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圣域魔君>

更新时间:2019-04-20 15:12:20

完整版小说圣域魔君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圣域魔君

玄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归煮白石分类:玄幻

轩辕暮寒落地的一瞬间,发现周围是修剪整齐的草木,果然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并非桥下的沼泽和灌木。他心中窃喜:晨阳的消息果然准确,还不错!神君,看你这次往哪儿躲? 他站

精彩章节试读:

轩辕暮寒落地的一瞬间,发现周围是修剪整齐的草木,果然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并非桥下的沼泽和灌木。他心中窃喜:晨阳的消息果然准确,还不错!神君,看你这次往哪儿躲?

他站起身,开始寻找,这里是冥域很远的一处度假村,平日很少在这里集合。轩辕暮寒沿着灯光很快找到了神君开会的会议厅,推门而入……

幽冥神君非常惊讶地看着轩辕暮寒,问道:“呃……四弟,你都找到这里来了?”

“谁是你四弟?一个多月都没回你的幽冥宫,就是为了躲着我吗?”轩辕暮寒一面走向神君,一面扫视着屋内的众人,一个个都是冥域领军的装扮,有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却没有梓风和幕的影子。

“当然不是躲着你,有重要事情商议嘛。”神君尴尬地笑笑,解释着。

“重要事情?我的困惑对我来说也是重要事情,神君就一起替我商议了吧。”

“啊……这个?”

“领军梓风和幕,你把他们安排去哪里了?今天就说说清楚吧。”暮寒说完,坐在了神君旁边的椅子上。

看到他来者不善地架势,神君倍感无奈,开始打官腔了:“这是冥域的事情,统领就不要过问那么多了。”

“不弄清楚他们的事,我无心做其他事,不告诉我他们的去向,神君你也别想再做其他事了。”轩辕暮寒的语气带着破釜沉舟的气势。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让你的手下先出去,免得影响不好。”

“你想干什么?”神君有些紧张了。

此刻,会议室的众位领军看到统领和神君有私事谈,很知趣地纷纷退了出去。

轩辕暮寒起身,一步上前抓住神君的衣服领子,将他从椅子上面拎了起来。旁边的侍卫惊讶无比,制止道:“请统领住手!”

“说!你到底把他们安排去了哪里?我只想找到他们说几句话,你为什么如此不通人情?”他语气严厉地质问。

“我在冥域待久了,当然不懂人情,赶快放手,你这个魔头……”神君用力推他的手,根本无济于事。

“不说实话,不会放过你。”轩辕暮寒说着,抓住衣领的手稍稍放松,之后又重新握住,只是这一次还包括神君的脖子。

“咔,咔!魔头……”神君感觉要断气了,脸也涨得通红。

“统领!”两名侍卫上前,却被暮寒抬手挥出的强大气力挡了回去。那力道刚刚好,击昏了两个人,又不至于毙命。

此时,屋子中只剩下轩辕暮寒和幽冥神君两个人了。

“快说!”他继续逼问。

“你不要……太过分了。”神君抬手用力拍打他的手臂,终于挣脱出来,喝道:“你这魔头,还想和我动粗不成?”

“我之前就是对你太客气了!才让你有机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敷衍我。”

“凡事都有缘由,你这样逼问我也没有用啊!”

“他们是你的手下,我不问你问谁去?”

“他们是我的手下,可是……”

“别找借口了,我不想听!”轩辕暮寒打断他的话,继续喝道:“说与不说,你做个决定!”

见他如此无礼地逼问,神君气得一晃脑袋,道:“不说,看你这个魔头能把我怎样?”

“自讨苦吃!”轩辕暮寒说完,跃步向前,再次出手攻击幽冥神君,这次不仅是抓他那么简单,而是真的进攻了。

“魔头,你动真格的?”神君又惊又恼,赶紧避闪。

轩辕暮寒几掌拍空,神君虽然躲开了,屋内的桌椅摆设却无法逃离厄运,顿时碎裂,散落了一地。

门外的领军们有的侧耳听着里面的动静,有的从门缝看进去,一时间没有想好该怎么办。

“你再不住手,本君对你不客气了!”神君喝道。

“顽固不化!”他毫无停手之意,继续攻击神君。

幽冥神君出手还击,心想着:那魔头即便再厉害,现在也是半个凡体,应付他应该不费力气。他思索着,以为胜券在握,只是没想到,这交起手来怎么倍感吃力?想取胜,谈何容易?

“哎呀!糟糕!”神君暗暗叫苦:“这魔头,今世进步不小啊,凡体也能这么厉害了?”

神君思绪烦乱,一不小心就走神儿了,轩辕暮寒却势在必得,步步为营,与神君错身的一瞬间,一掌拍在他肩头……

神君站立不稳,向墙面跌撞过去。轩辕暮寒随后跃过来,从身后抓住他的衣领子,没有让他的脸真的撞在墙上。

未等神君站稳,他已经推他靠在墙上,同一只手再次抓住他的衣领子和脖子,用力抵在墙面上,喝道:“赶快说!”

神君发现他的情绪有些失控了,气势也不太一样了,眼中的怒火带着红色光芒,真的要燃烧起来了。此时,自己被掐住的脖子传来剧痛……还有严重的窒息感……

“魔——头,来——人!”神君感觉自己就要晕过去了,拼老命呼救。

门外几位领军听到声音不对劲儿,推门冲了进来,看到惊险的一幕,急忙道:“请统领住手,不然,我们……我们不客气了。”

“那就不用客气了。”轩辕暮寒回道。

几位领军这个无奈呀,一个是工作中的顶头上司,一个是操练时的顶头上司。他们两个打起来,这可让人如何是好?一个个愣在原地,继续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

“救……救命……”神君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还是先救人吧!”一阵纠结之后,众人达成共识,纷纷与轩辕暮寒交起手来。

轩辕暮寒拎着神君的领子,单臂应对着众人,左躲右闪就是不肯松开手……

之后的较量,他很开心,也很畅快,毕竟都是训练有速的领军,可以称为是强劲的对手。

“暮寒!”空中,一个声音响起。

“师父?”

“速回慈航宫。”

“是!”暮寒嘴里答应,却没有半点儿休战的意思。

“暮寒!”

“在!”他应着,却依然没有停手……

慈航宫内,慈航仙君唰地睁开双目,自语道:“这个小魔头。”

神君的会议室,一个黑衣青年突然出现在门口。

“暮寒!”那语气有些严厉。

“在!”暮寒应着,但挥出去的手臂已经停不下来了,一名领军被他那强大的气力撞飞了出去……

门口的仙君急忙纵身跃起,快速扶住那人落地,防止他撞在墙壁之上。

“师父!”刚刚转过身来的轩辕暮寒,发现师父就站在门口,那个很久未见的法身。

“还不松手?”仙君喝道。

“啊,哦!”他这才松开了抓着幽冥神君脖子的手,之后目不转睛地看着仙君。

一旁的神君跌坐在椅子上,大口喘着气……

“外面等我。”仙君道。

“是!”轩辕暮寒退出门外。

慈航仙君抱拳道:“神君,受惊了。”

幽冥神君靠在那里,不停咳着,面色通红,也顾不上和慈航仙君打招呼了。

两名领军上前,拍背,问候……还有几人去呼唤倒在地上的侍卫。

好一阵之后,幽冥神君才把气喘匀了,面对仙君道:“这个魔头,他又进步了,我是招架不住了……”

“有劳神君了,后面的事情本君来处理。”仙君再次拱手谢过。

“好,好!”幽冥神君如释重负般地挥手道。

……

轩辕暮寒跟随仙君一路回到慈航宫,进门后就跪在师父身后,看着他的背影,等待处罚……

慈航仙君却半响无语……

“师父,弟子知错,请师父发落。”最后,还是暮寒先开了口。

“唉……”仙君并没有发怒,而是轻叹了一口气,继而语气沉重地说道:“你今日言行太过无理,真让为师震惊。”

“师父,弟子自知言行鲁莽,但是不这样做,神君那个老顽固,他就是不肯说出我父母的去向。

我找了他们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一丝线索,硬生生被神君斩断……实在可气!”暮寒说得振振有词。

“如果今日你发现是为师或者是仙王做了如此的决定,是不是也会同样恶意相向?”仙君问道。

“当然不会,弟子不敢!”暮寒不假思索地回答。

“是不敢?还是不会?”仙君语气有些严厉地问道。

“不会!不可以!仙王对弟子有知遇之恩,师父对弟子更是指点教诲,早已胜似父母,怎可如此无礼?”他回答得句句在理。

“哼,你还知道无礼?灵皇仙君、炎黄明君、幽冥神君,每一位仙君都在所辖地域尽职尽责,同样值得你尊重,以后不可如此行事……” 仙君说完转过身,发现那小魔头的表情竟然异常平静,甚至是目光闪耀地看着自己。

“是,弟子记下了!”看到仙君转身,暮寒这才低下头应道。

仙君继续道:“未来十五日,你就在慈航宫自省吧。”

听到这句话,暮寒抬起头,双目正视着仙君,他真的好久没有见过师父这个法身了,那是玉树临风和道骨仙风两种姿态的完美结合……

轩辕暮寒嘴角露出掩藏不住的笑意,眉宇间更是神采奕奕,轻声道:“好!”

“嗯?”仙君皱了一下眉。

“呃……”暮寒再次低头拱手道:“弟子知错,一定深刻自省,绝无下次。”

“好吧。”仙君走了出去。

暮寒却依旧笑意挂在嘴边,这是十二岁那年第一次见面时师父的法身;也是那时开始,师父带着他一起参与各种行动时的法身,熟悉、久违、记忆深刻……他看着仙君离开的背影,轻声道:“师父,哥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