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武侠 > 不死魔王>

更新时间:2019-04-12 11:00:56

不死魔王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不死魔王阅读推荐 连载中

不死魔王

武侠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常菁分类:武侠

球体之内,流转着汩汩流动的奇异血液,蕴含一丝恐怖的古老邪恶气息,让秦风对它颇为忌惮。反观那个女人,显然是阴心老桑木的第七灵,只不过被这颗血球给禁锢住了,沦为了被它

精彩章节试读:

球体之内,流转着汩汩流动的奇异血液,蕴含一丝恐怖的古老邪恶气息,让秦风对它颇为忌惮。反观那个女人,显然是阴心老桑木的第七灵,只不过被这颗血球给禁锢住了,沦为了被它驱使的奴仆罢了。

球体在不断的侵蚀阴心老桑木的主灵,企图控制它的妖灵,但秦风也看出了一些端倪。这颗球体应该是受过很严重的创伤,或者在某些方面来说,现在的它已经衰弱到了一个很低的地步,以至于它失去了原本的模样,沦落至此。虽然它成功禁锢住了阴心老桑木的主灵,但却没有完全夺取后者的神智,勉强形成了一个相持的局面。

“有意思!”

秦风对这颗神秘的球体,更加感兴趣了。

尤其是,它为何会出现在一颗阴心老桑木的体内?

虽然阴心老桑木是难得一见的异种,但你若说它可以自己修炼成这颗神秘血球,打死秦风也不信!别的不提,光是那一丝隐藏至深的古老气息,就不难判断,这东西至少是上古时期的产物,它存在的年岁绝对要远远久于这颗阴心老桑木。

这才是真正的宝贝!

疑惑之心越来越重,自然便转化成了浓浓的好奇。

看来想要弄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只有从这第七灵入手了。

活捉!而且必须要快!

时间一久,在外面等待的噬骨老魔必然会有所动作,他的眼界丝毫不弱于自己,要是被他给发现这颗古怪的血球,即便是不认识,对方肯定不会轻易放弃的。

这个时候,血球之中的那个女人头,突然凸出了球体,虽样貌倾城,但却妖异无比,一双眼睛已经不是树灵该有的木绿之色,而是血红的妖异,不仅如此,在瞳孔的深处,似有漩涡血泉一般,深不可测。

见到这一幕,秦风心中又是一动。

“这瞳孔…似乎…?”

就在秦风一愣神的功夫,对方仿佛突然失去了理智,惨叫一声,一甩头,满头的绿木色头发诡异地变得红色如血,化为无数道血色大蛇,由头发变化出来,狰狞凶残地朝着秦风所在的方向缠绕撕咬了过来。

铺天盖地!

无数的蛮荒血蛇,组成一道恐怖的血色阴云,黑压压地一片,而且蛇头在飞驰的途中,还不断地张口喷射一道道血箭,血成污秽之暗红色,散发着浓浓的腥臭味道,让秦风眉头一皱。

对方全方位的攻击,看似无处可躲,但秦风本来就没有想躲。

将手里捏着的火焰爆球,轻轻一放,后者如精灵一般飞跃到了秦风的头顶,然后又如烟花碎裂一般,自上向下爆裂为一朵漂亮的三色火莲罩,瞬间将秦风整个人给包裹了进去。这套用火的法门,是秦风在见过寒青雪施展元素融合及化莲的神通后,结合自己的天火之衣的神通变化,所衍化出来的一种新型的火系防御神通——

天焰罡盾!

火罩只由三色的焰爆之球构建,因为时间太短,秦风没来得及过多实验,这还是第一次使用出来,只用了三中火焰之力,这正好在他可掌控范围之内。对秦风来说,六色火焰护罩虽然可以尝试构建,但反噬的可行性较大,秦风暂时还不想冒这个险,另外,眼前这个对手,还不值得秦风使用全力去应付。

一道道血箭,转眼间便打击到了火焰护罩之上,发出“滋滋”烧灼声,污秽的血箭很快被火焰护罩之力给融化掉了,但那浓烈的血雾却将秦风给笼罩了个严实。

秦风感受着护罩表面的攻击强度,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天焰罡盾的防御神通,可谓是十分的坚固,关键是它抵御外界攻击所用的能量,是由焰爆之力源源不断提供的,这焰爆能量的强大,秦风可是十分清楚的,要击破自己的天焰罡盾,除非对方的攻击,能够达到能和三元焰爆一次性爆炸相近的程度,否则根本就是在挠痒痒。

血雾之中,紧跟着的是无数的血蛇之颅,疯狂地咬杀了过来,见到火罩的阻挡,当即狠狠地撞击过来,前赴后继,根本不畏死活!而且,每一次撞击都发出一阵“轰隆”的暴破声,带动着天焰罡盾表面也三色火花迸溅。

场面一时间蔚为壮观!

焰罡盾在摇晃不已,显然对方的攻势很猛,这些血蛇的头颅攻击,要明显比血箭的腐蚀更加具有破坏力。

让秦风颇为惊讶的是,透过半透明的天焰罡盾,那些自毁式攻击而爆裂掉的血蛇之颅,竟然在断头之处,很快的又再生了出来,甚至完好如初!

好强悍的再生之力!

这份能力,恐怕不仅仅只是阴心桑木第七灵的神通了,恐怕很大的一部分,是来源于那颗神秘的血球。

就在护罩岌岌可危的时候,秦风嘴角一弯,伸出双手,在护罩的内部一合一送,数个火焰的焰爆炸之球,徒然从秦风的面前消失,下一刻,在两人的中间突然出现!

秦风大喝一声——

“爆!”

一瞬间,“轰、轰、轰”的爆炸起来…

火蛇飞舞,空间震荡不已,一层层的冲击波纹,向四周辐射出去。

但木巢,依然还很坚固!

显然,七灵不灭,木则不死!

这一炸,无数的血蛇头颅崩断,炸碎的血蛇头,又立刻开始生长起来,有没有被炸碎的,立刻又化为一道道血箭,飞回了断颈之处,再次融合生长。

但趁着这个间歇,秦风再次发力!

“也该结束了!”

右臂突然变得漆黑一片,诡异地黑色触手,迅速在秦风的手心之中,融合出一个黑色液团,被秦风右臂朝空间内一砸,下一刻,黑色液团直接出现在了古怪血球的头顶,在对方尚未反应之际,液团“哗啦”一声,浇灌在了第气灵的头颅之上。

“啊!~”

一声惨叫声,从第七灵的女人的口中发出,这是一种本能的痛楚,因为黑色液团在接触到它身体的一瞬间,就开始从他的头颅之上拼命融合进去。

女人的头颅很痛苦,惨叫声惊天动地!

一双血瞳,瞳仁在不停地旋转,如一口幽深的旋泉之眼,极为恐怖!

而它身下的古怪血球,也是血芒大做!拼命地闪烁着血光,产生一股很强悍的排斥力量,想要将血黑色的液体给排挤出去。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那个女人的头颅,一边慌乱叫喊着,一边在拼命的想要缩回血球之内。

显然,这突如起来的变故,让本就头脑不太灵光的树灵,彻底乱了分寸了。

秦风心中冷笑,这古怪血球是诡异无比,但现在的它已经削弱太多了,而且还强行占据了一头树妖之灵,若是一个人的话,秦风或许还拿它没有办法,但是此血球之内,藏有妖灵的话,秦风可就完全不怕它了。

自己又混沌五气锅在手,再加上大黑蛋的神秘黑色液体,双重的效果,是一切妖类的克星!

既然对方有妖识,即便是被古怪血球所奴役了,多少也是有点记忆存在的,只要施展点手段,就不难找出这颗古怪血球是何之物。

至少,能够知道它是来自哪里?

秦风隐隐觉得这很重要。

古怪血球,渐渐开始被黑色的液体所侵蚀。

但慢慢地,血球竟然缓缓抵住了侵蚀,速度开始缓慢起来,形成了一种暂时的僵持状态,这让秦风对这古怪血球更加感兴趣了。

这玩意,看来还真是个厉害的东西,若不是它在虚弱的状态,加上木灵的拖累,自己还真未必能够降得住它。

虽然兴趣大增,但秦风是真没时间慢慢研究了。照这样下去,要完全收复这个家伙,恐怕要等上十天半个月的。

他可没时间在这里陪这家伙玩。

索性直接混沌五气锅一开,趁着对方尚在僵持中的状态,无数的黑色触手将古怪血球一卷,直接收入了混沌五气锅内。

先抓住了,有机会研究下。

也就在同一时间,因为失去了主灵控制的木巢,瞬间开始崩塌起来,秦风抽身一动,直接消失在了原本站立的地方。

既然主灵已收,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而在外面等待的噬骨老魔,在见到黑雾散开,木巢崩裂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秦风成功了,虽然面上的表情很平静,但心里还是有些意外的。

这毕竟是一颗六心之灵的阴心老桑木,秦风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出来并成功收复,确实是有点让他意外。

不过,他并未将此放在心上。

阴心老桑木虽然是一件难得的珍奇之宝,但还不足以引起噬骨老魔为之疯狂的地步,他有自己的计划,在计划未成功之前,他不得有半点闪失。而秦风对他来说,是一枚很重要的棋子,早晚是要收拾的,到那个时候,阴心老桑木同样还是归他所有的。

而且,事前的约定已经说出了口,既然木已成舟,也无需再去争夺了。

所以,噬骨现在表现的十分淡然。

只是不知道,若是噬骨知道了古怪血珠的事情后,会不会如此的淡定了…

而秦风在出现之后,则是在储物戒指内摸索出了一块奇怪的黑色荒木,然后双臂抱住阴心老桑木的树干,施展浩瀚的龙力将其连根拔起!

力拔山兮!

一棵树,对身具龙力的秦风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最后将庞大的根须,施法缠绕于这块神秘的黑色荒木之上,然后又将其整个收入了储物戒指内。

这一切,没有瞒过噬骨的眼睛。

后者的目光,也一直盯在秦风拿出的那块黑色荒木之上,面露思索之色。

显然,这噬骨对这块黑色荒木是有所认识的。这一点从他眼底闪过的一丝精芒之色,不难才出来。

秦风心中微微苦笑。

这块黑色荒木是当年自己在刑天魔罗窟的亡魂九坑最后一坑中,遇到的那颗死命三绝草时,连根拔起后所带出的神秘荒木。当时的死冥三绝草,就是生长在这根神秘的黑色荒木之上,秦风并不认识这根荒木,但他却知道,此木是块宝贝,阴死之气极重的东西,肯定是可以在这块木头上吸收养分生长的,所以,在移植阴心老桑木的时候,他才想起这块木头来并使用上了。

没想到,这噬骨老魔竟然识货?

而且,看其模样八成是惦记上了?这种人对自己来说,从来都只有一个下场!

嘴角一弯,秦风若无其事地开口问道:“怎么,噬骨老哥莫非是知道这块荒木的来历不成?”秦风乃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话语看似玩笑,但骨子里透出的寒意,却让噬骨眉头一皱。

“不知道!”噬骨很简单的否认道。

“哦?”秦风没有继续追问,噬骨显然是不想告诉自己,但既然知道了噬骨认识,那就好办多了,后面的路还长着呢,自己有的是机会从噬骨的嘴里套出话来,即便是套不出来,反正两人之间早晚会有一个了解,到时候秦风不介意使用非常手段!

秦风目光阴沉的同时,噬骨则是跳上了邪心噬骨剑,准备继续赶路了,虽然秦风没有看到噬骨那阴郁之极的脸色,但他能够感受到,此刻噬骨刻意对自己隐藏起来的杀意和贪婪,越发重了…

“哼!早晚让你死!”

这是两个心怀鬼胎的人,各自心中的一句话。

但在这一刻,却是出奇的一致……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