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不羁少年>

更新时间:2019-04-13 17:05:28

免费小说不羁少年全文阅读 不羁少年全本小说 连载中

不羁少年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顺爱放生123分类:历史

那老仆道:“那是上年……老爷得病不久,有一次小人去买东西,出门便见一老道士在外募化,他见到小人求小人捐舍一些,并对小人说他自小便在东海蓬莱岛上修练,到现在虽还未得

精彩章节试读:

那老仆道:“那是上年……老爷得病不久,有一次小人去买东西,出门便见一老道士在外募化,他见到小人求小人捐舍一些,并对小人说他自小便在东海蓬莱岛上修练,到现在虽还未得道成仙,但双目慧聚,一身灵气,可向世人指点一切迷津,自号为东陵散人,此番是为了寻找有缘人而来。他还说他见此宅仙霭淡拢,灵秀蕴集,必有高人在此居住。小人一想可不是么?我家老爷难道还不算高人吗?便请那东陵散人稍等,回去将此事对老爷说了说。老爷叫小人请那东陵散人进来,小人照办了。他们两人在房中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反正这东陵散人在家中住了下来,每日大多都是在老爷房中和老爷聊谈,小人端茶送水,偶尔听到他们在谈论人生的问题。那东陵散人说什么人生如梦,一切皆如过眼云烟,所有事物人各有识,或者沉迷于这虚幻世界而犹不自知,或者慧心独具可看出生命只是一场骗局,每一个人的真实心境皆因外界事物而扰而被一层隔膜重重包围,所以说人人都带着一个虚伪的面具,世上只有那些初出世的婴儿才是最诚实、最真挚等等,他还对老爷说人生苦短,与其痛苦地活着,还不如释放心中最深处的想法以得到真正的快乐。不过因为世人皆虚伪,仅自己一人真诚坦荡必会被别人视为怪异,所以在享受真爱真乐的同时也要学会保护自己。他说保护自己有很多法子,最有效最实用的莫过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别人欺骗自己,自己也可以欺骗别人。然后那东陵散人便当着小人的面给了老爷这两本东西,对老爷说若学会了上面所写,今后的人生必是另一番景象。虽然学会之人不能为所欲为,但做起事来却必能一帆风顺,路通无阻。而且他还说在他人眼中行此之道乃引人唾弃之举,但唯有习学之人才会明白,世人所谓的真假,不过是他们虚伪之心所产生的一种错识,孰真孰假,孰对孰错,也只有真正了解之人才会明白。小人虽听得不太明白,可也知道这东陵散人是在教老爷骗人。老爷却没有生气,一副极有兴趣的样子。那东陵散人一共在家里住了**天时间,这几天里老爷倒未发病,而且还有了兴致,时而陪东陵散人在家中各处来回走走。后来东陵散人走的时候,老爷令小人送三百两银子给这东陵散人做为资助,并且亲自送到大门口看着那东陵散人走远方回。后来的日子里老爷仍是一直在屋中不肯出来,不过他不再研习武功,而是日日看这两本东西,朝晚不离。就是在葛府住这几日,他还不时拿出来瞧瞧。”

听到孔畅竟对东陵散人这一番荒谬绝伦的骗人之言信以为真,净赚等人不禁俱生沉重之意。虽孔畅是如何设下这一场大骗局的仍不可知,但从这一番话可以听出孔畅得病之后必是性情大变,也许正因为他自己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才会对别人那谬言悖语深信不疑。另外有了对这东陵散人的骗术大全的合理解释,这件本就确凿难变之事便又多了一处可信的依据,显得更为合理通顺。

韩山感叹般道:“相信这东陵散人的话以及这两本骗术大全对孔前辈所设这一场骗局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净赚等人皆无言。韩山也只是说出了一句众人都已想到了的话便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无言之中,忽听一人怒喝道:“这疯子骗得咱们好惨,不杀他难消心头之恨!”

四周的附和之声立如排山倒海一样响起。

“对,杀了他!”“不杀他还留着他继续骗人么?”“杀了他!杀了他……”

等众人喊话稍泄心中怨气、声音渐止后,净赚合十缓声道:“阿弥陀佛。孔施主的所作所为的确不应该,但念在他已与废人无异的情况下,老衲恳请在场诸位慈悲,放他一条生路吧!”

默然半晌,有人道:“放了他,他若再做出疯子的行径又该如何?”

净赚道:“少林寺戒律院有几间囚室,原本是为了惩戒违犯寺规的少林门众用的。如果诸位施主无异议的话,不妨委屈孔施主在那儿暂住一段时日,咱们请赵大夫全力帮之治病。若这种病实是无药可救,那让孔施主在少林安度晚年也未为不可。老衲必定嘱人侍候周全,不敢怠慢。”

“我惊呆了,”朱攀登忍不住叹道,“快让我也疯了吧!”

众人虽心存不愿,但净赚德高望重,他既说了出来,大伙儿自不好拒绝,是以场中一时完全沉寂下来。

忽有人看到了岁寒三友,不禁张口便叫道:“孤松、清竹、寒梅他们三个和姓孔的一定是串通好来骗咱们的,不杀那姓孔的疯子,一定要杀了岁寒三友来平大伙儿怒气!”

孤松先生沙不虚闻言差点跳起,暴怒道:“放你娘的屁!”

四周立刻有好几个声音同时叫了起来:“你他娘的才是放屁!”“骗了大伙儿还这么狂妄,找死!”“各位,咱们不去杀了这厮,还等他娘的什么?”

顿有数十人从向处奔出,冲向岁寒三友。

净赚、韩山、王会志、朱攀登、杜爱国连忙各堵一方,截住那些人。净赚道:“各位施主切莫乱来!”

冲过来的人虽被净赚等所拦放缓了脚步,但叫闹着仍要向沙不虚等冲过。沙不虚丝毫不怕,若非任不智和伍不慧所阻,差点儿便要迎上去了。一时间场中一片混乱。

叫喝声中,忽听韩山扬声道:“能否请各位英雄稍安勿躁,听在下一言?”

浪荡八帅年纪虽小,却因在江湖中如日中天的声名和这两日的所作所为而自有一股威势所在,闻言那些怒气冲天之人全都闭口停身,向韩山望去。

韩山向这些分布四面之人抱了抱拳道:“在下自知年幼识浅,不敢对各位英雄妄加劝言。不过浪荡八帅敢以性命担保岁寒三友三位先生肯定对孔前辈所设的这一场骗局一无所知,他们也只是为孔前辈所利用而已。因为任一个清醒之人,都会知道做这样一件事会因起什么样的后果!在下明白各位的心情,而且在下也一向认为是坏人就一定要杀,不过在下只怕错杀了好人。请各位暂先回棚,如果有谁日后发现这件事情与在下所言不符,尽管来取了在下性命便是。”

其实嚷着要杀了岁寒三友这些人也只是一时气愤太冲动了,听了韩山这一番话后众人已然相信岁寒三友是清白的,而且韩山还以性命为岁寒三友担保,大伙儿自不好意思再闹下去。几十号人踯躅一会儿慢慢散了。

任不智走到韩山面前,向韩山抱拳道:“大师和韩少侠等的解围之德,岁寒三友记下了。”

韩山还了一礼,道:“清竹先生不必客气。”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