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失明王爷遇俏妃>

更新时间:2019-04-15 09:08:16

失明王爷遇俏妃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失明王爷遇俏妃阅读推荐 连载中

失明王爷遇俏妃

影视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云云若止也分类:影视

一夜骤雨,一片殷红的河水,洗涤清澈。 清晨的阳光,射散了层层白云,柔和的洒在河边全身湿漉的女子身上,将她冰冷的身子慢慢烘热。 当黑亮的眼眸缓缓睁开时,夏日的风带着少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夜骤雨,一片殷红的河水,洗涤清澈。

清晨的阳光,射散了层层白云,柔和的洒在河边全身湿漉的女子身上,将她冰冷的身子慢慢烘热。

当黑亮的眼眸缓缓睁开时,夏日的风带着少许的花瓣扑面而来。几只小麻雀,蹦蹦哒哒跳到她的身旁,欢快地吟唱着大好时光。

青草的涩香夹杂着泥土的芬芳,深吸一口气之后,全身舒畅。同时,未感到的疼痛顿时涌出。

她奴着身子缓缓坐起,这一身粗衣麻布除了泥渍便是殷红的血污。一朵朵绽开的触目惊心,不由得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肩上的伤口已经泡的泛白,外翻的肉便瞧的更加清晰,撕裂的痛让她不由地伸手捂住伤口。

这不动还好,她一动,头脑随之浑浑噩噩的闷痛起来。

她的头脑里空白的仿佛天边触手可及的白云,努力从这一片空白中寻找自己为何会身在此处?

“我……我是谁?”她喃喃的不知道询问何人。

回答她的除了鸟语花香之外,便是一无所知的空白。

她愣住了,她失忆了!

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记得这身上的伤是如何得来!这种什么都不记得的感觉,让人抓狂,比肩上深可见骨伤都要来的疼痛。

低眼间,她瞧见一个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的男人,全身湿淋淋的躺在自己身边。

他惨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却没有遮住他冷峻的脸颊,美如冠玉的英俊。紧蹙地眉头中,锁着寒冬腊月的冷酷。

他一身的深蓝锦荣长袍,银线绣着玉兰花色,领头和袖口都是镶金流云图案。腰间的翠色祥云飞凤的玉佩,显示了男人身份的尊贵。

她伸手探了探男子的气息,确定他还活着后,用力将他给摇醒。

“喂,你醒醒……你醒醒啊!”

他全身抽动一下,忽然睁开了眼睛,仿佛老鹰扑食一般,猛掐住了女子的咽喉。正圆的眼眸中除了凌厉的寒光就是让人窒息的杀气。

施锦宸这一下来的太过突然,无非是杀戮后的条件反射。

女子根本没有准备,惊慌之下连连拍打施锦宸的手臂,无意间触碰到他的伤口,泛白的伤开始簌簌冒血。

殷红的液体滴落展开,使得女子更加惊慌。

“血……血……”她尽力出声提醒施锦宸。

“你是何人指使来谋害本王的,说!”他声如洪钟,手上更加用力气,一点也不像是身上有多出伤口之人。

“我……我……放……放手……”女子被他掐的说不出话来,眼前开始落花纷飞。

“小穗?”施锦宸耳朵一动,女子的声音是他所熟悉的。

他用力甩手,松开了小穗,美如冠玉的脸上却丝毫不见半点暖意,寒冷的让人不敢靠近:“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穗揉着被掐痛的咽喉处,连连咳嗽着。

“我不知道,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小穗回答道。

“其他人呢?”施锦宸冷声问道。

“没有,就只有你和我。”

施锦宸冷蹙眉头,按住簌簌流血的伤口,缓缓站了起来,踉跄两步好像再查看寻找什么。

“如此漆黑,为何不点灯?”他冷声询问小穗。

小穗一愣,抬头望了望晃得眼晕的日头。

这?不漆黑吧!

小穗也慢慢站起来,行到他的身边说道:“现在是白日,不黑啊!”她能明显察觉到男子全身微微一颤,冷峻的脸颊一抽动:“你说什么?”

“这是白日,不需要点灯的。”小穗又说了一遍。

施锦宸僵硬的抬起手,在半空中晃了晃,又对着自己的眼睛晃了晃。他努力睁大眼睛,回应他的却还是无止尽的漆黑一片。瞬间,他惨白的脸上更加难看。

一种怒气从男子的眼眸中汹涌而出,他猛向前走两步,还险些踉跄绊倒。

他的一举一动小穗是瞧得清楚,她悄悄两步上前,仔细瞧着他那双散漫飘忽的黑眸子。除了闪着星色的光芒之外,没有一丝聚点。

“你……你瞎了?”小穗惊讶的叫道。

“本王没有瞎,我施锦宸不会瞎的!”施锦宸吼叫之后,周身的杀气弥漫开来,将她层层包围,冷厉的锁住了她的喉咙。

“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为何我们救了你之后,便会陷入强盗的埋伏?”

施锦宸的突如其来,让小穗三魂吓掉了七魄:“我……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本王看你就是奸细!本王先剜的你的眼,看你说不说!”施锦宸鹰爪坚硬,伸出两指,摸索着剜去小穗的眼睛。

小穗被吓的泪水盈盈,他这下子要是真下去了,自己也就和他一样成瞎子了。

“我……我要真的是奸细,我早就跑了,还能把你救醒,等你来剜我的眼吗?”小穗大叫着,满山满谷都是她尖细的声音。

施锦宸手一顿,停在半空中,一双冷冰冰的眉头紧锁着。

“再……再说了,现在这荒山野岭的就我们两个人,你又受了伤,还瞎了眼,我要真是奸细,杀了你简直是易如反掌。”

小穗这话说的虽然让施锦宸怒气更甚,却也是并无道理,他手上的力气也见缓。

正在小穗舒了一口气时,施锦宸坚冷的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掐住小穗的脉门。

“哎呦……”

这一下倒是比方才的锁喉来的更是痛不欲生。

这脉门可是人之命脉所在,对手若是擒住脉门,这条命也算是交到对方手中了。所以,习武之人若是武功平平,会护住脉门,若是武功高强之人,内力护住脉门之时,会伤敌手。只有那武功全无之人,才会脉门打开,且无力反抗。

施锦宸很满意小穗的反应,紧蹙的冷眉渐渐舒展,手上的力气却不减:“带本王离开这里,不然……”

说话间他又一用力,小穗痛得几乎晕厥,头脑里嗡嗡的鸣叫着。

还好他也只是短暂的用力,随后快速地松开了,小穗顿时有种重生之感。

不过施锦宸的手并没有离开脉门,只是不再用力罢了。

“我带你走就是了,你不准在掐我!”小穗愤愤说道。

“少废话,快走!”施锦宸的声音一直冷若冰霜。

小穗虽然有一百个不情愿,却无能力反抗,只得乖乖扶着他向有人家的地方走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