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总裁宠妻:虐爱深深>

更新时间:2019-04-20 14:45:59

总裁宠妻:虐爱深深免费阅读目录 总裁宠妻:虐爱深深小说全章节 连载中

总裁宠妻:虐爱深深

都市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绎心辰良分类:都市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觉得道歉有用?” 贺敬亭轻嗤,想起当年那些事情,他还是无法平静。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沈念慈发生关系的,那晚他喝得酩酊大醉。 第二天醒来,

精彩章节试读: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觉得道歉有用?”

贺敬亭轻嗤,想起当年那些事情,他还是无法平静。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沈念慈发生关系的,那晚他喝得酩酊大醉。

第二天醒来,他和沈念慈都一丝不挂的躺在酒店的大床上。

满地的衣服,凌乱的大床,身上的吻痕,还有床单上面的落红都在告诉他在他不清醒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贺敬亭虽然放荡不羁爱自由,不甘心被婚姻束缚,他常常泡夜店泡酒吧,见到那些穿着清凉露胸露腿的女生会吹口哨,但他时时谨记着他有文茵,那些女人,也实在入不了他的眼。

在沈念慈之前,他只有过文茵一个女人,并且以为这辈子他都只会有文茵一个女人。

事情发展的总是这样令人措手不及。

在意识到自己和沈念慈发生了关系后,他承认他有些无措,他很爱文茵,知道文茵在这一方面有洁癖。

他也承认他当时并不愿意为这一夜的错误买单,企图用钱解决这问题。

他当时根本不知道沈念慈是什么人,一心只想着这件事绝对不能传出去。

他提出给沈念慈钱,让她保密。

当时沈念慈一副很懂事的样子,平静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不仅没有要他的钱,还说:“都是成年人了,没什么玩不起的。”

她的态度明明就只是把这一晚上当成普通的一夜情,过后就忘。

贺敬亭也一度以为这事会人不知鬼不觉,随着时间推移慢慢被淡忘。

可是,沈念慈却突然有一天找上他,要他娶她。

他不同意,她便耍心计把这事透露给了记者,闹得全城皆晓。

他和文茵的感情彻底破裂。

贺敬亭恨不得亲手撕了沈念慈这个表面一套背面一套的女人!

“对不起。”

沈念慈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如他所说,事情已经发生了,道歉根本没有用。

可是除了“对不起”这三个字,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对不起是这个世上最没用的三个字!”

贺敬亭的情绪激动,语气很不善。

沈念慈抿了抿唇,生生的拆散了贺敬亭和文茵那对鸳鸯,她知道自己罪不可赦。

“如果我当时知道你有女朋友,我一定不会要你娶我的。”

沈念慈轻轻的说道。

她很清楚,贺敬亭是不会相信她这些说辞的,但她还是想说。

这几年,不管贺敬亭对她怎么冷嘲热讽,她都受着,因为她知道这是她应该受的。

既然今天说了这么多了,她想,那就说说自己的心里话吧,不管他信也好,不信也罢。

贺敬亭只是冷笑了一声,便迈开步子离开了。

沈念慈转身看着他,和刚刚他要离开时不同,这次他的步子迈得又急又重。

……

贺敬亭冷着脸走出医院的大厅,从口袋中掏出钥匙,直接朝露天停车场走去。

然而,身后突然一道声音叫住了他。

贺敬亭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倪子衿拎着包朝他这边走来,只好停下来等她。

见到贺敬亭,想跟他说事,倪子衿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可是,一想到肚子里面现在有着一个正处于危险期的小生命,她又放慢了速度,慢慢的走到了贺敬亭的身边。

“什么事?”

倪子衿在身边站定时,贺敬亭问道。

听到这话,倪子衿不由得抬头打量了他一眼,他的心情似乎不好?

不过她还是没有多纠结于这事,这里是医院,医院有沈念慈,她心里大概能猜到贺敬亭为什么会心情不好。

倪子衿说:“我和逸深离婚的事,你不是说会和我联系吗?都一天了,也没见你通知我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贺敬亭是真的觉得陆逸深和倪子衿这两人太能折腾人了。

现在通讯这么发达,打个电话或者发条消息不就好了吗?

要他在中间当个信差,他得平白无故的受很多陆逸深的冤枉气!

他心里这样想,却没有说出来,捏着车钥匙,说:“我现在去见他,顺便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倪子衿点头,“那谢谢你了。”

贺敬亭摆了下手跟倪子衿说再见,心想,你要是真想谢谢我,那就自己去问吧。

……

陆逸深从警察局出来后,就忙得脱不开身,公司积压了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吃睡都在公司,他全身心的投入到公事中去,只有这样,他才没有多余的时间乱想。

贺敬亭推开门进来的时候,陆逸深正在回复邮件。

整个办公室安静得只有敲键盘的“啪啪”声。

贺敬亭在办公桌前坐下,看了陆逸深一眼,吓了一跳。

经过二十几分钟的缓冲,被沈念慈挑起来的怒意已经平息,这会儿开始调侃起了陆逸深,“这是打算为公司献身么?你不会一天一夜没合眼吧?你看看你这黑眼圈!”

陆逸深懒得跟他打嘴仗,瞥了他一眼,敲键盘的动作没停,声音冷淡:“有事说事。”

“哈!”贺敬亭被气笑了,他一心为了他们夫妻两,却受这样的冷待遇,还能不能好了?

贺敬亭半晌没有说话,陆逸深这才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面移开。

瞧着贺敬亭架着腿,不言不语摆出来的高姿态,他最终败下阵来,按了内线,对秘书吩咐:“给我们贺大律师来一杯咖啡。”

贺敬亭动了动,笑了一声。

“现在能说了么?”

陆逸深挑眉,长时间工作,让他看起来有些疲惫。

贺敬亭一只手搭在办公桌的桌面上,手指在上面有规律有节奏的点着,眉目间有几分嘚瑟,“我找到沈汉卿的把柄了。”

陆逸深再次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沈念慈刚刚跟我说,沈汉卿还有他爸沈立年和国土资源局的局长杨兴有来往,沈念慈手里有几张沈立年给杨兴送礼的照片,这几张照片要是在合适的机会放出来,绝对能起大作用,绿环集团完全有可能会被彻查。”

陆逸深眯了眯眼眸,眼里尽是算计,身体往后,靠在大班椅的椅背上。

过了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