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天降王妃:王爷撩上瘾>

更新时间:2019-04-13 15:42:10

好看小说天降王妃:王爷撩上瘾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天降王妃:王爷撩上瘾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墨香铜臭分类:言情

清俊的青年,有着如墨的长发及腰,被剔透能穿透阳光的白玉扣束起,斜斜撒撒披散在肩膀、前胸和后背,一阵风吹拂而过,乌黑如墨的发丝,在空中飞舞,轻盈曼妙,盛载着金色的阳

精彩章节试读:

清俊的青年,有着如墨的长发及腰,被剔透能穿透阳光的白玉扣束起,斜斜撒撒披散在肩膀、前胸和后背,一阵风吹拂而过,乌黑如墨的发丝,在空中飞舞,轻盈曼妙,盛载着金色的阳光,点点光斑在发尾,在发中……欢跃的就像顽童。

如此一个青年,就算不去看那脸颊,就光凭那能令人浮想翩翩的后背,也足以是绝世无双的美男,堪称无法超越的绝色啊!

如此绝色,就那背影,也是妥妥的背影杀手,背影杀手啊!

万萌萌快要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大声地吼叫出来。

好在还有几分理智健在,索性也就没有做出出阁的事情来。

万萌萌端着一杯好茶,坐在清水居二楼的临窗处,半个身体趴在窗柩上,凭着绝佳的视力,如痴如醉的欣赏着美男,口、干、舌、燥之时,又端起茶水轻抿一口,心中更是恨不得把这样的蓝颜祸水给好好的收藏起来。

美男要是能转过身来就好来,也不知道正面会不会和背面形成反比呢?还是正比呢?

毕竟美男身上的穿着也是不错的,就是那袭雪白色的长袍,及地拖曳的时候,阳光那么一照,暗绣在上面的银纹就若隐若现起来,似湖面的水,漾着银光粼粼。

雪白的长袍外面,还外罩来一件非常骚包的红色纱衣,那纱衣是镂空的,细节之处,金线一点点勾勒,明明那样的与众不同,却是如此的贵气逼人。

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样的美男子了,简直是老天爷派来谋杀她眼睛的。

现在,她只求老天爷能听到她的心声,让这个背影杀死万千少男少女的美男回过头来,就那么一眼也好啊!

老天垂怜呢~~

也许,老天爷真的听到了万萌萌的心声,那被她称之为是美男的青年,正以极缓的速度,在转过身来。

起先,万萌萌看到的是一双眼尾有着晕染红痕,微微上挑,极为勾人的桃花眼。

错,待仔细看清楚,那是一双装满夜空深邃的幽眸,当他抬头来你对视的时候,那眼中的清冷,能把你所有的幻想都冲淡,就连那眼尾的红痕,给你幻觉的桃花眼,也能越来越朦胧,最后呈现在你眼前的是一张,立体、俊帅、美伦、深邃、锋芒逼人的脸,配着那堪称是羊脂美玉的皮肤。

只是,等到美男把整张脸暴露在万萌萌面前的时候,万萌萌只想对着贼老天竖中指,接着说声,‘我去你大爷的仙人板板,有这么折腾人的?’

该死的,这男人怎么回来了呢?一点消息都没传回来,啧啧啧,这是惊喜还是惊吓呢?

万萌萌把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搁置于窗台上,接着手掌一撑,从上面往下一跃。

那一跃,不是什么赏心悦目,也没有天女撒花的相衬,有的只是乌龟一样的乱爬。

姿势不对,可要四脚着地了。

万萌萌好后悔,为什么好好的路不走,非要从窗户上跳下来,也没人了。

在万萌萌准备闭上眼睛接受的时候,一阵冷香从侧面袭来。

接着,入眼的一张精致迷人,深邃幽远的容颜。

随后,低下头,那比水蛇粗些,却上宽下窄的腰,上面束着云纹宽带,粒粒拇指大的宝石,切割分明,被缀在上面,闪烁着双眼。

“嘶~~~暴发户!”万萌萌的小腰,被某个男人给拦腰抱住,那勒紧的力道,更是像要把万萌萌给勒进身体里去。

妈蛋,这偷偷回来不说一声,还没找他麻烦呢,这见面就要谋杀人,这说的过去吗?

万萌萌那小蛮腰,痛的不要不要,肯定拉伤了。

万萌萌用手戳着某男腰上悬挂着的那块洁白无瑕的美玉,上面一只腾飞的凤还是凰,舒展着翅膀,栩栩如生。

“玩够没有?”似笑非笑,不笑也翘的嘴角,此刻却紧抿着,没有以往一丝的好说话,更别说腻人的唧唧歪歪,甜甜蜜蜜,无限宠溺。

就像是,眼前这个皇甫濯被换了一个人,只是皮囊还是,芯子已经变了。

“玩?”万萌萌冷冷一笑,这说话的口吻和方式,怎么滴,自己似乎变成了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是吃不到糖还是怎么滴了?

“这位美男,你在说什么?你能再说一次吗?”

“不过,你在说之前,能不能麻烦你先把你的手从我的腰上挪开些呢?”玩情趣还是玩不认识?

想玩是吧!那就好好的陪着他玩玩,看到最后,到底是谁玩的过谁。

万萌萌嘴角那渗人的笑容,一闪而逝,接着她慢慢地站正起来,与皇甫濯拉开一些距离。

皇甫濯,眼中有着些许困惑,神色复杂的看向自己那只被挪开,被甩开的手,心里很不是滋味。

内心深处有个声音,似乎在说,不该是这样,不应该被甩开啊!

那腰,这人,都该是他的。

“我……”皇甫濯想要说些什么,却启了启唇,最后竟然不知大说什么。

“你什么?”万萌萌眨眨眼,继续冷笑,“你是不是要说,你不认识我?”

“是哩!你确实不认识我,我刚才不过是看到一个美男,所以才会忍俊不禁从上面跳下来。”

“美男哟~抱起啊!刚才把你吓坏了。”

“为了给你赔不是,要不我请你上珍馐阁去吃一顿压压惊如何呢?”

明明很冲的语气,却随着手势拍向皇甫濯身上的时候,变的轻佻许多。

“不,不用。”他不喜欢眼前这人这样说话,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该这么疏远,不该。

“嗯,既然美男说不用,那我也就不请了。”

“美男,我是清水居的老板,以后若有事,可以随时来清水居坐上一坐,我保证会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美男,我要进去了,我们下次见哦!”万萌萌的手,从皇甫濯的下颚掠过,指尖带着些许酥麻,轻轻捏动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停留在那的余温。

万萌萌从皇甫濯的面前走过,敛下的眼眉之中,有着他人看不懂的深思。

皇甫濯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看皇甫濯的样子,像是不认识她了,这到底是?

皇甫濯看着万萌萌从面前离开,几次想要开口唤住,伸长的手臂,更是只要一拉,就能让人止住脚步,他却没有动分毫。

他,怎么了?

清水居,这个‘男子’,为何会那般的熟悉呢?

他是不是有什么事忘记了?可他的记忆,非常的连贯,没有遗忘的地方。

他,是不是要去弄明白呢?

萧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