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更新时间:2019-03-08 11:01:31

完本小说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推荐 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倒霉帅王爷:妃要休夫

影视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路八歌分类:影视

坤宁宫,一如当年那般辉煌与灿烂。 站在坤宁宫的宫门前,望着头顶被镶嵌了金边的“坤宁宫”三个大字,肖岚心中的仇恨则是更加疯狂的在她的体内乱蹿。 “吱!” 似乎已经感应到

精彩章节试读:

坤宁宫,一如当年那般辉煌与灿烂。

站在坤宁宫的宫门前,望着头顶被镶嵌了金边的“坤宁宫”三个大字,肖岚心中的仇恨则是更加疯狂的在她的体内乱蹿。

“吱!”

似乎已经感应到肖岚已经到来,随着“吱”的一声,坤宁宫的宫门便被里面的宫女给悄然打开。

“肖大娘,太后与王爷已经在宫中等着你了,快请进。”

肖岚终于踏进了这座这让十分憎恶的地方,而跟在她身后的宫女则是将头探出宫门外左右看了看,发现并无人跟踪之后,方才迅速紧闭了宫门。

坤宁内,一片寂静。那种诡异的寂静,竟是静的令人感到莫名的心颤。

只唯有正高高挂在宫院门口的两只红灯笼,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因为此事关系太大,代凉琼早就命人吩咐下去,若非有必要,所有人等在今晚皆不能在院子里随意走动。

被这名宫女领着,肖岚很快便来到了坤宁宫的正殿。

她冷戾的抬眸望去,看到高殿之上代凉琼正一手支着额头,一幅半眯着眼睛似是半睡半醒的慵懒姿态。

时隔二十年,再次相见,高高在上的代凉琼依旧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无形威压,一如当年,她总是挑眉不屑的俯瞰着、跪在她面前的那个十分卑微的念心。

回忆的闸门在此时猝然崩塌,所有的往事如潮水一般向肖岚扑面而来,使得她完全不能呼吸。

“你来了!”

突然,自高殿之上传来了一声代凉琼威严而令人不可忤逆半分的声音。但见她抬起眸来,平生第一次如此认真的注视着站在她面前的、在当年与她一同服侍过“明干帝”的这个女人。

“你还是一如当年那般,高傲而残酷。”

肖岚终于冷笑着开了口。

“你还是一如当年那样妖冶,虽然饱尝岁月风霜,但二十年已过,岁月却未曾过多腐蚀你的容颜。”

代凉琼从座位上缓缓的站起了身,说话间,她拖着长极拖地的凤袍,一步步从高阶之上缓缓的走下来,一步步走近肖岚。

“哼!二十年了,我们竟然又在这里相见了。”

肖岚再次冷笑着说道。

由于在极力隐忍着心中的仇恨,她一张苍老的容颜逐见僵硬。

“真是世态炎凉、造化弄人。若非情非得已,我们两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又何曾能在相聚一堂?!”

面对肖岚冷戾的口气,代凉琼却是悲哀的笑了起来。

他人都道:她风光无限,享尽人间富贵。可是谁又知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她,就连与心爱的人相守在一起的愿望都不能够实现!

“当年,若不是你亲手栽下了这样的冤孽,又怎么会有今天的悲剧?!”

一想到灵儿的腹中竟怀着她兄长的孩子,肖岚心中的怒气便再无法忍受。无法隐忍之下,她“嗖”的一声拔出腰间的利剑,在下一秒则是狠戾般的架在了代凉琼的脖子之上。

“你以为,这辈子你最大的敌人是谁?”

面对脖子上犀利的剑刃,代凉琼却并未惊慌一分,她只是苦笑着面对肖岚幽幽的问道。

“你以为会是谁?若非当年你逼得我们母女性命不保,我又怎么会出此下策,明明就守护在女儿的身边,却要倍受誓言的折磨,一辈子不能与自己的亲生女儿相认?!这种苦,你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永远无法体会。”

说到激烈之处,肖岚手中的剑刃,则是越发的贴近代凉琼脖间的肌肤。

若非灵儿现在性命攸关,她真的很想一剑下去,瞬间了结了这个仇敌的性命。

“呵,呵呵呵!那么以你说,你最大的敌人就是本宫了?!”听到肖岚如此说,代凉琼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我笑我们都把彼此当做最大的仇人,我们只顾着恨,却忽略爱,忽略了我们身边最爱着我们的人。为了把你从先皇的身边赶走,为了保住我的荣花富贵,我抛弃了自己最深爱的男人,就连我与他之间有一个孩子,他迄今为止都不知道。而他,为了我,终生未娶,一个人孤苦到老。到现在,依旧还苦苦的守候在本宫身边,为了那个永远没有结果的结果,而苦苦的等待着、期盼着……”

代凉琼激烈的说道,说到伤心难过之处,她的脸上则是渡上了一片万分悲痛的色彩:“为了仇恨,我们在年轻的时候耗费了我们最美的年花;为了仇恨,我们忽略了身边的挚爱;为了仇恨,到最后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仇恨,本宫现在是多么痛恨这两个字。若是时光可以倒流,本宫宁可不再有仇恨,愿意放你一条生路。可是……时光却一去不返,若是不能弥补以前的过错,本宫只愿现在可以拿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晚辈的幸福!”

代凉琼用手随意的推开肖岚正架在了她脖子上的利剑,她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步的走向窗前。她悲痛的诉说,让得原本已经苍老的她,显得越发的苍老。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将所有的心事隐藏在心底。没有想到,时隔二十年,她竟然将她心底最大的秘密说给了她此生曾经所认为的、她最大的敌人。

“你是说……”

代凉琼的话使得肖岚感到一阵心颤。

她难以想象,当年那个残忍冷酷的代凉琼,也会有让她悔恨终生的事情。

尤其是当听到她说‘她抛弃了她最深爱的男人,就连她与他之间有一个孩子,那个男人迄今为止都不知道’时,肖岚只觉得心中顿时一阵虚脱,连着她手中的利剑“咣当”一声落地,她都不自知。

“对,凌南不是“明干帝”的孩子!当年,为了与你争宠,我利用了凌南的生身父亲。可是,直到我怀上了孩子,却依旧没有能够胜过你。“明干帝”依旧对你宠爱有加、他的眼里永远都只有你一个。当年,是仇恨蒙蔽了我的眼睛,竟然让我辨别不清楚我内心真正的需要。当年,我只是一个被仇恨逼疯了的女人……”

“噗——”

突然,随着一口鲜血从代凉琼的唇中喷了出来。

当说完这一切,她觉得此时的她好轻松,而她心底积攒了数年的愤恨,也随着这一口鲜血完全被宣泄、被释放了出来。

可是,她的身体却在此时宛如一叶飘零的落叶,向下重重的倒去。

“皇后娘娘!”

看到代凉琼向下倒落的身躯,肖岚则像当年那般、急呼着代凉琼的尊称,在下一秒立即将扑上前去,一把将代凉琼向下正跌落的身体接在了怀中。

“母后!”

这个时候,一直在屏风后听代凉琼与肖岚谈话的凌南,亦是从屏风后奔了出来。

“传御医,快传御医!”

怀中抱着奄奄一息的代凉琼,凌南冲着殿外大声的嘶吼起来。

“南儿……”

“母后!”

“南儿,母后……母后不要御医,母后只想见见韦……韦伯韦将军!”

代凉琼颤抖的握上凌南的手,用近乎祈求的声音对着凌南说道。

韦伯!

听到这个名字,凌南刹那间完全明白了过来。

原本,自己的亲生父亲竟是韦伯!

怪不得,韦伯身为当朝大将军,竟然一生未娶,原来……原来他一直心心念念的人是自己的母后!

“南儿……”

“来人,快去请韦将军。”

此时的凌南已经顾不得思考,他只想让自己的母后在弥留之际,可以见上她心中最重要的人一面。

所以,当代凉琼再次开口祈求凌南的时候,凌南亦是对着殿外高声喊道。

“南儿,你能……你能原谅母后当初所做的错……错事吗?”

躺在凌南的怀中,代凉琼吃力的道。

“母后,儿臣谢谢母后给予了儿臣生命,儿臣从未记恨过母后,现在不会,以后不会,永远都不会。”

望着代凉琼苍白的脸,凌南痛哭流涕的道。

“念……念妃!”

听到凌南愿意原谅自己,代凉琼苍白的唇紧紧的抿住会心一笑。继而,她是将握着凌南的手吃力的转向了肖岚。

“皇后娘娘!”

人之将死,再大的仇恨也在此时完全消失。更何况,当肖岚在知道凌南与灵儿并非是兄妹的时候,她心中早已放下了所有的担忧。

如今看到代凉琼正呼唤自己,肖岚赶紧伸出了手紧紧的握了代凉琼的。

“念妃,本宫……本宫此生一向高傲不羁,凌南的身世……也一直被本宫处心积虑的隐瞒着。如今,这件事情不得不被说不来,你……你知道本宫的心性。此事一旦大白于世,本宫……本宫是绝对活不下去的。念妃……念妃你不要再记恨本宫,放……放下心中的仇恨,与南儿、灵儿一起远走高飞,永……永远不要再踏足这座充满了阴谋与算计的皇……皇宫!”

“噗——”

代凉琼正吃力的说着过,随着又有一口鲜血从她的唇中喷涌而出,她的脸色更是死灰一片。

“皇后娘娘!”

“母后!”

此般情景,使得凌南越发的痛苦流涕,肖岚也禁不住暗然落泪。

“南儿,今……今后你一定要像……要像孝顺母后一般孝顺念妃……那样……那样母后在天之灵,也便……也便安息了。”

“母后,我会的,南儿我非常谨记母后的嘱托,一定会善待大娘,善待灵儿!”

自己最重要的母后就要与世辞别,凌南早已是悲痛欲望。

他紧紧的抱着怀中虚弱无比的代凉琼,不断的连连点头。

“念……念妃,南儿与灵儿,还有我那未曾出……出生的孙儿,本宫就……就一并拜托给你了。”

“皇后娘娘,肖岚就是豁出命去,也会保全他们的安危。”

肖岚一边紧紧的握着代凉琼的手,一边紧张的用另外一只手给代凉琼擦拭起了她唇角的血渍。

“这……这是本宫的最后一道懿旨,你收……收好了。”

说着,代凉琼则是从怀中拿出了一卷黄绸,吃力的要递入肖岚的手中:“本宫希望,这道懿旨可……可以让你们顺利出宫。”

“皇后娘娘……”

代凉琼在最后的弥留之际,却还要想着他们的安危。

如此这般,这让肖岚怎么可能再对她恨的起来?潸然泪下之际,肖岚则是泣不成声。

“回王爷,韦将军已到。”

此时,已有宫女来报。

“快,快请进来。”

听到韦伯已经在殿外候着,凌南立即对着身边的宫女道。

很快,韦伯已经快速奔进了坤宁宫的正殿。看到正躺在凌南怀中已经奄奄一息的代凉琼,韦伯原本焦急的神情当即一阵苍白,而他的身体更是呈踉跄之状般颤抖了起来,若不是身边的宫女刚好扶上了他,恐怕他已经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韦……伯!”

看到韦伯,代凉琼吃力的伸出手来虚弱的呼唤着他,而她的脸上亦是在此时绽放出一抹吃力的笑容。

“太后!”

韦伯也经此时伸出手来,他颤抖着双腿,迅速向代凉琼奔了过来。而他一双苍老的眸底,则是在此时一片赤红无比。

“别叫我太后,叫……叫我凉琼!”

终于握上了韦伯的手,代凉琼对其露出了一个嗜血般灿烂的笑容,吃力的道。

“凉琼!”

这声掩藏在心底久违的呼唤终于呐喊出声,韦伯已是刹那间泪流满面。

“韦伯,对不起……对不起,这辈子,我辜负了你……待我死去,你一定要找个好……好女人,与她一起终……终老。”

“别胡说,你不会的,你不会死的。”

此时此刻,已经顾不得君臣有别,韦伯将代凉琼紧紧的抱入怀中,痛苦流涕的道。

“大娘,让母后和韦将军单独相处一会儿吧!”

看到韦伯与代凉琼似有千言万语要诉说,凌南擦拭了脸上的泪水,对着一直在一边暗自落泪的肖岚,轻声道。

肖岚随着凌南一起走出了坤宁宫的正殿。

抬头仰望头顶漆黑的夜晚,在这个不眠之夜,注定要有伤痛、要有生死离别。

肖岚一直静静的坐在坤宁宫正殿前的台阶之上独自发神,想起这二十年来心中这份曾经让她迷蒙了双眼的仇恨,她的心便是一阵阵痉挛着发痛。

现在,代凉琼已经用生命偿还了她曾经所犯下的错,她一生仇恨的敌人即将死去。也许,她也真的该放下所有的仇恨,为自己活着了。

凌南的双手一直紧攥在一起,在坤宁宫正殿之前来回焦急的渡步。他时不时的停下来,将目光凝重的盯向正紧紧关闭着的坤宁宫正殿的大门,他的眸底皆是一片悲痛与焦急的色彩。

“琼儿!琼儿!”

然而,在大约过了有一刻钟的时间以后,随着殿内突然传来韦伯一声声悲痛的嘶吼声,肖岚与凌南的脸上同时一惊,则是迅速推开正紧闭着的宫门,仓皇的向殿内奔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