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花都守墓人>

更新时间:2019-04-15 15:40:39

花都守墓人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花都守墓人在线全目录推荐 连载中

花都守墓人

科幻小说

来源:非著名作者:暗灯.QD分类:科幻

现实再一次印证了一句老话:看景不如听景。 涉及到诅咒的神秘地带竟然只是一堆荒废了数千年的石头堆,让那些从来没有进入过荒山沟的人很是失望。可他们依然神情严肃地跟在后面

精彩章节试读:

现实再一次印证了一句老话:看景不如听景。

涉及到诅咒的神秘地带竟然只是一堆荒废了数千年的石头堆,让那些从来没有进入过荒山沟的人很是失望。可他们依然神情严肃地跟在后面,多年的诅咒折磨比现实更让人憔悴。

王大山说:“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我马上把另外的两个神器取过来。”

除了八面罗盘,其余的神奇都在大殿里面排放着。在一切都顺利到达之后,王大山才有心思去取东西。

“快去快回!”毒花奶奶点点头,她也需要时间整理一下祭坛,毕竟很久没有来过,祭坛显得脏乱。

王大山和顺子转身就要走开时,清花从担架上抬起头喊道:“大山,你等一下!”然后又看看孙满福。

孙满福很是懂事地靠过去,在清花奶奶的示意下伏在她的口边。随着她的一张一合,孙满福惊讶的表情看着面前的老人。

“奶奶,你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做?”孙满福咬着嘴唇极力忍耐着说。

清花奶奶叹口气说:“我答应过大山,只要他带我们姐妹进来,我就讲宝藏的秘密告诉他。现在你知道了,我自然是不会难为你的,所以这件事情如何祛斑,随你怎么处理吧。”

“可是……”孙满福话没说完。

“你们说的什么?”王大山凑过来问道。

被他一问,孙满福慌乱地说:“没什么,你别问了。”

王大山坏笑着看她说:“福姐,这可不是你的一贯作风,那么尊贵的富婆现在咋和小闺女一样,脸红的到脖子根了。”

“你……快走吧,还得去取神器呢!”孙满福咬着下唇转身向顺子走过去。

“我和你闹着玩呢!”王大山以为她生气赶紧解释,又看着她的背影向着顺子走去,纳闷地问:“福姐,你搞什么?我和顺子去就行了,你就别跟着了!”

孙满福这次却没听他的意见,径直往前走说:“快点吧,奶奶把宝藏的秘密告诉我了,我这里拿着罗盘,没我你进不去。别啰嗦了,咱们快去快回!”

随着三人消失在夜色中,瞎子罗推推身边的刘红军问道:“红军,我咋觉得刚才孙老板不太对劲呀?”

“哪不对劲?她又没变成男人!”刘红军的兴奋劲还没过去,两眼放光地看着周围一切。

瞎子罗摇摇头,再瞅瞅冯启功,这小子似乎极力压制这内心的激动,毕竟一个家族的使命就在眼前。搬山家族为了这一刻牺牲太大了。

毒花在听到宝藏时就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原委,暗自摇摇头依然做自己的事情,鬼叔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当下手。

在王大山的带领下很快抵达小黑屋前的沙地。驱虫粉末早就在地道中用光了,王大山根本就没犹豫,抱起孙满福往前冲去,落地迅捷快速,在那群什么都吃的蚂蚁爬出来之前便跳进屋内。

孙满福不知道沙地的厉害,又满脑子想着刚才的问题,被他突然抱住本能地挣扎起来,王大山落地后拍着背喊:“岔气了,岔气了。福姐,你搞什么,想害死我们呀?”

顺子说:“福姐,外面的沙地下面藏着一种食人蚁,如果稍有停顿就会要人命。”

孙满福这才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赶紧帮他拍打着说:“我不是故意的,你抱我起来总得先说一声吧!”

“我以前也没说过!”王大山有点苦逼,刚才憋着一口气窜过来,那里想到怀里的女人会挣扎。享受完福姐的小手拍打,感觉舒服多了。

在地道口打开后,孙满福对着顺子说道:“顺子,姐姐和大山进去办事,我们出来之前,你就守在这里,谁也不能放进去!”

王大山纳闷地问:“福姐,我咋感觉你怪怪的,咱们这里根本就不需要守卫。”

孙满福非常坚定地说:“不行,必须要守卫,这次一定要听我的!”

看着她异常的坚决,王大山没说什么,直接伸手将顺子的两把尖刀要过来,递给他一柄军用猎刀。

“小心点!”

顺子点点头说:“放心吧,有我在这里,谁也进不去!”顺子也没往别的地方想,一屁股坐在地道口。

王大山掏出黑布说:“福姐,下面的地道很奇怪,它能让人心的产生恐惧。所以一会无论想到什么看到什么,你都要极力忍耐着,那都是假的,明白吗?”

孙满福根本没心思听,点点头,任由王大山将黑布蒙在脸上。手被王大山牵着进入地道。

通道悠长,将人心底最深处的恐惧引导出来。

王大山将大殿四周的灯火点亮,熄灭矿灯回身去看孙满福时,她站在原地一动未动,黑布依然蒙在她的脸上。

“福姐,你干啥呢!”他纳闷低走过去,心里念叨,怎么清花奶奶和她说完话之后就变的怪怪的,这老太太说什么坏话了?

解开黑布,看到孙满福满面红潮的样子吓了王大山一跳。但他很快凭借多年的泡妞经验明白过来,这是女人高潮时的表情。这丫头刚才到底梦到什么了?

“我,我没事。”孙满福极力掩饰自己,从怀中掏出八面罗盘,却无法掩饰声音的颤抖。

王大山伸手摸摸她的额头,一触之下竟然引起孙满福的颤抖。

“你确定没事?”他担心地问。

孙满福摇摇头,将八面罗盘塞进王大山的怀中说:“你快去把东西摆好就是了。”

王大山见她坚持,便没再想其他,说了声:“没关系,那都是幻想,休息一会就好了!”说罢转身朝着龙头浮雕走过去。

一个飞身,随着两把匕首的插入,龙口再次喷出飘逸白灰,如同薄纱异常美丽。

浮雕下面两件神器依然摆放在原处,王大山将手中的八面罗盘再次放在它的位置,依然和上次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姥姥的,到底是还差点什么?清花老太太说的秘密到底是什么?”王大山蹲在地上盯着面前的三件神器琢磨。

“大山!”身后传来孙满福轻微却充满娇羞的声音。

王大山缓缓转身,吃惊地看到孙满福竟然脱的干干净净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一直幻想的大白奶和翘臀比自己想想的还要丰盛匀称。双腿间的小山哗啦一下子活跃起来,抗议王大山为什么还要蹲着。

我擦,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脑子里迅速过电,清花的谈话要求顺子把门满面潮红,就是为了这个?有阴谋?

“福姐,你口味太重了吧?你即便想也得找个带澡盆和大床的房间吧!”王大山流着哈喇子说道。

孙满福微低着头不敢看向王大山,轻声说:“别胡说了,清花奶奶告诉我,如果想要打开宝藏的门,除了三件神器之外,就必须要又男女之欢的仪式和处子血!”

她一路上一直在矛盾这件事情,自己喜欢王大山是真,可自己的年龄比他大让她心里依然矛盾。王大山好色却不风流,特别是在对待自己女人遇险时奋不顾身的样子,非但没有让她吃醋,反而是激发了她对他更大的倾心。

她想将自己交给王大山,但她矛盾,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成为王大山唯一的女人。带着这种矛盾她跟他走进通道。最大的恐惧是什么?她竟然梦到了自己和王大山缠绵翻滚。

“我看这比狗血剧还狗血。”王大山脑袋一耷拉无语了。

孙满福闭上眼睛说:“大山,快点吧!别耽误时间!”

“耽误啥时间呀,三哥我做事从来时间短不了。少则半小时,长则俩钟头。”王大山一屁股坐在地上,在古墓中做爱,那工匠也想的出来,也只有变态的人才能想出这样变态的玄关仪式。

“福姐,我王大山虽然喜欢女人,特别是喜欢你这样身材又好,又漂亮,又聪明气质佳的,但是我王大山不是见女人就上床嘿咻的牲畜。我也更不会因为什么宝藏来压你。你把衣服穿上吧,这宝藏的问题我本来就没兴趣。”

王大山说的是心里话,他从小到大在寡妇群中成长,可从来没有一次是强迫别人去做什么事情,他也没有那种嗜好。他没有钱,但他有真心,农忙的时候他不会出现在所有寡妇门口献殷勤,但他会出现在嘴缺少劳动力的寡妇那里扛粮食。

虽然话很粗,但王大山就是这种本性。上床是人的本性,善良也是本性。

王大山还想继续讲讲自己小时候被村里大姑娘追的英雄事迹,可孙满福没有给他机会。她捧住王大山的脸直接用嘴巴将他喋喋不休的嘴巴堵上。

呜呜呜……王大山真的郁闷了,一向是他对女人主动,今天第一次被女人强迫了。

王大山想要挣扎,手一乱动正好按在她的双峰上面,软软的,比隔着衣服时更有手感。

要不先摸一会再推开她?王大山还在犹豫间,孙满福已经开始疯狂地吻着他将他的衣服解开。

去他娘的,三哥我是男人,这种怎么能再忍!

王大山翻身将孙满福压在身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