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皇帝的下堂妻:不做皇后好多年>

更新时间:2019-02-26 11:57:42

皇帝的下堂妻:不做皇后好多年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皇帝的下堂妻:不做皇后好多年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皇帝的下堂妻:不做皇后好多年

影视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叶飘飘分类:影视

吉时一到,雪莲又被扶出来了,这次还好,终于上了凤辇,听着有点刺耳的喜乐,雪莲不甚优雅的打了个呵欠,好在是在风辇上,没人看见,要不只她只怕憋死也不敢打。 雪莲一直不明

精彩章节试读:

吉时一到,雪莲又被扶出来了,这次还好,终于上了凤辇,听着有点刺耳的喜乐,雪莲不甚优雅的打了个呵欠,好在是在风辇上,没人看见,要不只她只怕憋死也不敢打。

雪莲一直不明白自己那里招到皇上了,本来做好了老死府上的打死,不料一月前却无端接到圣旨,甚至都没问过她愿不愿意嫁,皇家就将一切礼仪都办齐了。

将苹果放在腿上,雪莲拿出随身的小镜子,掀起盖头,再次仔细认真的照了遍,这左边还是女人见了会尖叫,晕倒,男人见了会拔腿就跑的鬼脸啊,为什么皇上要娶她呢?

看好了,这可不是随便一顶轿子接进宫,这可娶,明媒正娶,风辇有正宫门而入,这后宫的女人,可只有她享有这项荣耀。可是为什么呢?

难道皇上的审美观有问题?

收起小铜镜,雪莲轻扶着左边的鬼脸,从她有记忆开始,她娘就告诉她这是诅咒,这半张鬼脸不会陪着他一辈子,只要将来有个男人愿意为舍弃生命,这诅咒就解除了,到那时她就会成为天下第一美人。

小的时候,雪莲听着没什么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她会成为大美人,所以这半张鬼脸可以忽略。后来慢慢大了,她才知道娘亲说的舍弃生命的意思。

试问这世间有谁啥的愿意为别人舍弃生命,估计连她爹都做不到,她在她天性乐观,懂得自我安慰,每天早起,她都会对着镜子练习,都会对着镜子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半张脸吧,这天底下要全是美人就不稀罕了,像我这样独一无二的才特别,更何况将来还可以用这张脸来考验男人的真心与否。”

人们常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我这半张脸可是鉴定有情郎的最佳良药。

虽然如此,这十几年来,雪莲还是看遍医典,只可惜医典内只有救人之法,却没有破咒之门。

一整套的仪式下来,雪莲累惨了,在她倒地之前,终于被扶到了‘承恩殿’。

一听这名字,雪莲心里就不舒服,明明是这个皇帝厚着脸皮要娶她的,可是一听这名字,好像她还得感恩戴德的念叨着皇上的好。

好在只在这殿里住一晚,明天就回到历代皇后居住的凤仪宫。

拿着大苹果一整天了,小手都快麻痹了,人更是饿得前胸贴后背,反正仪式都完成了,雪莲拿起手上的苹果咬了口。

不错,很脆,很香还很甜。

大婚的皇帝殷智宸未进承恩殿听到的就是‘嘎嘣,嘎嘣’的清脆咬声,很是悦耳,他立即就猜到肯定有人在偷食。

“看来朕的皇后一点也不拘谨。”殷智宸笑看着那正啃着苹果的佳人,大红的喜蜡映照着那张梦中的小脸,殷智宸笑得格外的愉悦。

“是你?”苹果停在嘴边,原来他就是皇上,那次与母亲与庙里上香,回程途中遇到那位见义勇为的大侠。

雪莲有些明白,怕吓着人,出门她都戴着面具,估计皇上是被她那戴着面具的外表吸引了。

雪莲不免有些担心,虽然现在用头发遮住了半边鬼脸,但是马上他就会看到,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吓得尖叫。

“幸好,朕进来之前还在担心皇后会将朕忘记。”殷智宸松口气似的笑道。

“皇上如此出众,我又怎么会忘记呢。”雪莲低首轻笑。

“朕对皇后一见倾心,不知皇后对朕印象如何?”殷智宸在雪莲身侧坐下,一手拿过她手上的半个红苹果,咬一了口。

雪莲看着这位帅气的夫君,有些纠结,现在皇上的表现她很满意,过一会呢?他是否会表现于异于常人的涵养与风度呢?

“皇上,在我回答你之前,我有句话想问皇上,皇上对我的喜爱是缘于我的外表吗?”雪莲笑盈盈的问。

殷智宸抓着雪莲的手,黑亮的眸子注视着那半张倾城的容颜。

“朕不否认,你一眼确实因为你绝世的容颜,但是最吸引朕的是你这双眼睛……”殷智宸说话的同时手也抚上了雪莲的眼,雪莲迅速的避开了。

“在最后的仪式前,我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雪莲捉着殷智宸的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如果我没有这倾世的容颜,皇上还会娶我吗?”

殷智宸愣了下,唇角微扬道:“不过否认,朕确实是因为你的容貌才会下定决心娶你,但是朕相信自己的眼光,你一定会是最出色的皇后。”

“我记下了,我相信皇上是不会以貌取人的。”雪莲说着转正身子以手撩起左边的遮住脸庞的秀发。

“皇后,你的脸?”殷智宸虽然没有尖叫,但是那僵住的俊脸已经让雪莲看到了答案。

“这才是我的脸,皇上是不是很失望?”雪莲依旧保持着甜美的微笑,只是再美的笑容,连同左边的脸一起看,也是恶心的。

“皇后,你果然聪慧,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朕吗?”殷智宸愣了半秒后即赞赏的笑道。

他不认为有人两个脸会有如此差异,更何况他刚才已经触摸了这半张倾城的容颜,那温热细腻的触感不可能骗人的。

这样就只有一个解释,皇后在考验他,怕他以貌取人,毕竟再美的容颜也会随着时间而慢慢老去,他懂的,这样的女人,说明他眼光没错。

“皇上,我没有骗你,没这个必要,每个女子都想有倾世的容颜,我也不例外,但是这半张鬼脸已经陪伴了我十七年,我觉得应该让皇上知道,以往出门的时候怕吓人,我都会戴上假脸。”雪莲说着拿出了殷智宸见过的那半张面具。

殷智宸似乎仍然不相信,拿着这半张面具在手,看着已站起身的雪莲,愣是没说话。

这面具做的很精细,很逼真,手感也非常好,若是戴在脸上一定,不细,必定无法分辨。

“为何不戴上面具?”殷智宸脸色很正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皇上是莲儿的夫君,在夫君面前如果还戴着面具,那还算夫妻吗?”雪莲依旧保持着甜美的笑容,让殷智宸不太敢确定那半张鬼脸是真是假。

就算是胎记,顶多一块黑的,或是肉色的,也不至于如此恐怖,他大着胆子走上前伸手摸向那半张鬼脸。

雪莲并没有逃避,迎视着殷智宸,不管是什么的结果她都有心理准备。

像她这样的脸,男人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就连她自己每天看着都会觉得恶心。

“这是真的?”殷智宸的脸微白,声音有些颤抖道。

雪莲没有说话,这是第一次有男人敢用手触摸他的脸,就连他的亲爹,亲兄长都没那胆量,但是这个一面之缘的夫君却摸了,虽然表情很是痛苦,但是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很特别的感觉了。

“为什么要骗朕?”殷智宸看着这张左右不规则的脸,倾国倾城的是她,丑如鬼魅让人恶心的也是她,如果当初她不带面具,他就不会……

“我没有欺骗皇上。”雪莲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的答案,她原本还在想,如果他肯认她这个娘子,她就告诉他这脸是从何而来,但是现在,她觉得没那必要了。

“明天朕会派人送你回尚书府。”殷智宸看着雪莲那平静的眼神,恼怒道。

“皇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更何况诏书是皇上亲自下的,不如你亲自结果了我性命。”雪莲眼里闪过一丝恼怒,但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微笑,说出来的话却像利剑。

“那是朕被欺骗了。”殷智宸很是儿狼狈,立后的诏书确实是他下的,但那是因为他不知道她还有半张鬼脸。

“是皇上的眼睛欺骗了你自己。”雪莲坐回床上平静道。

“朕会给你补偿,但是青云国不能有你这样的皇后。”面对雪莲的淡定,殷智宸有些心虚,他再次看了眼那张不协调的脸,甩袖而去。

雪莲看着燃烧的红烛,看着半敞的门,竟然没有哭。

“走吧,反正我已经被你娶进宫了,不管你什么态度,我都不会被打击了。”雪莲说着站起身走至门边将门关上。

“小姐,吓死奴婢了。”雪莲的贴身婢女小青这才颤抖的拍胸。

“青儿,你不会以为皇上会杀我吧。”雪莲笑着坐下,让小青帮着取下沉重的凤冠。

“皇上那眼神确实想要杀人,奴婢的脚到现在还是软的。”青儿吐舌道。

“呵呵,青儿,你跟在我身边也有十年了,还是就这点胆量。”雪莲对着铜镜中的半张绝世容颜笑道。

总有一天她会恢复倾城的容颜,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小姐,皇上明天会不会真的将小姐送回府?”青儿一边为雪莲梳顺长发,一边担忧的问。

“会,但是我不会让她这么做,虽然他是皇上,但是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就算要废后也得有个说法,更何况我爹还是尚书,大哥,二哥皆在朝中任职,他有那个胆量,也没那个权力。”雪莲凝眉道。

“小姐,他是皇上。”小丫头担忧的看着雪莲。

“放心吧,我现在可是皇后。”雪莲将凤印拿在手上笑道。

“可奴婢还是担心。”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累了一天了,你也下去睡吧。”雪莲向婢女道。

第二天早上,雪莲还在梦里,殷智宸的贴身太监小德子就带着崭新的圣旨来到承恩殿了。

“皇后雪氏接旨。”小德子在外殿高呼。

雪莲听到了,但是却没打算理会,打了个呵欠侧身继续睡。

“小姐,小姐,德公公在外面等着宣旨呢?”青儿走进内殿,像往常那样推了推雪莲。

“青儿,本宫现在是皇后,要叫本宫皇后娘娘。”雪莲知道无法再装睡,遂坐起身,以眼神提醒婢女道。

“是,皇后娘娘,德公公正在殿外等候宣旨。”青儿点首,故意提高音量道。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