍张着大嘴,表情显得十分惊恐,似乎是在为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恐惧,都在尽力挣扎。刻画得虽然简单,却极其生动,让人一看之下,就能体会到一种大规模牺牲杀戮的悲惨氛围。

数名头插羽毛的土人,在一位头戴牛角盔的首领指挥下,同时用长竿吊起一只大蟾蜍,把它举到半空,伸向化石森林石壁上的一个洞中,洞中冒出滚滚黑气。

后边另有一艘木船,摆放着几只变小了的蟾蜍,显出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圆滚滚的身体也变得干瘪,而且那些死蟾蜍石刻显得毫无生气,悲凉而又可怖,充分体现了生死之间的落差。我只看了这些,便联想到在山神庙内目睹的种种事物,那黑面山神左右,各有一名山鬼服侍,一个捧着只火红色的石头葫芦,另一个抓着一只活蹦乱跳的蟾蜍,原来是表明这位镇守大山的神灵,居住在一个葫芦形的山洞之中,而且当地人在巫师的指引下,捕捉大量的蟾蜍来供养他。我问青阳道长道:“那么说咱们不是身体变小了,而是这山洞,确实是个葫芦形状,呈喇叭形,咱们从葫芦嘴一样的窄小山洞钻进来,现在是走到了前半截葫芦肚的地方?”

青阳道长点头道:“你只说对了一半,前边的石刻虽然模糊不清,我却发现里面有一些关于这里地形的描绘。咱们进来的入口是葫芦底,那是个人工凿出来的入口,也被修成倒葫芦形状,与这个天然的大葫芦洞相互连通,而且大葫芦洞的历史比王爷墓可要早得多了。倘若想从这洞中穿过抵达葫芦嘴处的王爷墓,就要钻进土人用长竿把大蟾蜍挑进去的那个洞口,有可能那位山神还在里面等着咱们呢。”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完全怔住了:“山神老爷等着咱们做什么?难不成想拿咱们当癞蛤蟆吃了?”

丁磊急不可待,连声催促我和青阳道长动作快点。于是我们匆匆把防毒面具和一些用来对付僵尸鬼物的符篆还有别的物件取了出来,按照化石祭台上的地形,寻到葫芦洞出口的方向。

这次则不再进行武装泅渡,倒塌的古树木化石很多,有些连成一片,中间偶尔有些空隙,却都可以纵身越过,这样也不必担心受到水底女尸的暗中袭击了。

向西走出百余米,四周的红色石壁陡然收拢。如果我们所处的洞穴,真是一个横倒的大葫芦形状,那么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葫芦中间接口的位置。这一切都与化石祭台上古代夷人的磨绘记载完全相同。

这里由上面延伸下来的各种粗大植物根茎逐渐稀少,空气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湿热,两个红色大岩洞中间部分的接口已在眼前。

只是这里的石壁像镜子面一样溜滑,最后这十几米的距离,已经没有古树的化石可以落脚,我们只好涉水而行,用登山镐用力凿进溜滑的岩壁,三个人互相拉扯着,爬上了葫芦洞中间的结合部。

地下水的水平面刚好切到这个窄洞的最底部,好像这葫芦洞是呈二十五度角向下横倒倾斜,地下水流经过去之后,产生了落差,形成了一个水流量并不是很大的瀑布。

我扒住洞口,用狼眼手电筒向下望了一望,坡度很陡,而且是弧形的,比我预想中的要深许多,根本看不到底。最稳妥的办法只有用岩楔固定在这洞口处,然后放下绳索,用安全栓降下去。

这时丁磊已经把登山绳准备妥当,我先向下扔出一枚手电筒,看清了高低,便戴上防毒面具,背上M1A1,顺着放下去的登山绳从光滑的红色石壁上溜了下去。

洞口下这片凹弧形的岩壁,经过地下水反复的冲刷,溜滑异常,下落了大约有十来米才到底。脚下所立,是大片湿漉漉的叠生岩,两边都是地下水。

我抬头向上看去,黑暗中只能见到高处丁磊与青阳道长两人头盔上的射灯,其余的一概看不到。我打个信号,告诉他们下边安全,可以下来。

当下我们三个人各持武器,离开中间水深的地方,在黑暗中摸索着圆形山洞的边缘前进。洞穴中央的水极深,而且一片死寂,穹顶上有无数倒悬的红色石笋,两边是从水中突起的叠生岩层,人可以行走其上。

这些红色的石头,都被渗成了半透明的颜色,射灯的光线照在上面,泛起微弱的反光。

水面上偶尔可以见到一些微小的浮游生物,看不出有毒物的迹象。我不免有些庆幸,隔了这么多年,恐怕以前把这里当作巢穴的东西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走了还不到数十米,忽然发现前边的水面上出现了一道冰冷暗淡的白色光芒,我赶紧一挥手,三个人立刻都躲到了山石后边潜伏起来,关闭了身上的一切光源,在黑暗中注视着那片鬼火般清冷的光芒。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