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这个皇帝是假的>

更新时间:2019-04-14 14:44:18

这个皇帝是假的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这个皇帝是假的阅读推荐 连载中

这个皇帝是假的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单人可可分类:历史

“为了解决财政的危机,只有将建兴三年到六年三年的税提前征收。” 这正是纪超之前提的建议,现在这话又从张其安的嘴里说了出来。 说的是提前征税,实际上就是变相的加税,朝

精彩章节试读:

“为了解决财政的危机,只有将建兴三年到六年三年的税提前征收。”

这正是纪超之前提的建议,现在这话又从张其安的嘴里说了出来。

说的是提前征税,实际上就是变相的加税,朝廷的税收加重,必定是的不少原本并不富裕百姓家中赤贫。

但是眼前为了解决这场危机,必须要提前加税。

“朕知道了,明天再和六部的官员商议一下。”

纪超一旁也暗自点了点头。

提前让百姓将未三年的税收交上去,必须给百姓一些减免,大部分百姓家庭一下拿出是三年的钱都极为困难。具体要减免多少要将六部的官员召集起来,共同商议。

“想必张大人来见陛下还有其他的事吧。”纪超见两人迟迟不进入主题,将话题引了过来。

“老臣也没有什么事,只是臣的庭院之中,种了上百棵梅花。最近梅花盛开,香飘十里。臣设一个“梅花坛”,想请陛下过去。”

“什么时候?”

“古人常说三天以上方为请,但是梅花乃是易得凋零之物,臣怕再迟了几天,看不到这等美景,所以……想请陛下明天御前会议之后,到臣的府中稍做片刻。有些不合礼仪之处还望陛下见谅。”

“那些不过是一些古人设的一些虚礼,若是像你我这般的君臣之情,哪怕现在陪首辅过去,都不算失礼。”

虽然这些违心的话,殷秀听得都觉得恶心,但是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既然张其安主动示好,自己也应该让他感受到自己也有合作的想法。

张其安之虽然要找皇帝合作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思考的,虽然在郑、叶、殷三家之中,殷秀的权力最弱,但是他是名义上最大,而且现在叶慕兮也顾不得他,与其让郑芷慢慢整死自己,只有先联合皇帝寻求自保,必要的时候,再想办法对郑芷下手。

因为只要她一天不死,万一哪天掌权了,张其安必死无疑。

虽然他有些不相信面前的小皇帝,但是目前他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望着张其安逐渐远去的背影,纪超笑着走到他面前说道;“后日梅花坛,陛下要精心准备,让朝中大员看到陛下对张首辅的器重。”

“这个朕知道。”殷秀扫了一眼身后的东西。

张其安的家庭富足,身后这些东西要么是太过平庸,要么就是皇家专用,无法进行赏赐。殷秀突然想到朝鲜进贡的东西。

里面有件狮头人身的玉像,上面雕刻的不算精美,但是和中原地区的威严不同,它雕刻的狮头颇有几分人的轮廓。

而且这个东西归纳到上等贡品之中,拿出去恶意不错,于是他对纪超说道:“我记得朝鲜使臣进贡的好想有一个狮头人身玉像,颇为不错,你将它取出来,再从宫里挑选一些宝物,作为祝贺之礼。

“是。”

辽阳城内,拓跋府。

张妈望着眼前这个半人高的孩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芙蓉那日来求自己,说是一个关内的孩子流落至此,好几天没有吃饭了。所以希望她发发慈悲,让这个孩子进到拓跋府之中,赏他一口饭吃。

张妈平时最爱吃斋念佛,听说又是关内的汉人,自然非常乐意帮忙。

她哪里知道竟然请了一个少爷回来,若是他不会扫地、做些杂物也就算了,竟然连衣服都不会穿。

芙蓉也算是脾气好的,每天都心平气和教他。

“让你洗件衣服,你打算洗到明年是吗?”

今天她让殷秀洗两件衣服,竟然整整半天都没有洗好。

想到他平时的种种,张妈更是火冒三丈,她直接领起殷秀,拿出一跟木棍,用力的抽打着他。

“哎呦~”

“哎哟~”

……

殷秀发出阵阵惨叫。

拓跋府的管家听到声音走了过来。

“你怎么回事,他只是一个孩子,有什么不听可以跟他讲,何必下此毒手。”

管家看他的屁股都流血了,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这个孩子,本是关内流露至此的,我看他可怜才将他收入府中,哪里知道这个孩子竟然连自己的衣服都不会穿……”

张妈喋喋不休的诉苦道。

管家认真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孩子,只见他唇红齿白,细皮嫩肉。

竟然连衣服都不会穿,普通的富贵的家庭孩子就算再娇生惯养也不会放纵到这种地步。那么,那么就说明他应该生活在大富大贵之家,很有可能是朝中大员的儿子。

管家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一堆黄金放在自己的面前。他咳嗽了一声,拉着殷秀的手,说道:“这个孩子我领走了。”

“你们去把我的午饭端过来。”管家吩咐到。

不多时,一桌丰盛的饭菜端了上来。

“吃吧。”管家轻轻的摸着他的头说道。

他好像很久没有吃过这些东西,狼吞虎咽的吃着桌子上的东西。

管家不听的用眼睛打量着殷秀的举动,不由的笑了出来。

他肯定是大官家的孩子,虽然在外漂泊了很久,但是这么多年养成的礼仪还是下意识的表现出来。

看来这些捡到大便宜了。

管家轻轻的摸着他的头,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殷秀。”

殷姓,难道是皇室的旁支?管家一愣,猛的咽了一口唾沫,他望着殷秀,和颜悦色的说道:“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父母是谁吗?我可以让你的父母接你回去。“

殷秀警惕的望着望着眼前的这个人,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解得了。”

管家微微一笑,知道这个孩子在说谎。

他越是这样,他越觉得这个孩子的身世绝对不简单。

“你不告诉叔叔是吗?”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我……我……我真的不记得了。”殷秀望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忍不住外后退了两步。

“你信不信,你今天死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管家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哐当!”一声门被推开了。

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站在门口,一道寒光从殷秀的眼前闪过。

“这里有一个汉细,你们把他扔到后面的枯井里。”

“是。”两人人走了过来,领起殷秀的胳膊就往外面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