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雪渊>

更新时间:2019-04-13 16:08:27

雪渊全文完整版 雪渊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雪渊

都市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樱洛羽殇分类:都市

春意正好,天气晴朗,风中的暖意越发浓了。 唐语躺在床上犯懒,抬了抬眼皮瞧了一眼窗外亮光,又合了眼翻身继续睡觉。 楚棠推门进来,瞧见唐语还在睡,不由摇了摇头走到床边:

精彩章节试读:

春意正好,天气晴朗,风中的暖意越发浓了。

唐语躺在床上犯懒,抬了抬眼皮瞧了一眼窗外亮光,又合了眼翻身继续睡觉。

楚棠推门进来,瞧见唐语还在睡,不由摇了摇头走到床边:“日上三竿了,还要睡?”

“嗯。”唐语背对着楚棠,懒得开口应他一声。

“起来了。”楚棠晃了晃她的肩头,唐语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你昨夜那么折腾我,还不许我多睡一会儿了。”唐语抓了锦被把自己的脑袋都蒙了起来。

楚棠轻声笑起来,扯了唐语的锦被,将她捞了出来抱在怀里:“别寻借口。你近来越发懒散了,唐家的事情不用管了便没事做了吗?”

唐语眉头一拧,等着楚棠假作嗔怒,道:“我是难得清闲,这都不可以?”

“我也是难得清闲,陪我出去走走。”

轩王下了命令,唐语怎么还敢赖床,便唤了小钗进来为她梳洗。

***

五日前,唐语将关了三日的小钗和楚儿放了出来,楚儿直接被赶出了王府,而小钗却被唐语留了下来。

沉碧和瑶华将小钗带来见唐语时,小丫头整个人瘦了一圈、脸色惨白,跪在地上浑身发抖,好像唐语会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沉碧瑶华,你们都下去吧。”

“是。”

屏退左右后,屋内只剩下唐语和小钗,小钗更是害怕,颤颤巍巍地给唐语猛磕头:“姑娘饶命啊,姑娘饶命,我真的没拿过那些钱,连见都没见过!姑娘饶命!”

“小钗,你先起来。”

小钗震惊地抬头看向唐语,她端着茶盏抿了口茶,动作优雅,身上透着一股端庄威严,小钗觉得语姑娘有一种当家主母的气派,但又跟王妃给人的感觉不同,王妃平素待人温和,在府里有一种常年积累的威信,而语姑娘却让人不自觉地感觉害怕,更像是王爷给人的感觉。

“起来吧。”唐语说了第二次,小钗才站了起来。

小钗低着头,好像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交叠紧握的双手,不敢抬眼瞧唐语。

“两千两银子,我不在乎,是谁拿了都没有关系。小钗,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再惩罚你的,关三日只是小惩大诫而已,日后你只需安分守己即可。”

“谢姑娘大恩!谢姑娘大恩!”小钗一听唐语说不罚她,又扑通一声跪倒了,直给唐语磕头。

唐语微微一笑,又道:“我已向容夫人要了你过来,今后就留在我身边伺候吧。”

小钗愣愣地看向唐语,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容夫人是有些脾气,但除了银子这事楚儿莫名其妙冤枉了她,其实伺候容夫人也没什么不好的。而这个语姑娘看起来总是脸上带笑,但那日在丁岚院里瞧她出手,万一伺候不好她,岂不是小命难保?!

唐语懒得理会小钗心里的千回百转、斤斤计较,不管她乐意还是不乐意,小钗都是留定了。楚棠给了她沉碧和瑶华两个大丫头,她们二人哪里都好就是对她没什么忠心、坦诚令她十分不悦,不如放小钗这么个年幼的丫头在身边慢慢训教,时日一长自会懂得忠诚的。

***

小钗为唐语一番梳洗,楚棠自始自终都在一旁看着,耐心等着。

小钗伺候了唐语两日,亲眼证实里王府里的传言非虚,王爷真的是非常宠爱语姑娘,二人一直如胶似漆的黏在一起,小钗瞧见许多此王爷只是一旁瞧着语姑娘都会展露笑颜,那样宠溺的笑看得小钗都心跳加快了。

唐语这会儿从镜中望见楚棠正瞧着她,说道:“今儿要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

“不是你要带我出去?若没有什么地方非去不可,我倒想在家睡睡觉,午后搬个软榻去院里晒晒太阳,接着睡觉。”

楚棠轻笑一声:“不准这么懒着。”

“啧,连犯懒都不准了。”

小钗听着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说笑笑真似普通新婚夫妻一般恩爱非常,她从未见过自己王爷对王府或者三位夫人这样温柔、包容、宠爱。说不定跟着语姑娘,她小钗也能混得好吃好喝好打赏的呢。

待唐语梳洗后,楚棠让她换了一身仆从的装扮,两人分骑马匹出了王府。

“让我做这身打扮,是准备去哪里?”

出了王府,楚棠才跟唐语说了实话:“安宁郡主下榻的行馆。”

唐语皱了皱眉头:“回行馆?你是不是收到什么风声了?”

楚棠摇摇头:“安宁郡主入皇都已有月余,除了第一日入宫之外,虽以病弱为由不出面见任何人,但总是惹人疑心的,尤其是如今真假洛蒙的谣言满天飞,更多的是人想往行馆安插眼线打探虚实。小钟将军已传了两回信来,说夜里宵小出没频繁。”

“你想让我回行馆住几日?”

楚棠仍是摇头:“回去住几日是好清一清流言蜚语,但太过危险了。恐怕许多人不仅想要洛蒙死,更想要郡主死。”

“呵呵,”唐语哼笑起来,“一把火烧光了整个行馆更好,是不是?”

楚棠蹙眉不语。

“不会是已经烧过了吧?”

到了行馆,唐语的猜测果然是对的,不过幸亏钟梓磬发现的早,将刺客当场拿下,可惜没等到审问人都咬舌自尽了,没有人受伤,更没有烧死任何人。

站在院中,唐语看了看楚棠,又看向钟梓磬,勾了勾嘴角:“这不是第一次,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若他们一直不成功,一定会在大婚那日动手。”

钟梓磬听了这话微微一点头,又摇了摇头,向唐语说道:“我想二位不需要我随侍在侧吧。”

说完钟梓磬就径自离去。

楚棠一笑:“小钟将军似乎非常不满你一再逼迫、戏耍他。”

“戏耍是他活该,逼迫倒说得不尽然,他若听了先帝的话杀了我,那便是逆了乔三的意,如今手掌生杀大权的人可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人了,他钟家还是要忠君报国的不是吗?”

唐语将其他话题搁置一边,又回到方才说到的地方问道:“你把我带回来有何安排?”

“原因有二,第一府里传出了风声,说本王极度宠爱一个不知来历的女子,夜夜笙歌乐不思蜀,置安宁郡主于不顾,所以本王出于礼貌得来向安宁郡主解释一番,不是吗?”

唐语一挑眉,笑道:“本郡主没有听到任何风声,并且对王爷十分信任,王爷大可不必为此空穴来风之事而恼火。”

楚棠向唐语拱手作揖,做足了戏,道:“郡主睿智大度,本王感激。”

唐语轻笑道:“王爷不必如此。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便是那个令人不安的猜测了,我不想也不能让人毁了我们的大婚。”

“有何计划?”

“我想安排安宁郡主秘密移居他处。”

“想引蛇出洞?”

“是。”

“但,若想杀洛蒙和郡主的不止是一拨人,那么也很难一网打尽。”

楚棠点头:“所以我想将郡主和洛蒙分开隐藏。”

唐语微微皱起眉头:“看看究竟是谁想破坏大婚,又是谁想杀洛蒙?”

“以我推测,想破坏大婚的必定是卫国公,他一直想挑起事端令我和七哥不睦,又想借助缙国力量对付我们,明王已死,只有将主意打到安宁郡主身上了。”

唐语接口说道:“安宁郡主一旦出事,联姻不成,缙国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何况乔三若知道我出事……你可一辈子难太平了。”

“语儿是在威胁我?”楚棠欺到唐语身旁,伸手揽住她的腰用力一带便搂进了怀里。

唐语双手推在他胸口,略是避开一些,低声笑道:“说说罢了,何必当真?”

楚棠将唐语这样的动作理解为“欲拒还迎”,于是他顺理成章地抱进了怀里的美人儿亲下去,就好像他们所说的危险都不存在,只是小两口商量着柴米油盐,情动时便无所顾忌、不分日夜。

“嗯!”唐语挣扎了两下便放弃了,直到楚棠吻够了放开她,才狠狠瞪了他一眼,嗔道:“正经些!”

楚棠只是笑着,他喜欢瞧唐语生气的模样,极是可爱。

“想杀洛蒙的,必是五大族的人吧?”唐语每次被楚棠那么瞧着都浑身不舒服,又拿他没法子,只好自己继续话题了。

楚棠点点头,又落下一个吻。

“轩王爷,眼下是什么状况,你还这般轻佻!”唐语骂了楚棠一句。

楚棠凑到唐语耳畔一阵轻笑,轻轻咬了咬她的耳朵,低语道:“什么状况?”

唐语低叹一声:“你这人若是做了皇帝,必定是个荒淫无度的昏君!”

“哈哈哈哈……”

唐语挣开了楚棠,道:“既然要分开安宁郡主和洛蒙,不妨如此,我先在行馆暂住几日,瞧瞧情势,有钟梓磬在必然无虞。你且亲自护送洛蒙离开,坐实了洛蒙已归冀国的传言,应当能有所收获。”

楚棠眉头一皱又一送,道:“虽不想你与分开,但你同我一道更是危险,就这么办吧,我会留下一队黑翼铁骑暗中保护的。”

唐语点点头:“放心吧。钟梓磬能应付,况且唐家的人也不是庸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