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武侠 > 那些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更新时间:2019-03-03 16:08:49

那些在中原行镖的日子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那些在中原行镖的日子阅读推荐 连载中

那些在中原行镖的日子

武侠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凤栖梧分类:武侠

天地之谓性,率性之为道,修道之为教。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这就是一直以来我寻找的那份属于自己道,也是我出道以来一直恪守的为人处事的原则。不偏不倚,致中平和,

精彩章节试读:

天地之谓性,率性之为道,修道之为教。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这就是一直以来我寻找的那份属于自己道,也是我出道以来一直恪守的为人处事的原则。不偏不倚,致中平和,既不如法门之偏激,也不如道家之无为。

当我悟出这一道理时,我只觉天地了然于胸,山河锦绣,天地万物皆遵循这一道法。

这一刻,京城之中大放光明。惊神阵运转下,天下十八路州气运纷纷涌入,噬灵血滴倏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充满无限生机的力量。体内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数万道真气将我体内各窍穴贯通上下。这一刻,我就是天地,天地就是我。

一剑挥出,正是秋水剑法。

这套剑法,是明教当年兴起自创的剑舞,本是十分花哨的剑法,此刻却蕴含着撕碎一切法则空间的毁灭之力,向慕容白云攻了出去。

慕容白云感到危机,心生怯意,佯作举剑迎击,脚下却微晃,释放出法则空间,意图遁去。我满心愤怒,怎会给他这个机会,长剑紧锁他气机,一剑又一剑攻了出去。

蓬!

一剑刺透慕容白云左肩。

慕容白云紧咬牙关,也不顾肩头中间,强行后退。

剑花微抖,又一剑刺透他右剑。

当啷,慕容白云长剑坠地。他正要开口,我哪里肯给他机会,垫步向前,一拳冲出,将他击上三丈多高。慕容白云一身闷哼,胸口肋骨尽碎,口喷一口鲜血。

秦三……

“观”字未出口,又一拳迎上,慕容白云双膝尽碎。等落到地上,慕容白云全身经脉尽碎,骨骼寸裂,七窍之中渗出鲜血。我冷眼看着他。

当年在慕容山庄,我去跟秋水提亲,你说武功天下前十,家财富可敌国,你便同意我俩婚事。想必当年也没料到,今日会有如此情形吧?

慕容白云双眼恶毒的看着我,哈哈大笑,你算什么东西,就算你天下第一,老子说不同意,你照样无法娶她!我以剑意威压过去,慕容白云忍不住疼痛,扑腾趴在地上,吐了口血痰。

你有本事杀了我!

我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长剑一横,架在慕容白云脖颈之上。慕容白云道,你杀了我,恐怕永远救不了你的小魔女了。我看了纪君璧一眼,法台之上,六芒星禁锢隐约有破去的痕迹。

我剑花一抖,一剑割断慕容白云手腕动脉。鲜血立即喷了出来,慕容白云欲运功疗伤,只是体内真气早已被击碎,眼见无果,目露惊恐之色。

我说你不会立即死去,多则一个时辰,少则一炷香功夫,你会血尽而死。

慕容白云吼道,你不能杀我!

我毫不理会,径直朝着纪君璧走去。法台之内,纪君璧处于半昏迷之中,六芒星阵缺少了白马寺秃驴主持,兀自在运转着,我尝试了几次,竟无法让它停止下来。

慕容白云如发疯般咆哮着,我若死了,也要拉她一同去死!忽然,他口中振振有词,默念起一道奇怪的咒语。

法台之上,光芒乍现。天空中那道黑洞迅速旋转起来,一道、两道、三道、四道黑光突破三俗先前那道禁锢,冲了出来!一道幽暗之力笼罩到我身上。噬灵血滴嗅到这股力量,迅速旋转,逐渐变大,变成了噬灵珠大小,几乎要挣脱我身体。

我试着运功抵抗,却发现这道力量远超出了我的能力,噬灵珠如有了生命一般,几乎要控制我的身体。

冥界之门大开,四座神将踏出黑洞,降临人间。

挥手之间,万佛寺隐去,整个世界一片黑暗。

这是哪里?这是暗域!没有时间,没有空间,只有一个绝对位置,还有来自冥界的四个神将。确切说,这里面是噬灵珠生出来的独立空间,也是连接人间与冥界的那道大门。

你们是谁?

只见那四人同时跪倒在地。

往生殿圣裁使者、接引使者、准提使者、净空使者,恭迎神座大人重返冥界!

我目瞪口呆,什么神座,你们认错人了吧?

接引使者道,二百年前,神座在永生界犯了戒律,被流放人间,几经轮回才到了今世,如今期满,我等奉命前来迎神座归位。神座如今尚未苏醒,等回到冥界,自会知晓一切。

我心中暗惊,却也不知对方说的真假,不过我对冥界的人向来没有好感,于是不耐烦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冥界什么的老子不懂,我还有事,要没什么事情,我先回去了。

话音刚落,四大使者将我围在身边,说这事神座说了并不作数。

我呸了一声,说话不作数,别说什么狗屁神座,就是皇帝老子,我也不稀罕。给我滚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接引使者道,那就多有得罪了。说罢,四人挥动兵刃,就要擒我。我怎会束手就擒,就地一个打滚,翻了出去。擎起手中长剑,只觉得惊神阵之力在这暗域之中仿佛更加精纯,以新悟出的中庸之剑,携惊神阵天下气运,一剑朝四人挥去。

铛的一声。

我向后急退数十丈,胸口一阵翻腾,这四人怪异兵刃似乎专门克制人间真气,方才那一剑,竟未伤及对方分毫,反而让我一阵气血翻涌。

四人联手,一道幽光泛起,将我笼罩其中。

头疼欲裂,我试着提起真气反抗,却发现人间真气,在这道幽光之内完全失去了作用。终于,忍受不住这股疼痛,我大声呼喊起来。

这时,暗域之外,纪君璧的声音传了进来。

以黑暗之神之名,圣教弟子纪君璧在此起誓。

我心中大惊,京雨柔曾经说过,纪君璧是魔教圣女,身负光明、黑暗两大咒誓,当年在魔鸣湖底,她破了光明咒誓救我一命,自己却深受血毒之苦。然而魔教最强大的咒誓,却不是光明咒,而是暗黑之咒。此刻纪君璧刚说出第一句,我便连喝止道,住口!

纪君璧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我愿以我血脉,唤醒沉睡中的神明。

我愿永远沉沦,将无尽深渊产生的最强大的力量,籍由我血脉将你呼唤至此。

我愿烈焰焚身,只求助心爱之人摆脱囹圄。

从此甘愿为您仆人,永堕黑暗之中!

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我体内苏醒过来,仿佛在黑暗中睁开了幽暗的眼睛,冷漠无情,而又充满怜悯。意念所及,冥界四神座禁锢全然消失不见。

接引使者四人脸色剧变,就要逃跑。

我冷冷道,就想这么走吗?一道吞噬之力溢出,将四人困住,动弹不得。接引使者道,秦三观,你可知擅杀冥界神将,将遭受的什么罪行?

我冷笑一声,那只有杀了你们之后才晓得。

那四人闻言,拼命向那绝对黑暗之处奔去,我哪里容他们逃窜,几乎瞬间拦在四人身前,一指点出。

圣裁使者一声惨叫,形消魂灭。另三人见状,怪异兵刃横击在我身躯之上,我也不闪避,跨前一步,将准提使者撕成两截。

接引使者和净空使者满脸惊恐,加速向冥界奔去。我缀在身后,凌空两掌挥出,那两名使者踉跄瘫倒在地,接引使者喊道,不要杀我,我认输!

我心中满是愤怒,如今纪君璧生死不知,我怎会轻饶得了他们。

对不起,我不接受!

手起掌落,将两人击杀。

我已成魔,脑海之中,满是杀戮画面,若有十万冥界兵将,我也要照杀不误。

黑暗的天空之中,一道桃木飞剑穿越时空,瞬间来到我身前,从我体内透体而过!

我认出了那柄飞剑。

吕纯阳在魔教总舵斩杀魔教的那柄飞剑,也是将饕餮老祖元婴斩成肉酱的那柄飞剑!

体内气势暴减,心中戾气顿时减弱。

耳旁传来一道声音,你是谁?

我怒道,我是你大爷!

飞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又冲我飞来。我挥起魔剑劈去,那柄桃木飞剑竟浑然不惧,硬生生撞了一剑。我心口一阵剧痛,仰面倒飞出去。

你是谁?

我是你祖宗!

飞剑又来,我再次被击退。

一声女人的叹息,旋即耳旁传来一道梵音,吟诵的正是大日如来净世咒。那道梵音如行云流水,荡涤我心神,那股烦躁的魔性逐渐褪去,我心神越发宁静下来。

黑暗之中,一丝亮光,九座莲台。

当年在开封府,正是这净世咒,让我悟出三座莲台之上的大日如来手印。如今另外六座莲台之上,分别是实住印、空乐印、光明印、清目印、安心印和定力印。

我盘膝而坐,梵音绕耳,六处法印连同大日如来三印一一呈现在脑海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声音又问,你是谁?

我缓缓睁开眼睛,我是秦三观,中原镖局的一名镖师。

幻象尽去。

夜空之上,皓月当空,星辰若隐若现。

不远处,慕容轻灵身穿粗布麻衣,站在三俗身旁,见我醒来,微微一笑。

明帝朱悟能双唇紧闭,一脸阴沉,在不远处,看着慕容轻灵。

慕容白云身下满是鲜血,已是气若游丝,见到慕容轻灵,试着挣扎起来,努力了几番,却终究无济于事,伸手去指慕容轻灵。慕容轻灵来到他身旁。

慕容白云断断续续道,姐,这件事,自始至终,终究是我错了。

慕容轻灵低声道,爱憎恨憎离别憎,俱是虚无;贪毒嗔毒痴念毒,皆为尘土。我不怪你!慕容白云忽然笑了,单纯的如同一个孩子般,闭上了双眼,再没有醒来。一代枭雄,自此陨落。

三俗说,还不去看看你的心上人儿,若不是他,你早就命丧黄泉了。

我连来到法台之上,纪君璧双目微睁,面色惨白,低声道,当年我欠了你三条命,如今都还清了。

我心中一痛,眼泪留了下来,君璧,你这个傻子!这么做根本不值得,是我欠你啊!三俗,快些给我想办法!

三俗说我有什么办法?

我不管!

慕容轻灵道,你看他急成什么样了?

三俗这才不甘情愿的掏出一个盒子,扔了过来,说,事先警告你,这玩意儿我研究了半天,也不知怎么去救人,你若没把握,还是不要乱来倒好。

你是我师父,怎么能不负责?

三俗说师父也不是万能的,至阳丹非人间之物,天下对此有研究的,除了那个老偷儿,别无分号了!

何道子?我脑海中闪过这个人,那人几年前已经出海寻仙了,如今要无音讯,又要我如何去寻他?三俗说,他不是还有个徒弟嘛,动动脑子,总会有办法的!

……

万佛寺外,脚步声传来。

大门打开,只见门外乌压压站满一片兵马,满身黑甲,一片肃穆,整个场间,安静无比。

人分左右,太子朱润泽一身戎装,在萧乾良的陪同下,来到万佛寺内。

明帝朱悟能满脸怒容,你们想造反嘛?

朱润泽当头跪倒在地,随后身后几千兵马齐齐跪倒。

恭请圣上退位!

三俗望了我一眼,走吧,还愣着干嘛,想吃宵夜啊?

我背着纪君璧,柳清风抱着明教,与小道童走出万佛寺。柳清风问怎么办,我说过两日,先安顿好君璧,我把明教送回江南,然后出海去找那何道子。

黑风寨早已找来了马车,看到明教,双眼通红,竟然呜呜哭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子?前几日明教找到我,说等这件事过去,要重返中原镖局,你、我还有小柳,咱们中原镖局行镖四人组,一起去行走天涯。

我心中一痛,拍了拍他肩膀,沉声道,她一直都跟我们在一起的。

薛鱼儿给纪君璧处理了伤势,以金针度穴之法稳住她经脉,喂了些药,她才安然睡了过去。

当夜,我与柳清风、黑风寨坐在院落之中,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大家各怀心事,谁也不肯说话。

……

在下武当派柳清风,这位兄台是哪个门派的?

波斯明教。

那以后我们就叫你明教吧。

听说你有个妹妹叫慕容野结衣,有空给我们引荐一下啊?

三观,她让我转告你,你在镖局槐树下埋的那个土罐子,她带走了。

你等着,将来我成为天下第一,我就……

你就如何?

我就娶你为妻!

……

我掐灭了最后一支烟,哑着嗓子道,明日,给她找一副好棺木吧,大家凑一下钱。柳清风转身回到屋里,没多久,拿着一叠银票出来,说当年出去吃饭,我们老占她便宜,老说回请她,总觉得她是豪门公子,不缺这点钱,如今却没有机会了。

我红着眼,骂道,你这个吝啬鬼,当年干嘛去了!眼泪却止不住往下流,三人抱头痛哭。

远处传来鸡鸣声,天空中露出鱼肚白。

柳清风去安排后事,我来到天师府,小道童与太平早等在那里,见到我,朱茗扑倒我怀里,哭着道,秦大哥,父皇走了。

我早已料到有此结果,朱润泽是实干派,又遭囚禁过,椅子只有一把,既然他想坐那把椅子,就得拿出坐椅子的魄力来。

皇宫之中传来十八钟鸣声,昭告着明帝朱悟能的死讯。

京城中流言四起,各种版本,将昨夜之事说的玄乎其玄,有的说是神仙显灵,将朱悟能接走当神仙去了,也有的说是皇宫失火,老皇帝烧死在宫中,在锦衣卫的镇压之下,没几日,流言就无影无踪。

宫内颁布诏书,朱润泽登上了皇位,大赦天下。

三俗与慕容轻灵走了,临走之前,我送了他一笔银子。

三俗说这辈子收了你们这几个徒弟,真是值了。操劳了大半辈子,如今也该享清福了。我说留个地址,将来有空去看你跟师娘。三俗嘿嘿笑道,等银子没了,你自然会见到我的。

三日后,通州码头。

经过几日调养,纪君璧已无性命之忧,我扶着她进了船舱后,与前来送行的柳清风、黑风寨告别。这几日,柳清风、黑风寨一直在为重建中原镖局奔走。

柳清风道,决定了?我们还商量着,等你回来,咱们一起在中原镖局大干一场呢。

我说少则三年,多则五载,给我留着大当家的位子,就怕到时候你舍不得啊。柳清风摇头晃脑道,大当家,当大家难啊!我说你们俩好好干,到时候我来看你们。

回到舱内,纪君璧面露微笑,回来了。

我上前握住她手,说娘子,今日之后,没人能将我们分开了。等江南事了,我们便从松江出海,去寻盗圣何道子去。纪君璧笑道,我就怕你再遇到什么公主、小阁主,旧情未了,把我扔海里去喂鲨鱼。

我连发誓道,若真如此,便让我天打五雷轰!

纪君璧道,我开玩笑的,对了,我找人做了些点心,我尝过了,稍微有点咸,不知合不合你胃口。我说我可是济南府的,能有多咸?

纪君璧道,那就要问一下做的那人咯!

门外传来敲门声,君璧说,你自己问吧。

打开舱门,朱茗身穿鹅黄色长裙,端着一盘点心,嘴角含笑,俏然站在门口。

……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我四海为家……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