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凰权天下>

更新时间:2019-02-21 15:13:51

凰权天下无弹窗免费阅读 凰权天下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凰权天下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施沉宴分类:历史

洛卿包了间客栈,入住的,全是青鸾的弟子,洛长歌等人住在二楼,阿枫与胡文杰则被分在了三楼。 “叩叩!叩叩!叩叩……”刚进入房间便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门内,洛长歌

精彩章节试读:

洛卿包了间客栈,入住的,全是青鸾的弟子,洛长歌等人住在二楼,阿枫与胡文杰则被分在了三楼。

“叩叩!叩叩!叩叩……”刚进入房间便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门内,洛长歌懒懒的应了一声,并未急着去开门。

“老夫!”是杨清修的声音。

“原来是你啊。”听到这名字,洛长歌索性脱了鞋躺在床上,完全没有开门的打算,“你这老头子来找我做什么?”

“你快开门啊!”

“有什么话就站在门口说!”

“不行!”杨清修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在门口说会被别人听见的!”

“你到底要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洛长歌起了兴致,从床上下来穿上鞋去开门,“我现在很感兴趣,如果你让我失望了我就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一开门,杨清修就溜了进来,转身将门锁住,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哭喊起来:“都是你这臭丫头给我惹麻烦,洛卿那小子的伤该怎么办啊?”

洛长歌坐在他对面,一手托脸,一手不安分的敲着桌面:“你不是答应给他治了么?”

“他都那样看着我了,老夫能不答应么?”一想到这事,杨清修就急得直拍大腿,“你知道老夫这‘天下第一巫医’的名号怎么来的么?是因为老夫没有救不了的病人!”

“行了,我知道你厉害。”洛长歌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你别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

“老夫不是这个意思!”见被误解,杨清修连忙解释,“老夫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并不是最厉害的一个,我已逝的师傅和隐匿的师弟医术都比我高明!然而却是我得到了这个名号,你知道为什么么?”

洛长歌想也没想就开口:“因为他们不屑与你争。”

杨清修黑着一张“锅底脸”,就像洛长歌欠了他几百两银子一般:“去去去,老夫现在严肃着呢,没功夫与你耍嘴皮子!”

“说吧。”洛长歌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敲着桌面的手指停了下来,“我不会打扰你了。”

“因为老夫从不治没有把握的病人,所以从来就没有医不好的!”杨清修捶胸顿足起来,“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臭丫头!你非要老夫身败名裂是不是!”

“身败名裂?没有那么严重吧。”

“你管我!”杨清修从将任性进行到底,“老夫就是想这么说!”

“你的意思是……”虽然他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点子上,但洛长歌却是大致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我三师兄的伤十分棘手?”

“不是棘手!是老夫根本治不好!”

洛长歌可不认为他这是‘谦虚’,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这么没用?”

“什么叫没用!”杨清修被气得半死,早知道就不该找她说话!

“你说的是治不好……”洛长歌分析着他的话,“是不能完全治好?还是一点都治不好?”

“治是能治一点的,但……”

“好。”洛长歌出声打断了他,“那你是就给他治一点。说不定哪天能就碰上了你隐匿的师弟,到时候再求他帮洛卿治。”

“不行!”杨清修断然拒绝,“老夫发过毒誓,绝对不碰那家伙的病人,我们两个中,你只能选择一个人给洛卿小子治!”

洛长歌不满的斜了他一眼:“一大把年纪了还发什么毒誓?”

杨清修冷哼了一声:“这种深仇大恨,你这小丫头怎么会懂?快选!是要我治还是让我师弟治!”

“选你选你。”洛长歌连说了两声,而后指了指门,“好了,问题解决了,你快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她心里是这样盘算的,谁知道这老头子的师弟藏哪里去了?找不到得到都是个未知数,先应下来,能找到这老头子的师弟她就返回,反正他也不敢对他怎样,如果找不到,能治一点就是一点。

洛长歌答应得太过爽快,杨清修反倒有些怀疑:“你就这么答应了?”

“对,我选你,你真的可以走了。”

话音刚落,洛长歌便将杨清修从凳子上扯了起来,而后将他往门边推去。后者两手扒拉着门,扭头似是有话对她说,然而洛长歌却是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直接踹到了门外,随手关上了房门,倒在床上睡起闷头大觉。

老夫的人生怎么会变成这样?

杨清修长长叹了一声,只得认命的回放研磨治洛卿脸伤的祛疤膏。

“啊!!”一声凄厉的女声划破长空。

“啊!!”一声凄惨的男声紧随其后。

“怎么了,怎么了!”青鸾弟子都操家伙带武器从房里冲了出来,二十余人将二楼小小的走廊堵得水泄不通。本以为有刺客偷袭,谁知入眼的,却是这样一幕。

只见一男子蹲在地上,应是捂着肚子,女子在他身旁走过来走过去,手足无措,嘴里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那男子抬头似是想要骂她,堵在喉咙上的脏话一开口却成了痛苦的呻吟,这时,围观的二十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男子的脸很白,是那种惨白的白,这样看去,脸上都是白乎乎的一片,看不出五官,在和夜色中,颇有几分骇人的意味。

暮兰城一眼便看出了那一男一女正是洛卿与洛云裳。

他朝师弟们摆了摆手:“行了行了,都是误会,大家都回去睡吧。”

有人不禁小声的抱怨着:“搞什么嘛,还以为她出了什么危险,害得我觉都没睡。”

洛云裳本就尴尬得不行,朝众人挥舞着小拳头:“再说揍扁你!”

洛长歌姗姗来迟:“怎么回事?”

“是他,都是他!”洛云裳指着顶着一张惨不忍睹的白脸蹲在地上的洛卿,“三师兄半夜不睡,装鬼吓我!”

“谁装鬼了!”洛卿扯着脖子吼了一声,而后又疼得直“哎哟”。

“姑奶奶,那你不睡觉在这儿干嘛呢?”

“睡不着啊。”洛云裳叹了口气,“在流云镇便关了三天两夜,被堵着嘴也不能说话,所以我就睡觉,人都快睡傻了!”

“这样啊。”洛长歌觉得有道理,便又看向了“妆容”可疑的洛卿,“大美人儿,你这又是做什么呢?”

洛卿忍着剧痛回答着,满眼皆是无辜:“前辈给我弄的,说是给我治伤。”

“骗鬼啊你?”洛云裳直指出他话中漏洞所在,“你的疤就那么一点点,用不着把整张脸都涂了吧?”

“你以为我想啊!”一说到这洛卿就来气,只见他“哼”了一声,“那老头子说什么美容养颜,非要给我涂得满满的厚厚的,你说一个糙老爷们儿,要那么好的皮肤来做什么?!”

“好吧,这点就当不是你的错。”洛云裳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你不知道自己这模样有多吓人啊?出来瞎晃悠什么呀!”

“杨清修说还不能睡,等过一个时辰洗掉,我闲着无聊就出来走走,这不就碰上你了么?”洛卿越说越觉得自己无辜,“我就拍了拍你肩膀想给你打个招呼,谁知到你转身就给我来一脸!你这丫头平时这么虎,没想到你胆子竟然这么小的?”

洛卿没有别的意思,听到洛云裳耳里,却成了嘲笑,只见她抬起脚在他面前晃了晃:“你是不是希望我再来一下?”

“不要!”洛卿猛地趴在地上拿后背对她,脸贴着地面艰难的说着,“你这丫头是不是非要师兄我断子绝孙才甘心啊!”

断子绝孙……

洛长歌忽然就明白洛云裳踢得是哪里了,怪不得洛卿说话时的颤音都透露出“痛不欲生生不如此”八个字。

“姑奶奶,睡不着也给我回房间待着。”洛长歌将洛云裳撵走,“省得在外面祸害人。”

“我……”

洛云裳还想说些什么,这时,暮兰城开了口:“云裳,你还有套口诀背得不太熟练,既然睡不着我就再教教你,走吧。”

“好。”脸立马红得跟苹果一样。

洛长歌将洛卿从地上扶了起来,关忧着问到:“没事吧?”

“要断了你说有没有事!”话一出口洛卿便觉得不对,扭头一看果然见洛长歌面色大窘,他“呵呵呵”干笑了几声,“我就随便说说,随便说说。”

“走吧,我送你回去,省得你又吓到人被暴打一顿。”

“……”洛卿无语,但还是跟着她走着。

忽然,他停下脚步,洛长歌回头:“怎么了?”

“你看我这脑子,怎么才想起来!”洛卿惩罚似的拍了拍脑袋,而后看向她,“臭丫头,你家小相公呢,怎么一直没有瞧见他?他是有什么事耽搁了么?”

“……”洛长歌沉默良久,“师傅没有告诉你们么?”

洛卿一脸茫然:“告诉我们什么?”

“没什么。”洛长歌摇了摇头,“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睡了。”说着,便大步流星的离开。

“喂!臭丫头!”洛卿喊了一声,“你还没有告诉我洛离哪儿去了呢!”

然而洛长歌仍旧自顾自的有着。

洛卿不解:“你不是说要送我回房间么?”

仍旧没有回答。

洛卿摸了摸下巴,这臭丫头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