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九阳绝脉>

更新时间:2019-03-13 15:12:46

九阳绝脉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九阳绝脉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九阳绝脉

玄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小贰茶分类:玄幻

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 凌落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身体,哎!最近每天发作的时间越来越长,发作时的那种痛苦也越来越剧烈了,也不知道什

精彩章节试读:

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

凌落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身体,哎!最近每天发作的时间越来越长,发作时的那种痛苦也越来越剧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凌落羽叹了口气,走下床,慢慢的走到离床旁不远处的书架旁,拿起本书,向房间外走去。

日正当头,正是午时三刻,房间门打开,阳光挥洒下来,照射在一身白衣的凌落羽身上,令本已经瘦弱不堪疲惫无力的凌落羽面色看起来更加苍白,整个人呈现出一种病态。

走出房间门口,凌落羽深吸了口气,天空依然是那么蔚蓝,阵阵清风拂过,整个院落之中的各种花草树木迎风起舞,展示着它们那飒爽的舞姿,散发着蓬勃的生机。

“也许,最多再过两年,这个世界将不会再属于我吧!也许不用多少年,自己也只能化为一杯黄土!哎!”想起自己身上那九阳绝脉,凌落羽轻叹了一声。

自有记载以来,身具九阳绝脉者拥有比常人高的多的天资,但是,这又能如何呢?从来没有一个九阳绝脉的拥有者能活着度过十八岁这道槛,而且,从十岁开始,每天午时烈日当头的时候,浑身就如同置身如火炉一般,经脉,血肉,骨骼,全身的每一寸地方都会变的炙热无比,就好象整个人都在被活生生的炙烤着一般,那种感觉根本难以形容的出来,更加令人难以忍受的过去了。

凌落羽今年已经十六岁,而那种痛苦也已经整整陪伴了他六年,而且,随着年龄的一天天的增长,那每天一次的难以忍受的折磨发作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也许,真的只有等到自己生命终结的那一天吧!

凌落羽缓缓的走到院落中间的庭院之中,在那花草簇拥之中的石凳子上坐定,将手中的书放在那石桌子之上,轻轻的擦拭了下书上面沾染不久的灰尘,凌落羽的动作很轻,很柔。

“法华经。”

这是凌落羽手中那本书的名字,书封面之上几个梵文篆写的大字在烈日的照射之下散发着蒙蒙的金光,显得神圣而庄严。

“舍离国大林精舍重阁讲堂,告诸比丘,却後三月我当般涅盘,尊者阿难,即从座起。整衣服叉手合掌……”清朗的声音自凌落羽口中颂念着,每当这一刻,凌落羽感觉自己的灵魂都仿佛得到升华,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忘记了烦恼,忘记了一切,这一刻,整个世界就仿佛只为了自己而存在。

也许因为九阳绝脉的存在吧,除了武技,凌落雨不管学习任何东西都比常人速度快的多,至于梵文,在凌落羽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学了个透彻。

因为九阳绝脉的缘故,凌落羽自小就体弱多病,而且他的身体状况也导致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学习任何的武技。

做为武林第一庄飘雪山庄的二少爷,凌落羽能够接触到的武功典籍绝对不在少数,虽然,以凌落羽的天资,可以将这些武功典籍理解的非常透彻,但是却根本就没办法使用出来。因为无论凌落羽怎样努力,根本就没有办法锻炼出使用这些武技的根本——内力。

凌落雨尝试过很多次,虽然每次辛辛苦苦打坐修炼一天,也能够令凌落羽感到一些热流的涌动,但遗憾的是每次都在那午时发作的痛苦之下被消融的干干净净,根本就没办法存留下来。

尝试过很多次之后,凌落羽对修炼武技彻底失望了,虽然做为武林第一庄的少主人,连丝毫武技都不会的话有点丢人,但是凌落羽又能如何呢?这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掌控的。

既然不能从武,那只能从文了!庆幸的是在文这一方面,凌落羽表现出了过人的天赋,无论怎样拗口难解的典籍,凌落羽看过一次,都能清清楚楚的理解并记得其中的内容,飘雪山庄的藏书算的上是够丰盛了,但是在短短的几年之内,依然被凌落羽将所有的书看了个干干净净。

自从三年前,凌落羽偶尔间发现这本法华经,并且知道沉浸在书的意境之中竟然可以缓解这每天一次的痛苦之后,凌落羽将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这法华经之上。

感受着其中的博大精深,感受着其中蕴涵的人生哲理,每一次阅读法华经都带给凌落羽不一样的感觉,都能够令凌落羽感觉到世界的美好,都能让他感觉到生活充满希望。

也许,正是因为有着这经书陪伴,这些年凌落羽才能坚持下来。

无喜,无悲,无爱,无恨。

凌落羽甚至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好想与整个世界融为一体,云的淡泊,风的飘逸,花草树木的哀伤,凌落羽仿佛都能感受到。

父亲,哥哥,还有那自己从未见过的母亲,这一切自己真的能够放开吗?凌落羽经常这样问自己。

做为武林第一庄的主人,自己的父亲凌沧海身上的担子绝对是最重的,整个飘雪山庄的生存荣辱寄于一身,甚至父亲还要不时面对找上门来的各种挑战,父亲很苦,很苦。

很多次,凌落羽都发现父亲经常一个人在后花院子里面喝着闷酒,经常发现父亲独自一个人哀声叹气。

百无一用是书生,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对于武林,对于父亲口中的江湖来说,自己根本一点忙都帮不上!

已经十九岁的哥哥凌落云这一两年来都已经在帮父亲打理一些山庄中的事情,也经常随着父亲出去处理些山庄之外的琐事,有了哥哥的相助,父亲身上的担子确实轻松了很多!

而自己呢?对于整个山庄来说,根本就是废人一个。满腹经纶,满腔热血,可这对于象飘雪山庄这样的武林世家来说,也许就只是鸡肋而已。

虽然这样,但是父亲和哥哥根本就对自己从没有什么怨言,依然对自己宠爱有加,自己想要任何东西,父亲哥哥都会毫不犹豫的帮自己弄来,就算是自己没有要求,每次出门归来,父亲哥哥都会为自己带些新奇的礼品回来,这一切,自己真的可以忘记吗?凌落羽不想忘记,也不愿忘记,如果连亲情都能抛弃的话,那自己究竟算什么?还能算是人吗?也许只是行尸走肉而已。

“二少爷,二少爷!刚刚有人送来个匣子,说是要交给大少爷的!可是,老爷和大少爷去沧州办事了,出门时老爷说这次可能要半年左右才能回来,你看这该怎么办!”

一道声音传入凌落羽的耳中,打断了他的沉思。

“是你啊!凌三叔,既然大哥不在,那我就代大哥接收吧!那人还在吗?我去看看!”凌落羽抬起头,见管家凌三正焦切的看着自己,满脸担忧之色,凌落羽缓缓站起身来,微笑着对凌三说道。

“二少爷,您那老毛病又患了,好点了没有?您还是坐着吧,坐着舒服点!送匣子的那人已经走了,那匣子我都已经帮您带过来了!”见到凌落羽起身,管家凌三赶紧走了上去扶住凌落羽,关切的问道。

“凌三叔,不碍事的,休息了半天我已经好多了!盒子在哪里?先给我看看吧,看看大哥究竟收到的什么礼物?”凌落羽微微一笑,也有些想知道那盒子里面到底是装的什么东西。

虽然,那送盒子的人指明要大哥凌落云亲自接收的,但是以自己和大哥的关系,相信就算是自己先看看也无关紧要,相信大哥肯定不会怪罪于自己的。

虽然此刻凌落羽看起来依旧是一幅病态,但是他的精神状态显然还算不错,根本没有任何不适的样子。

见到凌落羽如此,管家凌三略微放下心来,对着凌落羽微微点了点头,他从怀里缓缓的掏出了个样式古朴的盒子来。

整个盒子由一整块檀香木雕琢而成,上面篆刻着古朴别致的花纹。

凌落羽拿起盒子,仔细的观察着。管家凌三这时候知趣的向凌落羽打了个招呼,告退下去。

清风吹过,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淡淡檀香味只冲脑际,令人心旷神怡。

“盒子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值得用这百年檀香木所雕琢而成的盒子来装。要知道,百年的檀香木可是比黄金还要值钱的多啊,仅仅只是这么个盒子,恐怕至少价值数百两黄金。”闻着那淡淡的檀香味,凌落羽很快就分辩出了这种独特的檀香味只有百年以上的檀香木方才拥有,不过也正是因为此点,他反而有些犹豫起来。

光看这盒子就知道里面的物品肯定贵重非常,而且对方指明要交给大哥的,自己私自将其打开,这样到底好不好呢?凌落羽犹豫不决。

如果是普通的物品,凌落羽肯定不会有丝毫犹豫,马上打开盒子先看看了。

“还是打开来看看吧,就看一眼,大哥就算知道了也肯定不会说我的!”凌落羽毕竟才十六岁,虽然相对于一般人来说,凌落羽已经算的上是比较成熟,但是他终究还是存留着一些小孩子心性,考虑了半天,最后凌落羽还是好奇心战胜了理智。

凌落羽正准备将手中的盒子打开,可是找了半天竟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整个盒子就好象完全是一个整体,根本就没有丝毫空隙。

将盒子举起来,对着阳光,凌落羽仔细观察起来。

“不可能吧!怎么还是没有一点点缝隙呢?那这盒子该怎么打开呢?”凌落羽自言自语道。

凌落羽没有发现,烈日的光辉在逼近那盒子的时候,化作一颗颗光点飞快的渗入到盒子之中,很快消失不见。

仔细观察了半天,凌落羽没有丝毫发现,正失望的准备将那盒子收起来。

就在这时候,变故突生,凌落羽手中的盒子竟然化作片片光点,从凌落羽手中飞快逸散,紧接着,那逸散的光点在空中渐渐的开始组合起来。

“飘雪山庄,通仙令现,八月初八,沧浪海边。”

十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出现在凌落羽的眼前,紧跟着那十六个金光大字又慢慢的化做颗颗光点凝聚在了一起。

“咣当……”

光点凝聚成一面金黄色的令牌,落在青石地面之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凌落羽站起身,缓缓的走到那面令牌掉落的地方,弯下腰,将那面令牌捡起来,仔细的观看了起来。

非金,非木,非玉,非石。

这是凌落羽接触到那令牌的第一感觉,轻轻的抚摸着那令牌之上凹凸不平的花纹,将那令牌缓缓的拿到眼前,令牌正面之上,篆刻着通仙令三个古篆,字体散发着幽幽的光芒,显得那么神秘庄严,而令牌的正面雕刻的是日月山河,就算是雕刻在这小小的令牌之上,都能令人产生一种磅礴大气的感觉。

“这就是通仙令!传说中每一百年出现一次的通仙令?”凌落羽倒吸了一口冷气,对于通仙令的传说,凌落羽在典籍上面看到过不少。

通仙令,据说每隔百年会出现一次,刚开始出现的那几次,每一次都闹的腥风血雨,因为传闻中得到通仙令就有可能永生不死,得道成仙。

就算是风华绝代,也不过是红粉骷髅,纵然是一代天骄,到头来也不过化作一杯尘土,永生不死的诱惑,试问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够对此全不动心呢?

每一次通仙令的出现,都会吸引着无数的青年才俊,因为每一次通仙令只会出现十面,而且持通仙令进入那传说中虚无飘渺的通仙冢要求必须年龄在三十以下,虽然每次通仙令初出现的时候都会出现在固定的人手中,但是中间如果被人强夺而去的话也根本没人去管,去通仙冢只认通仙令不认人。

不过,自从几次进入通仙冢的人都音信全无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随随便便的乱接这通仙令了,通仙令这三个字在武林之中就意味着死亡,曾经有人接到通仙令之后,将那令牌随意仍掉或者根本就不愿意去理会他,但是,这样做的人的后果都只有一个,全族鸡犬不留,被灭的干干净净。

因为此,最近千年来,整个武林之中,可以说是提令而色变,通仙令这三个字已经是一个传说,已经是一个禁忌。

但是现在,这传说中的通仙令竟然就握在凌落羽的手上,凌落羽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的存在。

自己的大哥凌落云一手家传飘零剑法使的出神入化,年轻一辈中罕有敌手,被誉为飘零公子,武林四公子之首。

可是现在,这通仙令竟然出现了,直接冲着自己大哥而来,进入通仙冢,有死无生,这是整个武林所公认的,可是,这飘雪山庄能少的了大哥吗?这两年来,因为大哥的帮助,父亲好不容易清闲了点点,独自一个人喝闷酒的次数也少了许多,如果大哥不在了,父亲又将会怎么样呢?

这些年父亲独自一个人将他们兄弟俩拉扯到,又要独自支撑着整个飘雪山庄,父亲的两鬓早已经斑白,整个人一天天的衰老下来,自己又怎能忍心看着继续操劳呢!

“不,大哥绝对不能够有事,绝对不能够进入着通仙之冢,这飘雪山庄可以没有我,但是绝对不可以没有大哥!距离八月初八,还有两个多月,父亲大哥这次出去可能要半年左右才能回到山庄,这两个月足以令我安排好一切了!”凌落羽皱了皱眉头,终于下定决心,将通仙令出现的事情先瞒住父亲他们,而由自己持这通仙令前往通仙之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