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质子为皇:皇后愿为池中物>

更新时间:2019-04-20 14:45:48

质子为皇:皇后愿为池中物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质子为皇:皇后愿为池中物

影视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安笑温分类:影视

“你曾跟我说,你跟着养父养母长大的。” 苑晓鳞忽然在化妆时问话,让周围的气氛都严肃了两分,章宜从帘子后钻出来,垂着手答道:“是,我亲生父母大约不想要我了,而手头上看

精彩章节试读:

“你曾跟我说,你跟着养父养母长大的。”

苑晓鳞忽然在化妆时问话,让周围的气氛都严肃了两分,章宜从帘子后钻出来,垂着手答道:“是,我亲生父母大约不想要我了,而手头上看着也有些银两,就将我送出来……但这些……也只是我跟着养父母多年来的猜测,算不得数。”

“还有印象吗?或许,你也撞见过来送银钱的人。”

“我养父母让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日将我锁在屋子里,出门就会挨打。”

“原来如此。”

“娘娘,奴婢的家事,不值一提,蚂蚁一样的小人物罢了。”

苑晓鳞画好眼线,点上口脂:“我身边可从没有小人物。”

她说罢,眼眉间带着调笑,瞟了章宜一眼。

“娘娘又变着花样地夸奴婢呢。”章宜显得很开心:“我之前没想到,进了宫,凭我的手艺,依然可以要……不对不对,奴婢又恃才傲物了。”

“嗯,你想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嘿嘿……确实如此。”

“在我这,骄傲可以,自卑不行,你们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呢。”

章宜嘚瑟地点头,从衣架上拿起青萝衫裙,伺候苑晓鳞穿好衣服,又将她的髻发盘好,插上木玉簪子。

簪子入发,一室阳光中,她的面容闪闪发亮,皎洁纯粹。

“娘娘,大约永远都不会老吧。”

章宜看着镜子里的苑晓鳞,喃喃道。

“那有什么好,百年后不一样要……”

“呸呸呸,娘娘大白天的也不知道避讳,瞎说什么呢。”

“好好好,我不说,诶……云岚大人怎么还没回来,三两句话就能交代清楚的事……”

“不知道,奴婢也不敢去看……”

苑晓鳞提起裙子,走到门口,她看了眼迟疑的章宜:“你就呆在这里吧。”

章宜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还是娘娘疼爱我。”

苑晓鳞嗤笑一声,双手打开门,倾过头说道:“谁让你是小娘娘呢。”

章宜红了脸,低下头诺诺地说道:“奴婢早就改了名字了……”

走廊上清凉的风刮在脸上,还蛮舒服的,章宜把门牢牢合住了,看样子是真的害怕,苑晓鳞扒着扶手,听到楼下的谈话,这次出门,内廷宫承包了整个客栈,住的都是自己家的人,谈话商量正经事都异常方便,楼下茶座上的苓官,敦实地盘腿坐在窗边的蒲垫上,茶博士端着白瓷茶盏上来,苓官的眼睛开始放光,云岚大人熟悉待客之道,看他生的圆圆胖胖,特意准备了许多点心。

苑晓鳞双手叠在胸前,这个胖子在搞什么,难不成章宜还是他遗落在人间的妹妹姐姐不成?自己家事再多,也得顾及一下陛下的面子吧,这幅潇洒吃茶的模样,让人很难相信卫东东此时病入膏肓了。

苑晓鳞往后避了避。

“大人,不知您可曾听过,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

苑晓鳞翻了个白眼,这胖子还整了一出《出师表》?

“没有听过。”云岚大人回道。

“咳咳……没有听过无妨,奴才解释给您,先帝打下大靖的江山,又坐稳了万里疆土,临到崩殂,仍旧没有子嗣,遗憾而去,好在丞相及时挽救大局,才有了当今陛下挥斥方遒……”

苓官大抵是皮痒痒,他这话放在卫东东面前说,卫东东不得把他的脖子拧下来卤成鸭脖子吃。

“然后呢,公公??”

苓官吧唧吧唧吃着茶点,喝口水顺了顺:“但宫廷秘闻录上有记载,说先帝的表妹,那位早早驾鹤西去的妃子,曾为先帝诞下过一位小公主,难为公主出生后生母就与世长辞了,先帝心痛不已,不能再见这孩子,勾起心病,故早早送了出去,谁知这一送,从此阴阳相隔,永无再见之期了。”

“令人唏嘘。”云岚大人总结道。

“最近陛下整理御书房,整出这些十几年都没人看过的书,所以这些秘闻,不知不觉地传遍了整个宫廷,我今日在何和国说出口,正是因为,调查这件旧事的人,怀疑先帝的遗珠,正流落在大靖与何和国的边境附近,这位公主身份极其尊贵,若是真能找到……”

苑晓鳞先开始听得津津有味,到此时,她却猛地后背发凉。

卫东东整理御书房,不慎找到宫廷秘闻录,秘闻录交代了无子嗣的先帝原来是有孩子的,他当时一定吓坏了,如果此孩子尚在人间,一定是韶华正盛的芳华年岁,在父母的设定中,大靖是曾出过女帝的,女帝姬凰扩张了大靖的版图,是位相当有野心的女政治家、军事家,虽然这只是一个编造出来的故事,但虚拟虚拟着,就有了骨血和肉,变成了现实。

卫东东没有善罢甘休,因为依他如今暴躁多疑的性子,一定要找出这个触霉头的家伙,不杀,也得流放出去,不能让她成为别人手里的把柄。

“不好意思,我们内廷宫的侍女选拔有严格的要求流程,必须身家清白,养女、孤女通通不得入选,每一位伺候在主子身边的近侍,都能追溯到祖上三代,公公,您的猜测,显然是多余的。”

“咳咳咳……”苓官又呛了水:“奴才、奴才也是见方才的姑娘,与先帝和先帝的爱妃有许多相似之处,眉眼,都仿佛一家人似的,才会大胆想把她带到陛下面前认一认。”

苑晓鳞攥紧了手,她是绝对不会轻易交出章宜的,无论她是不是先帝的遗珠。

“公公,不如这样,待我们回宫,将这位婢女的身世信息调查成册,专程派人送到陛下面前,由陛下亲自决断?”

“这……”

“不然,我也没办法向主子交代,那位,可是主子最爱的婢女。”

惹出官司就不好了,苓官只得点头。

“那今日,还能请娘娘去见见陛下吗?”

“娘娘今日要去视察内廷宫的绢帛,怕是……”

“云岚……”苑晓鳞清了清嗓子叫道。

云岚和苓官立即起来跪在地上请安:“娘娘来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