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强婚挚爱,湛少霸宠嫩妻>

更新时间:2019-01-22 14:29:36

强婚挚爱,湛少霸宠嫩妻最新章节阅读 强婚挚爱,湛少霸宠嫩妻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强婚挚爱,湛少霸宠嫩妻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小妖妹妹分类:言情

外面的军车停在门口,蓝睿直接跳了上去。 湛翊看着蓝睿,说不出的欣慰。 “欢迎回家!蓝睿!” “哥!” 蓝睿漏齿一笑,紧紧地抱住了湛翊。 三年的时间,蓝睿更加的沉稳了,结

精彩章节试读:

外面的军车停在门口,蓝睿直接跳了上去。

湛翊看着蓝睿,说不出的欣慰。

“欢迎回家!蓝睿!”

“哥!”

蓝睿漏齿一笑,紧紧地抱住了湛翊。

三年的时间,蓝睿更加的沉稳了,结实了,也黑了。

湛翊紧紧地抱了抱蓝睿,眼角有些泪光。

“我真想不到,国安局派出去的卧底居然是你。你小子什么时候加入的国安局?”

湛翊也是才知道,国安局的卧底居然是蓝睿。

想起三年前蓝睿的隐忍,湛翊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同时也说不出的欣慰。

蓝睿笑了笑说:“我是在大四快要毕业的时候,偶然间遇到了我们的队长。当时我知道国安局是什么样的组织之后,我就想加入了。我是蓝如烟的儿子,虽然我也是季云鹏的儿子,但是我想把作为季云鹏的儿子这份耻辱给洗刷掉。部队我是进不去了,你也知道的,因为季云鹏的关系,就算军区不追究,我想在军区发展成为特种兵,估计也不可能的,这辈子充其量就是在军区管个牧场,或者看个仓库什么的,可是这样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

听蓝睿这么一说,湛翊还是挺心疼的。

“委屈你了。”

“没有,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身份有多尴尬,虽然那时事实。可是我深信,我身体里不但有季云鹏的血,也有蓝如烟的血脉。我是烈士蓝如烟的儿子,就凭这一点,我就可以在军区之外的任何场合做到最好。”

蓝睿实事求是的话让湛翊多少有些欣赏。

“所以你就加入了国安局?”

“是!”

蓝睿点了点头。

“那段时间,我说我要出去参加夏令营,其实是去特训了。”

湛翊想起来蓝睿有过一段时间的失踪,但是对他们来说,蓝睿从小做事很有分寸,自然也就没怎么往别的地方去想,真的以为蓝睿也就是要和同学取参加夏令营去了。

还记得当时湛月儿闹得厉害,非要跟着湛翊去,湛翊是半夜偷着跑的,那一次月儿还哭了好长时间。

没想到蓝睿是去参加特训了。

“这几年一直都没有出任务吗?”

湛翊的话让蓝睿笑了笑说:“出过,不过因为我单独住在外面,所以你们不知道而已。”

“原来这才是你小子坚持要搬出去的理由。”

湛翊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那么三年前那个任务也是你自动要求的?”

“是!”

蓝睿看了看外面的天,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从小就听说季云鹏还有个妹妹在国外,我也知道R集团不单单只有你们掌握的那一个组织,但是我不能说,说了只会打草惊蛇。季云鹏曾经告诉过我,有一天我姑姑会亲自找上我的,那个时候让我跟我姑姑走,所以这些年其实我一直都在等。后来国安局掌握了很多消息,我们的战友也因此牺牲了很多,但是都打不进去。而我作为丽莎的亲侄子,是最有可能也最有机会打入集团内部的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蓝睿的情绪有些难过。

“当初我真的不想接这个任务,毕竟丽莎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虽然她十恶不赦,可是我依然希望通过别人的手来抓她,而不是我。可是她来到A市的第二天,就派人差点撞了月儿,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避无可避了。只有将她绳之于法,我在乎的人,我想保护的人才可以安枕无忧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我就接了这个任务。当时因为我们的保密政策,所以……”

“我懂。”

湛翊拍了拍蓝睿的肩膀。

所有机构的保密政策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他们都没有想到蓝睿会是国安局的人罢了。

“晚上回家吧,你嫂子和月儿他们也挺想你的。你刚走的时候,月儿简直都要疯了,你不知道,她天天出海去找你,那段时间,我真怕我女儿出现什么事情,好在现在她都听过来了。如果知道你回来,月儿会很高兴的。”

湛翊的话让蓝睿的眸子多少有些深沉。

他低下了头,低声说:“国安局里面还有些事情,过段时间吧,这个案子现在还没彻底的完结,我还要回去作报告。”

湛翊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说:“行,回头你要处理好了,早点回家。”

“好!”

“我送你回去吧。”

“好!”

蓝睿没有拒绝。

湛翊丝毫不知道湛月儿现在就在医院里,更不知道蓝睿阴差阳错的误会了什么。

他开着车将蓝睿给送到了国安局,自己也回了军区。

湛月儿和苏凌云等在手术室外面,根本不知道里面的人不是蓝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湛月儿看着手术室的红灯,整个人愈发的焦躁起来。

苏凌云知道她担心,可是他也担心着湛月儿。

“月儿,我们先坐下来好不好?这手术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呢,你这一直紧绷着神经不行的。”

“可是我害怕,凌云哥哥,我害怕。”

湛月儿从来没觉得这么无助过。

她这么长时间来的坚持,好像突然间坍塌了。

她的生活目标,生活重心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到底该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湛月儿真恨自己不是医生,不能第一时间知道蓝睿的情况。

除了等待,她现在还能干什么呢?

“月儿,别这样,你听我说,不管蓝睿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你都要好好地保重自己。如果他出来了,需要人照顾,你却病倒了怎么办?”

湛月儿却听不进去苏凌云说的任何话。

她就那么呆呆的看着手术室的门,眼睛一眨不眨的。任凭着苏凌云怎么劝阻都没用,她的倔强在这一刻完全的扩散开来。

两个多小时之后,手术室的灯终于亮了。

湛月儿全部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

当病人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湛月儿看着安然,一时间居然开不了口了。

她太紧张,紧张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问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安然看着湛月儿,轻轻地将她涌入怀里,低声说:“丫头,坚强点。”

这句话让湛月儿差点晕过去。

“妈,怎么样了?求求你告诉我,怎么样了?”

安然的心里也不好受。

她低声说:“脸部灼伤的面积太大,很有可能需要整容,但是就算是后期整容,也不见得能够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而且他的一只眼睛已经无法抢救了,现在已经失明了。”

湛月儿这次是真的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月儿!”

“月儿!”

安然和苏凌云着急的扶住了她,一滴清泪从湛月儿的眼角滑落。

安然看到她这样,对苏凌云说:“凌云,你先送月儿回去休息吧。这边我会让人专门照顾得。月儿现在的情绪太不稳定了,我有点担心她。”

“放心吧,湛伯母,我这就带她回去。”

苏凌云快速的抱起了湛月儿,然后出了医院上了车,第一时间把湛月儿送回了宿舍。

看着昏迷中的湛月儿,苏凌云的心里十分复杂。

怎么办?

蓝睿都成那个样子了,他该不该放手?

以前不知道蓝睿的真实身份,他觉得只有自己才能配得上湛月儿,所以他穷追猛打的就是不肯放手。

可如今,蓝睿是国安局的人,而且还因为这次任务受了伤,甚至不可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他还要继续和蓝睿抢吗?

苏凌云的心里十分难受。

小张看到他们回来了,又看到湛月儿晕过去了,一时间有些好奇。

“苏连长,到底怎么了?”

“帮我好好照顾一下月儿,她可能情绪不太好,只要她醒了就通知我行么?”

苏凌云的话让小张点了点头。

湛月儿昏迷之中,脑海里不断地回放着自己小时候和蓝睿在一起的画面。

毁容了?还失明了,他以后该怎么办?

那么一个骄傲的人啊,承受了如此大的打击之后,他会不会被击垮?

湛月儿仿佛能够看到蓝睿失控的样子。

不!

不要!

她不要蓝睿这样!

湛月儿猛地一个机灵,整个人从昏迷中醒来,脸上早就湿了一片。

“月儿,你醒了?你怎么了?睡梦中也一直在哭?”

小张看到湛月儿醒来了,连忙上前。

湛月儿看着熟悉的宿舍,一时间有些恍惚。

“我怎么回来了?”

“苏连长抱你回来的。对了,他让我在你醒了之后就告诉他的。你别乱跑啊,我去找苏连长。”

小张说完就跑了出去。

湛月儿怎么呆得住?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去了连部请了假,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军区医院。

可是等她去的时候,安然告诉她,病人已经被国安局的人转走了。

他们有自己的专业医院,会给病人最好的救治。

湛月儿的心空了。

“妈,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国安局的医院在哪儿?我要过去!我要去陪着蓝睿!他现在一定很痛苦,你告诉我好不好?”

湛月儿哭的嗓子都哑了。

安然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心疼的不得了,可是她是院长,根本不能透露国安局的事情。

“月儿,你听妈妈的话,先回去好不好?妈妈一定告诉你蓝睿后续的情况好吗?”

“我不要!我就要守着他!妈!”

湛月儿死活不同意,就在这时,安然的电话响了,而湛月儿的电话也响了。

湛月儿根本不去理睬,安然却接听了电话,只是在接到电话之后,她的脸色瞬间变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