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

更新时间:2019-04-14 16:36:23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

影视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蛋淡的疼分类:影视

角逐出排名,自然就到了封赏的时候了。 江湖中,认命柳凉为追击销毁秘药行动的指挥,辅助宁上邪一起查找线索,这一身份,自然是宁上邪来宣布的。 但让围观众人,最为兴奋的,

精彩章节试读:

角逐出排名,自然就到了封赏的时候了。

江湖中,认命柳凉为追击销毁秘药行动的指挥,辅助宁上邪一起查找线索,这一身份,自然是宁上邪来宣布的。

但让围观众人,最为兴奋的,还是瑞希国朝廷所许诺的重宝和官职。

这个宁上邪自然做不了主,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后,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好整以暇的看着慕容启和慕容祐。

宁上邪早就看出,这哥俩关系非常不和谐,慕容启时时刻刻都在打压着身为太子的慕容祐,对慕容启的打压,或是言语上的刻薄,慕容祐却又不声不响的全部生受。

如此能忍耐的,堪比大魔王假装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任由旁人欺负的时候。

有了大魔王的范本在前,宁上邪怎么都不敢把慕容祐当做没什么能力,只能忍气吞声的人物。

而越是这样沉默的人,也可怕……

宁上邪自己做武林盟主就够累的了,才不乐意趟瑞希国皇室的浑水,反正他的事情干完了,其他的就看瑞希国皇室想怎么玩了。

慕容启唇边含笑,“太子皇兄,轮到咱们给角逐出的英豪们颁奖赐赏了,太子皇兄没怎么主持过这种场合,交给愚弟,如何?”

“启皇弟想要出头便出,你高兴就好,”慕容祐眸光深了深,却是微笑道,“本宫与晨嘉公主新婚燕尔,只等着快点完事,好回去陪晨嘉。”

慕容启眯起双眼,“看样子摄政王为太子皇兄选的这位太子妃,很和太子皇兄的心意,这便好。”

“毕竟两位承载的不仅仅一段皇室婚姻而已,还有两国间的情意,太子皇兄一定要对晨嘉嫂嫂好啊……”

慕容祐依旧保持着笑,并不答话。

慕容启轻哼一声,站起身扬声道,“诸位或许会对我瑞希国朝廷突然联合武林盟主举办这场选拔赛有所疑虑,抛出重宝和官职,或许还会觉得这只是一个名头,不可信。”

“来人,将摄政王吩咐准备好的奖品和授予官职加深的绶带呈上来!”

慕容启笑道,“看到这些东西,诸位总要相信我们瑞希国的诚意。”

“江湖朝廷虽一直以井水不犯河水的行事存在,却始终息息相关,江湖中出现动乱,朝廷怎么能坐视不理!希望天下豪杰记得,你们不光是勇闯天下的英雄,同样也是这一方土地治下的子民!”

“只要在瑞希国这一片国土上,朝廷必然赏罚分明。”

底下有不少人响应慕容启的鼓动,陆锦年嗤之以鼻,在明轩国的时候就抛重赏引。诱江湖人为他们的计划做炮灰。

这瑞希国利用江湖人还利用上瘾了,现在还这么办,真当人家是好使唤的?

不过瑞希国怎么对江湖人,江湖人中又有几个傻子去相信,和陆锦年无关。

当瑞希国把奖赏的东西拿上来后,陆锦年一瞬不顺的盯着被人端着,呈在柳凉面前的,一株小小的,袖珍盆景般的紫色枝藤。

紫色剔透流溢着光彩,似美观的水晶制作的精致摆件,可枝条深处,独独属于植物的脉络纹理,证明这它不光是一件死物摆件。

这便是紫徽花了。

陆锦年忍不住握紧萧夙的手,给他解毒的药材,终于找到一样了!

萧夙低头望着她,眉目温温,小声道,“锦儿,别着急。”

陆锦年深吸一口气,浅道,“我知道。”

东西还没到手,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她也不能动手去抢,只能先眼睁睁看着柳凉收起他的‘封赏’。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张狂的声音自半空响起,在每个人的脑海中炸开。

“哈哈哈,听说这里在办什么江湖盛世,怎么能少得了本尊来参与!”

声音是用内力倾轧下来的,在场武功不够高强的人,纷纷被震的头晕目眩,直接眩晕倒在地上的也有。

在给了在场人一个震撼后,也充分的展现了来人的内功深厚,就连风如砚他们,都被来人的内力压得皱起了眉头。

萧夙心下微微一沉,直接把陆锦年抱在怀里,用自己的内力帮陆锦年抵挡。

以他的功力自然不会受到影响,但是锦儿差点被伤到,这点简直不可原谅。

整个人埋在萧夙怀里,陆锦年稍稍缓了缓神,便消掉了夹杂着内力声音的影响,再一抬头,台子上便突然多了一个人。

黑衣、夜叉面具,身材与萧夙有八分相似,这到底是冒充的谁,简直呼之欲出。

陆锦年心头恼怒,这一个个的,冒充她家萧夙冒充上瘾了是吧!

在瑞希国的时候,被桫椤严干掉一个,这又来一个!

而与此同时,众人也纷纷‘认出’了来人的身份,“魔尊!”

“天哪,魔尊怎么来了!”

魔尊……个屁!

陆锦年暗暗唾弃,但是对方冒充魔尊,绝对不会只是为了用内力给众人一个下马威,刷一遍存在感,必然有他的目的,所以还不能轻举妄动,上去拆穿。

宁上邪同样没被冒牌魔尊的内力影响,虽然冒牌货武功很高,但还不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还差了一线。

眼光瞥了萧夙一眼,尔后飞身上台,与冒牌魔尊对持而立,挑眉笑道,“魔尊?”

冒牌魔尊扭头看向宁上邪,“盟主安好,自上次被本尊打伤后,已有多日不见了。”

宁上邪,“……”到底谁给这货的勇气,说自己被他打伤了?

那是假装好不好,假装!

而且那个打伤自己的伪魔尊,也不是这个啊!

可宁上邪的沉默落在众人眼中,那就是默认。

“天呐,武林盟主被魔尊打伤?”

“盟主的武功不是和魔尊不相上下么?难道是虚传?”

“不,没感觉到开场的内力攻击么,魔尊这是武功又精进了!”

“啊……那魔尊这是要做什么?代表邪道,向武林正道开战么!”

冒牌魔尊冷冷的环视周遭众人,气势散出,尤为加诸在了同在台上,通过比赛角出的前三名身上,嗤笑道,“这就是你们比出的,最强的人么?”

柳凉三人的脸在气势威逼下已然变得发白。

第二名第三名甚至支撑不住,一个发起抖来,另一个脚发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唯有柳凉始终咬紧牙关坚持着,目光发冷,死死的盯着冒牌魔尊。

冒牌货扫了他们一眼,不屑的转头道,“这就是你们用来追捕本尊的主力?可笑,太可笑了……”

众人晕晕乎乎,脑袋发懵,这位魔尊……刚刚说了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