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游戏 > 婚从天降:顾少密爱心尖妻>

更新时间:2019-02-20 15:41:03

婚从天降:顾少密爱心尖妻无弹窗免费阅读 婚从天降:顾少密爱心尖妻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婚从天降:顾少密爱心尖妻

游戏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阿宝小贝分类:游戏

戴云鹤勾唇笑了下,懒洋洋的站起身,低头整理的自己的外套。 真是不堪一击,这个样子怎么能保护宋宁的安全呢。这种事,还是必须他来做,安全系数才是最高。 宋宁已经睡了大半

精彩章节试读:

戴云鹤勾唇笑了下,懒洋洋的站起身,低头整理的自己的外套。

真是不堪一击,这个样子怎么能保护宋宁的安全呢。这种事,还是必须他来做,安全系数才是最高。

宋宁已经睡了大半天,也不知道醒了没有。

吹了声口哨,戴云鹤抬手看了下表,从容不迫的开门出去。

相隔不远的病房中,宋宁已经醒了过来,这会顾承洲正在喂她喝水。

病房外有保镖守着,两人都不担心戴云鹤会来。

宋宁喝了一口水,让顾承洲把自己的外套拿过来了,简单说了被戴云鹤催眠的事,神色倦倦。“他还是没有打算放过我的意思。”

顾承洲伸手将她抱到怀里,自责的亲吻着她发烫的脖子。“都怪我,不该那么大意。”

“傻瓜,我下楼的时候,有四五个保镖跟着呢。”宋宁好笑的拧了下他的耳朵,又道:“他有麻醉针,这点确实是我们大意了。”

“去搜查别墅的刑警说,他是从暗道走的,估计还会来找你。”顾承洲敛眉,冰凉的指腹,徐徐摩挲她变得粗糙的脸颊:“等你恢复一些,我们马上回去。”

“嗯。”宋宁伸手抱了抱他,轻声呢喃:“我想大宝和小宝了,好几天不见,不知道他们兄弟俩还记不记得我。”

“当然会记得了,你是他们的娘。”顾承洲苦笑,收紧力道将她固定在自己胸前,低头吻上了上去。

这几天几夜,他没一刻可以安眠,总担心会失去她,所幸她总算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温暖的气息缓缓流淌,而门外却是寒意森森。

戴云鹤把保镖解决完,发现病房的门已经反锁,顿时怒从中来,往后退了几步就开始撞门。

“嘭”的一声巨响,震得房里的两人心神微震,瞬间明白发生了何事!

“别怕,有我在呢。”顾承洲松开手,迅速闪身到门后,警惕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宋宁伸手,飞快将医用床头柜上的麻醉针剂拿过来,悄悄攥紧。“谁?”

刺耳的撞门声还在继续,走廊里的隐约传来几声凌乱的脚步声,紧跟着房门忽然被撞开。

房门洞开的刹那,宋宁依稀看到戴云鹤的侧脸,恐惧顿时散开。

来的是他就好,她就怕不是。

抬眸跟门后的顾承洲交换了下眼神,宋宁弯起唇角,眼神打趣的看着一步步走近的戴云鹤。“云鹤,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还勉强过得去。”戴云鹤在门外站定,眼神阴冷的往里看。“他呢?”

“谁?”宋宁装傻,脸上的表情镇定自若。“你是说承洲?他下楼去给我买吃的,我睡了一天,刚醒。”

戴云鹤不太信任她的样子,隔着门笑了笑,慢悠悠的掏出麻醉枪。“对不起了宁宁,我只是想带你走。”

宋宁长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他。“你敢!”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我不敢的。”戴云鹤徐徐扣动扳机,唇角诡异的扬起戏谑的弧度。“而你是我最想拥有的人。”

“咔”的一声细响过后,带有麻醉药的子弹破空飞出,对准了宋宁的左肩,旋转着高速逼近。

“算你狠!”宋宁沉下脸,在千钧一发之际侧身躲开,同时将手中的麻醉针迅速掷出。

与此同时,顾承洲也从门后闪身而出,招招凌厉的攻向他的要害部位。

戴云鹤身上中针,攻击力明显弱了许多,不到两个回合就被顾承洲制服,眼皮沉沉的往下落。“怎么会?”

宋宁哼了哼,取下药水瓶,一脸不耐烦的朝他走过去。“感觉是不是很难受?”

“宁宁你……”戴云鹤几乎说不出话来,视线越来越模糊,甚至能感觉到麻药穿过五脏六腑,不停摧毁他的意识。

“我早就料到你会来,所以让人准备了麻醉针。”宋宁蹲下去,使劲吸了吸鼻子。“你以为李伯年是什么人,那么容易就被你挟持?天真!”

说完,宋宁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顾承洲,脸上立即浮起如沐春风的笑容。“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你最厉害。”顾承洲将她拉到怀里,缠绵的吻了一阵,弯腰将她抱回床上。“这家伙还是真够疯的。”

宋宁缩在他的臂弯里,浅浅笑出声。

警局的人过了差不多十分钟才到,宋武被保镖给送了回来,躺在沙发上昏睡不醒。

顾承洲交代一番,再次回到病房陪着宋宁。

“人是抓到了,可我实在不放心他还活着。”宋宁闷闷的叹了口气:“这次他在新港被关了三个月,阎博士说,几乎每天都有心理一对一进行心理疏导,结果根本没用。”

“我已经跟穆大哥说了这事,老爷子的意思是,等我们回去了再商量。”顾承洲也很头疼这个问题,若是别人也就算了,关键是戴云鹤。

他轻易动不得,不然第一次掳走宋宁,他就下手了。

房中倏然变得寂静,宋宁拧着眉,想了许多的办法,可惜没有一个办法有用。

戴云鹤在他们眼中是疯子,但是在研究领域,却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真要把这样的人毁了,就是别人不找麻烦,李伯年也会一千个不答应。这次能听顾承洲的安排,出面配合抓捕,已经十分难得。

沉默许久,宋宁咬了下唇,迟疑开口:“有没有办法让他彻底失忆?”

“有点难,温德尔医生没那么快入境。”顾承洲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别多想。“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你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先把身体养好。”

宋宁点了点头,乖乖闭上眼睛躺好。

李伯年带去新港的心理医生有好几个,这些人的水平不比温德尔医生差。好几个月的时间,非但没能顺利对他进行催眠,还让他找到机会,再次出逃。

想要把他所有的记忆封存,谈何容易。

这一晚,宋宁睡的不是太好,天没亮就醒了过来。

顾承洲还没醒,眉头深深的的拧着,就是做梦都不敢放松警惕。宋宁刚要开口,忽然听宋武在外面喊:“戴云鹤跑了!”

宋武的嗓门不大,但还是惊醒了顾承洲。

他睁开眼看了看宋宁,无意识的揉了揉眉心。“晚上睡得好吗?”

“还好,三哥找你有事。”宋宁冲他露出一个微笑,抬手指了指门外。“再不出去,估计他要抓狂了。”

顾承洲也笑,睡眼惺忪的过来抱了抱她,转身开门出去。

宋武一见他出来,马上把他拉到沙发那,焦急的把刚收到的消息告知。

“没事的,要是不跑就不是他了。”顾承洲打了个哈欠,安抚的拍拍他的肩膀。“这边暂时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不然嫂子该急了。”

“不抓到他,我不会回去。”宋武的脸色阴沉沉的,显然是被他不以为意的态度气伤了。“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他又来找小宁的麻烦!”

“好哥哥,我没有不担心。”顾承洲精神过来,压低嗓音道:“相信我,他这次就算来,我也会把他抓住,并且让他以后永远都不会出现。”

宋武一点都不信他的话,别过脸粗粗的喘着气。“你确定?!”

顾承洲挠了挠头,给了他一个十分笃定的回答。

他只知道宋宁的脾气拧,没想到宋武的脾气也是一样一样的。戴云鹤是什么性子,他和宋宁清楚的很,对于逃跑之事,也是意料之中。

不跑就不是戴云鹤了,这种大脑发达程度异于常人的人,要打垮他,就只能比他更聪明,手段更高明。

但是这个计划不能跟宋武说,因为他一定不会答应。

其实他一开始也不同意宋宁这么做,不过考虑到不彻底解决,今后时不时的就出现这种事,谁也不愿意看到。

顾承洲等了一会不见他气消,只好再次劝道:“老爷子早上来电话了,已经安排了秦朗过来,你先回去。”

“真的不会有事,你保证?!”宋武有些动摇。“要是小宁还出事,我绝对不会饶你。”

顾承洲深吸一口气,重重点头。“我保证,这次如果还出事,任凭哥哥们处置。”

宋武哼了哼,疲惫起身。

昏睡了一夜,本以为醒来戴云鹤已经被捕,谁知他居然在警察局逃跑了。

送走宋武,顾承洲又打了个哈欠,起身去洗漱。

快8点的时候,护工送早餐上来,宋宁刚吃不几口,阎珮珮就来了。

“坐。”宋宁抬眸看她一眼,脸上的表情很淡。“你怎么样,好一些没有。”

“好多了。”阎珮珮笑笑,拉了张椅子坐下。“他很危险,情绪似乎已经失控,你真的不怕吗?”

怎么不怕?她怕的要死。宋宁抿了抿唇,沉默的继续吃早餐。

在东洲的这几天,宋宁每时每刻都在害怕,害怕自己看不到一双可爱的儿子,害怕自己等不到听他们喊一声:妈妈。

但是怕没法解决任何的问题,戴云鹤还在那,还在疯。

她只能冷静的面对,才会有一线希望,平平安安的陪伴自己的儿子长大。

一碗粥吃完,宋宁放下羹匙,抬起头看她。“你来,不单是要跟我说这些吧。”

阎珮珮眼底闪过一抹尴尬,起身过去,把一份文件交到她的手中。“这是我在新港三个月所记录的信息,或许你们会有用。”

宋宁伸手接过来,一点都没有道谢的意思。“没事就请回去吧。”

“宋宁,你还真是够绝情的!”阎珮珮抱怨一句,转身出去。

房门关闭的瞬间,模糊的嗓音隐约飘过来。“我以为我们也可以做朋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