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大明春娇>

更新时间:2019-04-08 10:34:11

大明春娇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大明春娇阅读推荐 连载中

大明春娇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疏雨湿轩分类:历史

旁晚时分的大明皇宫,十分漂亮。宫室重檐上泛着梦幻的流光,漆画向着夕阳的一侧,愈发鲜艳;而从某个角度看另一些亭台楼阁,优雅的形状已变得朦胧,影子更凸显了它们的轮廓,

精彩章节试读:

旁晚时分的大明皇宫,十分漂亮。宫室重檐上泛着梦幻的流光,漆画向着夕阳的一侧,愈发鲜艳;而从某个角度看另一些亭台楼阁,优雅的形状已变得朦胧,影子更凸显了它们的轮廓,惹人遐思。

或因这是一个远离家乡万里的、完全陌生的地方,即便它如此宁静舒适,李贤惠仍然感觉有点心神不宁。她时不时瞧着宫门外的一条砖地道路,好像在期许着甚么。

长着一对双眼皮杏眼的朴氏,用熟悉的朝|鲜话说道:“今晚翁主见不到圣上了,这几天也见不到。”

李贤惠忽然被说穿了心思,眼神有点闪烁。她下意识地拒绝承认:“没有……我不是在想那件事。”

不过她被朴氏一提醒,心里也觉得有点奇怪。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在朱高煦身边会感到安心,但朴氏在这里陪着她、却没有甚么作用;可是朱高煦与她相识才几个月,而与朴氏从小就是她的玩伴了。

朴氏似乎没理会李贤惠的否认,犹自说道:“我刚被封为贤嫔的时候,也总想着能见着圣上,后来发现没用。圣上很守规矩,像现在刚回京的前几天,他第一天晚上必定是在坤宁宫、与皇后在一起,然后才是皇贵妃沐氏,贵妃、贤妃、淑妃,以及两个嫔。从无例外。”

李贤惠听到这里,恍然地点点头:“也就是说争宠无用?”

朴氏摇头道:“并非如此,不过是这样一种规矩。”

李贤惠握住朴氏的手,柔声道:“再次见面,妹妹对我依然贴己,你还没忘记我们以前的情谊。”

朴氏笑道:“我与翁主都是朝|鲜国来的,在这里无亲无故,可不像别的妃子、都有娘家撑腰。以翁主的王族宗室身份,不久应该会封为皇妃,便是这东二宫之主,将来可也要照看着我呀。我也能帮衬翁主。”

“这里就是东二宫?”李贤惠问道。

朴氏点了点头,指着西边,但是她指的地方是一堵墙壁,“中间用宫墙围住的地方是乾清宫、坤宁宫,皇帝皇后的寝宫;在其东西两边,各有六座宫殿。西边住的是贵妃(妙锦)、贤妃(姚姬)、淑妃(杜千蕊);东边现在只住了一个皇妃,便是皇贵妃。

而今圣上叫翁主住在这东边,或许东二宫之主便是翁主您了。我是一个嫔,还有一些昭仪、婕妤、美人、才人、选侍等封号的人,只要住在这座宫里,都是您管束的女官。”

李贤惠一边听一边点头。她很快明白了,这大明朝的宫廷,如同是另一个等级森严的城池。而她刚到这里,便处在了大多宫廷女子一生也难以仰望的位置。

在忽然之间,她想起在北平布政使司时、朱高煦说过的一句话,当时李贤惠才只见了朱高煦几面。朱高煦的话大致是:他不远万里召贤惠翁主进京,有一些别的原因;还说他是大明朝的皇帝,首先要为大明子民谋福之类的话。

起初李贤惠是完全不懂这句话的,她那时还沉浸在意外的惊喜之中。因为明朝皇帝并非传言中那么残|暴可怕,却是一个仪表堂堂的年轻男子。

但是直到现在,她才在偶然之间、有点明白朱高煦那句话的意思了……虽然李贤惠在朝鲜国颇有艳名,但只是在朝|鲜国有名气;大明皇帝要封她为皇妃,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权力的考虑。

李贤惠的父亲李芳干现在势微,却曾经是一个能与朝|鲜国王争权的人物;而且至今仍然保留着、一些倾向于他的文武与贵族势力。

可是,大明皇帝对现在的朝|鲜国王、似乎并无不满,他究竟有何目的?

李贤惠越想越糊涂,难以明白朱高煦的心思。

“你见过你哥哥吗?”李贤惠忽然没头没脑地问道。朴家正是倾向李芳干的其中一股势力。

朴氏摇头道:“没有。或许长兄要离开京师时,我能被准许见一面,为他送别。他……还挂念着翁主?”

李贤惠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今天的一个场面,在大臣官员们的人群里,朴景武急切地向马车这边张望着、搜寻着。

李贤惠便轻轻点了一下头,用朝鲜话说道:“妹妹见了朴景武,劝他不要再想着年少的往事了。他已长大成人,应像一个大丈夫一样,以大事为重。”

朴氏摇头苦笑道:“翁主不知,这世上有好多男子,做一切事的缘由、都只是为了女人。”

“那样不会被人看不起吗?”李贤惠脱口道。

朴氏轻声道:“那些不看重女人的大丈夫,不也是为了他们自己的野心与欲|望?”

李贤惠听到这里,竟然无言反驳。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在皇宫。坤宁宫外面挂着灯笼,各处道路边的石砌灯台里、也点亮了油灯。宽敞华贵的皇宫,夜里宁静、却不显得孤寂,因为外面的灯光总是让人联想到繁华。

皇后郭薇十分疲惫,浑身娇弱无力地贴着朱高煦,呼吸均匀而有点沉重。朱高煦仰躺在宽大的床上,并不确定郭薇睡着了没有。

自从郭薇出嫁成了汉王妃之后,现在已经与朱高煦做了近十年夫妇了。但她其实才二十多岁,多年养尊处优,肌肤身段保养得很好,身子的触觉十分温|软。朱高煦转头仔细欣赏她时,仍然能感受到她的娇美清纯,重逢之夜的缠绵,依旧让他觉得美妙惬意。

然而一切与以前相比,似乎已不太一样。

直到现在、他躺在了华丽的皇宫里,在半睡半醒之间,一瞬间还会以为自己在帐篷里,听着金戈铁马与鼓号鸣奏。

在这夜深人静之时,他忽然醒过来,在这应该睡眠、再无它事的时刻,他下意识地感受着自己的内心最深处。不安全感、不满足感,仍然在他的心底蔓延。

明王朝有几百万军户,时刻保卫着帝王的领地。京师有多达七十余卫京营、侍卫亲军驻守。皇城四面的守卫精兵,由朱高煦最信任的战场老兄弟们掌握着兵权,不分日夜守卫着这座皇城。乾清宫坤宁宫四面,还有宫墙围着,仅有几道进出的宫门,由值得相信的内侍宦官们看守着。

但是朱高煦依然觉得不太安全,大概是因为先帝朱棣是抢的皇位,他也是抢来的皇位。一些抽象的东西,不能仔细想,否则会越想越觉得无法掌控。

而当他自我膨|胀,觉得手握天下大权、可以为所欲为的时候,他又会发现,奖赏那些为他浴血奋战的弟兄、只能掺杂着大量宝钞纸币,因为钱不够;面对疆域内的现状、还有很多半饥饿状态的子民,他仍然束手无策。

但锦衣玉食的王公大臣,认为他们活得并不富裕;大量的亲眷奴仆,都还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让大臣们很没面子、很是不满足,他们需要得到更多的利|益。

历|史上不乏很有理想的人物。王莽面对这样的窘境,想出了妙计,便夺取了豪族富人的家产,分给庶民们。结果并没有解决问题,庶民们更穷;而且极度愤怒的门阀组织起了大军,战火烧遍整个王朝,让汉朝损失了数以千万的人口。

朱高煦开始敏思苦想,希望从他仅有的“先见之明”中,寻找突破牢笼的良方。但是他并不想自己、以及已经得到的大权作为牺牲品,需要在保障皇位的基础上,得到更多的好处。

他想要开创一个空前的伟大时代!如此他还能得到这个世界、后人的认可与歌颂,在数百年之后,他的声威依然影响着所有子孙后代……

就在这时,身边的郭薇翻了一个身,将胡思乱想的朱高煦拉回了现实。郭薇的声音有点不太清楚,她问道:“圣上还没睡么?”

“嗯……”朱高煦应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郭薇似乎清醒了不少,又在枕边开口道:“对了,家父送信进宫来,请我将姐姐送到中都凤阳去居住。家父说姐姐是废太子的夫人,照道德礼法,理应为废太子守陵,不宜再居住在皇宫中。”

朱高煦好言问道:“薇儿是怎么想的?郭家的事,朕还是应该多听你的意思。”

郭薇道:“我想让圣上作主,对家父也这么回应。”

“你决定罢,然后叫王贵或是侯显派人去办。”朱高煦道。

郭薇从鼻子里发出撒娇一般的声音,伸出裸|露的手臂搂住了朱高煦。

朱高煦忽然从郭薇身上、也感受到了她的某种不安。

朱高煦想了一会儿,想到快要生产的皇贵妃沐蓁,以及她爹黔国公沐晟、冠绝朝野的恩宠地位。朱高煦这时才意识到,之前许诺三弟高燧,要把沐晟次女嫁给他做赵王妃的事,似乎考虑得并不算周全……他觉得沐晟作为一个勋贵武将,打仗实在不堪用,隐患并不大;但皇后郭家的那些人,或许并不这么认为。

“只要朕在,没人敢欺负薇儿。”朱高煦轻声说道。

“圣上……”郭薇轻呼了一声,把他搂得更紧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