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末代蒙古王>

更新时间:2019-04-15 08:41:27

无弹窗全文末代蒙古王 在线小说末代蒙古王阅读 连载中

末代蒙古王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扒根草分类:历史

黄沙滚滚,去往奉天的古道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乍起的朔风将一大团干透了的猪笼草踢飞,沿着贫瘠的古道滚出很远。 送亲的队伍也被这恶劣的气候折磨着,从队伍前面的八匹引

精彩章节试读:

黄沙滚滚,去往奉天的古道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乍起的朔风将一大团干透了的猪笼草踢飞,沿着贫瘠的古道滚出很远。

送亲的队伍也被这恶劣的气候折磨着,从队伍前面的八匹引马迎着寒风,艰难的行进着。

引马后面,便是和硕公主下嫁的仪仗,可是苦了这些军卒,双手冻得通红,还要举着丈许长的卤簿。

这些仪仗虽然样式齐整,按照和硕公主的身份,一件不少,细观之,却见不少残破,有的红漆楠木长杆早就已经折了,只拿了竹篙包裹了红布应付着。

黄伞华盖以后,便是两队侍女太监,这些人满脸是灰,手里也一一拿着拂尘香炉等仪仗用具,一脚深一脚浅的随在身后。

再后面的,便是和硕公主的车驾了。

比起来这些糟粕不堪的仪仗,这驾马车算是华美异常了。九曲黄罗伞盖上,绣着金丝凤凰,车厢是用上等的金丝楠木制成,还用金箔仔细的装饰了。虽说是六匹骏马拉的车,轿厢却很是宽绰。车辕后面是四只硕大的金钉铁轮,即便是在这样坎坷的路上,也会减轻一些颠簸。

虽然是越礼了,但是皇帝宽厚慈爱,赏赐下来的,也就没有好事之人在车驾上做文章了。

马车右侧,策马而行的是一个青年男子,戴着玻璃顶子,下面衬着四颗东珠,显见着是辅国公爵位,身上大红色的吉服十分醒目。与这些京里的人不同,这辅国公十分适应这样的沙尘天气,笔直的坐在马背上,随着马蹄的节奏,身子一起一伏,显得从容不迫。

这个时候,轿帘打开,青年忙策马贴了上去,拱手道:“不知公主有何吩咐。”

里面的和硕公主叹了一口气,道:“这般天气,何时才能到喀喇沁?”

青年思索了片刻,道:“这么多的仪仗车马,须要按驿站停宿,六十里一驿,我们刚过了承德府,还要走上十天。”

公主叹了一口气,道:“依着我看,这些仪仗车马,没有半点用处,倒不如给我一匹你们草原上的烈马,你我只带着卫队,不出三日就到了。”

辅国公只是笑了笑,对这个任性的提议不置可否。

可是把旁边的一个官员模样的人吓坏了。骑术不佳的官员忙催动坐马,拱手施礼道:“公主万万不可啊!无论如何仪仗车马不能丢,否则的话,便大大的失了体面了。”

这个官员是五品顶戴,穿着白鹇补子,倒是齐齐整整,方方正正的脸上,胡子剃的干干净净。紧紧的抿着嘴唇,看上去就是极难通融的主。

“沈大人,我只是说笑罢了。”

“公主下嫁,岂是能说笑的?又关乎满蒙一家,这是再要紧不过的事情了。卓索图喀喇沁,自孝庄太后那时起,就传承着皇家血脉。圣祖爷西平葛尔丹,喀喇沁郡王率兵跟随,所以固伦公主下嫁。这已经是两百多年之前的事情了。”沈大人不愧是礼部司官,这些事情也是记得十分清楚。

公主一路上,很是厌烦这个喋喋不休的人。不管说什么,都会打开这个人的话匣子。见此刻又是来势汹汹,索性放下了轿帘,不在做声了。

由北京出发,路过居庸关一路北上,路过承德府之后,道路便难行了起来。时值冬季,百草枯黄,古道两旁的山丘之上,还残着处处积雪。

行至一处山谷的时候,仪仗渐渐的慢了下来。

辅国公皱了皱眉,打马扬鞭奔向了队伍最前面。问道:“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停下来!”

引马上坐的是北京九门提督衙门的一个棋牌官。调转马头跑到了辅国公身边,拱手道:“王爷,前路诡异,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这位辅国公似乎并不相信这样的事,于是催马走到了队伍前面,后面的沈大人也跟了上来。看到了眼前的场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之间在并不宽阔的道路上,埋了数十根木桩,很是粗制滥造,上面的树皮还残着。木桩的一端削尖,上面赫然插了一枚枚牛头。

这些牛显然是刚刚宰杀的,头顶被铁锤敲过的创口,还在丝丝的滴血。脖颈下面的血渍已然是干涸了,一片凄然的暗红色。

沈大人面色铁青,手都有一些发抖,大声的道:“这是反了!造反了!”

辅国公倒是很沉着,道:“沈大人不必惊慌,这也许是悍匪剪径。”

还没等他说完,两侧山崖上传来了一声唿哨,随后便是一排排的强弓硬弩射了过来。

可怜仪仗的护卫力量都在最后。而直接面对这些箭弩的,正是这些手无寸铁的太监宫女。在一声声惨呼中,中箭倒地,一命呜呼。

别看这八匹引马上都是品级不低的武将,可是见了这个阵仗,还是吓得颜色更变。甚至都想不起来拔刀。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四十名卫队,这些人见势不妙,便纷纷拔出了弯刀,齐催坐马,将公主的车驾团团围住,拨打雕翎箭,守护公主的安全。

辅国公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侧的山崖,大声的喝道:“谁这么大胆子!敢不敢正面相斗?”

回应他的,是一阵更加密集的箭雨。即便是青年辅国公威武异常,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出面硬拼。只是拨打雕翎箭抵抗着。

敌人来路不明。而仪仗队伍又太过臃肿。活脱脱的像一只待宰的肥猪。

沈大人也从最初的惊慌失措中回过神来,一把拉过了一个棋牌官,大声的道:“你!赶紧去承德府报信,让知府木林哈带兵增援!快!”

辅国公苦笑了一声,望着被分割成几段的仪仗队,道:“没有用的,等到木林哈来了,我们就都成了刺猬了!”

几十名卫队,都是彪悍的蒙古汉子,在这一刻表现出来的战力,仿佛又回到了成吉思汗的年代。不少勇士的手臂和大腿上,被流矢射中,鲜血长流,但依旧守在哪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