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更新时间:2019-01-22 16:12:48

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免费阅读目录 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小说全章节 连载中

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曼珠残荷分类:言情

巨鲨,这形容用在秦泽榕身上还真是贴切。 沈可妍风情妩媚的撩了一下垂在胸口的长发,说道:“你忙你的去,待会完事后再来找你。” 男人耸耸肩,笑道:“行,那祝妍姐马到成功

精彩章节试读:

巨鲨,这形容用在秦泽榕身上还真是贴切。

沈可妍风情妩媚的撩了一下垂在胸口的长发,说道:“你忙你的去,待会完事后再来找你。”

男人耸耸肩,笑道:“行,那祝妍姐马到成功。”

沈可妍扫了眼台上,直接跃起,跳了上前,走向一个架子鼓手面前,不等她说话,架子鼓手将手中的棍子交给她,让座。

沈可妍把玩了一下棍子,落座,媚眼如丝的看了眼台下,冲DJ手一笑:“兄弟,麻烦调一下音乐。”

“没问题。”

沈可妍打了一下鼓,试了试手感,她已经有三年没碰这个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当年的水平。

白色皮衣男人坐在吧台,手中端着一杯鸡尾酒,冲沈可妍隔空一敬,吹了一声口哨:“妍姐,今天你可真美。”

沈可妍一笑,手再次落下,酒吧的音乐节奏加快,是那种振奋人心的快,让人忘我,尽情,顿时全场随着鼓点沸腾。

一身红衣的沈可妍无疑是全场的焦点,随着那不断打鼓的动作,胸口上下起伏着,长发舞动,脚下不断打着节拍,酒吧可是许久没有这么嗨过了。

沈可妍忘我打鼓,调动了全身的力气,灌注了全身的注意力,将周围都隔绝,仿佛只剩下她一人。

或许,这就是一群人的狂欢,一个人的孤单。

今日,她以自己为饵,只为引秦泽榕上钩,将三年前他给自己的耻辱统统还给他。

五年了,今日她就要做一个真正的了断。

很快,如预料中的,打下最后一个鼓点,秦泽榕从外面走了进来,挤进人群,朝她这边靠近。

秦泽榕本来是准备休息,一天高强度的训练让他很疲惫,可他忽然收到沈可妍发给他的短信,邀他来云水酒吧一趟,她有话说。

她的一句话,将他死水微澜的心搅动。

呵,她想要见他,他又如何不来见。

音乐声戛然而止,沈可妍潇洒的扔掉手中的打鼓棍,环看了眼场下,唇角勾起最好的弧度,举手冲调酒师高声道:“本小姐要结婚了,今天高兴,大家今天尽情的喝,今天的酒算我账上,再给在场的一人给我调一杯蓝魅,我请。”

全场顿时欢呼,蓝魅可是这酒吧最贵的鸡尾酒,一般人从来不点,就算在场一人一杯,再加上其它酒水,那也是百万去了,如此大手笔,还真是头一次见。

酒吧欢腾,音乐再起,酒吧拥挤,沈可妍脸上笑的明媚,可心里却是空落落的,目光对上场下的秦泽榕,身姿妖娆的过去,站在台上的她俯身勾着他的脖子,迷离的灯光打在她红扑扑的脸蛋上,让人看迷了眼。

“秦泽榕,我要结婚了,你高兴不高兴?”沈可妍粲然一笑,将唇凑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你曾说要娶我,可你食言了。”

秦泽榕被沈可妍忽然的动作与话语给震惊在原地,耳边是她吐气呵兰的气息,眼前是她胸前无限春.光,是她妖娆的身段。

今日的沈可妍就是一团火,燃烧了他所有的理智。

碰上沈可妍,他秦泽榕又何尝理智过?

他看着明媚动人的她,伸手撩着她的长发:“我一直想娶的就是你。”

这话被那重金属的音乐声淹没,沈可妍笑的越发明艳,灿烂,行为大胆的将唇印在他的薄唇上,浅浅一吻:“秦泽榕,我一直没对你说,我沈可妍爱你,一直没说。”

爱这个字眼让秦泽榕的瞳孔放大,他不知道沈可妍说的是真还是假,他只知道,自己将她拦腰抱下来,挤过拥挤的人群。

她在他怀里带着一种醉态魅色道:“楼上,808房间。”

秦泽榕抱着她出了酒吧大厅,上了八楼,进了808房间,将她放在床上,覆身而上,在他解开她衣服的那一瞬,眸子里闪过一抹光亮,顿时,心下一片苦涩。

沈可妍见他动作停下来了,主动一手勾着他的脖子,一手去解开他的皮带:“禽兽,你若是没种就走,走了就别再回来。”

当初她也说过同样的话,而就这一句话,秦泽榕直接将手伸进她的敏感地带,嘴角扬起一抹苦笑:“沈可妍,你生来带毒。”

一旦沾了,便再也没法放下。

他是在部队长大,什么微型的摄像头他没见过?

沈可妍确实美,她的行为,确实撩的能让人放下所有戒备,最开始的他,被她大胆的行为震惊了,那句告白,更是差点让他找不到方向,说实在的,沈可妍的美,媚,都足以让一个人男人失去理智跟判断,他也一样,但他是军人,那份敏锐是早就成为习惯。

从他进来,就已经扫过房间里的每一处,就在刚才,他知道这房间里不止一枚摄像头,可他没选择走,刚才动作停顿,也不是想着离开。

其实在抱着她离开酒吧大厅时,他是看见了她与吧台一男子的互动,只是他装作不知。

现在,他也装作不知。

就算知道后果,他也没离开。

“沈可妍,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这话,他是在心里说的。

鱼水之欢让沈可妍彻底迷失了自己,那一刻,她没去想这是自己一场精心设计的局,而她是其中的棋子。

他以为的假,却是她用真心演的。

包括那句告白。

或许,也只能借着这样的借口,她才能说出埋在心里已久的话。

一个小时后,沈可妍看着身侧已经睡着的秦泽榕,她想伸手去摸一下他的脸,可一想到三年前的事,那手伸出去了,却怎么也不敢触摸他的脸。

最终,她还是将手给收了回来,下床,从地上凌乱的衣服里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再弯腰将桌下的一枚摄像头,还有床尾墙壁上一副壁画里的摄像头取下来放在手心,尔后走到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睡熟的秦泽榕,轻声道:“从此以后,咱们两清了。”

说完这句,沈可妍离开.房间,匆匆走向另一间房。

门啪嗒关上之后,床上的秦泽榕‘醒’了过来,深邃的眸子就像一片荒芜的沙漠。

走到另一间房的沈可妍,看着刚刚录下的视频,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心荒凉了。

“你没看这些?”她问身侧的白色皮衣男人。

“我哪里敢看啊,这可是妍姐亲自上阵,若是换做别的女人,我兴许还能看两眼。”男人旋腿坐在一侧椅子上,摸着眉心笑:“妍姐,用自己为饵,这牺牲是不是太大了?这不是便宜了秦泽榕那小子吗?而且让张伟哥知道了,那还得了,找一个女人给秦泽榕上不就得了,反正要的也只是视频,给他按一个

强jian

的罪名。”

凌厉的目光甩过去,沈可妍眉梢一压:“刘景文,今晚的事要是从你口中传了出去,你知道后果。”

刘景文举着双手,笑道:“放心,我的嘴巴最严。”

沈可妍自然是放心刘景文,不然也不会让他来做这件事。

傅家。

傅容庭从外面匆匆回来,一到家就找大女儿,可惜却并没有见到,问小女儿,小女儿不知道去向。

傅容庭想起他让人去调查的事,预感不好,将楼笙支去带朵朵,自己去了星月的房间。

星月坐在电脑面前,正在攻王德彪电脑的防火墙,按着沈可妍的交代,她攻破王德彪电脑的防火墙,到时再将视频密名传给王德彪,借刀杀人。

门一下子被推开了,她手上动作一顿,讶异的看着忽然进来的傅容庭,问:“干爹,有什么事吗?”

“星月,你妍姐姐呢?是不是去找秦泽榕了?”傅容庭瞥了眼星月的电脑,脸色更沉。

星月一愣,不敢对上傅容庭的眼睛,打着哈哈道:“干爹,这怎么会呢,妍姐姐是去公司加班了,没去找什么秦泽榕。”

“星月。”傅容庭骤然拔高了声音,手撑着电脑桌,沉声道:“你妍姐姐胡来,你也跟着胡来是不是?”

星月一吓,手心顿时出汗,心虚道:“干爹,妍姐姐她只是……”

“只是想报复秦泽榕?”傅容庭打断道:“星月,有些事干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过问,是因为干爹知道你妍姐姐不会冲动,你也是有分寸,你们的路,该你们去走,干爹不插手,但是陷害秦泽榕,陷害军人,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

星月心下咯噔一声,她没想到这些,这时,她的电脑上传来一份邮件,发件人正是沈可妍。

看来那边是得手了。

傅容庭的视线也落到电脑上,眸光顿时沉了下去:“星月,该怎么做,不用干爹教你。”

星月从椅子上站起来,说:“干爹,星月知道错了,星月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妍姐姐那边……”

“你妍姐姐那边我去说。”傅容庭心下松了一口气,若是他再回来晚点,真是什么都完了。

从房间里出去,傅容庭打了一个电话:“把人给我直接带出北城处理了,若是再让我看到她出现在北城,你们也就待那边别回来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