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

更新时间:2019-04-03 11:01:07

完本小说师父我想娶大师兄推荐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绯红月光分类:历史

颜晓棠以为来的只会是湛寂、三品,和他们从将翳城救出来的弟子,嗯,还要加上一个二师兄谷风,这就顶天了。 没想到,竟然是绵延到视野尽头不见尾端的这么……一“队”。 颜晓

精彩章节试读:

颜晓棠以为来的只会是湛寂、三品,和他们从将翳城救出来的弟子,嗯,还要加上一个二师兄谷风,这就顶天了。

没想到,竟然是绵延到视野尽头不见尾端的这么……一“队”。

颜晓棠抬头感受一下扑面夹雪的冷风,随即释然了。

赤之原只能修炼到炼虚期,并不表示这里的修者不愿意修炼到更高的境界,踏上仙途,不奔着成仙去,还叫什么仙途?

不是以前没有人想,是以前赤之原周知的上界来人只有一个——卫伍峳,可是这家伙是魔修,有了魔性,损人不利己,只有也入了魔的能够“互为知己”,炼虚期的领悟比他高,不屑与他有交集,他之下的不敢靠近找死。

现在却不同了,裂魂枪月出可比卫伍峳好说话多了,再加上“仙宗弟子”,仙宗来接等等名头,不少人心思活了,此时不来何时来?

便不能跟去上界,也未可知就没有其他机缘造化了。

这跟来的大队修者里,身份最显赫惊人的当属潮音的泗问城主。

不仅泗问城主一个化神期修者,还有四位化神期同来,元婴更是几十个,算得盛况空前,不过跟见面寒暄的那三位一比,黯然失色,显不出来了。

三位掌教寒暄完毕,就要进郁离宫去说话,召南平平静静向东方来的大队人马看了看,三品会意。

“我们叙话要紧,看下面弟子哪个有空,去理会一下便是了,推走了也不赔。”

湛寂袖手不言语:他心里明白得很,召南既然叫弟子大肆宣扬把他们叫来,就是有了回去的线索,他跟三品还得指望召南的办法,这些许的好处,不是看不入眼,而是排到了后头,就不妨让出去算了。

召南便对颜晓棠一点头:“月出要为谷风疗伤,他们不得闲,你且去理会理会。”

谷风在将翳城受伤不轻,三位大乘期高手为伯兮大打出手时,神通横扫境天,修为弱的无不横死,只有最强的这几个活下来,活是活下来了,伤势太重,他又敌视救他的三品,被三品撂到一边,没让他死,但也没帮他疗伤。

这次来稷菽城,三品也没告诉他怎么回事,拿泥丸收进肚子里,瞒得过别人,瞒不过召南,这才故意用话点出来,好让颜晓棠安心。

听召南用了自己说的“理会”,三品哈哈大笑,大手一抓,把想溜的颜晓棠抓到身前:“跑什么?叫师父!”

颜晓棠被抓得双脚离地,虽然不难受可是挣不脱,火起了,一脚就蹬到三品肚子上,跟踢中了岩石一样,把自己脚掌踢得生疼。

三品好不要脸地瞪召南:“这可是你答应的!”

召南清咳:“我曾有条件,你做到了吗?”

三品一扬空着的手:“两件事都记着,谁像你一样挂嘴边念念不忘。”语气轻蔑,还成召南的不是了。

他说的倒是没错,他要伯兮做他的徒弟时,答应召南会查垂云仙子陨落一事,要颜晓棠时答应绝不追讨无冢锏。

前一件他人都没回去,自然还没实现,后一件可以算已经完成。

召南不多说:“颜颜,莫使小性子。”

天上等的,地上望的,不下十万双眼睛看着,不知多少人羡慕得眼睛都红了。

师父发了话,颜晓棠不甘不愿道:“见过二师父。”

三品又一阵大笑,放开她,伸出一根手指在她面前一点,差点没把颜晓棠点成对眼,笑着和召南、湛寂去往郁离宫。

颜晓棠愣愣看着眼前一块小拇指尖大的黄色土疙瘩——这什么玩意?

见面礼?

但是看来看去就是块土疙瘩。

她揉下鼻子,一股土腥味直钻鼻孔,更加嫌弃了,不过嫌弃归嫌弃,怎么说也是大乘期至尊修者赐下的,先收起来吧。

刚要用手去拿,伯兮竟然传音入耳道:“用神识拿。”

颜晓棠回他:“咦,忍不住看热闹了?”

伯兮还是很不习惯用神识,既然用了,在颜晓棠看来他就是瞧热闹的。

她道:“不用担心湛寂。”

从利说,湛寂想回去就不能肆意妄为。

从势说,他一个人打不过召南、三品这两位做师父的。

伯兮还是不爱说话,低低“嗯”一声,颜晓棠笑逐颜开。

她不问这土疙瘩是什么,伯兮让她用神识拿只会对她好,当即化身离体,顿时天上地下众多修者一阵惊讶:结丹期就有意形境界神识!不愧是上界之人,心法端的厉害!

这化身抬手去拿那一小块土疙瘩,刚一入手土疙瘩就消失,这是对外界来说,但其实颜晓棠在自己识海里一看,那块土疙瘩居然跟着她到了识海里。

一般法宝需炼化,才能收进身体,能进识海的更是少之又少,颜晓棠现在一身法宝,也只有无冢锏能收到识海,这土疙瘩她还没有炼化,居然一下子就进了识海,可真新鲜!

颜晓棠这才感兴趣了。

她一头张罗着安排元婴期、化神期的修者进太极道宫休息,其余的进不得道宫只能在破破败败的城里歇脚。

另一头匆匆跑回郁离宫,钻进伯兮屋子里,把门窗一关,神神秘秘拿出一个盒子。

伯兮问她:“干什么?”不问他那土疙瘩是什么东西,急急慌慌跑回来是闹什么呢?

颜晓棠坐到他身旁,先按住他在脸上“吧唧吧唧”几口,亲到伯兮快恼羞成怒,才贼兮兮打开盒子给他看。

盒子里一只耳朵,一张嘴巴,还鲜嫩着,像割下来没一会的,只是不见血。

伯兮被恶心到,身子朝后一靠。

颜晓棠歪着嘴巴笑,话却不是对他说的:“八钉尸,可被发现了?”

那耳朵动了动,跟着嘴巴也动了:“回四公子,不曾。”

颜晓棠冲伯兮一挑眉:小样,没见识了吧?

伯兮惊得懵了,这耳朵和嘴巴不带丝毫灵气、妖气,神识里也看不出任何不同寻常的,所以才当是刚割下来的,怎么会能听能说话?

颜晓棠伸指头堵住八钉尸的耳朵,色气满满把伯兮压倒在软垫堆里,揉着他胸口假惺惺安慰道:“不怕不怕,心肝儿见过的,上次是完整的,这次拆开了。”

伯兮的脑子一时接不上弦,由着颜晓棠占便宜,颜晓棠很“君子”,“适可而止”的放开了他——其实是怕错过了听墙角,听谁的?

值得她拿八钉尸听墙角,当然只有召南那儿。

几位至尊修者说话,禁制当然不会少,不过八钉尸真是很特别的一个存在,他也没有其他本事,就只能把自己给拆得七零八落的,不管怎么拆,仍旧是他的一部分,所以只要他的耳朵在禁制里,他就还能听到。

留一只耳朵在这是便于随时听颜晓棠的吩咐。

只可惜没有练出口技,颜晓棠和伯兮只能从他转述出来的话语里去辨认是谁在说话。

这样做看似不妥,会被八钉尸知道很多事情,可他识海里长着合荒桃木的树叶,魂魄受控颜晓棠之手,并不敢背叛。

另有一重,如今稷菽城里结丹修者多如过江之鲫,不是谁都能借得机缘的,作为最早服侍颜晓棠的这一批太极道宫门人,肯定比外面来的多了很多机会,放在眼前的效力机会,八钉尸不傻,听入了他的耳朵,出不出他的嘴关系着他以后的仙途,岂能没有点眼力见。

颜晓棠擦着堵过耳朵那根手指时,八钉尸已经开始照样“复读”了。

“鹖央,你还活着。”

八钉尸转述得平淡无比,但颜晓棠听得出那边见到成了朱雀金焱的鹖央时,该有多吃惊,顿时心里舒坦不少,被三师父骗了的不止她一个,是全部人。

接着一通感叹,不必多提。

几位掌教真人都不是好讲废话的人,稍候便说到了回去。

鹖央大概是提早知道了什么,不怎么开口,三品拉着湛寂一道,先问召南有什么条件。

到了他们的境界,虽然不见得言出法随,可既然四个人都在,随口答应下的事情就不能推脱,落到各自手里都会牵扯出不知多少事情来,所以不如先问召南有什么条件,同时也可以根据召南提出的条件,粗略判断一下他的把握有多大。

条件难做到,那必然是回去把握大,反之亦然。

不出所料,不仅三品、湛寂料到了,颜晓棠这个听壁角的也料到了——召南以重归太微仙宗,坐稳掌教之位做条件。

最有可能实现的人都在那屋子里了,颜晓棠异位而处,自忖无法放过这样的机会。

伯兮却道:“四仙宗尽在局中,要破局,师父只能舍弃私愿。”

这话也对,他们两个出发点不同,颜晓棠一向是利己为先,伯兮却总能立足更高处,见大世界。

这个条件可难可易,现在还无法判断,容易在只要回去了,有其他三宗支持,什么叛乱平息不了?难在背后牵连不知有多深,就如同把人诱进将翳城的赤月,始终神秘难测,却绝非等闲势力。

往轻了说,只是太微仙宗一家的事,但要是两件事本来属于一件事,这就重了,四宗都有责任,谁也不能脱身事外。

三品和湛寂考虑清楚,各自答应下来。

颜晓棠盼着召南提出为伯兮查清真相的事,召南却把话头一转,说起不相干的来。

“太微仙宗有七十二道灵脉,采出灵石以万万计,去处我知晓,用处却不知。”

颜晓棠早就知道灵石这种东西是过去的修者货币,相当于人世金银,但她从修炼起始,至今没见过几块,听说产灵石的灵脉枯竭了才会如此,听到召南说太微仙宗还有开采,好奇地看伯兮。

伯兮摇头,他知道的不比师父多,灵石矿脉确实有,召南时刻带他在身边不敢离眼,离宗去灵石矿脉时也会带他随行,奇怪的是明明属于太微仙宗,矿脉里的修者却都修了“闭耳塞口”的心法,进境不差,不能听不能说话,传念也不能。

矿脉里还有奇怪的地方,采出的灵石没有一块送回太微仙宗,全部又送往地下,召南如果想下去看,便也得“闭耳塞口”,从此不能听不能说。

召南是掌教,无论如何做不到不听不说。

前人定下的规矩很奇怪,但最奇怪的是上一任掌教也下了同样的命令,也许只有到卸任的时候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伯兮把他知道的约略说了,颜晓棠眉头一压:察觉到师父不是随口提起了。

果然,寒琼仙阙、无极仙宗、浩无仙宗情况一样。

都有灵石矿脉,产出均不少,但是没有一块灵石流到外界,全都送往地下的什么地方去了。

这边八钉尸的嘴巴停了,那边屋里一片安静,能说什么,他们是顶了天的人物,却都被宗内前辈瞒下了同一件大事,为什么?

召南不提,没谁想起来。

一同落难,将过往齐齐放下,将来或许还会互相提防互相埋坑,但至少在这一时刻,不约而同的都起了疑心,要解开这些谜题,正是最合适的时机。

召南眼光老辣,贸然提出的又怎么会是不相干的事?

接着,他那位“散修好友”,疑似鬼仙的人也被他讲了出来。

湛寂并不愿就此交底,但召南坦诚在先,这些看起来无关的一桩桩,一件件,说不定就有什么联系在里面。

湛寂心里清楚,面子上下不来,鹖央不止会说刻薄话,心思也转得活络,给湛寂抛了台阶,湛寂顺着下来,一说,又一个共同处:他们身边都有这么一位不知身份,不知姓名,甚至不知修为高低的“散修好友”。

上一代掌教留下的,身上藏着秘密,却又不肯明言。

什么秘密需要四仙宗共同承担,不到时机,便连掌教真人都不能得知的秘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