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久违了心尖的你>

更新时间:2019-04-20 14:45:55

全文免费久违了心尖的你在线观看 全章节久违了心尖的你推荐阅读 连载中

久违了心尖的你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荪草分类:言情

穆少安怒火中烧,事情过了五年,早该时过境迁,本以为时间可以冲散一切,可这一刻再提及他居然还是无法控制自己,那是结在他胸口的顽疾,去不掉也治不好。 蒲意是惊住的,看着

精彩章节试读:

穆少安怒火中烧,事情过了五年,早该时过境迁,本以为时间可以冲散一切,可这一刻再提及他居然还是无法控制自己,那是结在他胸口的顽疾,去不掉也治不好。

蒲意是惊住的,看着面前这个有些举止失控的男人,眉头紧蹙。

屋里气氛凝结,盖不住的是两个人逐渐升温的怒火。

“谁说的?”她精美的一双大眼终于蒙上冰霜。

“亲眼所见,你休想狡辩。”穆少安抓住她颤颤巍巍的肩膀,漠然的双眼闪着冰刺:“蒲意,亏我那么全心全意的待你,没想到你居然是那种贱人,既然如此,现在就继续卖,跟我装什么无辜纯洁。”

然而那件事对蒲意来说也并非云淡风轻,她花了五年时间告诉自己过了就过了,强迫自己放手、快乐,每天像个精灵一样围绕在赵雅兰身边。

她也很累,累的多少次快撑不下去,累的多少次觉得自己好像要死了……

可事实并非如此。

“穆少安,你脑子有屎吗?”蒲意用尽全力争脱他的手:“我什么时候去过什么鬼巷子?倒是你,我在机场等了你一天,你为什么没来?为什么把我撂在那,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当我是傻逼。”

穆少安蹙眉疑惑:“你说什么?”

怒火瞬间静止。

五年前,穆少安毕业,去毛里求斯是他们许给对方的承诺,他们怀揣着羞涩情怀,带着忐忑的思绪准备在那个美如仙境的人间天堂交付彼此,他们愿意为对方穷极一生共赴白头。

然而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约在机场,可她一等就是一整天。

电话关机,QQ不回,刚开始她着急,像热锅上的蚂蚁,担心他是否还在介意之前的小矛盾,或者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接着是担忧;最后是绝望……

终究,他还是不要她了。

余萌打来电话告诉她,穆少安跟学校的另外一名保送生一起去了牛津。

呵呵……

是啊,他是穆少安,是Z国那年唯一的文理科双状元,不是别人更不是名不见经传,他怎么能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放弃自己的前途。

他那时辉煌的一切都是多么的来之不易,自然不会放弃。

用了五年,蒲意接受并彻底放弃。

从哀痛中抽离,蒲意倒吸一口凉气:“穆少安,到底为止吧,别闹了,我们回不去的。”

这一次,穆少安没有阻拦她的离开。

他知道,不管是不是误会,这个女人都逃不掉。

刚刚的拉扯铮开了他腹部的伤口,他微微弯曲着身子向后坐到沙发上,一阵阵撕裂的疼痛让他无比清醒,愤怒黯去,重新从他俊逸的眼眸里燃起了一如既往的冷静。

拨通胡凡的电话:“放下手上所有工作,立刻去查一件事。”

当年的事,必须弄清楚。

回到家的蒲意有些神情恍惚,虽然不止一次的告诫自己,可从云镜山出来她还是有难以言喻的悲伤和落寞,五年前也好,五年后也罢。

五年前,美好的情窦初开,五年后,尴尬的初尝情事,都让她久久不能忘怀。

他的坏他的好……

可是该过的还得过去,这便是时间的残忍。

时间留不住美好,唯一能做的就是淡忘。

工作是弥补空虚最好的良药,的确如此,回去后,蒲意一门心思扎进剧组,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背剧本学演技,偶尔跟剧组人员开开玩笑,时不时被余萌嘲弄,这样一来,好像时间也就没那么慢了。

这天,天色已晚,余萌非要跟着蒲意去看赵雅兰。

王大婶已经做好丰盛的晚餐等待两位小姑娘回家,一进门,屋里一片欢声笑语。

饭后,余萌还是一如既往的玩手机,蒲意则潜心琢磨角色。

她突然咋呼起来:“小意小意快来看,蒲氏集团要卖门店!”

蒲意惊讶的跑到余萌身边坐下。

据某内部人士爆料,蒲氏集团近年经济急剧下滑,常年收支不平,能赚钱的门店少之又少,绝大部分都在亏空,根据蒲氏现任董事长何佩欣及董事会决策,蒲氏决定转让部分门店以达到开源节流的目的。

当然既然是负面新闻,后面还有一大篇的各种质问以及蒲氏是否面临破产的分析。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余萌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后笑了:“小意,这是老天为你和阿姨报仇了。”

是啊,何佩欣能有这个下场她是开心的。

可这也是父亲的心血。

听到声音的赵雅兰也走了出来:“小意,是真的吗?”

“虽然新闻里的说法有些夸夸其谈有待考证,可蒲氏集团这几年确实入不敷出,他们要是一直维持现状,不剜除毒瘤,面临破产是迟早的事。”

蒲意缓缓道来:“之前在医院我碰到过蒲家姐妹,以我对她们的了解,若不是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她们是怎么都不会到那种排队讲秩序的医院去。”

“对了,之前我在商场也碰到一次蒲芷菡,她居然又换了男朋友。”余萌眼睛一亮,扬起嘴角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你猜猜是谁?”

“谁?”蒲意问道。

余萌眉尾一挑:“九大家族排行第八的张家二公子张艺乾。”

“哦?”蒲意不可思议的盯着余萌:“什么时候的事?”

余萌嘟起嘴想了想:“就阿姨住院那段时间嘛,我刚进公司不久,在商场拍广告碰见的。”

这么说来,蒲芷菡当时流产的孩子应该就是张家二公子的了。

才两个月不到,就又搭上了墨长宁。

这个女人也真是了得,居然在这么多男人之间游刃有余。

“小意你有什么打算吗?”坐在一旁的赵雅兰神色有些惆怅。

蒲意惊讶:“妈,我能有什么打算啊?蒲家早就跟我们没关系了,就算真有那个本事,我也不可能帮她们的,再说我不也没有吗。”

赵雅兰脸色黯去,虽然看不见,可还是从眸子里闪过失落。

母亲对父亲的感情她是知道的,即使唯唯诺诺一辈子,即使永远低人一等,她都没办法不爱那个故去的男人。

蒲意走去拉住赵雅兰的手:“妈,自我们从蒲家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她们的好与坏都只是我们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别想了,现在您唯一的任务就是好好养身体,照顾好自己知不知道?”

“好。”赵雅兰答的轻淡,可她看着自己男人一生的事业就这样付诸流水,心里还是隐隐作痛。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