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佳音如梦>

更新时间:2019-04-20 15:13:52

佳音如梦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佳音如梦全本小说 连载中

佳音如梦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雯九言分类:言情

阮若水在阿和的搀扶下慢慢地走进了万夏园的宫殿中,原本以为皇后这样喜欢花草的人,对于堂中的装扮不是很在乎,没有想到,皇后这一处依靠着花园的宫殿,可谓是富丽堂皇。 若是

精彩章节试读:

阮若水在阿和的搀扶下慢慢地走进了万夏园的宫殿中,原本以为皇后这样喜欢花草的人,对于堂中的装扮不是很在乎,没有想到,皇后这一处依靠着花园的宫殿,可谓是富丽堂皇。

若是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自己来到了皇后娘娘的正宫中,结合外面清新淡雅的场景,倒是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意思了。

宫殿中所有的房梁与房柱都用金漆粉刷而成,在殿堂的一旁,能看到珠圆玉润的送子观音,阮若水知道,这个送子观音是前太后最喜欢的,之前听小欣提到过,如今看来,先太后当真是很宠爱她的。

她可真是厉害,不管走到那里,都是最被人喜欢的那一个,一想到这里,阮若水就会觉得心中凄凉。

自己是不是这一辈子都比不过沈佳音了?

“参见皇后娘娘。”

虽然心中吃惊,但是看到皇后端坐在上头,阮若水也不能不先与她相互有了礼仪,沈佳音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虽然看起来威严,但眉宇之间不像湘妃德嫔他们那样阴森。

甚至于,阮若水可以从沈佳音这样的面容中感受到她偏居一隅的孤独。

沈佳音看到阮若水,笑了笑,说道:“你来啦,之前我们见过好几次,可是你单独来见我,这是第一次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将你当做皇上的嫔妃,就当做姐妹,如何?”

这一声姐妹,是隔开了千山万水来的,他们穿越了这么久,从冤家路窄到如今同为姐妹,肯定是老天爷的安排吧。

不一会儿,曲直端着茶水和瓜果上来,笑着递到了阮若水的桌子旁边。

沈佳音看了一眼曲直,虽然曲直和她已经达成了默契,但是她和阮若水之间的恩怨,如今,还不是很愿意让曲直知道。

“之前臣妾在王府之中的时候就听说了皇后娘娘对什么都鲜少有兴趣,唯独喜欢摆弄花草,臣妾这一次从母国带来几颗金桂的种子,原是从西山上挖掘到的,开出的花朵很美,想着自己不配有这样好的东西,便给了皇后娘娘,还望皇后娘娘不要觉得臣妾的礼品单薄,还是要收下才好呢。”

说着,阮若水便和身边的阿和使了使眼色,说道。

阿和连忙将手中的盘盏交到了曲直的手中。

“妹妹这话倒是说错了,花草原就是有灵性的东西,也最喜欢与有缘人一块,没有配不配得上的说法的,说不定,这植物偏偏就是你养得起来也不一定。”

说着,沈佳音又看了一眼托盘里的东西,笑着说:“那两罐程亮亮的东西是什么?”

这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沈佳音可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阮若水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话,他们就像是多年没见的老朋友,叙叙旧,说说话。

若是抛弃了所谓的政治纷争,实际上,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不是么。

阮若水听了,莞尔一笑,说道:“皇后娘娘果然好眼力,这两罐是臣妾从母国带来的桂花霜,桂花是臣妾亲自从刚熟的桂花树上捻花下来的,每一片花都是最新鲜的,然后便将娇嫩欲滴的鲜花与霜糖相结合,放在瓮中进行碾压,碾子也是名贵的墨石,这样一来,可保证桂花的香气萦绕在霜糖中。”

怕沈佳音听的烦了,阮若水故意停顿了片刻,等到确定她并非心生厌倦,才继续往下说。

“这些事都做好之后,将桂花与霜糖一同压实了,装在青石瓦罐子中,现在若拿出来吃一点,或者放在凉水之中泡着喝,便是最痛快的事情了。”

阮若水说着,看了一眼上头的沈佳音,心中的愤恨一点点地起,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沈佳音听得不断地点头,笑着说:“从来就知道邱水国的皇上是最会教女儿的,果然,你心思细腻,冰清玉洁的,既然妹妹有这样的好兴致,本宫就收下,也不拂了你的意思了。”

听到沈佳音这么说,曲直才敢完全地接过阿和手中的托盘,笑着拿了下去。

“今天早上,皇上是在妹妹那里用的早膳吗?”

皇后娘娘只是笑着,缓缓地起身,来到一处兰草面前,轻轻地为那兰草浇着水。

“妹妹的宇阳宫原就是宫中最荒废的所在,难得皇后娘娘还能惦记着妹妹。”

阮若水轻轻地笑了一下,说道。

“不是本宫惦记着,而是,就算本宫不想惦记,也有人要帮本宫惦记着。”

皇后娘娘看了一眼窗外,说道:“一大早的,就听到有人在我的面前叽叽喳喳,说的大概都是皇上的恩宠都去了妹妹那里,他们闻不到花香,只品到了醋意,可不是大煞风景吗?”

皇后微微地说着,阮若水觉得,自从她失踪了之后,就更加沉稳内敛了。

这么几句话,便是将真相说出来。

“看来皇后娘娘还是在笑话妹妹了。”

阮若水低低地说道,发丝一丝不苟地贴合在头上,看起来倒很是赏心悦目。

“你这话错了,我从来不愿笑话谁,宫里头的女人,已经活得很累了,若还要一味地和自己的姐妹们作对,可不就是辜负了皇上给我们的荣华富贵了吗?”

皇后娘娘这话说的很坦荡,阮若水听得有些入神。

“还是皇后娘娘的想法精妙,妹妹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如今看来,宫中像娘娘这般有心性的人是不多了,您知道吗,一大早,两位姐姐到就妹妹的宫中下马威了,可见,还是在皇后娘娘这里才能寻觅到心安。”阮若水说着,眉眼之间是带着冷意的。

“哦?你这意思,倒像是我知道其中的因果循环一样的,可不是要来与本宫兴师问罪了?”

皇后娘娘问道,眼眸里面就已经有了一些锐利的锋芒划过去了。

“臣妾不敢。”阮若水说道。

“德嫔是有一些小心思,可是湘妃,她若不是因为自己母家的战功赫赫,怎么可能在这里耀武扬威?终究是比不上你一个堂堂的国家公主,你也犯不着和他们一般见识才是。”

皇后只是悠悠地说道,眼神里已经很是不屑了。

“妹妹知道皇后娘娘是大门大户,与皇上又有初恋的情意在。”

阮若水说着,停顿了片刻,这话语中,是带着讽刺的。

沈佳音努力地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不让表情泄露出来。

“您原不需要听谁的差遣,可是妹妹不一样,我很不讨巧,若是有什么搞不定的地方,还望皇后娘娘能够帮助妹妹,妹妹必定会感念在心。”

沈佳音抚摸着自己的扳指,许久,才沉沉地说道。

“妹妹何必这么说,我原本就是坦荡之人,好歹知道是非对错,且不说从前小欣是什么样的人,即便你与她有难以摆脱的关系,本宫也容不得别人在后宫中泼污水给他人。”

皇后娘娘说道,笑意里头却似乎有着不相信的样子。

阮若水知道,与沈佳音结为同盟是天方夜谭,他们可是前世的敌人呢。

只是从皇后的口中,阮若水知道,这个女人未必不看利弊,只在乎得失。

如此想着,阮若水便笑着说:“有皇后娘娘的这句话,妹妹感激涕零,今天景色尚好,妹妹可是有个不情之请呢。”

皇后娘娘看了阮若水一眼,说道:“有什么事情,还需要借了好春光,来与本宫求一次赏赐?”

阮若水笑了一笑,说道:“原本妹妹是邀了灵仪一块放风筝的,如今看皇后娘娘有雅兴,不如请皇后娘娘与妹妹一块到草坪上放放风筝怎么样呢?”

皇后娘娘微微偏头,看到曲直意味深长的样子,知道她未必不愿意,就笑着说道:“也行,本宫一整天的在屋子里摆弄花草,也是闷得很,不如去走一走吧。”

说着,沈佳音领着一行人往后花园去了。

一到那,果然看到灵仪正在摆弄风筝线,一看远处是皇后娘娘和阮若水的仪仗,忙上来,先给皇后娘娘行了一个礼,又是和阮若水回了一个平礼,笑着说:“没想到娘娘也有这样的雅兴,可惜今天妹妹只准备了两个风筝,还在宫中还扎了一个新的,现在就派下人去拿了来。”

说着,她便转身跟身边的宫女交代了一番,宫女便连忙回宫拿去了。

“这样一来,倒是本宫这个不速之客让你们的计划都乱了。”

沈佳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阮若水忙说:“皇后娘娘说的是什么话,明明是您来了,才让我们玩得更加欢快,这样吧,我看不远处的那个宫人手里头是捧着风筝的,不如且用了她的呢?”

“好姐姐,你就跟我一块玩吧,清嫔娘娘总跟我赖账,上一次说要一块玩,结果风筝放着放着就挂在树上,好半天都取不下来,当真是扫兴。”

灵仪一边说着一边将宫女手中的风筝拿过来,放在了皇后娘娘的手上,撒娇地说。

“当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个人了,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一块玩一玩吧,只是如果我的风筝也挂在树上,你可不能跟别人说是我扫你的兴。”

皇后娘娘这话一说,大家大笑起来,倒是阮若水站在风中,镇定了片刻。

真是想不到,两个人个了千山万水的,能在这样的异地他乡相遇,这难道不是缘分么。

曲直看到了,忙上来将沈佳音的护甲脱掉,顺便为她换了一双舒适的鞋子,她和阮若水,便在大草地上放起了风筝。

阮若水看了一眼空中纷飞的风筝,笑盈盈的,曲直垂手站在一旁,阮若水主动走上前去,和她说:“你一个人拿这东西也累,不如就让阿和帮你分担一点。”

说着,阮若水便和阿和使了眼色,阿和上前去要帮曲直端着从沈佳音身上摘下来的东西。

“没有关系,皇后娘娘的东西我自然是要谨慎一些的,我原本就没做什么事,这一点的,也不怕累。”

曲直笑着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