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游戏 > 宠妻入骨:狼性老公太凶猛>

更新时间:2019-02-20 17:05:56

宠妻入骨:狼性老公太凶猛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宠妻入骨:狼性老公太凶猛在线全目录推荐 连载中

宠妻入骨:狼性老公太凶猛

游戏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樊生分类:游戏

“希儿,还有件事,我要先告诉你一下,龙哥说,我请凌老师吃饭的时候,他也要一起去……”和陆希儿沟通完吃饭的时间、地点后,顾宝玲又吞吞吐吐的说。 “哎,龙渊?他也要去?

精彩章节试读:

“希儿,还有件事,我要先告诉你一下,龙哥说,我请凌老师吃饭的时候,他也要一起去……”和陆希儿沟通完吃饭的时间、地点后,顾宝玲又吞吞吐吐的说。

“哎,龙渊?他也要去?为什么呀?”陆希儿非常奇怪,一连三个疑问。

“我倒是问了,可你猜他怎么说?”

“怎么说?”陆希儿确实猜不到,一向讨厌应酬场面的龙渊,为什么会想要去凑这个饭局的热闹?

“他说不放心凌老师,想看看你新交的朋友是什么样的,哼哼!”顾宝玲明显是悻悻不乐的语气。

“……”陆希儿不说话了。

因为凌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被龙渊喜欢的那类人,就像逸峰,龙渊就老是跟他不对板。

“希儿,这次吃饭,主角是我和凌老师吧?龙哥就只关心你!我看你干脆认他做干爹得了!”

“哎哟,你就这么喜欢认干爹?放心,将来娱乐圈里多得是,哈哈哈!”

“要不你认他做老公呗!”

“啧啧,瞧这口气酸的,放心吧,我有得是好男人,龙渊这种凶巴巴的老公,就留给你了!”

到底是好好闺蜜,互相挖苦调笑几句而已,彼此心里并没有留下芥蒂,反而是陆希儿,在结束通话后,手里握着手机,思绪仍有些恍惚。

刚才开玩笑的对顾宝玲说,“我有得是好男人时”,瞬间在她脑海中飘过的影子,竟然不是林逸峰,而是凌钺!

“唉……”陆希儿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男人简直就是世上最漂亮、最凶猛,又最危险的病毒,自己这么好的抵抗力,还是被他侵入身体、侵入思维,侵入感情!

这可得怎么收场好,逸峰又老不在身边,自己很容易思想开小差啊……

想到林逸峰,陆希儿才突然发现,这一次他出差,给自己打电话、发信息的次数,似乎明显少了,不再想从前那样,时时刻刻是刷存在感?

是工作太忙了?还是他也隐约觉察到了什么?

想到这个可能性,陆希儿到底心虚,犹豫了好一会,决定自己先联系他,维持感情的融洽,总不能老是靠逸峰一头热。

看看手机的时间,差一点八点,这个时分,应该是刚吃完晚饭,比较悠闲的,不至于打扰他工作,于是她拨打了林逸峰的手机。

奇怪的是,手机铃响想到断了,也没有人接听,陆希儿既不放心,也不甘心,继续拨打,如此三四通,终于有人接了。

“喂……”然而,接听的人却不是林逸峰,而是一个冷漠的女人的声音。

陆希儿一愣,怀疑是不是自己打错了,瞅了一眼手机,没错啊,清清楚楚的显示的“林逸峰”。

她又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小心翼翼的再确认了一次,“喂,是逸峰吗?”

听筒那头是一段沉默。

“逸峰?你在不在听?”陆希儿的心跳开始加快,感觉到阵阵不安。

“林……老师他,现在没空。”那个冷漠的女声总算再次说话。

还好,她说的是“林老师”,看来没有打错。

陆希儿稍微松了口气,又问:“逸峰还在开会么?还是在整理论文?”

“他在洗澡。”那个女人的答话中,似乎夹了一个尖钺短促的冷笑。

洗澡?!

陆希儿差点惊叫着,从沙发上蹦起来。

一个男人在洗澡,另一个女人替他接电话,还阴阳怪气的,他们俩是什么关系?她的想法可没法太纯洁!

“请问,您是哪位?”

她不是含蓄好惹的女人,直接的反应就是想大声质问,但是考虑到或许有误会,还是按捺住激动,礼貌的询问。

“你又是谁?”

“喂,你给我叫林逸峰来接电话!”

好家伙,姐客客气气跟你说话,嚣张什么?陆希儿这下是真火了。

“你确定,真要我到浴室,把林老师叫出来吗?”

这,这口气,简直活脱脱就是电视剧里小三得势,奚落正室的调调!

林逸峰,你等着,要没个合理解释,姐回头活灭了你!

陆希儿心里骂得狠,脸上的表情却是茫然的,一点气势也没有,因为在怀疑林逸峰和这个女人关系的同时,陆希儿想到了自己和凌钺。

逸峰和她,是怎么回事还不清楚,自己和凌钺,却是抱也抱过,吻也吻过,连床都上过,差一点点就是“全垒打”了,怎么有脸气质气壮去活灭他……

她胸口发热,鼻子却是酸酸的,陆希儿在愤怒和悲伤的两端怔忡着,忽然掌心传来手机的轻微震动,应该是有人大声的说话,她赶紧收束心神,重新把手机靠近耳朵。

“希儿,希儿?是你吗?怎么不说话?”这回听筒里传来的,是林逸峰火急火燎的声音。

素来斯文温和的他,很少有这样说话的时候,显然是急坏了。

听他着口气,陆希儿反而稍稍放心,真要出轨了,没勇气这么当着“小三”的面吼出来吧?

“说什么……”但她还是满心不高兴,故作爱理不理的样子。

“还好,我以为你生气跑了。”林逸峰松了一大口气。

“我干嘛要生气?”陆希儿故意噎他。

“别这样,希儿,刚才是我一个女学生顽皮,捉弄你玩的……”

“学生?”陆希儿呆了一下,她是真没想到。

“是啊,跟我开海口做交流的研究生,欺负我这导师脾气太好,各个都顽皮极了……”林逸峰的语气像是在苦笑。

这一点陆希儿倒不怀疑,逸峰确实是好脾气,平时就没少被自己各种揉捏欺负,要说学生胆敢捉弄他,还真是挺有可能。

“别生气了,我毕业论文不给她过,给你出气好不好?”林逸峰开着玩笑哄她。

“拉倒了,你以为我是那么小气的女人……”陆希儿嘟哝着。

接下来的对话,就像平时的“例行公事”,没什么特殊话题,最后在互道晚安中结束了。

林逸峰在放下手机后,脸上温柔的笑意倏忽消失,阴沉的转过身,狠狠盯着上官静。

“逸峰……”这样的他,她还是害怕的。

林逸峰突然扬起手,甩出一个响亮的耳光,把上官静抽的整个人飞出去,摔倒在床上!

明天又是周一,陆希儿的生物钟又精准的运转起来了。结束和林逸峰的通话后,她迅速洗澡,准备明天上班穿的衣服,检查一下背包里的随身用品,再看了一个小时复习资料,就打算早些上床睡觉。

抖开被子,坐在床头,正要躺下去,忽然发现枕头上有几根头发,正要伸手拍去,又愣住了。

这么短,应该不是自己的吧?哪来的呢?

陆希儿刚有些迷糊,心口便咯噔一跳,难道是……他的?

昨晚和凌钺干了“坏事”后,她把内衣内裤都丢了,床单被褥也洗了,自以为应该是彻底“毁尸灭迹”,现在想起来,枕套倒是没有换……

靠,差点留下罪证啊!

陆希儿羞窘的要去拍打枕头,动作又凶又急,却在落上枕头的一瞬,停住了,呆了几秒钟,掌缘只是轻轻扫过那几根头发。

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很迷人的男人,颜值逆天,事业辉煌自然不用说了,性格更是兼具了强势与细腻,霸道和温柔,这种性格不正自己憧憬的么?

而且,就连……那种事,都很合得来……

无数次梦里激情欢爱可以不算,就说昨天晚上,他一个突然袭击上门,没几下子就把自己弄上床,沉醉舒服的魂都飞了,要不是逸峰一通电话打来,后果简直不敢想……

陆希儿双颊似火,紧紧捂住了嘴唇,仿佛害怕一颗狂跳的心,会蹦出胸口。

是自己意志不坚?是他技巧太好?

为什么现在回味起来,还会浑身发热,魂动神摇,为什么同样是男人,只是跟逸峰接吻,就会百般的不适应……

和逸峰在一起快三年了啊,和他,仅仅不到一个月!

现实生活中,她无疑跟林逸峰更熟悉,更亲切,可身体和灵魂,似乎已经认识凌钺很久很久,如久别重逢一样,自然而强烈的被吸引,反而对前者相当排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脑海中出现两个男人的身影,在交互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时而很远,时而很近,突然,头部感觉到一股剧痛,仿佛被一支利箭骤然击穿,思维登时断裂、破碎!

“啊……”陆希儿抱住脑袋,痛苦的呻吟。

她用力挤压脑壳,紧紧咬住牙关,可痛感丝毫没有减弱,反而越发强烈,宛如一波一波汹涌的狂澜,冲击着脆弱的沙滩。

她的意志和体力,就像迅速被潮水卷走的细沙,终于支持不住,倒在了床上。

“龙渊,龙渊,帮帮我……”

她带着哭腔,在床上打滚,已经没有余暇去思考,为什么会很自然的叫出龙渊的名字,仿佛那是她唯一可以信任,可以求救的人。

最后的清醒,支撑着陆希儿爬向床头柜,她要打电话找龙渊来救命。

她手指刚碰到手机,突然铃声响起,她指尖一颤,不仅没能抓住手机,反而把它推下床头柜,眼睁睁的看着它机盖分离,电池掉了出来。

靠,又是这样!

上一回,还是他帮自己,把电池从沙发底下弄出来的吧?

这一回……没有人会来管了……

陆希儿趴在床沿,勉强伸出手,可是离七零八落的手机还很远,很远。

头好痛,没有力气了,我是不是要完蛋了呀?

不要啊,我才二十四岁,都还没结婚呢,妈妈……

妈妈,妈妈,文韬……对不起,是我害了你……算了,我还是死掉比较好……

陆希儿的手颓然落下,唇边浮起一丝惨淡的笑容,把所有东西,都推拒到眼神的焦距以外。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