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阙歌图>

更新时间:2019-03-14 16:37:04

阙歌图无弹窗免费阅读 阙歌图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阙歌图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若水龙吟分类:言情

月妃的舞蹈很快就是结束了,廖天禁算是很平常的称赞了一番,然后就是赏赐了一些珠宝。 无意间的举动,好似让那些嫔妃是分外的眼红。只有月妃是心中窃喜,坐在一旁的时候,脸色

精彩章节试读:

月妃的舞蹈很快就是结束了,廖天禁算是很平常的称赞了一番,然后就是赏赐了一些珠宝。

无意间的举动,好似让那些嫔妃是分外的眼红。只有月妃是心中窃喜,坐在一旁的时候,脸色都是红润的。

歌舞也是告一段落了,那些菜肴也是纷纷上桌。

这个时候,大臣们似乎就有些活跃的聊天。这也是任长央一直期待的时候。

“皇上,许大将军已经是击败了赤邡豫王爷的军队,如今赤邡的豫王爷一时半会儿也是不会再战。那许大将军是要返城还是镇守边疆?”

当任长央听到赫君还的时候,她手拿着的筷子,力道也是不自觉的加重了些。

任长央隐忍着,继续听着。

而廖天禁斜视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赫君还如今还在疗伤当中,即便是伤势痊愈,一时间也不可能起兵打仗。更何况现在我们只要静坐奇观,让那些准备弃而投之的人都是跟随了南平之后,我们再一举拿下。”

“皇上想的周到。”

“但是,许大将军的女儿已经不再是贤妃,许大将军尚还不知道此事,到时候许大将军回来的时候得知此事,可会大发雷霆?会不会要找皇后娘娘理论?”

此话一出,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尴尬了,大家都是皱着眉头,仿佛也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任长央沉住气,面不改色,她自然是不会开口说话。

很快,廖天禁就是毫不在意,他说道,“许明珠有错在先,难不成因为她父亲的身份,朕就不该定罪吗?这南平的天下是朕的,不是他们许家的。”

廖天禁的话语霸气,威慑力十足。登时那些大臣们就纷纷起身,不约而同的说道,“皇上威武,皇上圣明。”

这个时候,杨丞相开口,又是将话题转向了赫君还的身上,“微臣听说,赤邡的豫王爷现在有些军心不稳。他好像开始变得郁郁寡欢,就连百草谷的谷主风满楼亲自到来,也不见得他的伤势见好。”

一听,任长央的脸色苍白,瞪大了眼睛,低头一直看着那盘龙眼。

廖天禁一见,又是扬嘴一笑,“赫君还丢了王妃,他自然是伤心欲绝。”

刹那间,下面又是一片嘘吁。赫君还没了王妃的事情,显然不是一个秘密。这件事情恐怕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但是大家都是下意识的看了看任长央的脸。

其实任长央的身份早已经是有很多人都知道了,只不过碍于廖天禁的威严,他们不敢多说。

他们起初是提心吊胆,但是如今的格局已经是不同。他们也是不在担忧,只能说明他们的皇帝才是这天下未来的霸主。

既然是皇帝喜欢的,他又怎么会放手呢。

听到了这些消息之后,任长央的脑袋就好像是被炸开了那般,耳朵更是嗡嗡作响。接下来的话,无非就是一些阿谀奉承的话,任长央不再去听。

至于任长央是怎么回到凤鹤殿的,她都是不清楚。反而是子怡,还以为是月妃今晚被指名道姓去侍寝,让皇后的心情不好。

子怡小心翼翼的为任长央梳着头发,任长央看起来也是魂不守舍。

“娘娘,皇上会宠幸其他的娘娘也是正常的,您不能因为这个而气坏自己的身体啊。”子怡不知该如何去安慰。

其实子怡知道,就算是皇后再如何的大度,但是面对自己的夫君宠幸别的女人,也是会伤心的。

“你说的什么?皇上今晚宠幸了谁?”任长央回神过来,回想着子怡说的话,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月妃娘娘。”子怡很快的说出口,“月妃娘娘今晚在羲和宫的那段舞蹈跳的可好了,所以皇上今晚特地让月妃娘娘侍寝。娘娘,您不会在生气吧。”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皇上又不是一个人的,他宠幸后宫的哪个妃子都是在理。”任长央敷衍的解释。

听着任长央说的话,子怡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她笑着说道,“奴婢还以为娘娘是在生气,所以一直闷闷不乐。”

此时此刻,任长央的双眼已经失去了光泽,变得黯淡无光。她岂是为了廖天禁的事情而难过,她是在思念赫君还,但是他的身体罢了。

有时候心病是比身上的伤还要难治愈。

恐怕是廖天禁在赫君还面前多加刺激,导致赫君还一时间失去了斗志。

但这不是任长央所希望的。

即便不是为了她,赫君还夜理当要想想赤邡的百姓。

这个时候,任长央就望着窗户外的夜空,心中在祈祷着。

与此同时,在军营中的赫君还昏迷不醒,身上的伤口也是不能治愈。就算是涧亦在旁一直喂药,也不见得赫君还喝下去。

一时间,整个帐篷内的大家都是着急不已。

站在一旁白衣胜雪的风满楼同样是皱着眉头,他不想赫君还对任长央的情如此的深。闻人越看着也是担忧,他抓住了风满楼的手,急迫的问道。“阿满,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君还现在是自己不愿意醒来,就算是我有灵丹妙药也不会有作用。”风满楼清冷的解释。

“那我们也不能就这样看着他一直高烧不退啊。”闻人越头一次如此的着急样子。

颜素笙冷着脸,开口说道,“豫王爷这是因为对公主太过思念,被人一刺激,就变成如此。说到底解铃人还要系铃人。”

“军师说得对,心病还需心药医。”风满楼点头说道。

“现在公主在廖天禁的手中,要是我们贸然去搭救的话,到时候最怕适得其反,害了公主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花一裳有些气败的解释。

“如今为今之计,我们只能用豫王妃来刺激君还才是。”良久之后,风满楼如此说道。大家不约而同就看向了他。风满楼抬头看着大家说道,“你们都出去,我来试试看。”

大家没有多问,纷纷都是退出了帐篷,独留下了风满楼。

风满楼坐在了床边上,他直视着赫君还的脸,想了想,就开口说道,“赫君还,你难道不想要亲手将你心爱的女人还有未出世的孩子接回来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