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鬼夫大人,别这样>

更新时间:2019-03-14 12:53:59

免费小说鬼夫大人,别这样全文阅读 鬼夫大人,别这样全本小说 连载中

鬼夫大人,别这样

科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青石墙分类:科幻

我和老公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初次见面老公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很保守的男人。但让我惊诧的是新婚夜老公也同样保守的厉害,我跟他刚结婚,新婚七天,每晚睡在一张床上,但他只是

精彩章节试读:

我和老公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初次见面老公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很保守的男人。但让我惊诧的是新婚夜老公也同样保守的厉害,我跟他刚结婚,新婚七天,每晚睡在一张床上,但他只是将我温柔的抱在怀里,并没有下一步动作。

我是女孩子啊,这种事情老公要是不主动我又怎么好主动?

不过后来迫于婆婆每天看我的眼神,我只好抛下女孩子家的羞涩,晚上主动环住老公的脖子。可每次老公都将脸侧了过去,并且温柔的抱住我说他累了,想要休息了。

今天婆婆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说我如果再搞不定老公给她生个胖孙子,就要我和老公离婚,并且将当初给我的彩礼钱退回。

我之所以嫁给老公并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当初给母亲治病,需要花费大量金钱。

而老公家给的彩礼刚好够给母亲治病的,为了给母亲治病该花的钱都已经花光了,现在要是离婚,我根本就没有能力还那巨额的彩礼钱。

想到这儿,我连忙将婆婆一早在网上给我定的那套穿了比不穿更让人脸红心跳的衣服套在了身上,等着老公下班。

时间就在我焦急等待中度过,当门铃声响起时,我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跑出去给老公开门。

让我意外的是门刚一打开,保守的老公就迫不及待的将我抱到了床上,疯狂的吻向我,与往常的保守截然相反。

只是我来不及惊诧老公的变化,早已迷醉在老公的疯狂与热情中,直到天方露出鱼肚白,老公还在要着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压在我身上的老公,虽然还是平时平凡的模样,但却比平时看上去要更有精神,更帅。

那种帅是一种超越了五官散发自骨子里的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像是惑人的妖精,只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为其痴迷为其疯狂,奇怪怎么一日之间老公改变这么大呢?

就在我心底泛起疑惑之际,老公已经再次进入了我。

随着老公的进入,此前被热情与疯狂覆盖住的疲惫感向我袭来,我感觉浑身好似虚脱一般。

从床前的镜子里,我看到了自己惨白的脸,心里一惊,我连忙推开老公:“老公,我脸怎么会这么白,老公我们做了一晚,真的该休息了,要不会出事的。”

老公并没有停下,而是强势的扣住了我的腰,霸道且温柔的含住了我的耳垂:“老婆,真的要我停下?”

说着老公含住了我敏感的耳垂,与此同时大掌也向着我的敏感处探来,却偏偏只是“隔靴骚痒”。

这种撩拨让我难受的将身子贴向老公,早已忘记了刚刚自己惨白的脸,还有浑身的虚脱感,不顾羞耻的向着老公祈求道:“老公,给我好不好?”

我的话,让老公嘴角漫出轻笑,修长好看的食指勾住我的唇,老公的脸上满是戏谑道:“这样就受不了了?真是个敏感的小东西。”

说着俯身霸道的吻向我,狠狠的占有我……

“月月,该起床了,来把这碗补身子的汤喝了,保准能给婆婆怀个大孙子。”迷迷糊糊之际,我感觉到有人轻晃着我。

睁开沉重的好似灌铅似的眼皮,我看到了婆婆手里正端着一碗汤坐在我床头。

“月月,婆婆真的很高兴,昨天你们终于在一起了,来月月乖,趁着杨杨出去工作去了,你白天不要动,就乖乖的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来,先喝了这碗汤,婆婆,这就给你做别的补身子的好东西去。”

婆婆眼底带笑的将汤放到我旁边的柜上后,就兴冲冲的向着厨房走起。

婆婆说的杨杨就是我的老公周杨,在婆婆走后我想要起身起拿床头柜上的汤,却心惊的发现,我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床前的镜子中,倒映着我比贞子还要惨白的脸,难道说做了一晚都是这样吗?

昨晚是我的第一次,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做一晚都是这样,我想要起身去医院检查一下,却发现自己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只能认命的躺在床上,空气中属于周杨的气息,让我再次不由自主的想起昨晚周杨的反常来。

我跟周杨本身是相亲在一起的,周杨一直对我都是很礼貌很疏远,但昨晚周杨刚一进门就抱住我,将我压在床上疯狂的吻我。

而且在我浑身虚脱要他停下来之际,向来保守内敛的他竟然会贴着我的耳边说出那么羞人的话,实在是与我印象中的周杨太不一样了。

尤其是回想起周杨的样子,虽然还是以前的相貌,但却明显比以前更加帅气更加撩人,那种感觉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可昨晚那张脸明明就是周杨的脸啊?可一反常态的性子让我很怀疑,难道说周杨被鬼附身了?

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如果真的有鬼,我那么想念疼爱的我姥姥,她也那么疼爱我,为什么她一次都没有回来看过我。

强迫自己停下心底荒诞的想法,极度疲惫之下,我再次昏睡过去。

在昏睡之际,隐隐约约听婆婆在耳边说她为了不打扰我和周杨甜蜜,将补身体的东西都做好放到厨房了,让我醒来记得吃。

紧接着伴随着关门声响起,四周再次陷入安静,而我的意识也彻底沉进了梦乡。

等我再次醒来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我试着动了一下手指,让我欣喜的是我现在已经可以动了。

看来昨晚我一定是太累了,今天才会动不了的,心神一松,饿了一天的肚子也就跟着叫了起来。

我记得婆婆在走的时候说做好了东西放在厨房里的保温箱内,留着我醒来吃,想到这儿我连忙下床,虽然换身还是软的,但好在不影响我正常走路。

一边强撑着腿软向厨房走去,我一边不由得泛起疑惑,早上听婆婆说周杨白天出去工作了,昨晚若是真按照付出体力来算,周杨可是比我付出的体力多。

为什么他会好好的出去工作?他不累吗?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已经来到了厨房。

“哇……”

刚一踏进厨房,一声婴儿的哭声让我停住了脚步,声音似乎是从我前方传来的,我连忙打开了手边的灯向前方看去,发现厨房里并没有婴儿。

而且那声音只有一声,难道是我昨晚太累了出现幻觉了,定了定神,我向着婆婆给我存放食物的保温箱走去。

保温箱本该是热的,可刚一打开保温箱,我就感到迎面扑来一股寒气,这种感觉就像是姥姥去世时,从停尸箱内将姥姥的尸体取出来的感觉。

只是同此前打开停尸箱取姥姥尸体的时所产生的寒气很快便消散于空气中是不同的。

这道寒气像是有生命般,紧紧的将我缠住,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无数具冰冷的尸体抱住一样,冷的我浑身发抖。

我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我记得一个医生朋友曾经告诉过我,他说人在极度疲累之下,会出现幻觉。

保温箱不可能冒寒气,而且那寒气也不可能像是有生命般将我缠住,我想我一定是昨晚太疲累了出现幻觉了。

想到这儿我连忙闭上眼,暗自祈祷这一切都是幻觉,都是幻觉,等我再次睁开眼,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只是让我绝望的是四周的如同被冰冷的尸体抱住的阴寒之感并没有消失,相反四周还传来了浓厚的让我窒息的血腥味。

“哇……”就在这时,我刚刚以为是错觉的婴儿哭声再次响起,而发起响声的地方正是我打开的保温箱,我几乎是本能的向着保温箱看去,这一看,我差点没吓晕过去。

只见保温箱,原本盛放食物的盘子上,竟然躺着一个血粼粼的婴儿,那婴儿紧闭着眼睛,肚子的位置裂开一条大口子,露出了里面血糊糊的内脏。

在我看向那婴儿的时候,婴儿突然睁开了紧闭着的双眼,浸着血的眼睛诡笑着锁向我,缓缓的站起了身,随着婴儿的站起,他肚子里血糊糊的内脏流了一地。

看着婴儿血糊糊的身子一步步向我逼近,我拼命的想要逃离,脚却像是灌铅似的,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婴儿血糊糊的脸贴向我,比毒蛇还要湿冷的舌头刺破了我的眉心。

我感觉到有温热的血自我眉心处流出,那舌头一卷,将我的血卷入嘴里,阴毒的比眼底瞬间露出满意的阴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被我等到了,小姐姐,乖,一会儿在吃你的时候,我会很温柔的。”

我虽然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可眼前这婴儿身子悬浮着,血糊糊的内脏都流了一地还能活着,而且灯光下根本就没有倒影,不是鬼又是什么?

就在我因为心底想到的满心惊惧之际,那湿冷的毒舌顺着我的脸庞滑倒我的脖子上,死死的勒住我的脖子,与此同时血盆大口向我罩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