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仙途霸业>

更新时间:2019-03-08 10:05:44

完本小说仙途霸业推荐 仙途霸业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仙途霸业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东梨树分类:历史

人生有得时候,可能会面临着很多的选择,但是这种两难,还没有第三种选择的情况,确实是能够将人逼疯的。 杜弦月踟蹰了,就在这么混乱的场合之下,他踟蹰了。 两个选择,不管

精彩章节试读:

人生有得时候,可能会面临着很多的选择,但是这种两难,还没有第三种选择的情况,确实是能够将人逼疯的。

杜弦月踟蹰了,就在这么混乱的场合之下,他踟蹰了。

两个选择,不管是怎么选,总会是心如刀割的。

就在这个时候,场中央。

萧笙前期的大好局面,现在已然是荡然无存。没有了浊气兴风作浪,萧笙的小伎俩顿时派不上用场了。虽然手里握着一杆长枪,但是始终无法近天祖的身。只能是被漫天的五雷咒轰击的喘不过气来。

人张道本似乎也不是张道陵的对手,望天吼没有那么强横的法力,只靠着身体的强大和神兽的敏捷,根本就无法给对方造成伤害。

就在杜弦月在两个选择之间痛苦不堪的时候,天祖似乎也玩够了,眼睛里露出凶光,一道天罡无泪便朝着萧笙击了过去,还没等萧笙站稳,这道电光便又快又急的朝着自己面门袭来。

萧笙这才明白,自己其实就是天祖玩弄的一只老鼠。

刚刚的雷咒,没有这么强的力道,绝对是天祖有意为之了。

萧笙内心之中,一片的悲怆。他已经深深的明白了,要想在这样的对决下保住性命,甚至战胜对方,自己这点投机取巧的把戏,是不行的。

第一次,萧笙对自己一直以来的做法感到怀疑。

一开始的时候,萧笙总觉得法术是一件好东西,一方面,不需要练得浑身酸疼,也不需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了。

自从得到了洞庭仙人演阵图之后,就更加觉得法术的玄妙。

天下万物,相生相克,自古同理。

比如刚刚萧笙使用的浊气,便是其中之一了,萧笙将自己大部分的时间,都去研究这些东西了,于真正的修炼,反倒是比较疏懒。

以至于今日这般狼狈。

眼看着电光就要打在自己的额头,萧笙也来不及做什么反应了,只见这个时候,远处一声怒吼,一个白绒绒的影子朝着自己飞来,然后就是喀喇一声,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呼。

原来是望天吼,拼着自己的性命,硬是帮着萧笙接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天祖丝毫不给萧笙伤感的余地,紧接着拂尘一甩,一道暗红色的光芒,就像是一条毒蛇一般,紧紧的缠绕住了萧笙的脖子,

萧笙慌张之间,忙用手去握那光芒,可煞作怪的,明明将自己累的喘不过气来的光芒,却又握不到,几次都抓了个空。

天祖一脸的戏谑,道:“就凭你这点道行,就敢于天争斗吗?”

萧笙现在,已经是不受自己控制了,只是感觉,真气朝着这光芒飞快的外泄着。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身上也越来越没有力气,咣当一声,手上的长矛依然脱手,掉在了地上。

杜弦月看着眼前这一幕,便毫不迟疑的想要扑上去拼命,可是却被界神一把拦住了。

“傻丫头!现在这个时候,就是去送死,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你到底想清楚没有!”

杜弦月凄厉的大声道:“要!我要救救笙哥!”

老界神一脸的正色,道:“好!那么我们就在天祖的眼皮子底下,元神归位!”

说罢,竟然退开了几步,稳稳的站定,大声道:“人祖!张道本,给我多争取点时间!”

人祖和张道本点了点头,拼劲了自己浑身的真气,对抗着张道陵的法术。

双方就此又陷入了僵持,

一方面,人祖似乎没有注意到杜弦月这边的动静,只是一脸狰狞的看着萧笙,而张道本和人祖则合力抵抗住了张道陵。

杜弦月不知道该怎么办,元神归位,她也没有头绪,索性便盘膝坐定,

界神出现到现在,也没有出手,一开始萧笙还恶意的猜想,是不是这个老家伙自恃身份,现在采明白,原来界神在传承孕育珠胎之后,便会全部的法力尽失,只有元神归位这种丝毫没有实战用处的法术了。

只见界神掐了一个指印,一开始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是瞬息过后,在老界神的后背之上,却发出了千道瑞彩。散发着熠熠的光芒。这光芒不耀眼,但是十分神圣,就像是神邸背后的祥云。

不对,这就是神邸背后的祥云。

在老界神咒语的催动下,这些祥云就像是孔雀的尾屏,缓缓的摇动,越来越剧烈,最后,就像是凝聚成了一股绳索一般,高高的跃起,朝着杜弦月的头顶便灌输了下去。

杜弦月丝毫没有准备,就觉得忽然之间,一股什么力道,将自己的脑袋掰成了两半,然后又使劲往里面塞着什么。

“不要反抗!不要控制!”

听到了界神的声音,好像是来自很远很远的天际。现在即便是杜弦月想控制,也控制不住。浑身就像是痉挛了一般,双手痛苦的抓着什么。

不但半刻钟,光芒已经全部进入到了杜弦月身体之中,界神才微微的笑了笑,嘴角挂出了一丝神秘,声音开始变得虚无缥缈、

茫茫众生,所忧何多!

唯有三界,更迭不辍!

元神归位,神殿永驻!

杜弦月的身上,光芒渐渐地黯淡了下来,当然,同时伴随着老界神的影子越来越模糊,直到老界神已经消失在了云雾之中,杜弦月的影子也清晰了起来。

再看杜弦月的时候,只见原本上清新不事雕琢的脸上,却是变成了厚重的妆容,两道剑眉英气的刺入鬓角,更像是一名英俊的小生,猩红的朱唇,嘴角残酷的挂着一丝冷笑。顿时有一种蔑视天地的气度。

杜弦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天地之间的暴躁,顿时就安静了很多,在杜弦月的眼里,一切都慢了下来,风在夹带着石块,缓缓的吹过,相互撞击着,挤压成了齑粉。

风吹动着他的秀发,一瞬间,杜弦月的头发似乎凭空生长出很多,在空中张牙舞爪的飞舞着,杜弦月望了望自己的手,指甲的颜色已经变得猩红,只是轻轻的一抓,手掌心便升起了一团火焰。

“这便是力量吗?很舒服。”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