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嫡女贵妻>

更新时间:2019-04-20 15:12:09

嫡女贵妻全文完整版 嫡女贵妻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嫡女贵妻

科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如那烟火分类:科幻

宁鸢儿苦笑到,“一直以来,都挺人说,爱是需要付出的。三皇子今日说爱我,可曾为我做过些什么?你我之间,又何来那些刻骨铭心?”宁鸢儿的语句,便如同冰刀一样,插在几个人

精彩章节试读:

宁鸢儿苦笑到,“一直以来,都挺人说,爱是需要付出的。三皇子今日说爱我,可曾为我做过些什么?你我之间,又何来那些刻骨铭心?”宁鸢儿的语句,便如同冰刀一样,插在几个人的心上。

连赫连幽都是第一次听她讲起这些事情。

“我宁鸢儿要的爱情,不需要轰轰烈烈,我只要那个人,那颗心。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三皇子以为,你给的起吗?”宁鸢儿说着,便盯着他看。

独孤一方沉默着不言语。

此生只有这一个妻子,这对于他独孤一方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他迟疑了。

“怎么样,三皇子可曾愿意许下承诺?”宁鸢儿自然也看出了他的纠结,随即追问道。

独孤一方却是不语,这个承诺,他无论如何都应承不下来,也不敢应承。

“既然,你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那便无需说什么喜欢和在意,你终究不会是宁鸢儿的考虑范围。”宁鸢儿冷漠着说道,视线不经意间划过了沈长卿所在的方向,宁鸢儿不由得心中一沉,“这些话,他若是听了,又当如何?”

始终都是亏欠着他的吧。宁鸢儿在心底歉意地说道,沈长卿与宁鸢儿,或许只是差了一点时间,若是在自己之前,他们能够相互扶持着,或许,这以后的种种也就不会再有了。可所谓宿命,却是终究没有放过他们所有人。

宁鸢儿几乎是不自觉地摇了摇头,为宁鸢儿叹息,也为沈长卿而叹,若不是他们终究错过,又怎会有这么许多的不该?

“鸢儿,怎么了?”赫连幽闻声却是赶紧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累了。”宁鸢儿笑笑,“我记得小时候,有人说,爱是幸福的,可是现在,我却是觉得累了。这是为什么呢?”说这话的时候,宁鸢儿没有看向任何一个人,只自顾自得说道。

但在三个人的心上,却是狠狠地戳了一刀。

“鸢儿,如果那个人,是你最终的选择,只要你是幸福的,我一定不会打扰。”

沈长卿在心底默默地说道。

这一份眷恋,他几乎都没有捡拾起来过,如宁鸢儿说的那样,他们终究还是错过,如是,不如就远远地守望着她吧。

“鸢儿,我一定不会负你,也不会让你觉得累的。”赫连幽起身,站在她的身后,轻柔地说道。

而独孤一方却是无言,半响,他才道,“宁鸢儿,宁府当是你的软肋吧,如此,我们便看看,你是不是会服软吧。”说完,他愤然离席,沈长卿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对着宁鸢儿和赫连幽歉意地笑笑,随即也跟着离开了。

“你说,他会放手吗?”

独孤一方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宁鸢儿用手支着头,靠在桌角。

“我不知道,但我猜,他不会。”赫连幽到。

“为什么。”

“直觉。”

和赫连幽的这一番对话,让宁鸢儿更加陷入了死角,她原本的用意是,想办法让独孤一方放弃这一场无果的爱恋。

“赫连幽,你去帮我追上他,拦着他。”宁鸢儿忽然想起什么,着急地道。

赫连幽虽然有些茫然,但是宁鸢儿紧张的神色,却是容不得他多想,“好,你就在这儿待着,我带她来。”

旋即,一个转身,消失不见。

“独孤一方,拜托,你一定要回来,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告诉你。”宁鸢儿一直都在包厢里来回地踱步,她不知道赫连幽是不是会将他带回来,也不知道独孤一方是否还愿意回来。

那句话,是刚刚忽然间闪现在她的脑海里的,而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到,这个事情,该告诉独孤一方,或许,要她如此这般的坚定,才能让他彻底的放手。

半个时辰后,宁鸢儿终于还是见到了独孤一方,只是他却不是赫连幽带着来的,而是沈长卿。

“赫连幽人呢?”宁鸢儿见此情景,当即问道。

独孤一方兀自选了个座位坐下,根本就不管宁鸢儿说些什么。

沈长卿便只能在一旁解释道,“他有些事情要做,所以就让我带着三皇子过来。”

宁鸢儿将信将疑地点点头,随即转身望着独孤一方。

“你又把我叫回来是为了什么?”独孤一方显然有些没有耐心。

“你以为,本皇子是你想见就能见,不想见就不见的吗?”

宁鸢儿闻言,却是只想哈哈大笑,“三皇子,我想您多虑了。”

“之所以把您给叫回来,是因为刚才忘记跟您说一句最重要的话,也是你最想知道的一件事,不知道三皇子有没有兴趣听呢?”宁鸢儿笑笑道。

“有话就说。”独孤一方冷冷地应道。

“可我宁鸢儿,也不是那么软骨头的人呢,三皇子应该知道我也不是那种你想要让我说,我就会说的人。”宁鸢儿以牙还牙地态度,让沈长卿都不免的有些茫然。

赫连幽不是说,是宁鸢儿有话说吗?怎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鸢儿,你想说什么,便说吧,想来,三皇子是会听的。”他远远地道,想要打破这莫名的尴尬。

“在我说之前,先告诉我赫连幽去了什么地方。”宁鸢儿就这么坚定地站在他们的跟前,一字一顿地说道。

独孤一方赫然看到她眼神里的坚定,不容置疑的信任。

“你以为,是我找人把他藏起来了?”独孤一方笑笑,在这一刻,他在她的视线里看不到半点的信任,有的只是怀疑。

“难道不是吗?”果然。

沈长卿心下一惊,刚才他们做出那番举动,他就知道必然会让宁鸢儿觉得不快,现在看来,还真的是如此。

“赫连幽在那儿?”宁鸢儿重复了一遍。

“我怎么知道?”独孤一方坚持道。

“你最好保证他没事,不然,我宁鸢儿注定不会让你好过。”宁鸢儿咬牙切齿地道。

“你该知道,他是我的选择,也是我爱的人,我也是他的人,我们,生死与共。”宁鸢儿似乎是带着恨意说出这几个字,似乎是把独孤一方和沈长卿吓了一大跳。“独孤一方,若他有事,我和你势不两立。”

宁鸢儿说完起身欲走,却不想,还没来得及提步便被拉进了一个温柔的怀抱。那个味道很熟悉。

“我不会消失,我一直在,我怎么忍心你受伤害?”赫连幽温柔的说道。

宁鸢儿还没从茫然的神色中缓过劲来,好容易才挣脱了他的臂弯,她疑惑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

宁鸢儿觉得,这三个人必然是有着些什么目的,是来作弄自己吗?

视线在三个人之间来回的游走,独孤一方此时却是根本就不看她。

刚才那个赌,已经说明了一切,他根本就插不进去。

看着宁鸢儿茫然的神色,赫连幽始终忍不住眼底的笑意,“刚才,我到的时候,沈长卿正在劝着这个家伙,但是貌似失败了,所以我就提了这么一个建议,让他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也许才会真正的死心。”

宁鸢儿望着赫连幽忽然有一瞬间的出神,“你就不怕我忽然反悔了吗?”

赫连幽笑笑,“我若是连这点把握都没有,我又怎么敢把你带出来呢?”

宁鸢儿无语。

独孤一方一直都以一副挫败的神色狠狠地盯着宁鸢儿,把她看的有些无语,却更多的是无奈,“之所以让赫连幽去找你,只是为了告诉你,他已经在我的心底,谁也不可替代。我谢谢你的好,但我们不适合在一起,所以,我请你放过我。”宁鸢儿在这么久之后,第一次试着软下来和独孤一方说道。

独孤一方沉默着,没有应答。

沈长卿在一边看的很是着急,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忽然做出什么出乎意料的举动让大家为难。

好半响,他才悠悠地站起身来,路过宁鸢儿和赫连幽,然后路过沈长卿,一个人径直走了出去。

三个人于是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宁鸢儿与赫连幽对望一眼,于是相视而笑。

独孤一方已经知道他们的选择,想来也应该不会再多做纠缠了,如此,他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自己幸福,以任何他们想要的方式。

沈长卿望了眼两人,随即也默默地退出。

“三皇子。”出门便见到了始终处于游离状态的独孤一方。

“长卿,陪我进宫一趟。”他忽然道。

沈长卿有些茫然,但终究还是跟在他的身后,入了宫。

一路上,独孤一方都是眉头紧皱,沈长卿却是以为这是他欣赏排遣不开的疼痛,毕竟,以独孤一方之身份地位,终究是不该承受过,如此直白的拒绝。

但终究,这却都是真的,他们如利刃一般,打在了他的心上。

他在疼,而他必然也疼。

沈长卿一路笑着进宫,关于宁鸢儿的事情,他自听说之日起,便知道,那必然是不简单的事情。

而独孤一方此举,显然,是得到了皇上的默认。

沈长卿隐隐觉得,他这一次,是要救她,以他的方式。

“一会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我想你是知道的。”独孤一方忽然慢下来,悠悠的说了一句。

沈长卿起初还有些慌神,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不住地点点头,“明白。”

一场隐藏在众人视线之下的阴谋,或许,就要靠着他们今天的一言一行来处理掉。

沈长卿没有信心,但是为了宁鸢儿,他必然会竭尽全力。

纵然我不能陪在你的身侧,但能为你却也是值得。

赫连幽和宁鸢儿静静地坐在续兰亭里,笑着看苏嫣然和众人无奈地抱怨他们这个决定做的太过仓促,让他们连一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对于此,宁鸢儿只是淡淡的说,一切随意就好了,对于这些东西,她从来就没有过多的在意,以前是白宁夏的时候不在意,现在更不会。

原本,这一世的宁鸢儿便算的上是可怜,如今忽而有赫连幽这样一个愿意守护着她的人,只要他在,宁鸢儿便无所他求了,又怎么会在意这些身外之事呢。

宁鸢儿如此,赫连幽也不过是笑笑,“就照她说的办吧,简单些就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