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步步为营:庶女之谋>

更新时间:2019-04-13 16:08:36

步步为营:庶女之谋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步步为营:庶女之谋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步步为营:庶女之谋

言情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蝶心兰分类:言情

“那女子手中拿的剑,气息这么如此熟悉?”远处的花宵鹏也循着众人的声音望去,首先注意到的便是怜影手中握着的霁月。 霁月!花宵鹏瞳孔骤然一缩。 肯定没错,一定是霁月!难

精彩章节试读:

“那女子手中拿的剑,气息这么如此熟悉?”远处的花宵鹏也循着众人的声音望去,首先注意到的便是怜影手中握着的霁月。

霁月!花宵鹏瞳孔骤然一缩。

肯定没错,一定是霁月!难怪他怎么感觉今天的宫宴带着丝丝寒意和不对劲,原来内有隐情。

在看那女子的面容,和当年的白芷婷竟然这般相似。

“皇上、皇后娘娘驾到~”参加宴会的人才慢慢猜出怜影的身份,楚皇和上官捻便相携而来。

望着远处威风凛凛的楚皇和上官捻,怜影紧握着手里的霁月,若不是旁边有楚承安暗暗安抚着她,只怕她早就拔剑冲上去,将害得她们一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杀尽。

“切勿意气用事。”感受到怜影的情绪波动,楚承安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齐跪行礼。

“哈哈哈,爱卿平身,不用多礼。”楚皇心情很好,朝下面跪着的人虚扶一下便说:“今日是妙慈郡主对御赐宴,大家不必拘谨。”

“谢主隆恩。”声音响彻整个御花园,传入九霄。

很快,歌舞升平衣袖飘荡了,鸣钟击磬乐声悠扬,好一派其乐融融的画面。

“父皇,既然今天的主角是妙慈郡主,儿臣斗胆让妙慈郡主上来表演一曲。”宴会过了一刻钟,楚垣羽抱拳上前一步请旨。

提起主角,交谈甚欢的人都侧目望着怜影,等着她的动静。奈何,怜影只是饮着酒,时不时的给楚承安夹菜,将楚垣羽忽略得彻底。

身为太子,即将是睥睨天下的王,楚垣羽还是第一次被人当众打脸,还这么响亮。

“啪!”

“放肆!”早就看怜影不顺眼的上官捻拍桌而起,指着她怒喝:“好一个不知好歹的妙慈郡主,难道你没有听见太子的话吗?”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太子被打脸,她这个皇后也好不到哪里去。

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怜影挑眉嗤嗤一笑:“皇后娘娘和太子真是好大的架子,不管怎么说我也是皇上亲封的郡主,让郡主上去表演……不知道我敢表演,各位大人敢不敢看。”

怜影前世好歹也做了回皇后,按照皇家礼仪,这种宴会,出了宫里的司礼局外,皇室的人可不会卖弄才艺。

“你……你……”上官捻没想到怜影会是这边伶牙俐齿,颤抖着身子说不出完整的话。

贱人的贱种,永远都上不了台面!

三番两次被驳,楚垣羽也顾不得脸色阴沉的楚皇,拔出剑指着怜影的脖子:“你去还是不去?”

不管去不去,她都活不过今天晚上!

“太子!”史官大惊,没想到太子居然带剑参加宴会,还目无皇上,持剑与新封的妙慈郡主相对。

这针对的不是妙慈郡主,而是皇上啊!

“楚垣羽,你这是做什么!”一直没有出声的楚皇终于忍不住,指着楚垣羽的手打着颤抖。

他一直都知道楚垣羽野心勃勃,对皇位垂涎已久,可没想到他会罔顾法上,在御花园里拔剑相像。

收起剑,楚垣羽冷冷一笑:“父皇先别动怒,刚刚不过是儿臣开了一个玩笑罢了。”

拍拍手,楚垣羽在楚皇脸色刚刚好些时朝空气说:“出来吧。”

出来吧?所有人疑惑,不知楚垣羽唤的是谁。

“唰唰唰。”还没有想清楚,原本领命在外守护的御林军齐刷刷走进来,把整个宴会团团围住。

“楚垣羽你这是要造反吗?咳咳咳……”看着御林军,楚皇心里暗道不妙。

他想过防老丞相防白芷婷轩辕痕,万万没想过防他的儿子楚垣羽。年年打雁,楚皇今日也终被雁啄了眼。

其他大臣则是敢怒不敢言,而太子一派的看着胜卷在握,小人得志的站在楚垣羽身后。

“父皇,这个位置你坐得太久,该是时候换人了。”一步步走上台阶,楚垣羽好整以待的坐在楚皇后面的龙椅上。

嗯,还是这把位置舒服。

“楚垣羽,你这个白眼狼……”

“呲~”楚皇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声利器刺进肉体的声音打断。

突如其来的疼痛,楚皇不敢置信的望着上官捻:“上官捻你……你居然敢……”

“敢弑君吗?”上官捻拔出匕首,龙椅上的楚垣羽却大惊失色。他是想要皇位不错,可没想过当着百官面前。

一个阻拦他上位他可以杀尽,可十个呢?百个呢?

“动手!”吐出一口血,楚皇目呲欲裂,大手一挥瞬间有一批黑衣人从四面八方飞奔出来。

死死的盯着上官捻和楚垣羽,楚皇咬牙切齿的下命令:“给朕拿下这两个叛贼,生死无论!”

楚皇向来都不是好人,既然上官捻和楚垣羽做到这步,他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

“啧啧啧,还真是一出好戏,父子反目成仇,险些身死枕边人手中,楚皇啊楚皇,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黑衣人还没有动作,天际就响起一道嘲笑的声音。

听见这声音,怜影身体下意识一怔。

“轩辕痕!白芷婷!”望着不远处不疾不徐走来的二人,楚皇气得胸口发疼。

“姐姐!”十年不见,白芷萱喜出望外,尤其是在看见轩辕痕可以走路时,更是激动得差点流出泪。

或许她那份偏执的爱在十年前已经被葬送,现在更多的事祝福。

其他大臣看见白芷婷和轩辕痕也被吓了一跳,心里知道自己这是陷入皇家讳事中了。

“婷婷!”老丞相看着找了十年的人终于出现,坚强的他顿时老泪纵横。

由远及近,虽然没有多少记忆,怜影却很肯定,这对神仙眷侣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父亲母亲。

若是这刻克儿也在,那她们一家便真的团圆了。

上官捻脸色煞白,趁所有人猝不及防用紧握着带血的匕首朝白芷婷刺去:“白芷婷!你居然还没有死!”

“母亲小心!”怜影惊呼,待她反应过来时上官捻已经冲到前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