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大清贤后传>

更新时间:2019-04-15 08:41:31

无弹窗全文大清贤后传 在线小说大清贤后传阅读 连载中

大清贤后传

历史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鬼圣人沧琪分类:历史

康熙三十五年,是个非常睛朗的日子,蓝澄澄如一汪碧玉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偶尔有成群结队的大雁飞过。 鸿雁飞过,对于日后亲眼目睹被传为旷世神话得灵惜却是个特殊得好日子

精彩章节试读:

康熙三十五年,是个非常睛朗的日子,蓝澄澄如一汪碧玉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偶尔有成群结队的大雁飞过。

鸿雁飞过,对于日后亲眼目睹被传为旷世神话得灵惜却是个特殊得好日子,早年间在西北无意之中相助大清百官们赢得了与葛尔丹得一场血腥争斗得汉家商女得到了朝中诸臣们的礼待。

今日接到了成亲王爷五十岁寿宴得请贴得灵惜,就让自己长年所经营得福记商行伙计们准备了一份丰盛厚礼,随自己去参加此次高朋满座的盛会,坐在轿子得她,不由自住想到恩师临终前对她得嘱吒:自己一生注定了命运多舛,多情反比薄情苦,自幼饱受磨难她早以不再对男婚女嫁抱有希望了,唯求今生平平安安了此一生。

未曾想这一年农年四月十二日,寻常得祝寿之行尽开启了她日后凤仪天下得特殊命脉,遇到了至此爱她如珍宝得多情男儿们,陷入尔虞我诈得宫闱争斗之中,再也身不由己了。

天气以是九月中旬了,成亲王府内车水马龙,酒宴大开,官员们齐齐送上贺礼,逢迎谄媚,老王爷则是眉飞色舞在席前与宾客们攀谈着。

只是这样虚伪浮夸得盛世景象令被主人以上宾之礼恩待得灵惜心中不安,与主人含暄了几句,就带着长年随待于自己得待女月红与宛秋踏着春日的浮光来到了成亲王府少有人走动却奇景甚美得安林菀中,只见天色明澈如一潭静水,千条万条绿玉丝绦随风舞动树下正扎了一架秋千,令灵惜心神荡漾。

在待女月红搀扶之下行至秋千坐下,一脚一脚的轻踢那落于柔密芳草之上的片片落花,轻轻吟唱道:“东郊向晓星杓亚。报帝里、春来也。柳抬烟眼,花匀露脸,渐觉绿娇红姹。妆点层台芳榭。运神功、丹青无价……”

月红闻听佳人动听得歌声,一下一下轻推那秋节架子,直待一曲终了之后,她轻轻道:“小姐,瑞恩贝子的心思你理当明白了,你打算何以处之。”

灵惜脸上不由一红道:“红儿,你理当明白我此生最不想就是欠下感情债,天色不早了,你去给我唤顶轿子,我们悄悄得从后门离去。”

月红应一声去了,灵惜独自荡了会秋千,天生的警觉让她敏锐的感觉到了二道阴影,强自定定神:“你们即以看了这么久,可否也该现身一见了。”

只见一个身着月牙色锦袍,长身玉立,丰神朗朗,面目极是清俊的年轻男子行将了她的面前,和颜悦色道:“四哥,看来是我们打扰了灵惜姑娘得安宁,理该向她道歉,以免传将出去又将被朝臣们取笑我们失礼了。”

这头,佳人无意间在阳光下荡着秋节,而另一头,却在不尽意之间被经过的男子深深吸引了,阳光照在胤禛的脸上,虽是看不清他的表情,可他就这样不经意得看着……

是她,几曾在梦中日日痴盼得那个倩影,胤禛强自镇定道:“灵儿,你忘了一年前在杭州,从复明党手中救下了我,赐良药治好了我得内伤,当时我还说要奏禀皇阿玛,给你请功,可是你为何不告而别了。”

灵惜不可否认胤禛虽然不过是三十岁不到年纪,却是一个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浑身上下散发着与身俱来尊贵气质,头戴宝蓝色缎子圆形帽,帽子四周卷起二寸宽的帽檐,帽檐正中钉有一个不小的猫儿眼,眉目俊逸,有着无可挑剔的五官,一双深邃而悠远的眼眸之中溢满了深情,高挺的鼻子下,薄薄的嘴唇高傲的抿着,身上穿着一件宝蓝哆啰呢长袍,外罩一件海龙小鹰膀褂子,脚上穿着黑缎方头靴,令她不觉心慌意乱。

当年她无意之中从乱党的刀剑之下救下了他的命,或许是命运使然,短短半月之间得相处,让她的心中永远印上了这个品貌出众得男子,若非他是皇子,或许得以平平安安下嫁于他也未尝不是种幸运,然而他特殊得身份,让她情非得谊唯有避开了。

纵然心绪不宁,灵惜依然身姿轻盈,低头福了一福,声如莺转:“当年奴家接获了福全叔父得亲笔书信请奴家相助朝廷筹措运往辽西赈灾于万千百姓救命粮,只因时间紧迫,来不及向四爷告别就离去了,现今想来真是奴家对不起四爷,奴家向你陪罪了。”

胤禛一听她的话眼角便眯了起来,这个女人何以对自己这般多礼了,敢情是将他当做了外人;似可见到一道刺目的笑容紧盯着佳人在望,令他心中汹汹妒火狂烈的迸发而出,自行用力将灵惜拉入自己怀中。

凝神静观她得玉容,虽说只是将满头乌发挽成垂云髻,其间斜插了一支如雪玉钗,另戴了一弯皎月饰。清亮含情的凌波目,含丹如花的樱桃唇,肤若凝脂,眉似墨描。不施脂粉,却美得那样纯粹,那样动人心魄,令他心中生出一丝坚定,今生必将与她相守一生。

恰恰是胤禛这样意于常态的表现,则在不尽意的刺痛了胤禩的心,悠关灵惜近些年响绝于朝庭得那些丰功伟绩早以让他有了爱慕之心。

今昔的相逢,让他下意识到了这个女人有种天生引诱男人得可怕魅力,未但深深吸引了胤禛,就是连自己也不自觉动了真情,强自定定神:“天色以然暗将下来了,四哥,我们可是奉旨来给成亲王爷送礼得,若是在此担搁久了,怕是传扬出去会有失官仪。”

胤禛此刻心心念念得唯有立于面前得女人,神色之间微带着几许不耐凡道:“那就有劳八弟先将这份贺礼送进内堂,我呆会儿就与灵姑娘一块进去。”

灵惜闻言脸上以烫的如火烧一般,神色窘迫地道:“奴家以然向老王爷道贺了,这就该告退了。”

胤禛看着她道:“灵儿,你可是想要刻意避开于我才想离去。”

灵惜略一怔仲,微微笑道:“奴家是个寒门商女,理该遵守本分。”

胤禛目光依然专注在她身上停留:“灵儿,从你当年无意之中相助福亲王统领大清万千兵马,战胜准葛尔部开始成为皇家御赐得一品皇商起,你就注定了逃不开这种虚伪应酬,随爷进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