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

更新时间:2019-04-04 15:13:07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顾美夕分类:历史

陆文龙昔日在军营里,多得他的照顾,但觉他行事为人,远比飞将军更加亲切和蔼,此时被他拉住,又不好拒绝,但是,想到呆在这屋子里,面对飞将军,更是尴尬,迟疑着看了母亲一

精彩章节试读:

陆文龙昔日在军营里,多得他的照顾,但觉他行事为人,远比飞将军更加亲切和蔼,此时被他拉住,又不好拒绝,但是,想到呆在这屋子里,面对飞将军,更是尴尬,迟疑着看了母亲一眼就往外走。

走到门口,忽然听得飞将军的声音,“文龙……”

云五识趣地先出去了。

陆文龙站在门口,低着头。

“文龙,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岳阿爹……”

陆文龙心里一震,但见飞将军起身,拉开身边的一个柜子,里面,林林总总,是一些小孩子喜欢的玩意,都是簇新的,再里面,是衣服,许多的女人的衣服,淡红的,淡绿的衫子,一些头钗……每一样,都是簇新的……

这些东西,有些是他最近才准备的,有些,是早就准备好的……比如,一些路上随手雕琢的小玩意……比如,那些来不及做成小衣裳的虎皮……

无数无次地幻想——若是文龙穿上,若是小虎头穿上。

若是她穿上——那种淡红色的抹绿软靴,背负着小弓,阳光,就从她的脸上洒下来,无边无际,满世界的芳香……

他从这些林林总总的东西里,拿出两样,赫然是两把十分粗糙的玩具木枪。

他递过去:“儿子,这是阿爹送你的一份小礼物,希望你喜欢……”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是怯怯的,一生戎马,从未如此的胆怯,竟然害怕那个孩子,害怕他不要!害怕他拒绝!

这对木枪,是他在军营的日子里,在许多个不眠之夜做出来的。只是因为想念而做——因为离开得那么久了,连小虎头的样子都不那么鲜明,反而是更牢牢地记住了文龙的样子,他在鄂龙镇时候蹦蹦跳跳,穿着虎皮衣裳的样子。木枪虽然那么粗糙,那么仓促,来不及精心的打磨,可是,这时却那么急切地想送给他,送给那个孩子……不是因为他冲自己咆哮,不是因为他几乎拿长枪指着自己,而是因为他的痛哭,他那一声“妈妈,我养你,我能养你和小虎头……”

就连攻陷临安的胜利,也比不上如此的震撼。

陆文龙忽然想起小时候,在鄂龙镇的日子,那些模糊而遥远的回忆,已经支离破碎,如雪地的惊鸿一瞥,那个英雄父亲,每天都要出去屠虎缚熊,雪地上的小木屋里,永远堆满了温暖的虎皮,一大盆大盆的虎肉,熊肉……花生丢在火盆里,荜拨一声裂开,一屋子的香气……而自己,自己生平得到的第一支枪——便是岳阿爹给的,那样的木枪,上面粗糙的两个字:文龙!甚至自己学会的第一招枪法,也是他教的。

他低下头,双手接了那对木枪,转身就走,连谢谢都没有说一声。

飞将军如释重负,脸上竟然带了笑容。

门关上,将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关在了外面。这时,隐隐就晨曦初露了。一夜混战,临安城彻底平静下来。人们都躲在屋子里不敢外出,连大街小巷昔日早起的叫卖声都停止了。连更夫的打更都停止了。

因为如此,这郊外的小屋,就更是沉寂。今日,方才是一个充满了宁静和祥和的日子。飞将军缓缓坐在床上的时候,才察觉自己的困倦——无比的倦怠。

却又轻松,无比的轻松。自己啊,也走了多少年的荒漠,多少年刀锋划过的岁月,每一个脚印都充满了血泪。

所幸,竟然还能握住身边的这只手,这只那么温暖的手,一如无数无次梦里曾经的一样——只是,那时,每一次梦里醒来,自己不是在戈壁大漠,就是在悬崖峭壁,不是生死战场,就是冰天雪地!每每想起,就要癫狂!

唯有这一次,竟然是真的!完全是真的。

他的手心里,握住的是一张纸条,那是秦大王写下的:我已休掉花溶,任其改嫁。无论死生,各不相干!

那一场的婚礼,是自己的一场计策,不止是诱敌深入,其实,也是因为成全——因为无法偿还那个“敌人”的恩义——秦大王!

比朋友更像敌人!比敌人更像朋友!

只要十七姐还对秦大王有情意,自己便绝不愿意拆散他们——毕竟,两个儿子的反应,最能说明问题,他们从来都只愿意跟着秦大王,他们根本不愿意理睬自己。秦大王,他付出了多少,才会换来这样的被人衷心的热爱?

自己给了他机会,他竟然写下的是休妻书。

从拒不相认,到用计成亲——某一刻,是真心诚意地不愿意愧对那个有大恩于自己的男人。

可是,秦大王自己放弃了。

手里握住的温暖,就如一个终于从长久的黑暗中看到光明的旅人——走了太久的夜晚了,自己太需要这一丝光明了——就连对秦大王最后的一丝愧疚,也被这一份贪婪所彻底占据!

这一生,未曾做过一件亏心的事情,可是,这一次,却不得不亏心了——哪怕是自私,哪怕是贪婪,哪怕是卑鄙无耻,巧取豪夺!

这一生,自己又何曾得到过什么幸福?

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没有妻子,没有儿子,没有任何一个亲人……难道,唯一的妻儿,自己也只能拱手送人?

这后半生,唯求一段妻贤子孝的生活,难道,就很过分么?

然后,他看到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刚刚从那个开着的柜子里收回来——那些林林总总的衣服,尤其是那些头钗——恍惚中,他和自己的第一次相见,他在相州的军营里,用银子买的第一支钗——他交给自己的第一次家用“姐姐,该我养你了……”

她别过头去。

他忽然俯下头去,泪如雨下:“十七姐……我是故意设计逼走秦大王……我是故意的,可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太想你,太想儿子了,我需要你们……我也曾经想过放弃,想过对不起他,可是,当我看见你,一次次地看见你……十七姐,我只是想过以前的日子,只是想身边还有一个亲人……十七姐,你原谅我,好不好?”

花溶的头依旧对着墙壁,看那淡绿色的帷幔,身旁,儿子呼呼的鼾声,睡熟的脸蛋上,还挂着曾经无家可归的惊慌的泪痕。

“十七姐……”

“十七姐……”

他再也无法遏止自己的那种想念,就如洪水泄了闸,一把就搂住了她:“十七姐……”

回答他的是拳头——一拳,两拳,被惊醒了的小虎头,一双小老虎般的眼睛,狠狠瞪着他:“滚开,坏人……你敢欺负我妈妈……哥哥,阿爹……快来救我们啊……”

他狠狠抱住儿子,热泪滴下来,任由儿子的拳头打在自己的胸口,竟然连疼痛也是欢乐的。

“儿子,我每一天都在想你……想你和你妈妈……儿子……”

小虎头打累了,身子软在他的怀里,惺忪的睡眼大大地睁开,不哭了,惊奇地看他,看妈妈,小眉头皱巴巴的如一块核桃一般:“哥哥呢?”

“哥哥去休息了,儿子,你也陪着阿爹睡一会儿……”

“不!你不是我阿爹……我要去找我阿爹……走,妈妈,我们走……”他拼命地去拉妈妈,可是,手却被捉住,不但拉不住妈妈,自己也如一条被网住的鱼儿,身子一趔趄,就彻底倒下去,倒在妈妈和飞将军中间。

“儿子……儿子……”

他挣扎着要爬起来,却看到头顶的那双眼睛,那双充满了怜悯,爱惜的眼睛……他吓呆了,因为,那双眼睛里,竟然泪如雨下——孩子生平见过的最严肃,最凶狠的一个人,竟然在流泪。

终究是孩子,此时,已经忘了飞将军的可恶,全是飞将军的烤兔子,他嗫嚅着,小小声的:“飞将军……你干嘛哭?我又没有打你……哦,我不打你就是了嘛……是不是我打疼了你?”

他的话语被堵住,整个人已经被狠狠抱住。

那是一个父亲的拥抱,这一生,九死一生,到头来,就连儿子也完全不认得自己,拼命地要逃离自己身边了。

小虎头被闷坏了,然后,就躺在父母中间,又睡过去了。

飞将军依旧紧紧搂住他,却是看着妻子——自己的妻子的背影!千言万语,要告诉他们,让她们母子知道,自己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是在如何的血泪横流里打滚过来的。当年,自己如何被鲁提辖救走,如何远逃西域,如何得到高人救助,将自己受创毁容到面目全非的伤处,一一地医治,缝补,弄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支撑着活下去,便是为了复仇,为了回来,为了寻找到她们——纵然相逢不相识,也要找到她们,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率军援助秦大王,打到红鸭港镇。

林林总总,带血的记忆,一时三刻,哪里说得清楚?

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

花溶依旧是侧着身子,但是,借着摇曳的烛光,却看得那么清楚。

岳鹏举!

那是岳鹏举三个字。

泛黄的纸张,多少年的岁月,墨色都苍黄了,是当年自己为他写下的第一个名字——纵然临安的死生,纵然一辈子的亡命,他都还珍藏着,牢牢地珍藏着。

一如心里珍藏的那个人。

只要此生不咽气,就绝不会掉了那一样东西。

她泪如雨下,他也泪如雨下。

花溶依旧没有回头,这一次,是彻底地昏睡过去了。太累了,实在太累了。

飞将军也睡过去了,他也太累了,这一生,从来没有哪一天,像这一日如此真正地放下心思,酣然大睡。

迷蒙里,手从儿子的身上穿过去,紧紧握住的,是她的手——是她的手啊!

多少次在栎阳镇军营里,就渴望过的;只能借着装醉酒的时机触摸过的——如今,却是正大光明。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