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游戏 > 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

更新时间:2019-02-20 11:00:20

完本小说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推荐 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

游戏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楚乡飞鸟分类:游戏

“子月,有机会你可以帮我开导小宝,这孩子性格倔强,她跟你关系好。” “恩。你放心吧,你的宝贝就是我的宝贝,当然,除了宋大哥,我跟他像亲兄妹一样。” 陈子月说到后面说

精彩章节试读:

“子月,有机会你可以帮我开导小宝,这孩子性格倔强,她跟你关系好。”

“恩。你放心吧,你的宝贝就是我的宝贝,当然,除了宋大哥,我跟他像亲兄妹一样。”

陈子月说到后面说不下去,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帮岑雨萱,还是帮宋文皓,也许她想岑雨萱重新找对象,宋文皓就会从天而降,他不会允蓝她跟别人好。

宋文皓他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就了无音讯。

下午,岑雨萱独自去市中心商场买了一件新衣服,她不记得多久没有为自己买衣服,在给自己买衣服的时候不忘给宋文皓也买了一件。

今天的她身上穿着乳白色的长风衣,脖子上的一条天蓝色长丝巾松松垮垮地耷拉在胸前,寒风掀起了她的头发,吹红了她的脸。

“岑雨萱,真的是你。”和她差点撞一起的是钟文斌,几年不见,他胡子渣,比原来憔悴了不少。

岑雨萱看清眼前的人,有些惊异道:“钟文斌,你还好吗?”

“我,我,我还好。”钟文斌吞吞吐吐,说话有些闪烁。

时间过得真快,认识他的时候,她还是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小员工,如今她掌舵宋氏集团。

钟文斌看着眼前的人,清楚他们早已是两个世界的人,岑雨萱在也不是过去的那个小女生,而他也一样再也不是过去那个无忧无虑的人了。

“钟文斌,很高兴在见到你,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想着一会儿应酬,她还得去购买一点东西。

钟文斌不敢看她,小声道:“你,你和小宝都还好吗?”

岑雨萱停下脚步,客气道:“我们都好,谢谢你曾经的关照。”

“雨萱,不要客气,那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很高兴在我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遇见你。”

“钟文斌,我该走了。”

“雨萱,可以留个电话吗?”钟文斌见她要走,鼓起勇气道。

“我电话没变,还是原来那个号码。”岑雨萱不卑不亢,淡淡的说。

钟文斌惊讶的说:“我可是给你打过电话,号码不通。”

岑雨萱想起,那阵子为了逃避宋文皓,她曾报停,不过现在早已恢复,她是一个守旧的人。

“现在可以,能打通。”

“雨萱,你跟宋大总裁还好吧?看你现在应该过得很好,你过得好也就够了。”

提及宋文皓,她的心一酸,不想钟文斌看出她的失落,忙掩饰道:“我还好了。”

“呵呵,是吗?”钟文斌看穿她的谎言却不揭穿,微笑的反问。

“恩,我跟他很幸福。”

“雨萱,你当我是傻子?我没有看报纸,现在是你一个人独自撑着宋氏,宋文皓消失了。”

钟文斌的话让她脸色大变,谎言被人揭穿,真不好。

“够了,我的家事轮不到你来评判。”岑雨萱扔下一句话,掉头就走。

钟文斌茫然的站在原地,他什么也没说,不过是想她过得好点,他不会再对她有幻想,他配不上她。

岑雨萱再也没有心情购物,她必须马上离开。

今天是怎么了,先有陈子月来劝她重新找人,现在又遇上钟文斌,他揭穿她幸福的假象,她想哭。

宋文皓,他到底在哪里?

她深信宋文皓总有一天会回来,所以她不会另嫁他人。

下一秒,正在她埋头走路的时候,又被人撞了一下。

抬头看见对方,她吓了一跳,怎么是他,没想到站在她面前的居然是日思夜想的宋文皓。

眼睛里的茫然,忧伤瞬刻间被担忧所代替,她下意识地想后退,却不想脚一抬,身子一个不稳,她差点倒下。

“啊……”她的叫声与白清雪的惊呼同时响起。

“亲爱的怎么了?”宋文皓一个箭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蓦地搂腰抱住了白清雪。

岑雨萱一震,目光迷惑闪闪,她盯着男人写满担心与疼惜的脸,宛如陷入了梦境,正当她抬手要拧拧自己的脸颊时,一只温热的大掌比她更快地抚上了她的脸,“你是谁?怎么不好好走路,差点摔着了。”

呃……这男人是宋文皓吗?他是不是故意这样,然后换个花样折磨自己?

是的,肯定是的,他每次云淡风轻,慢条斯理地不发怒,往往预示着更大的危险,他会不会是因为自己不接受他,所以故意找人气她来着?

很快,她又想到那次事故,是白清雪救了他。

“宋文皓,我……我。”岑雨萱先解释,完全忽略了宋文皓刚才是怎么称呼她的。

“你叫我什么?”

“宋文皓。”

“你认错人了,我叫陆少辰。”宋文皓跟白清雪紧紧靠一起,冷冷的说。

岑雨萱摇头,艰难的说:“不,你是宋文皓。”

白清雪一走一拐,冷笑道:“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我先生不是出生在中国,他跟我是青梅竹马,我们一起在法国长大。”

“白清雪你撒谎。”

白清雪攀附在宋文皓的肩膀上,漫不经心的说:“这位小姐,我不认识你,我怎么撒谎?”

“你是白清雪,我认识你。”

“对不起,我不是什么白清雪,我姓白没错,我叫白琪琪。”

岑雨萱想过与宋文皓重逢是什么样子,却没想到会是这一幕。

宋文皓不认识自己,他好像失忆,不记得她了,电视才有的桥段发生在她身上了,岑雨萱不甘心上前一步。

白清雪横在她们中间,冷冷道:“这位小姐,你想干什么?我跟先生真的不认识你。”

岑雨萱的手被白清雪紧紧握住,她眼里有恨意的光。

大约几秒,宋文皓咳嗽一声,无意的说:“琪琪,我们走吧,或许她认错人了。”

岑雨萱张着嘴,神色讶异失控的朝他吼:“宋文皓,你不可以走。”

白清雪眼里满满的喜悦,看来宋文皓真的记不得过去的一切,她有孩子有怎么样,她也可以为他生。

岑雨萱傻傻的站在原地,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宋文皓,你真的不记得?”

“小姐,拜托你别疯言疯语,我们不认识你。”白清雪拉过宋文皓,亲密的朝另一个方向走。

走了几步,宋文皓回头看了又看,愣愣道:“亲爱的,她怎么有点面熟。”

白清雪一头蹭进他怀里,不高兴的说:“美女就面熟?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没有,我有点奇怪,好像在哪儿见过她。”

“见过鬼,她是中国人,咱们从小事在法国长大,怎么会和她认识。”

“可,我们也会中文,要不就是她的爱人长得像我,她误会了,一定是这样。”

宋文皓好像从遥远的思绪中回过了神,他“哦”了一声,然后让司机把前窗玻璃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白清雪趁机不着痕迹将整个身子靠近了他,嘴角露出幸福的微笑。

白振东不知施了什么办法,宋文皓真的没有过去的记忆,她再也不担心了。

寒风瞬然穿进岑雨萱的脸,她吸了一口冷气,身子一抖。

慢慢朝车子走去,如果说宋文皓失踪,她还可以寄托希望,他有天会回来,这下可好,他已经记不得她。

什么天长地久,什么生死与共,他统统忘记了。

麻木的启动引擎,心慌意乱,她还没有恢复过来。

车子走了几步,她又停下,不,她要去找到宋文皓,跟他说清楚他是她孩子的爸爸,宋氏不能没有他。

车子停在路中央,她茫然的下车,后面的司机骂骂咧咧道:“神经病你把车子停在路中央,你找死啊。”

岑雨萱苦恼的回到车里,恢复镇定的她不住的提醒自己,一定不能乱。

可,她还是做不到,眼泪肆意的流。

失魂落魄的回到宋家,宋母卧在沙发上,看见她进门翻了个身:“岑雨萱,你现在满意了?我儿子因为你不爱他,所以他走了。”

岑雨萱一直隐忍,担心她身体跨掉。

她的隐忍并没有换回她,宋文皓失踪后,她对外面的世界已经没有兴趣,她瘦得可怕。

“妈,你就别烦我。”

“岑雨萱,你得意了,就知道你是为了霸占我们宋家,你将我儿子赶走了。”宋母抖抖索索的爬起来,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哭喊。

“妈,你要干什么?”

宋母老泪纵横道:“我要你还我儿子,我要我儿子。”

宋母看上去那么瘦弱,力道却很大,岑雨萱差点被摔在地上,她忍不住大声道:“你找我,我找谁去?”

“都是你不肯早点原谅他,他才为了讨好你,为了你设一场宴席,都是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够了,我累了。”岑雨萱不敢告诉她宋文皓失忆了,如果她知道儿子不认识他们,她一定活不下去。

“岑雨萱,你就不能多花点钱去找,文皓肯定是被人绑架了,拿钱就可以换他回来。”

“妈,别闹了,我有点累。”

“不,你不找回来我就一直闹。”

“我今天看见他了。”

岑雨萱刚说完就后悔,她忙匆匆站起来,刚迈开步子,宋母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见到文皓了?”

“没有。”

“你骗我,刚刚明明说见到他了,文皓他在哪里?他怎么样?”

岑雨萱努力回避,不安的说:“你听错了,我没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