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凰珏,三嫁成后>

更新时间:2019-02-26 17:05:00

凰珏,三嫁成后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凰珏,三嫁成后在线全目录推荐 连载中

凰珏,三嫁成后

影视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猫尔分类:影视

我叫赵玥,父亲是皇帝,母亲是皇后。 母亲生下的是三胞胎,我因为时运不济,被君钧和谢逸两个混蛋挤在了母亲肚子最里面,所以最晚出来,便成了老三! 明明,我比他们两个头都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赵玥,父亲是皇帝,母亲是皇后。

母亲生下的是三胞胎,我因为时运不济,被君钧和谢逸两个混蛋挤在了母亲肚子最里面,所以最晚出来,便成了老三!

明明,我比他们两个头都大!

幼年的事情我都不大记得(几个月的娃娃你倒是记得给我看看),我有记忆的第一件事,便是母亲牵着我的手,父亲拖着君钧和谢逸,大伙一起换了衣服,偷偷摸摸的出京城。

在城外五十里之处的一个小山庄里(我后来才知道那个是母亲的陪嫁庄子),迎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赵皓。

那时候我还小,很多事情我也弄不清楚说不明白,总之呢,我就是一看到赵皓,就惊为天人。

那谁,你别乱想啊!

我是被赵皓那股气势给震惊到的!

我父亲呢,经常被人说其少年之时是芝兰玉树美貌不可言,君钧和谢逸两人都像了父亲的容貌(他们两人一模一样!),打小也是长得极为漂亮,人人见着了都要说一句集天地之灵气聚万物之精华。

(见到我就来一句:好可爱啊!)

而从气势上来说,我父亲是帝王,那两货,那两货还小,不提也罢,只我父亲那气势,除了在我母亲面前,换做任何一人,他那眼神一瞟,立时就会吓得跪倒一片。

按说我在这样又帅又有威势的人(母亲说的)跟前,应该是什么都适应了的。

可当时,我还是被赵皓给震到了。

他其实长得比我父亲还秀气,啊,应该叫俊美,也没有我父亲那时不时便冒出来的胡子,可是,当时咋一见面,我却好似看到了他满身血光,那气势冷冽得让我膝盖都有些抖。

特别是他和我父亲眼睛对上的时候,我敢拿我母亲发誓,他们两人之间有电闪雷鸣!

可当我母亲出现,他一看到我母亲,便立时变了个模样!

就好似我父亲在我母亲面前就是只撒娇求抚摸的猫一样(谢逸说的),一下就变成了一头大狗的模样,我发誓,我都在他屁股后面看到了一条摇得欢快的大尾巴!

不光摇着尾巴,他还眼眶通红,眼含热泪,看着母亲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若不是父亲丢了君钧将母亲直接抱走,他估计都会冲上去像父亲一样抱母亲大腿了!

那一年,是父亲登基三年,赵皓跟童贯在关外交战三年,终于将童贯以及其所部全歼,伤都没有养,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京城。

父亲母亲接了他后,并没有让他马上回京,母亲逼着他在山庄里休息养伤,还亲自看护。

呃,带了我一起看护。

正确的说,是父亲实在是要回京,又不好劝母亲回去,便干脆留了我下来。

因为,那时候的我,不光是跟母亲长得像,还特别的喜欢沾着我母亲,不管我母亲去哪,我都一定要跟着。

整整一个月,母亲带着我一起在那山庄里照顾着赵皓。

我从最开始的害怕,变得极为喜爱他。

因为,他不光是会很温柔的跟我说话,还会教我玩木制小长枪。

到得后来,母亲说要回京城之时,我变得抱住了赵皓的大腿不肯放手。

那一次,赵皓跟母亲同车回了京城(我胜利了),在车上,赵皓问母亲,可愿意将我交给他?

我母亲还没有回答,我便连声说好。

我本以为,父亲知道这事之后会骂我,可是,当我们回京之后,母亲给父亲提起此事,父亲却是没有什么犹豫便答应了。

还找了赵皓来,让我行大礼拜赵皓为义父,连我的名字,都从君玥变成了赵玥。

我行礼之时,其实还不懂这意味着什么,唯一记得的,是当时赵皓一下红透的眼眶,还有那闪耀的泪光。

此后,赵皓每年冬季都会回京一两个月,那时候,母亲便会带着我们一起住到郊外的庄子,赵皓有大半的时间也会住在那,父亲自然也是有大半时间连朝都不上了住过去。

郊外的庄子虽然没有皇宫奢华,但是却比皇宫还舒适,最重要的是,自由。

一旦下雪,或者是梅花开的时候,秦夫人容夫人她们也会来玩,有时候,谢七叔叔带着石婶婶远道从福建回来,也会一起过来,那时候,赵皓便会和秦武侯和荣国公还有父亲容叔叔谢七叔叔他们喝酒论武,说得兴起之时,还会拿起他的银枪,在那大雪之中舞上一舞。

而每当母亲带着我们和容夫人秦夫人石婶婶路过,停驻下来观看之时,父亲便会拎着把长剑下去一起舞剑。

然后母亲便会冲下场,一边念叨着你那身子居然还去受寒一边将父亲给拎回来,再又回头训斥赵皓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将赵皓也喊回来。

弄得我和君钧谢逸想要看,就得趁母亲不注意溜过去看。

其实我父亲的身手也不错,平素也会练练功,不过一到冬天,母亲就会盯着父亲,不让他做任何会受寒之事,据说是因为父亲曾经受过重伤,而且还挺着带伤的身体在暴雨之中淋了一夜的雨,所以身体才会留下后遗症,一到冬日,那浑身筋骨便酸痛难忍,有时候一个疏忽,便会痛到走都走不利索。

我们年纪稍微大些之后,谢逸曾经去找容叔叔问过,到底父亲是为什么会受这般重的伤,容叔叔虽然没有说得太清楚,不过我们也知道了,父亲是为了母亲,为了救母亲所以亏损了身子。

那时候我们都觉得父亲伟大,亦觉得母亲宠一些父亲是应该的,我们便也少吃了一些醋。

只那时候,我却是不知道,其实赵皓的身体比父亲亏损得更厉害。

父亲自从登基之后,便一直由母亲照顾,有孔家两代神医调养,也没有再受过伤。

可是赵皓,却是一直守在边关,一直……

我们兄弟三个七岁那一年,父亲让我们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向,君钧喜欢谋略,选择跟父亲一起学习国事政务,谢逸喜欢新鲜事物,选择跟着汪椿谢七他们出海。

而我选择了去边关,跟随赵皓学习兵法学习领军。

我七岁那年,第一次目睹了战争,第一次目睹了战神赵皓真正的风姿。

那一年,耶律鸿基终于将整个北戎国给统一,东南西北中五个北戎王国成了一个地域极其庞大,骑兵多达百万的大国。

那一年的春季,我刚到达边城,北戎人便开始进攻,由此,北戎和大宋展开了长达六年的战争。

那是一场立时久跨越疆域宽达万里的战争。

第一年,我们坚守,赵皓带着我在关城之间奔袭,带着他那七年时间训练出来的三十万铁骑纵横边关,将北戎人阻挡在了长城之外。

那一年,我急速的成长,从一个天真活波被母亲教得纯真无比的孩子(赵皓说的)一下成了一个只要听到不同的鼓声便能拿剑或者长枪给赵皓的沉稳少年。

而那时候,我也才发现,赵皓居然没有妻子,没有孩子,没有家人。

不光是没有妻子,他连一个暖床的丫鬟都没有!

边城他那镇国公府里连只母蚊子都没有!

怪不得父亲送我过来的时候只让我带侍卫,亦是一个丫鬟都没有给我带。

我想着谢逸经常看的那些什么话本子里面说起的故事,怀疑他是个断袖,还偷偷的找刘大叔去打听。

当时刘大叔很是怪异的瞅了我半晌,随后说,我长得跟母亲像,没成想脑袋也跟母亲一个模样。

他居然还怀疑我能否成为一个合格的将领!

我当时很是愤怒,还跟他打了一架!

(老刘:被揍吧?)

直到四年后,我才明白老刘当年那话的意思。

那一年,在父亲大力支持下,赵皓决定率军出关,不再守着关城防守,而是要杀入北戎人的上京城,彻底灭掉北戎!

第一战,我们就遇上了耶律鸿基的主力。

那一战,是我到边城之后遇到的最是艰难之战,那一战,亦是我首次跟随赵皓出战的初战。

我差点就死了。

若不是赵皓拼命相救,我就被人偷袭死于乱箭之下。

可赵皓却是身受重伤。

那一夜在军营里,我守着他,而他在迷迷糊糊之中,对着我莞尔而笑,柔声道:阿月莫怕,我无事。

我花了两日时间,才明白他一直在昏迷之中叫的阿月,不是我,而是我的母亲。

亦是那一刻,我明白了,为什么边城也好京城也好,有那么多的姑娘想嫁给他,他都理都不理,也明白了,这四年只要战事稍缓,冬季之时,他就会带我回京城,还有,每次快要到那个庄子之时,他那带了淡淡浅愁却又雀跃不已的神情,是因为什么。

那战之后,赵皓只休息了几日,便带着伤和军队往北戎人境内挺进。

此后两年,我们在北戎大地上纵横厮杀,再没有回过京城。

那两年,我都不记得打了多少仗,也不记得赵皓身上添加了多少伤口。

唯有每次危险之时,他总会出现在身前的背影。

还有,在夜深人静之时,他往南边看去的目光。

他的身影好似青松,好似标枪,好似磐石,那身影蔓延成了威严长墙,将他看往的地方,紧守在了身后。

两年时光,我们夺下了北戎大半的疆土,深秋草枯马肥之时,我们与耶律鸿基最后的余部在距离京城四千里之外的地方,展开了最后一战。

那一战,惊天地,泣鬼神。

漫天雾色如血,泥泞飞溅,人命若轻尘。

耶律鸿基的那些高手,那些大长老们,连耶律鸿基都不护卫了,直接冲着赵皓和我来杀过来。

赵皓杀了那些人,杀了耶律鸿基,杀了那些最后的抵抗力量。

将北戎彻底打散,从此收入大宋版图。

可他自己也跌倒在地,再也起不了身。

我冲过去,我扶起他,我喊着,你若是死了,母亲会伤心的。

他冲着我淡淡而笑,轻唤着阿月。

那一刻,我什么都不管了,我让老刘他们处理残局,让安家阿姨和姜叔叔接手后面的事。

我带了赵皓往京城狂奔。

七日七夜,靠着千年人参提气,我和赵皓进了京城。

我直接将赵皓送进了母亲的宫殿。

我看着母亲抱着他哭,看着母亲让人马上去喊孔神医,看着赵皓在母亲怀里浅浅而笑,淡然道自己无事,修养几日便好。

哪里会好!

父亲和孔神医几乎是同时到的宫殿。

孔神医留了母亲在内殿,自己出来,对我和父亲说,还是早做准备吧,赵大将军已经油尽灯枯,神仙都无法救得回。

孔神医说,以赵皓的伤势,便是动一下都痛苦万分,活着对他来说只是折磨。

孔神医说,他的命不过一日了。

那是孔神医唯一说错的一次。

赵皓不止活过了那一日,在母亲的担忧和哭泣之中,他还多活了十八日。

再是痛苦,也一点神色都不露的,只是对母亲浅笑的活过了十八日。

然后,那一日……

姜叔叔和安阿姨的正式军报送回来,满京城,满天下都在欢腾喜舞,都在庆祝北戎国彻底并入咱们大宋国,都在歌咏父亲英明,赵皓神武。

那一日,初冬的阳光灿烂,暖暖的照入人心。

那一日,母亲扶了赵皓走到殿前,想让他晒晒太阳。

那时候,父亲带了我们兄弟三人正走到宫殿门口。

父亲挡住了我们,也挥退了所有人,带着我们三人,站在了殿门口的阴影里,看着那缓缓走出殿门的两人。

那一日,母亲穿了一件火狐裘衣,赵皓亦穿了一件火狐长袍,他的脸颊带了憔悴之色,眼眸里却依然光亮闪耀,灼灼的看着母亲。

只他力气到底不足,便让母亲扶着他在殿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母亲让他靠在了自己肩头,两人就那么坐着,晒着太阳说着话。

就算身子忍不住的颤抖,就算手连抬起的力气也没有,赵皓依然带着浅笑,回应着母亲的话语。

说了几句之后,母亲的眼泪终是流了下来,微微昂着头的对赵皓道:阿皓,辛苦你了,可以了,你放心吧,我会很好!

赵皓侧头,在母亲脸颊之上轻印了一吻,轻轻的说了一句。

他的声音很轻,很缥,但也许是心有感应,父亲和我们都似乎听到了他的声音。

他说:好,那皓先走一步,皓,在下面等你,下一世再见。

他说着,脸色安详温柔,就那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身体还靠在了母亲身上,头依在了母亲的肩头,就那么,闭上了眼睛,垂下了手。

阳光从天而照,如同金色的轻纱一般笼罩在了他们两人身上,在那台阶上照耀成了一道不灭的剪影。

父亲封了赵皓为镇北王,许他棺木入皇陵,陪葬帝陵。

而且,还在问过我后,正是宣布我为赵皓义子,从宗谱上改了赵姓,承继镇北王封号,封地为北戎原地。

率领赵皓留下的三十万铁骑,守卫大宋。

四年之后,我如愿娶了安家阿姨和姜将军之女为妻。

我在边城安了家,只每年年底,如同赵皓当年一般,带着妻儿回去看父母。

北戎人被攻下之后,我陈兵在西夏边境,西夏王吓个半死,主动上了臣服折子,将国土并入了大宋疆土,而吐蕃那,也自愿成了属国。

父亲封了谢逸做东海王,以谢为姓,娶了谢七的女儿为妻,和谢七汪椿他们一起,率领着强大的战船舰队,商武并用,将势力一直扩张到了万里之外,令四海来朝,奉我大宋为上朝。

君钧除了跟着父亲学习政务之外,十五岁之后便开始周游大宋各地,三十岁,被封为太子,同时,父亲任命了当时的一些新晋官员和几个一直跟着君钧的得力助手为东宫属官,并让君钧开始接任朝堂之事。

赵皓死后,父亲的身体也开始不好,年近五十之时,冬天之时更是经常犯病,当时,孔小神医还让我们三兄弟做好准备,特别是要安慰好母亲。

可君钧当时却是说,不用担心母亲。

多年之后,我才明白君钧这句话。

被孔小神医判了死刑的父亲,便是身体再不好,再痛苦,也一直挺着的,每逢春夏阳光艳好之日,还会带母亲出去游玩。

一直到那日,昭德三十五年,那一天是十一月三十日,我带了妻儿们回京,谢逸也带了他那一大家子人从东海回来,那日晚间,父母和我们兄弟三人的三大家子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晚饭。

席间,母亲一个个的唤了孙子孙女们上前,送了好些她收藏多年的珠宝等物,父亲则是和我们三兄弟还有我们的儿子们闲谈,当夜,父亲还留了我们都在宫里,说是次日再一起吃饭。

可天还没亮,君钧便派人急唤我们过去。

母亲一睡不醒,眼看着气息便要没了!

父亲给了我们兄弟三人一人一个卷轴,便让我们退了出去,一刻钟后,我们三人冲进了屋子。

父亲已经抱着母亲,面容带笑的,两人一起,都没了气息。

君钧说,父亲说过,母亲那人虽然性子活波坚强其实是个最心软的,所以,他一定不会死在母亲前面让母亲伤心。

可,他也不会落母亲一秒。

他们同生,他们共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