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阴阳劫;妖夫撩人>

更新时间:2019-03-12 08:41:51

阴阳劫;妖夫撩人全文完整版 阴阳劫;妖夫撩人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阴阳劫;妖夫撩人

科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如祥分类:科幻

彼岸花开开彼岸彼岸花开,奈何桥前可奈何。 彼岸花……传说中的引魂之花,阴间唯一的花.但也是尽美的花,相传有条路叫黄泉路,有条河叫忘川河,有座桥叫奈何桥, 走过奈何桥有

精彩章节试读:

彼岸花开开彼岸彼岸花开,奈何桥前可奈何。

彼岸花……传说中的引魂之花,阴间唯一的花.但也是尽美的花,相传有条路叫黄泉路,有条河叫忘川河,有座桥叫奈何桥,

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看乡台,看乡台边有个老妇人在卖孟婆汤,

桥边有块青石叫三生石,三生石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石身鲜红如血,上面刻着四个字“早登彼岸”。

踏上奈何桥。回头看那最后一眼彼岸花,在看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杯忘川水煮的孟婆汤,人生各种滋味尽在其中。

佛经有云:“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夜晚……秋风瑟瑟,山顶上的古树被风刮得东摇西晃,似乎像是要随时倒下的模样,却又一直坚强的屹立在百龟山的山顶上。

秋天的晚风刮得人脸上生疼,夜里的百龟山更是大雾弥漫,阴风阵阵,月色若有若无,隐隐透出一股渗人的凉意。

一女子背上背着一个不知用了多少年间的破背篓在山间快步的行走着,时不时的回头张望着。

身上不知打了多少补丁的破布衣衫早已经被露水打湿,紧紧贴在娇小的身子上,额头上的汗珠子大颗大颗的落下,分不清到底是露水还是汗水。

这个人……就是我苏瑾瑶,因出生于阴年,阴月,阴日,阴时,一出生便有道士说;

“这孩子四阴汇集,再加上家中排行老四,更是阴气缠身,若是留下便会克死双亲,还会召来邪物弄得家族宁日,还是不要留下的好!”

因为四阴聚体,每天都能看见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也能触摸到平常人触摸不到的东西,听到平常人所听不到的东西,我想你们都明白,我所说的……是什么?

奶奶听到道士所说的话,便当即定下断论,对着母亲破口大骂道;

“你个扫把星,连生了三个丫头我都不跟你计较了,现在又生了个丧门星,马上弄死……否则你就带着你这四个丧门星马上滚出我们苏家……”

母亲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在家里地位低得还不如一条狗,所以即便听见奶奶的叫骂声,也只能垂着头隐隐小声哭泣,不知该如何反驳。

但是却也无法忍受自己的孩子刚出生就被剥夺了去了性命,便唯唯诺诺的开口冲父亲道;

“孩子她爸……你倒是说句话啊,这是你的亲骨肉啊,你爹娘不心疼,你也不心疼吗?

我不会眼睁睁让你们害死她的,再怎么说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们不能这么狠心啊……”

父亲闻言猛吸了一口手里的旱烟,将烟筒放在一边道;

“都别说了……把老四给我,我这就送走……”

父亲话落便从母亲手中抢过还在襁褓中的我,明明才三十几的人,因为每天干农活早已经劳累得像是四十好几的人一般。

只见他抱着我站在院子里,脸上漆黑的皱纹在激动下更加明显了。

爷爷闻言立马高声吼道;

“送走……你想送到哪里去?照我说就按照师父说的办,不要留了,省的留个祸害”

父亲闻言跺跺脚,无可奈何,只得抱着我夺门而出一直往山里而去,边跑边道;

“我就放到山里去,能不能活下来,听天由命……”

就在此时此刻。

师父……出现了,我的师父,名苏远川,是个道士,只见他从父亲手中飞快的抢走了我,对着众人愤怒道;

“简直是一群畜生,山里都是狼,孩子进了山,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你们不想要,我带走便是!”

一家人闻言便都默不作声,表示同意了,只要不害着自家人,他们就都没有意见了,只有母亲,哭得晕了过去。

没有人关心苏远川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也没有人关心苏远川师父会把我带到哪里去。

就这样……师父在一家人的注目下就这样抱走了我,带我隐居深山,收为弟子,取名【苏瑾瑶】跟着师父苏远川姓苏。

师父自称是阴门第八十六代传人,专门降服妖魔鬼怪,冤死厉鬼,送阴魂前往阴间投胎

这些事都是后来师父告诉我的,他说他当时正好算到我要出生,所以大义凛然的救了我。

不过……我一直不肯相信,我觉得师父最爱骗人了,我也不相信自己会有这么绝情的家人,不过我倒是相信一点,我的确是四阴聚体。

因为看目前的状况便看得出来了,我的身后,正跟着一只恶鬼,穿着的衣服很古老,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恶鬼,她一直跟着我,不上前也不离去,就这么一直保持距离的跟着。

可是我不相信自己的身世又不行,因为自己这些年穿的衣服,鞋子,吃的米,都是母亲放在山脚下的破庙里,师父隔一段时间就会下山去拿一次,不然师父这么懒,早就把我饿死了。

不过后来师父告诉我说,那个家本来就穷,再加上后来母亲又生个了弟弟,家里就更揭不开锅了,可是父亲母亲还是从口中省下粮食送来给我。

他们虽然不在身边,但是这份养育之恩自己不能忘,当初父亲脸上的冷血无情,自己没有亲眼目睹,所以便也不存在什么恨。

虽然自己在师父身边长大,但是十六年了,师父只教了自己一些皮毛,师父所说的那些对付妖魔鬼怪的阵法一个都没有教给我。

每天就叫自己抬水,劈柴,站木桩,打坐,识字,师父说这些早晚有用处。

我脑子里想着东西,便飞快的加快脚步,呼吸却没有加快,或许是平时练功起的作用。

记得师父说过,人有三盏灯,一盏在头顶,剩下两盏在左右肩膀,师父说我虽然是阴体,但是只要灯不灭,我无需害怕,鬼魂要是攻击我,只会两败俱伤,若我攻击鬼魂,鬼魂便会灰飞烟灭。

我不敢再回头,害怕看见那个恶鬼,只得不停加快脚步往回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终于看到坐落在半山腰竹林里的竹楼散发出的昏黄灯光,心里不禁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微微偏过头看到后面的恶鬼还在,便继续加快脚步往回跑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