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爱你如毒刺骨>

更新时间:2019-04-20 15:13:32

免费小说爱你如毒刺骨全文阅读 爱你如毒刺骨全本小说 连载中

爱你如毒刺骨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苏尘桥分类:言情

办好了入职手续后,赵梵梵在助理的带领下走进了销售部的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像是许久都没有人来过一样,黑色的办公桌上像是结下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赵梵梵皱着眉头,捂着口鼻,

精彩章节试读:

办好了入职手续后,赵梵梵在助理的带领下走进了销售部的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像是许久都没有人来过一样,黑色的办公桌上像是结下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赵梵梵皱着眉头,捂着口鼻,有些抗拒的走近办公桌。

“赵小姐,您稍等,我这边安排人给您打扫下。”

助理见状,做了个充满歉意的手势,接着又道,“这个办公室自从赵总离开后,就未曾有人打开过,所以日积月累有些灰尘还是不可避免的,还请您多多包涵。”

赵梵梵听闻这席话,顿时喜上眉梢,她挑了挑精致的眉,问道,“您口中的赵总是赵晚晚吗?”

“嗯,对。”

助理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眼眸快速闪过的阴骛,淡淡的答道。

听到肯定的答复后,赵梵梵整个人都激动不已,看样子,秦灏明对自己的印象并不算差,那么她可以心满意足的在秦氏集团安稳发展下去了。

马尔代夫

赵晚晚抬起手腕看着手边,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可是韩琛还和那个董三祥的神秘男人待在餐厅里,她的心底不禁兀的有些焦急了。

那个男人谁也不清楚他的身份,又加上容貌和韩琛一模一样,再这么继续等下去的话,她担心韩琛有危险。

思索片刻后,赵晚晚心一横,她拉开车门,像是下定了决心,”依依,宫年,我不放心韩琛,我去找找他。“

见状,宫年一下子就急了,他也紧跟着打开车门,跟随着赵晚晚身后,急促的喊道,”晚晚,晚晚,你回来……“

可是赵晚晚像是没听见一样,脚步急促的走了进去。

眼看着车里只剩下自己,蓝依依一脸担忧的也下了车,快速的走进餐厅。

餐厅的大门没有关,韩琛和董三祥依旧坐在桌子上,两眼相视着。

”韩琛,你们之间到底什么情况?“

赵晚晚来到两人面前,好奇的看着男人问道。

韩琛并没有回答,只是脸色有些难看,赵晚晚将视线又转移到对面的董三祥身上。

他只是对自己耸了耸肩,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模样。

见此情景,赵晚晚心中的疑虑越来越重,”啪。“的一声,她用尽力气击拍了下桌子。

”韩琛,你到底怎么了?“

听闻声响后,韩琛才慢悠悠的抬起头,看了眼赵晚晚后,又情绪低落的垂了下去,那模样像是遭受了打击一般。

看这情形,这韩琛的口中必定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了,她一把拦住将要抬脚离开的董三祥。

”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会长的一模一样?“

赵晚晚用手指了指怔在原地的韩琛,语气不悦的问道。

她对着满身匪气的董三祥一点也提不起好感,而且他的眼眸里总是藏着一股不易察觉的杀气,再联想到赵白枫的失踪,她对于眼前这个男人还是有些惧怕的。

”赵小姐,你当真不认识我?“

董三祥满不在乎的立在原地,目光清冷的扫视了一眼女人,淡淡的问道。

闻言,赵晚晚脸色腾地升起一股惊诧之意,她不自觉倒退了几步,颤着声音问道,”你见过我?“

”呵呵呵。“

男人突然扯着嘴唇笑了,他朝前走近几步,抬手,指了指赵晚晚,又指了指蓝依依,然后才道,”你们俩我都见过,景湾酒店,记得吗?“

听闻这话,赵晚晚和蓝依依同时反应过来了。

原来那个晚上看到的男人竟然真的不是韩琛,而是这个与他一模一样的男人。

只是这个男人和赵白枫又是什么关系呢?

赵晚晚稳了稳心神,壮了壮胆,走上前,迎上男人的寒眸,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把赵白枫藏哪儿?“

”赵白枫?“

董三祥的脸上的笑容瞬即凝固起来,他狐疑的看了眼赵晚晚,试探性的问道,”你,还有你们都认识赵白枫?“

得到他们肯定答复后,董三祥的神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

他用余角瞥了眼韩琛,随即道,”你们都跟我来吧。“

赵晚晚虽然有些迟疑,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冒险一次,看看这个男人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一路上,韩琛都怔怔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发一言,无论赵晚晚和蓝依依怎么劝说,他都是面无表情的摇摇头,缄默不语。

董三祥也不愿意提及他和韩琛之间的事情,他们之间像是商量好了一般,都选择闭口不提他们之间的秘密。

最后,赵晚晚放弃了,只要她的朋友没有受到伤害,其他的小事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不多时,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赵家老宅。

这个地方赵晚晚认识,只是她弄不明白董三祥为何带他们来这。

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他们一众人走进了赵家客厅。

赵乐松被管家推着缓缓的走进客厅,董三祥像是在自家一样,自顾自的拿起桌上的水果,大口大口的咀嚼着。

赵晚晚和蓝依依坐在真皮沙发上,目光一直紧紧的锁在客厅里挂着的那张全家福上。

那颗子弹还在上面,全家福早已残旧不堪,泛黄的照片上像是保存了一代又一代的记忆。

宫年立在一旁,看到赵乐松走近后,他下意识的轻咳了几声,示意赵晚晚和蓝依依。

”三祥,你把他们带来是什么意思?“

赵乐松先是打量了他们几眼,然后将视线锁在董三祥身上,撕颤着声音问道。

董三祥并未直接回话,而是将口中最后一颗葡萄吐出后,这才不急不慢的回道,”赵总,这可都是赵哥的朋友,现在都在查找赵哥的下落,您作为赵哥的父亲,总得给兄弟们一个准信啊。“

他突然蹭的起身,将手枪防至桌子上,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目光冷幽的看着赵乐松继续道,”赵哥是死是活你都得给我们个准信,要是他不在了,那么我也新盆洗手了,不再过问这江湖之事。“

”老三……你这是何必呢?“

赵乐松的心情激动到极点,他先要站起身,可是无论怎样用力,始终都起不来,最后他放弃了,恨恨的拍着大腿咒骂道,”都怪我,怪我不中用,不能守住这赵家的最后资产……“

”老爷……“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