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游戏 > 绯闻前妻:总裁的秘密情人>

更新时间:2019-02-21 10:05:23

绯闻前妻:总裁的秘密情人小说免费阅读 绯闻前妻:总裁的秘密情人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绯闻前妻:总裁的秘密情人

游戏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繁花似瑾分类:游戏

远远的看见韩方乔,他尽量掩饰自己落寞的样子,强颜欢笑的朝大家鞠躬。 一会儿教父开始朗读宣言,当问到韩方乔是否愿意娶洛诗诗为妻,无论富贵贫瘠,生生世世永远不分离时,韩

精彩章节试读:

远远的看见韩方乔,他尽量掩饰自己落寞的样子,强颜欢笑的朝大家鞠躬。

一会儿教父开始朗读宣言,当问到韩方乔是否愿意娶洛诗诗为妻,无论富贵贫瘠,生生世世永远不分离时,韩方乔看着你洛诗诗,温润如玉的脸上闪动着光芒,他知道这是一场随时落幕的戏,可是他真的舍不得,他有些低沉:“我愿意。”

洛诗诗笑了,笑得泪珠落了一地,她终于嫁给他了,心里既高兴又失落,他终于是没有来,或许终于最好。

“那么,洛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韩方乔先生,让他成为你的丈夫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我……”她还来不及说出口。

“够了,她不愿意,今天这只是一个预告演习,并不是真正的婚礼。”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略带笑意的声音。

所有人看向礼堂,包括台上的一对新人。

司风鸣,果真是他,他到底在最后关键时刻赶到,原以为他不会来了,没想到他那么会挑时间。

几乎所有人都带着不明白的表情看着一对新人,司风鸣在众人的注目中慢慢靠近他们。

洛诗诗感到有人在掐着自己的脖子,快要不能呼吸,她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韩方乔看见司风鸣不羁的神色,他承认自己一开始就输了,只是不愿意承认。

他凑到洛诗诗耳边:“诗诗儿你跟他走吧,我不怪你,只要你幸福我会成全你们。”

他的声音很小,像是灵魂在对话,洛诗诗的脑子一片空白。

洛诗诗愣在原地,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该何去何从。

司风鸣拉过她的手:“老婆,够了,跟我走,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保证永远在你身边,不论什么时候都在你身边。”

台下传来唏嘘的声音,这搞什么搞,韩家那么多亲戚怎么能忍受如此天大的笑话。

有人朝台上扔东西,朝司风鸣吆喝:“这是哪儿来的捣蛋的混球,哪儿来滚哪儿去,别在这儿捣乱。”

韩方乔拿过主持人手上的话筒,他朝台下鞠躬。

“各位来宾,洛诗诗是我至亲一样的亲人,我们这场婚礼只是一个演练并不是真正的结婚,他们才是天生一对,我们为这对新人祝福吧!”

洛诗诗没想到韩方乔会如此大度,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自己干嘛要回来,不想给他伤害却还是伤害了他。

韩方乔将手里的戒指盒交给司风鸣:“风鸣,给她戴上,今天是你们的婚礼。”说着韩方乔很自然的搂住了李文的腰,笑笑道:“我们今天才是伴郎伴娘。”

洛诗诗愣在了,韩方乔对自己保护让她无地自容,她怎么可以这样离开,她该怎么办啊?

一边是深爱着的司风鸣,一边是一直保护自己的韩方乔,她该何去何从?

司风鸣蓦然转头,面向众人:各位,对不起,洛诗诗是我司风鸣的女人,她和韩方乔先生是好朋友,洛诗诗已经检查出怀有我的孩子而且是龙凤胎,前阵子我惹怒了她,她为了报复我,找韩先生帮忙,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现在这里,我在这给各位赔罪了,我希望各位理解我的心情。”

司风鸣深情无奈又透露中宠溺的语气,让这场闹剧变得扑朔迷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韩方乔的老婆怎么会怀了别人的孩子?

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洛诗诗,似乎她才可以揭晓所有谜团。

她变得有些木讷,远远的看不清她的表情,自己真是把一切搞得一团糟,她恨这样的自己。

礼堂变得一片安静,洛诗诗将目光盯向一旁的李文,似乎在暗示她。

接着她拿过话筒,尴尬道:“各位来宾,两位说的如实,我跟乔一直是好朋友,因为司风鸣失踪了,为了找到他我们一起演的一场苦肉计。”她有些泣不成声,她怎么能不伤心,最怕的是给他伤害,没想到最终还是伤害了他,此时她也只有顺着韩方乔和司风鸣的话说,这戏只有继续演下去。

下面传来一阵阵喧哗声,事情好像越来越乱。

韩方乔扶起她,帮她擦干眼泪,他将她交到司风鸣手里。

“风鸣,请你好好珍惜她,你要敢对她不好,我会为她打抱不平,我恭喜你们。”

洛诗诗分明看到他脸上掠过一丝忧伤,他却笑得极其开心的样子。

司风鸣伸出手他对韩方乔礼貌道:“韩先生,谢谢你在我离开的日子对我老婆的照顾,你永远是我们的好朋友。”

韩方乔大方的和他握手,两人看上去言谈甚欢。

下面早一沸腾了成一片,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这到底怎么了?尽管三个当事人已经出面解释了,大家仍然窃窃私语。

韩方乔对着台下各位来宾鞠躬:“各位尽管吃好,玩好,我们的任务总算是完美结束,她们是彼此相爱的一对,我们祝福她们。”

司风鸣微笑:“谢谢大家,谢谢乔。”他转身拥抱着洛诗诗。

“老婆,我们回家吧。”

洛诗诗仿佛刚看了一场电影,故事来了一个大转折。

韩方乔微笑的向她示意:“诗诗儿,去吧,我会永远祝福你,记得幸福,请记得一定要幸福。”

也许真该告别了,再待下去只会留下更多的把柄和笑话,她欠他太多,真的太多。

和韩方乔相比司风鸣不知道有多自私,他以为自己是谁,为什么消失这么久,突然要打乱她的生活,他的到来就是搞坏一切,为了韩方乔的面子,她必须跟他马上离开这里。

韩方乔还有面子吗?已经被她丢光了,她恨这样的自己,与此同时她也看见韩方乔一直紧紧握着李文的手,兴许他是为了寄托,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

李文挣脱韩方乔的手,上前拥抱洛诗诗在她耳边嘀咕。

没人听见她说什么,只是她话说完,洛诗诗哭泣的脸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

她该走了,真该走了,她欠韩方乔的注定是无法偿还。

司风鸣拉着她的手,她像木偶一样跟在他身旁,这一次真是丢脸丢大了。

来到停车场,由于她穿着婚纱引来不少人侧目。

司风鸣打开车门,有些冷冷道:“进去。”有点命令的口气。

洛诗诗站在他身边,有些恍惚,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欠他为什么他总是如此霸道,这一次让乔也跟着丢脸,她恨他破坏一切。

洛诗诗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一阵风吹来,有些瑟瑟的冷。

“进去。你想冻死?”司风鸣有些不耐烦道。

洛诗诗慢慢的转过头,看向司风鸣,带着一股恨意。

猛然,她抬起手。

“啪”的一声甩在司风鸣的脸上。她用足了力气,司风鸣被打的微微侧过头。

他闭上眼睛,片刻才面无表情的回过头,一只手拉住她。

“走,跟我离开这儿,永远的离开他。”

“啪”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只见司风鸣紧握拳头,他扬起手又垂下。

洛诗诗愤愤道:“这一耳光是替韩方乔的。”

司风鸣一把将她拉上车:“够了,以后永远不要给我提他的名字,别以为我会当他是朋友,你最好永远不要跟他有任何联系。”

他不由分说的将她推上了车子,招呼阿健:“快点离开这儿。”

洛诗诗突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他在众人面前扮演深情款款的样子,在她面前暴露了他的本来面目,她突然不想跟他走,大不了这婚不结也不跟他走。

她有些生气道:“停车,我要下车。”

司风鸣一边吆喝:“阿健开车。”

很快洛诗诗看清了形势,阿健并没有因为她的呼喊声停下来,反而加快速度,车子朝着司风鸣的家里驶去。

两人都不说话,阿健有几次语言又止,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云淡风轻道:“风鸣,你给你家太上皇说了吗?”

司风鸣有些烦躁道:“这事你不管。”

太上皇当然是司风鸣的妈妈苏慕容,说起苏慕容司风鸣的朋友算是见识,也许她孤身带着风鸣的原因,性格比较古怪,以前司风鸣过生都在酒店饭厅召集朋友,都知道她脾气不好经常发火,对司风鸣十分爱。

司风鸣拿出烟,不经意瞄了一眼洛诗诗,他狠狠的将烟扔到了窗外。

他自言自语道:“他妈的,我戒烟,戒酒,戒色,什么都戒了。”

洛诗诗仍然是无动于衷,也许接下来有更大的血雨腥风,不知道苏慕容会如何刁难自己。

看见洛小每一直不说话,司风鸣一把搂住她。

“干嘛像受气的小媳妇?他妈的,世界上最帅的司风鸣从此只属于你一个人了,你还不感到高兴?”

洛诗诗本来还在生气中,他的话差点让她笑出来了,她努力克制自己。

“你还能再不要脸点儿吗?真是无耻加无赖。”

司风鸣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随便你咋个说,你留下就是晴天,你若走就是阴晴不定。”

阿健透过后视镜:“司风鸣直接开民政局去好不好?我担心你这样回去太上皇会阻拦,不如先上车在买票。”

司风鸣咳嗽一声:“你小子就知道瞎说,开车先回我家。”

洛诗诗突然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山雨欲来风满楼,上次和苏慕容闹得还很不开心,当时自己说了不会跟司风鸣有任何关系,这会自己又上门去肯定会受气。

她有些不安道:“风鸣,你知道鞭炮的为什么死得快?那都是冲动的惩罚,我们会幸福吗?”

司风鸣紧紧握着她的手:“我保证,这辈子只爱洛诗诗一个人,只要你愿意跟我一起,我们明天就结婚。”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